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陸離的狀態,之前五人中的其餘四人,眼眸皆是不自然地擰了擰。

他們完全沒有想到,一番修煉回來,鷹門中,竟然出了個如此厲害的傢伙。

“辱人者,人恆辱之。”

淡淡的一句話從擂臺上傳來,而後,陸離一揮袖袍,走向了晉級區域。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太虛螭龍影

一招之下!

一招之下,鷹門內門五大高手之一,八重武脈境強者秦雄,被陸離瞬間擊潰!


並且,最令衆人驚詫的是,陸離並未進行反擊,而只是利用強大的防禦之力,將其反彈而出!

這一幕,所有人都未曾想到!

“這…簡直不可思議!”

人羣中,小胖子張小胖喃喃道,他縱使知道陸離手段不俗,曾經對付龍鷹傀儡都能夠將其搞定,可畢竟現在他面對的,是早已成名多時的內門弟子,如此輕描淡寫的將其搞定,十足是件讓人無法想象的事情!

高臺之上,望着這幾乎是呼吸間就完事的鬥武,長空長天兩位長老,乾枯的手掌撫着鬍鬚,臉上的震驚,漸漸化爲了無比欣喜之色。

“離兒的修爲,又進步了不少啊…”

一臉的讚歎神色,長空長老不住地點頭。

當日他將陸離從五武陽村帶到天鷹門,也是看上了其堅韌不拔的毅力,過人的修武天賦,以及一顆不甘平庸的心,不過當他今日看到陸離如此的修爲手段之時,依舊是被大大的震動了一番。

“那秦雄,一年前便名動天鷹門,沒想到…陸離此子,他日定然能成大器,成爲震懾一方的絕世強者…”

世子當嫁:邪魅冥王追妻忙 ,也是點頭讚美。

在兩位長老欣慰地議論之時,晉級區域的另外四名鷹門內門弟子,也使將目光看向了一臉古井不波的陸離身上。

濃濃的震驚,漸漸的轉爲了好奇,他們幾人都想知道,這名不見經傳的陸離,是怎麼能夠一招就將就算在他們之間也不算最弱的秦雄給搞定的…

“老大,這小子,今天可漲了臉了啊…”四人中,一名黑瘦如杆的弟子對着一名精壯弟子說道。

“呵呵,這難道不好嗎?我鷹門又出了一位豪傑!”

“可是…老大難道忘了沈師兄的交代了麼…”黑瘦弟子面露難色道。

聽到這話,豪爽大笑的精壯弟子面色一頓,頃刻間,他的笑意卻漸漸轉變爲了一臉冷意。

“這小子實力不錯,到時候拉攏他,沈師兄那邊正缺少一個替罪羊呢…”

“桀桀..明白了…”

……

全場一片寂靜之後,響起了熱烈的歡呼聲,一名幾乎還算是新人的內門弟子,一招敗秦雄,這另所有人的心頭,突然豪情大漲!

歡呼之後,場上的裁判,也是從這種震驚中回過神來,臉露喜色地宣佈了比試的結果。

之後,比賽繼續進行,而陸離將秦雄擊敗之後,也是順利的進入了前十五之內,前往血王重生塔,名額到手。

這期間,除了秦雄之外,五名高手弟子中,還有一名弟子被人擊敗,無法獲得名額。

而這名強勢擊敗五大高手之一的弟子,也是一名新人,當時,他同陸離同時進入天鷹門。

此人,正式選擇鷹門還是鷲門之時,除了陸離之外的另外僅有的一人,風度翩翩的俊朗弟子,曹銘。

而當曹銘將名額拿到之後,也的將目光看向了一旁觀看席上的陸離。

這一眼,暗含着惺惺相惜的味道。

當日,七名弟子中,五名都已經選擇了鷲門,僅有這二人,願意加入鷹門。

現在,二人的實力皆是大漲,想來,這曹銘也是混得不錯。

對着投過來的目光微微一笑,陸離心中思索道,當日選擇鷹門,這曹銘恐怕也是有着自己的打算吧,太虛螭龍影,該是去將你拿下的時候了…

震動一時的選拔,隨着十五名高手弟子的晉升而緩緩落幕。

而這十五名弟子也是得到了門派的一筆武靈丹的獎勵。這令的陸離極其高興,五千武靈丹,很快就夠數了…

在因爲落選,衆弟子又恢復了平日的懶散心態之時,血王重生塔開啓的日子,漸漸臨近。

……

修煉密室中,一縷清晨的陽光從透光孔照射而進,淡淡的暖意灑落到陸離日漸硬朗的臉龐上。

這張臉,已經逐漸的脫離幼稚之態,經過了這麼久的生死磨練,他的心智,早就勝於平常弟子許多。

“呼——”

深深地吐出一口濁氣,陸離雙眼緩緩睜開。

“老師,這兩枚血魔天雀的內丹已經完全被煉化了啊,什麼時候出去一趟,將極品靈藥抽穀草找回來?”

“還沒忘記你凝聚羽翼的事啊…這件事先放一放,現在你最想幹的,可不是這個…”

“呵呵…老師真是神通廣大,我想的什麼都瞞不過你。”

“進入血王重生塔,各大門派高手如雲,沒有一部像樣的功法,怎麼出門?”

“好!那就先將難倒衆弟子的絕學先搞定!太虛螭龍影,我陸離來了!”

……

現在的陸離,在天鷹門的身份今非昔比,自從戰勝龍鷹傀儡,得到門派的特殊照顧之後,便是能夠任意出入鷹門各地,任意選擇修行方式功法,不過,這段時間以來,能夠讓他看上眼的武學,似乎沒有。


不過,那部一直被衆弟子惦記,卻無法將其練成的鷹門鎮門武學,太虛螭龍影,貌似值得一探。

匆匆洗漱完畢,吃過早飯,陸離踩着異地碎光,穿過內門,朝着鷹門最大的武學堂走去。

今日,他要去研究研究那部極品高級武學,太虛螭龍影。

內門,武學堂。

這裏的一切,都顯得大氣而古樸,一排排書架上,擺滿了各類武學功法,看得人眼花繚亂。

陸離在書架中打馬而過,簡單的玉師兄弟們打完招呼,直奔目的地。

武學堂最高處的一處密室。

密室大門上,龍飛鳳舞幾個大字,上書:鷹門鎮門寶室

此處,一般弟子無法近前,但是,現在的這扇大門,洞開着。

見狀,陸離眉頭一皺。

“難道還有人在查看這部功法麼…”

心中帶着疑問,陸離腳步一邁,走了進去。

密室中,僅僅藏着一部功法,太虛螭龍影。

一卷獸皮做成的圖案,懸掛在密室正中位置,其上,散發出一抹白色的毫芒。

毫芒傾瀉而下,將密室籠罩,使得整個密室朦朧不定。

而在圖案的正下方,一道人影靜靜站立,雙眼微閉,似乎並未察覺有人走了進來。

“這是…曹銘!” 第一百四十章 龍皮中的妖氣

“這個傢伙麼…呵呵,果然不出所料!”

望着眼前籠罩在白色毫芒中的人影,陸離輕輕地一笑,心中暗道。

當日,他之所以選擇進入鷹門,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爲了這部鷹門鎮門絕學,太虛螭龍影,現在想想,這曹銘,恐怕也是出於同樣的目的。

因爲別的原因,確實很難吸引人啊。

能夠成爲鷹門的鎮門武學,與當日鷲門趙通施展出來的靈鷲駝龜旗鼓相當,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武學,着實能夠讓人瘋狂一陣。

“來的倒是挺早,不過…現在這傢伙的狀態,貌似並不怎樣啊…”

仔細看了一眼正在安靜站立的曹銘,陸離心頭突然泛起了疑惑。

只見此刻,白色毫芒中的曹銘,雙眼緊緊盯着那塊獸皮,其上光芒流動,隱約間,有着道道虛幻的影子在東奔西突,看上去極爲的炫目撩人。

那些虛幻的影子,分明就是一道道玄奇的功法,陸離心中思索,然後確定,這太虛螭龍影,十之八 九是一部身法武學。

隨着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曹銘的全身,竟然開始不由自主地抽動起來!

他的雙眼,漸漸地蒙上了一層紅色,身軀之上的每一塊肌肉,都在開始顫抖,劇痛襲遍全身,彷彿受到了來自四面八方力量的強烈攻擊!

嘴脣哆嗦着,整個人似乎正在被魔化!

而當這種狀態持續沒有多久,曹銘的身軀之上,竟開始向外滲透出絲絲血珠!



“這是…入魔了麼?”

見到這詭異的一幕,陸離眉頭緊皺。

在他看向這塊獸皮的時候,明顯的能夠感覺到,一股奇異的力量籠罩在自己的全身,不過,還未來得及對自己有所作用,就被龍頭胎記給吞噬掉了。

而曹銘的變化,恐怕正是這股力量的作用。

望着變化劇烈的曹銘,陸離旋即不再多想,一步踏出,直接出現在曹銘的身前,一把就要竟曹銘從那種狀態下拉出來。

“呼——”

陸離出手極爲快速,但是這一抓之下,卻是抓了個空!

電光火石之間,曹銘的身軀,竟然詭異地將陸離的手掌躲避而去,身法之快,令得陸離心中一顫!

“這…好可怕的身法!”

心頭一驚,陸離便已經將曹銘身法的詭異看了個清清楚楚,剛纔的這一招躲避,竟是施展出那塊獸皮之上的奇異武學!

“功法顯然起了作用,但是曹銘的狀態,顯然是進入了走火入魔的狀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心思急轉間,陸離並未過於怠慢,現在曹銘的狀態,明顯的不對勁,若是任其修煉下去,後果恐怕無法想象!

“兄弟,醒醒!”

陸離着急起來,嘴中喊道,但是曹銘此時的狀態,已然聽不見陸離的呼喚。

望着曹銘身上不斷滲透而出的血珠,陸離顧不了那麼多,連番出手,欲將曹銘從那種狀態下拉出來。

不過他的速度雖然極快,但是這番努力,卻並未起到什麼大的作用,在獸皮之上的毫芒之下,曹銘的身法,簡直快若閃電,根本無法捉摸!

轉眼之間,陸離已經出手了將近十招,而這十餘招,他竟是無法觸摸到曹銘的身體!

這一下,陸離心中的驚訝急速攀升!

“他已經走火入魔了。想要修煉這部武學,恐怕並非如此簡單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