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面前的蘇明川,這一次,鄒小北的臉色徹底變得冷酷了起來!

“把他架住!”

伴隨着鄒小北的命令發出。

身後立馬衝出了五六個小弟將蘇明川給架到了一邊。

眼看情況不對,蘇明川立馬大聲吼道。

“鄒小北你瘋了!你現在什麼都不是,要是你敢得罪我……嗚嗚!”

還不等蘇明川把話說完,鄒小北直接塞了團襪子塞進他的口中。

“所有人,別打他的臉以防別人看到了,朝着衣服能遮住的地方下手!

我們的川哥也是要臉的人,想必他應該不會告老師吧?”

說完,鄒小北面色冷淡地抓住了蘇明川的頭髮。

在對方驚恐的目光中,緩緩靠進對方的耳朵說道。

“告訴你背後的賈家,今天,我就當收一些利息了!

有什麼招式,我鄒小北全接着!” “我也去。”

紫影也是真的着急了,緊跟在龍浩宇身後,龍浩宇也沒有反對。出了戰龍健身館,龍浩宇開車,紫影趕緊坐在副駕駛上,然後驅車快速對着西郊的別墅而去。

車上,紫影心裏緊張的要命,別看她天天訓練殘影,可是她心裏還是很愛殘影的,現在聽到殘影可能出事,她怎能不急。

開車的龍浩宇看眼心神不寧的紫影,安慰道:“沒事,殘影一向福大命大,是我們龍噬特戰隊裏的福星,當年那麼艱險的情況都過來了,這點小事自然也難不倒他。”

紫影不語,只是在心裏默默的祈禱殘影沒事,其實龍浩宇心裏也沒有抱一絲希望,因爲他知道,殘影對上顧小穎,只有死路一條。

很快,龍浩宇開車來到了殘影的汽車旁,車剛停下,紫影便迫不及待的下車,跑到殘影的汽車旁,可是裏面並沒有人,車門也鎖着。紫影見狀,轉身對着別墅跑去。

“哎!紫影,小心點。”

龍浩宇怕她發生意外,快速的追了上去,然而,不等他們進門,剛來到門口,二人看着殘破的門窗,他們知道,不安成爲了現實,殘影可能真的出事了。

“殘影——。”

紫影大吼一聲,瘋了似的跑了進去,慌亂的看着四周,大喊着殘影的名字。

龍浩宇也跟了進來,看着滿地的狼藉與血跡,心頭狠狠一痛,拳頭下意識的握緊,心裏暗暗發誓。

“顧小穎,你最好保佑殘影沒事,否則,我絕不會放過你。”

“殘影——。”

突然,紫影撲倒地上,哭泣着撿起一塊破碎的不成樣子的手錶,不斷的叫着殘影的名字。

龍浩宇跑過去,扶起紫影,問:“怎麼了紫影?”

紫影將破碎的手錶遞給龍浩宇,哽咽道:“老……大,這……是今年殘影生……日的時候,我……送他的手錶。”

“啊!——”


龍浩宇聽罷腦袋一沉,右手顫抖着接過紫影手中的破碎手錶。殘影隨他出生入死,到頭來竟然只剩下這麼一件破碎的手錶,甚至連件像樣的遺物都沒有留下。

紫影呆呆的看着龍浩宇,道:“老大,殘影真的死了。”


龍浩宇見狀,雙手扶住紫影的肩膀,道:“紫影,你千萬別自暴自棄,殘影在天之靈,也不會看你這樣的。”

紫影推開龍浩宇的手,有氣無力道:“殘影都死了,我活着還有什麼意思。”

“啊!——”

龍浩宇心頭一沉,他知道殘影之死對紫影打擊太大了,不行,不能讓紫影有事,必須想個辦法讓她打消輕生的念頭。

龍浩宇眼珠一轉,腦中心思急轉,正在思索着應對之策,突然,他眼前一亮,問道:“紫影,難道你不想知道殘影是怎麼死的嗎?”

“他都死了,我們怎麼知道?這裏又沒有監控。”

“有,這裏有監控。”

龍浩宇說完,紫影猛然擡頭看向龍浩宇,問:“在哪?”

“這個……我經常見小穎用手機看監控,我也不知道去哪看。”龍浩宇有些爲難道。

“手機?”紫影驚喜道:“既然是用手機看,那一定是可以建立連接。”

想到這裏,紫影快速的從龍浩宇那裏拿過自己的手機,問:“電腦室在哪?”

“我養傷的臥室有。”

龍浩宇帶着顧小穎來到原來的病房。紫影快速來到電腦桌前坐下,然後打開電腦,同時將手機用數據線連接到電腦上。

片刻後,電腦打開了,紫影手指顫抖着,噼裏啪啦的在鍵盤上一陣鼓動,最後出現了一個密碼鎖。幹別的不行,破解密碼,對紫影來說不過是小菜一碟,雖然顧小穎設置的是多重密碼,但紫影也僅僅用了不到一分鐘就給解開了。

頓時,屏幕上便出現了無數的視頻,紫影迅速的點開了最後兩日的視屏,最先出現的當然是龍浩宇出門時的狼狽模樣。

“老大,她竟然這樣對你。”紫影轉頭看向龍浩宇,微怒道。

龍浩宇滿臉尷尬道:“都過去了,快進一下。”

紫影見狀也沒有多說什麼,迅速快進,龍浩宇走後,房間陷入了沉寂,直到殘影出現時,纔有了聲音。

聽着視頻裏殘影那憤怒的叫聲,二人頓時趕緊聚精會神的看着,生怕錯過任何細節。

接着,顧小穎出現,二人一言不合,刀兵相向,看到殘影抱住顧小穎,手中拿着**那一幕,龍浩宇心頭頓時浮現一絲悲涼。

“轟——。”

一聲巨大的爆炸聲,結束了一切,視頻突然中斷,那是因爲爆炸的衝擊力,毀掉了監控探頭。

“殘影——。”

紫影擡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低聲抽泣起來。

“唉!”龍浩宇嘆息一聲,道:“殘影爲了我們,竟然選擇了同歸於盡,看來他來的時候就抱着必死之心。”

顧小穎死了,龍浩宇說不清心中是什麼滋味,愛也好,恨也罷,就讓它們隨風而散吧!

“紫影,我們走吧,回去後請高僧爲殘影、魅影,做個法會,超度亡魂。”

龍浩宇說着,眼淚不爭氣的流了下來,繞是以他那剛強的性格,面對兄弟的離去,也不禁淚流滿面。

“老大……我想在這多待會,我怕殘影寂……寞。”紫影哭泣着,十分不捨道。

“不行。”龍浩宇斷然拒絕,道:“這裏是顧小穎的別墅,她死了,萬一聖堂的人來了,我又怎麼放心你在這?”

紫影十分倔強,她非要留在這,任龍浩宇說成什麼,她都不走,無奈之下,龍浩宇只能把她打暈過去,帶回了戰龍健身館。


“老大,紫影怎麼了?”剛進門,赤影便迎了上來,看到昏迷的紫影,關心的問。

龍浩宇面露沉痛之色,低聲道:“殘影沒了。”

說完,龍浩宇快速的對着樓上而去,獨留赤影愣在哪裏,半天回不過神來。

“殘……影沒了?”赤影喃喃着,擡頭看向龍浩宇的背影,自語道:“那……雨兒以後怎麼辦?她能承受的住這沉痛的打擊嗎?”

想到這裏,赤影快速的追了上去,龍浩宇直接將紫影送回她的臥室,然後吩咐赤影千萬照顧好她,絕對不能讓她做出什麼衝動的事來。

赤影自然滿口答應。 伴隨着蘇明川的哀嚎聲響起,還有周圍傳來的悶哼。

大概過了近十分鐘的時間,這邊鄒小北的手下們打完了蘇明川。

其中,就以蘇明川曾經欺負的最慘的高峯打得最狠。

估計今天回去後,蘇明川的身上就沒有一塊好肉了!

看着一臉“舒適”的馬龍幾人出來,不知道的還以爲他們是去鑽小樹林了!

“媽的,蘇明川平時看上去一副很賺的樣子,原來也是個慫包。

北哥你是沒看到,那小子被打了一半的時候就哭出來了。

我和他說,要是他不哭我們就不打了,結果他哭得更兇了!哈哈哈!”

沒有多說,鄒小北只是露出了一副冷笑。

“行了,別管那個不動腦子的廢物,我們今晚還有要是要辦。”

說完,鄒小北看都不看地上如同死狗一樣的蘇明川。

帶着自己的一幫兄弟們回到了教室!


終於,等到了五點半的時候。

學校的下課鈴聲終於想起。

鄒小北哪兒都沒去,就這麼靜靜地做在了教室內等候着自己小弟們的到來。

很快,鄒小北的身旁就擠滿了人。

看着教室裏突然多出了幾個外班的同學。

不同同學們都是微微一驚。

幾個原本還想複習的同學,不一會就溜了出去!

等到這邊所有人都來全了後,鄒小北也慢慢站了起來。

“走吧,去看看我們的老朋友們過得如何?”

………………………………

校外,鄒小北和他的小弟們來到了他們常來的第三家網吧。

同樣,大家也失望的發現,網吧已經被查封了。

透過門窗看了看裏面。

如今網吧已經人去樓空。

搖了搖頭,衆人不由嘆了口氣。

之前的幾家也都是這個情況。

而鄒小北,此時的他雖然氣餒但是並不擔心。

看了眼一旁的馬龍問道。

“除了這家,還有幾家網吧?”

“還剩兩家了,害!”

想了想後,馬龍不由嘆息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