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東海灣上空凝聚的雷雲,杜石海眼皮直跳,越是強大的存在,就越是能清楚的感受到天地之威,若是自己被這雷雲轟擊到,恐怕會九死一生。

再看向東海灣,雙眼微眯,自顧自的說到:“當日陣法破開,所有修士都趁機離開,唯獨不見林楓那小子回來,難道這劫雲是他引動出來的?或者裏面還蘊藏什麼驚世重寶?”

心中一番跳動,暗自衡量,要不要去拼一拼呢?

轟!

就在這時,雷聲傳出。

漫天的威壓化作一條古獸盤踞在東海灣上面,雖然並未針對海灣城池,但是許多心智頗弱的人被這一聲雷鳴就嚇破了膽,失了魂。

刷!

杜石海再也不管那重寶,悄聲回到自己修養之處,待到雷劫解釋,再做打算。

….

一座枯山之巔,一位滿頭白髮的老者,老者身體散發着天人五衰的腥臭,癡癡的看着天空說到:“雷劫?這是雷劫?難道有人在嘗試渡劫?”

良久,此人才搖搖頭,閉上眼睛繼續睡眠。

許多玄青大陸中其他許多老怪物也感受到了雷劫的存在,可是探索一番之後,卻都是搖搖頭,不過是重寶出世罷了。

看這雷劫卻是比以往的雷劫都要強大,可是終究只是寶物,對於這些大能而言,爭奪重寶是浪費自己的生命,寶物再強,也不能助我破開天地束縛,立地成仙的!



海底深處,四象城池外。

轟!

醞釀許久的雷劫終於從天降落,一道粗壯的雷電從雷雲中探出,張牙舞爪的朝着東海灣奔去。

看着雷劫傳來,林楓閃身回到四象城池中,若是自己被雷劫劈中,那就是無妄之災了。

噼裏啪啦、噼裏啪啦!

雷電說過之處,所有被碰到的東西都瞬間化爲烏有,而已東海灣城池爲中心,百里海域竟全被雷電之力覆蓋,這個範圍中的小魚小蝦、海物怪獸都翻着白肚漂浮在水面。

百里海域,除非極強的妖獸,全被滅殺。

蒼天無情,以萬物爲草木,揮刀即是斬殺,沒有理由,沒有原因。

滋滋滋!

粗壯的雷電穿過大海,衝進水藍色蒼龍匯聚的水屬性本質中,直擊靜靜躺在其中的冷七長槍。

轟!

被雷電劈中,冷七長槍似乎幡然醒悟一般,瞬間直立起來,一股沖天的槍勢傳出,似乎在對抗這致命的雷劫。

咔!


被林楓塗抹在槍刃上的漆黑物質被瞬間擊散,這乃是林楓爲了讓冷七槍在淬火的時候分別出槍刃與槍頭其他部位,這樣塗抹一番,經過淬火的槍刃,其鋒利程度會再次提升。

這是林楓以前在地球上閱覽古書時學習到的知識。

黑色物被劈散,但是槍體卻毫髮無損。

吟!

長槍似乎並不害怕這雷劫,反而在其中慵懶的舒展槍身,槍刃也發出一陣歡笑,接着長槍居然在雷劫中開始轉動起來。

滋滋滋!

在雷電的‘滋潤’下,冷七長槍旋轉速度越來越快,槍頭、槍纂的神虛鋼和槍桿居然在雷電中慢慢融合,在融合的時候還有微弱的雜質飄散出來,剛從槍身滲出,便被雷劫劈得粉碎。

四象城池中的林楓將這一切看在眼中,冷七長槍居然沒事,這麼說冷七槍有機會成功度過雷劫,化爲絕世神兵!

“哈哈哈哈,劈得好,劈得好。”林楓可不管冷七長槍會成爲至邪兵器,自己手中的槍,即便是化成惡魔,也是自己的朋友。

似乎感受到林楓愉悅的心情,冷七長槍在雷電中停止轉動。

隨即獨自在空中空翻三圈之後,槍尖竟朝着雷電攻擊而去。

咚!

二者相撞,發出震天般的碰撞聲,百里海域中的海怪、魚蝦的屍體被這一聲震得開裂,絲絲鮮血流淌出來。

雷電被冷七長槍刺中,雷電威勢居然一頓,而長槍也被震退一里之外。

似乎感受到自己的威嚴有損,雷電滾滾朝着長槍飛去。


冷七長槍停下,看着雷電繼續攻擊而來,一股一往無前的槍勢從其身上散發出來,繼續朝着雷電對擊而去。

這一幕讓林楓和萬化老人目瞪口呆,這兵器似乎真的有些邪異。

咚!

冷七這一次只是被撞開三百米開外,再來!

咚!咚!咚!

在對撞中,冷七的槍勢似乎越來越強,被震開的距離也越來越短,此刻東海灣百里海域已經化成一團血海,魚蝦和海怪的身體全被碰撞聲震裂開,即便是血肉、骨頭都被震得粉碎。

汪洋大海,卻滿是血腥之氣。

咚!

最後一擊。

冷七長槍巍峨不動,而雷電反而被撞開十米開外!

譁!

終於,雷電再也堅持不住,消散在深海中,再次回到天空的雷雲中。

雷雲慢慢散開,足足幾個時辰纔有人敢出來觀望一眼。

…..

將雷劫震散之後,一股天地之氣憑空出現,朝着冷七長槍匯聚而去,經受住雷劫轟擊,就應該受到蒼天恩賜。

轟!

震天的槍勢再次散發出來,冷七長槍猶如得道成仙一般,無數道五彩華光從它身體中綻放出來,深海中,冷七長槍猶如一顆明燈,照亮整個海域。

….

“看,海底有光芒綻放出來,定然又有重寶出現。”

“是啊,上次城主與殺人王就得到重寶歸來,看來這東海灣下面重寶不少啊。”

“看看去?”

“行!”

長槍的光芒綻放出來,穿透海面,直映天空,這光芒招引了許多修士的眼球,上一次奪許多人與重寶失之交臂,這一次守着重寶身邊,定然不能再讓別人爭奪了。

城主府中。

杜石海看着這漫天華光,心中一絲悸動,雷劫已散,想來可以去查看一番了。



呼!

杜石海消失在城主府中。 深海中。

冷七長槍接受天地洗禮足足進行了一炷香的時間,結束之後,四周的華光快速收入槍體之中,海域四周再次漆黑一片。

將華光全部收入體內之後,冷七長槍沒有亂動,而是靜靜的‘看’着林楓。

林楓輕笑,點頭。

得到林楓的首肯,冷七長槍無比高興,在海水中歡快的遊蕩。

隨着冷七槍的遊蕩,百里海域中的血水開始涌動,似乎都在朝着一個方向匯聚而去,而匯聚點就是冷七長槍。

血水中蘊含諸多靈力,冷七長槍暢快的吸收這所有血水。

看着這一幕,萬化老人有些啞然,不過還是喃喃道:“此物居然以血液爲食,到底是絕世兇兵還是絕世神兵?林楓你可要注意啊。”

不待林楓回答,萬化老人又恍然到:“吸收血液定然是迷醉香神木的原因,難怪姒夏文命會稱之爲邪物,早該想到的,我誤了你啊。”

聽着萬化老人一邊着急,林楓搖頭輕笑道:“萬化爺爺,您就別操心了,這冷七長槍是我煉製出來,吸收我的血液,長槍品質從誕生便與我相隨,定然不會超出我的控制。”

“最主要的是《引器術》,之前在它還未成器的時候我就已經將其收服,印上我的印記,它一切的舉動,都是我的想法,至於冷七吸食血水,這也是我在將其收服之後才發現的,不過我倒覺得沒有什麼。”

聽到林楓解釋,萬化老人也輕輕點頭,這個《引器術》他也是知道的,是那諸多煉器書冊中的一名煉器師的經驗,施展此術將自己的神識分出一縷融入器中,煉製出來的器具定會與自己心意相合,使用起來更加得心應手。

當日出現在長槍世界中的林楓,就是林楓本人施展《引器術》的原因。

可是這長槍飲食血液,而林楓卻覺得沒有什麼,萬化老人疑惑的問道:“這是爲何?”

“因爲死在我槍下的只會是我的敵人,手中長槍,不用敵人的鮮血洗禮、提升,豈不是可惜?”林楓很自然的迴應道。

呃,萬化老人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畢竟林楓的觀點沒有錯誤。

不過很快萬化老人便釋懷,自己修煉這般漫長歲月,早就懂得只有自己強大才有資格去討論正與邪、對與錯,其餘時間,除了修煉成長,唯一要做的就是保住自己的性命。

也好,有這麼一件悍兵在林楓手中,林楓的實力定會提升多倍。

….

兩炷香之後。

刷!

冷七長槍突然出現在林楓的身邊,速度奇快無比。

啪!

林楓一把握住冷七長槍,踏實、穩重、古樸、自然、適手、親密…一連串的感受傳達到林楓的大腦神經。

這,纔是我想要的兵器。

看了一眼外界的海域,原本渾紅的大海此時變得清澈無比,根本沒有一絲血氣,只是四周都安靜的可怕,因爲方圓百里範圍中,除了林楓,再無其他生靈。

“兩炷香的時間便將百里海域的血液吞噬,當真是邪異得可怕,不過,我喜歡!哈哈。”

感受到林楓暢快的心情,冷七長槍輕輕一顫,似乎在迴應林楓。

長槍外形與之前一模一樣,只是槍頭顏色由之前的漆黑變得有些發亮,顯得更加有氣質,槍桿古樸自然,顯現不出有何特別之處,至於槍頭與槍桿銜接之處,沒有一絲縫隙,槍纂亦是如此,現在整杆槍渾然天成,就是一個完整的體。

林楓心神沉入其中,依然沒有發現一絲縫隙。

“五行金克木,原本互相剋制的材料居然完美融合在一起,鑄造成一個整體,看來是應雷劫之後得到的‘賞賜’,這雷捱得不冤枉,哈哈!”

其實現在林楓手中的長槍再無以前冷七長槍冷冽的氣質,好似返璞歸真,根本沒有一絲槍意,但是林楓心裏清楚,槍意在他的心中,他的意志就代表這槍的意志,勢均力敵的對戰,就是尋找對手的破綻,最後出其不意的戰勝,若是長槍還未出,便引出槍意,對手便能及早防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