看著他們不能言語鄭壹對天兵道:「趕緊解開,找人也不能這樣虐待人吧!」

禁制一解開悟雅就委屈的哭道:「師父,我們就問了一句誰要見我們,他就對我們大打出手,你看我們都重傷了。」

在場的五個有三個鄭壹認識,正是向問天悟雅以及許萍。

雖然不知道這三個人搞什麼,但是鄭壹還是第一時間讓悟覺過來安慰悟雅。

這就是悟雅的師父?所有人的心神再一次發生震蕩,現在他們知道悟雅的師父到底哪來的勇氣敢指點悟雅還俗成親了。

而主持的眼中更有無數光彩跳動,在他的認知中悟覺跟悟雅本就不該入佛門的……

…………

看到悟覺,悟雅就跳起來了,她跑到悟覺身邊興奮的問道:「師兄我換了套衣服,好看不?」

現在的悟雅穿著一套粉紅裝,清晰而脫俗。

而悟覺更是破天荒的道:「好看!」

「真的?」

悟覺笑而不語。

「師兄是不是真的好看?」

悟覺不動亦不語。

鄭壹:「………」

悟雅看起來根本沒有受傷的樣子。

「爹,娘?你們有沒有事?」向輕語聲音有點顫動的說道。

這時候鄭壹才往那兩個人看去,這是一個帥到爆的中年男人跟一個美到窒息的年輕美婦。

這兩個人聽到向輕語的呼喊完全不顧自己的傷,跑到向輕語身前,一把抱住向輕語。

「語兒,讓你受委屈了,是娘不好。」

「是爹不好……」

鄭壹看著向輕語又看了看她爹娘,而後來到向問天身邊問道:「你妹不會是撿來的吧?看你爹娘這基因你妹貌似沒怎麼沾上呀!」

末了鄭壹又道:「不過你應該是親生的。」

向問天白了一眼鄭壹道:「現在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

「我妹呀!被你這麼一搞我妹還怎麼嫁人?」

「切,」鄭壹不屑道:「過個幾萬年這些人都死了差不多了,誰知道這件事?再說恆雨不過是一個小地方,你怎麼知道你妹會嫁在這裡?」

向問天:「…………」

眾人:「…………」小地方,幾萬年,說的好簡單好輕鬆呀。

看著無語的向問天鄭壹笑道:「要不你再思考思考怎麼辦?認真點思考。」

向問天:「…………」

鄭壹敢打賭,最後向問天思考出來的結果絕對是一句話:就按你說的辦。

不理向問天之後鄭壹來到許萍身邊,「說說你們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會莫名其妙的跟向問天父母待一起。」

許萍顫抖道:「前輩,這麼,這麼多人在,不太方便說這些吧?」

許萍知道鄭壹很可怕但是沒想到他可以可怕到這種地步,剛剛的天地變色她也是看到的,而且面前的月尊她也認得,諸多勢力的前輩她更是知曉。

可是這些人全部淪為階下囚。

但是最讓她感到可怕的是這周圍的三千天兵,她看不透這些人更看不懂這些人,他們強的可怕,但是他們到底哪來的。 鄭壹想了想也對,向問天他們的事涉及的比較多,也沒必要在這些人面前說什麼。

不過面對月尊這些人,鄭壹還是有不少問題想問的。

只是還沒開口問許萍突然叫道:「有一個人還重傷著,她還在向家躺著。」

鄭壹愣道:「誰呀?」

「棠媛!」

向問天,向輕語,向伊,悟覺,玄無,一書,冷風,蘇嫣,巧然異口同聲的叫道。

向輕語對鄭壹著急道:「為了算到我哥,棠媛應該是整條命都豁出去了,你快去救她。」

「…………」鄭壹無奈了,她是怎麼算到的呀!而後鄭壹看了眼剛剛接人的天兵搖頭道:「你們有女的么?離我最近的來一個。」

隨後一位女天兵出現在鄭壹面前,看面相應該不是暴力份子。

讓她知道下棠媛是誰后她就消失了,只是眨眼間她又回來了。

讓鄭壹意外的是她居然雙手空空,「人呢?」

女天兵指了指天上,然後鄭壹就看到一個黑影極速從天而降。

轟——!!

黑影的到來直接砸出了一個深坑,而棠媛也不知道是死是活的躺在裡面。

鄭壹略有深意的看了眼女天兵,不由得問道:「你們,對我有意見?」

鄭壹話音剛落三千天兵齊齊跪地:「不敢。請大人恕罪。」

最後鄭壹搖搖頭,也沒說什麼,不過至少棠媛過來的時候也不用擔心受怕,畢竟暈的比較早。

把棠媛丟給七夜之後鄭壹對向伊蘇嫣等人道:「重傷的都過來到七夜身邊吧!」

這些人毫無例外統統走了過來,開玩笑就是沒受傷也要過來刷刷臉面,在場除了他們,有誰有資格可以跟鄭壹站一起的。

鄭壹來到月尊面前不由得問道:「有個問題我想了很久一直沒能想出答案,不知道你能不能幫我解答一下?」

「您說~」

「向輕語到底哪裡好了?為什麼你們的人非得娶她?」鄭壹指了指周圍的女的說:「你看看這些女的哪個不比向輕語來的好?你們難道還有特殊愛好?」

向輕語:「…………」

所有人:「…………」

他們很想問問鄭壹,向輕語到底哪裡好了需要你這麼大動干戈的為她出頭。

月尊無語了半天道:「因為龍馬。」

鄭壹道:「龍馬?」

「因為向輕語能招來龍馬的青睞,而龍馬是凌木帶回來的,月門擔心龍馬會隨向輕語離開,而向家也想要在龍馬上分一杯羹,所以這門親事就成了。」月尊說。

鄭壹也是佩服這些人,就為了一坐騎居然把向輕語給嫁了,人不如馬呀!還好他是馬王。

而後鄭壹又想了想,他覺得他還是虧了,他壓根就不是人呀!

「那龍馬跟冷凌木呢?」許萍問。

這時候鄭壹才發現他根本沒見過這裡有龍馬,而且新郎是誰他都不知道。

月尊道:「為了不出意外凌木把龍馬引走了。」

鄭壹完全不理解一隻龍馬而已,至於嗎?

事已至此鄭壹也懶得跟這些人計較了,而且向輕語明顯沒有跟這些人一般見識的打算。

鄭壹揮了揮手讓月尊回去了。

不過為了不浪費三千天兵,鄭壹終於知道應該干點什麼了。

很快他把目光放在了悟覺跟悟雅身上。

心想,好像也是該成親了哈!

悟雅突然停了下來,跟悟覺一起望向鄭壹,悟雅道:「師父,你這麼看著我們幹嘛?」

鄭壹笑道:「月門的婚事取消了,但是布置的東西浪費了多可惜,要不找兩個人來成親如何?」

鄭壹語出驚人,所有人都知道他到底想讓誰成親。

如果是以前,悟覺跟悟雅還會為了鄭壹有所疑遲,但是現在,這三千天兵給了他們莫大的信心。

悟覺帶著悟雅來到主持身前,而後直接跪在主持面前道:「主持,請容許我跟悟雅還俗。」

悟雅也在悟覺旁邊跪著道:「主持,您就成全我們吧!你看我今天穿的這麼好看…………」

主持雙手合十道:「我佛,門第並無還俗一說,我無法答應你們。」

「主持……」

悟覺攔住了悟雅,讓主持繼續說:「但你二人即以無心留在佛門,那麼從此時此刻開始,你二人被我佛門摒棄,從此以後你們不再是我佛門弟子。」

悟覺愣愣的看著主持,最後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悟雅也絲毫不落後磕頭磕的更響。

主持苦澀道:「未來是福是禍你們要有心理準備。」

「謹聽主持教誨。」

「去吧,你們不再是我佛門弟子了,」而後主持又道:「悟雅,你拜了個好師父,也許這就是緣吧!你們本該留在世俗的。」

看了轉身離開的悟覺他們主持的心前所未有的順暢。而後不禁想到,主持之位也是時候缷去了。希望你們能有個好的結果。

悟覺跟悟雅來到鄭壹面前,悟覺笑道:「大師,我們是自由之身了。」

鄭壹笑罵道:「那還愣著幹嘛,準備準備馬上拜堂成親了。」

「別急呀!等我好了再開始,我馬上就好了。我要給悟雅化妝。」水晶棺材里的向輕語叫道。

玄無笑道:「那悟覺這邊就交給我們了。」

許萍道:「可是他們都屬於無家之人,悟雅可以從這裡出嫁,但是悟覺卻不適合在這裡紮根,這裡不是他的家。」

鄭壹愕然:「怎樣才算紮根?很重要嗎?」

向輕語她娘也道:「對別人來說也許不重要,但是悟覺跟悟雅沒家,最好要找個可以成家的地方。」

「我娘都這麼說了,一定是對的。」向問天說。

這時候月尊也恭敬道:「如若不嫌棄的話,月門八十一峰主峰可劃出一峰贈予兩位晚輩。」

鄭壹這時候才想起來這裡是月門的地盤,鄭壹對月尊道:「我們暫時要徵用你們的場地,如果你不願意的話我這就帶人離開。」

鄭壹沒有開玩笑,更沒有威脅,他說的是事實。

月尊惶恐道:「這是月門的榮幸。請前輩不用客氣。」

沒錯,三千天兵聚集月門,鄭壹親自在這裡證婚,這絕對是月門的榮幸。

而且悟覺跟悟雅可不是普通的新人。

諸佛到時候必定會出手,但是就連月尊都對三千天兵充滿了信心。 諸佛到底如何鄭壹並沒有多想,但是對於月尊的提議鄭壹也不能自己拿主意。

這種事他只能看悟覺跟悟雅的意願了。

悟覺想都沒想就搖頭道:「不適合。」

月門不適合,那從其他勢力分地方就更不適合了,至於隨便找個地方貌似也不怎麼行。

「那怎麼辦?就這樣乾耗著?要不直接就算了,有成親就好了,四海為家處處是家嘛!」鄭壹無奈說。

然後一個個我看你你看我,也沒人能拿個主意。

鄭壹也不管了,三千天兵也遣散在月門各處溜達了,各大勢力好事者也熱情幫忙出主意。

有人說直接開宗立派自立門戶,有人說直接去佛門分個院子。

鄭壹就不理解了,這麼離譜的事他們怎麼好意思說出來。

這個時候那個主持卻開口問道:「不知道鄭……施主可有府邸或者洞府?」

一語驚醒夢中人,許萍馬上道:「對啊,前輩是悟雅的師父更是悟覺的證婚人,以前輩為主落地生根再適合不過了。」

「……」鄭壹尷尬道:「可是我沒有洞府呀!」

不是鄭壹開玩笑,他在這裡也是個新人,唯一的房子就是天道行宮,他們總不能去那裡吧!

鄭壹沒有洞府還真讓所有人愣了一下,在所有人眼中鄭壹絕對是洞府遍布恆雨大地。

哪知居然一個都沒有。

「有,有一個地方。」向輕語突然大喊道。

所有人都詫異的看著向輕語,向伊跟玄無他們眼中也是精光一閃叫道:「荒野草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