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陸楓竟然一點事情都沒有,在場的所有人都震驚了,尤其是擂台上的七人,那更是嚇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七個靈嬰期強者的聯合攻擊竟然殺不死一個年紀僅約二十歲的小夥子,這要不是親眼所見的話,恐怕沒幾個人會相信的。

「我本來還以為你們能讓我認真一些,但是現在看來真的沒這個必要,算了,我也不浪費時間了,都一起滾下去吧!」

陸楓無奈的搖了搖頭,緊接著他的身影化為了一道金光消失在了原地。

「砰砰砰砰砰砰砰!」

當一連串的撞擊聲響起,下一秒幾乎同一時間七人一同朝擂台的四周倒飛出去,只見在每個人胸前的衣服上都有一個龍眼一樣大小的洞,而裸露出來的肉已經變成了焦黑之色。

「搞定!」

在七個人還在半空中倒飛時,陸楓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了原地,而此時他手掌心的小球已經變得虛幻,顯然其中的力量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

「多謝你的力量,現在你也一起滾下去吧!」

當看到七人同時跌出擂台時,陸楓走到了那個已經可以勉強撐起身子的男子面前,然後他對其輕笑了一聲后,一腳抬起直接踹了過去。

「砰!」

第八道撞擊聲響起,而當重重的跌倒聲響起時,此時八人全部跌在了擂台之外。

根據比賽規則,凡是跌出擂台的人就算是輸了比賽,而現在八人全部跌出擂台,那自然獲勝者就是陸楓了。

「各位,承認了!」

搞定了八人後,陸楓拍了拍手對這八個勢力的領頭人笑了一聲。

「哼!」

看著陸楓的微笑,八個勢力的領頭人只能憋著心中的憤怒,如今已成定局,想要反悔也是不可能的。

「程家主,你怎麼了?」

當陸楓從擂台上跳下來時,他看到程豪一臉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整個人就好像傻掉了一般。

「牧楓,你……」

聽到陸楓這話,程豪這時候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以一人之力打敗八人,並且還是那麼的輕鬆,這還真是讓人難以置信。

「牧楓,你的修為是……」

輕吐了一口氣后,程豪大膽的向陸楓詢問道。

因為以陸楓表現出來的實力,那顯然已經超過了靈嬰期的存在,而如此年紀就能達到靈海期,那程豪自然得懷疑他的真實身份了。

「程家主,我的修為你就不必關心了,如今程家有十二個名額,其中一個歸我外,剩餘十一個你自己分配吧!」陸楓輕輕一笑道。

他自然知道程豪心中的想法,但是陸楓現在的修為就只有靈嬰初期,而他之所以能夠擋住七人的攻擊,那完全都是因為不滅金身的關係。

當然,這個不滅金身可不是普通的,而是在運用縹緲之力下的不滅金身,其威力起碼提升兩三倍之多呢。

本來陸楓以為自己這樣起碼會受一點輕傷的,可誰知他完全高估了這幾個人的攻擊力,同時也低估了縹緲之力下的不滅金身。

「程家主,二十個名額程家一下子佔去十二個,未免有些過分了吧!」就當陸楓說完話時,歐陽家主臉色有些陰沉道。

「沒錯,這十二個名額不能完全屬於程家!」在歐陽家出聲后,青楓門的掌門也出聲道。

「我建議程家再拿出幾個名額讓我們爭奪,要不然我羅家不服!」羅家家主也站出來表態道。

「各位,你們還要臉不要臉了,之前明明已經說好了,我打贏了所有人就能夠獲得十二個名額,怎麼?現在你們要耍賴了?」聽到一個個反對的意見,陸楓臉上露出了些許好笑。

這些傢伙憑藉著人多勢眾,竟然一個個都沒臉沒皮了起來。

「怎麼?這比賽的規矩就是我們定的,如今我們八個勢力一起表態,取消程家擁有名額的資格!」歐陽家主厲聲道。

「取消?」

聽到這兩個字,程豪的臉色變得異常陰沉,明明自己才是贏家,可一旦取消的話,程家連一個名額都沒有了。

「牧楓,要不再分出去幾個吧,反正十一個名額太多了!」程豪迫於壓力,他為了顧全大局只能選擇妥協。

「程家主,如今別人指著你的鼻子要欺負你,欺負整個程家,如果你就這樣屈服的話,他日程家還如何在東皇城立足呢?」陸楓見到程豪就這樣選擇妥協時,他無奈的搖了搖頭。

當然,如果站在程豪的角度上,他做的的確沒錯,與其一個名額都沒有,那不如給自己留兩三個,其餘的再由其他門派爭奪。 雖說程豪的做法沒錯,但是如果他真的就這樣屈服的話,那日後可就背上了好欺負的名聲了。

所以一時間,程豪真是左右為難。

陸楓看到程豪一臉為難的樣子,他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知道是自己的高調才會引來對方的麻煩。

如果今天程家因為自己而被其他八個勢力給欺負了,那他也是有一定責任的。

「怎麼?你們都認為程家要拿出幾個名額再供你們爭奪?」陸楓向前一步站到了程豪的面前。

既然這事情因他而起,那陸楓就有責任將這事情給解決掉。

「我們現在覺得程家取消爭奪名額的權力,所以現在不是拿出幾個名額,而是這二十個名額由我們八個勢力重新爭奪!」歐陽家主回答道。

「取消!」

再次聽到這兩個字,陸楓忍不住笑了起來,看來這歐陽家是鐵了心要欺負程家了。

「你們也都同意歐陽家的意見嗎?」陸楓將目光轉移到了其他勢力。

「沒錯,取消!」

在陸楓說完話時,羅家家主也給出了他的意見。

在羅家家主之後,接下來的六個勢力也都表示同意,畢竟現在程家勢力單薄,就算他們其中有人有別的想法,那這時候也不敢表露出來,免得落到和程家一個下場。

「很好!」

見到八個勢力一致認為程家取消資格時,陸楓輕點了點頭。

「程家主,如今這八個勢力一同欺負程家,你打算怎麼做?」陸楓轉頭看向了程豪問道。

「牧楓,算了,我們是鬥不過他們的,取消就取消吧!」程豪無奈的搖了搖頭。

雖然程豪嘴上屈服了,但是他拽緊的拳頭證明他不甘心。

如果有實力的話,程豪是絕對不會罷休的,但是現在這個情況爭鬥下去對程家沒有半點好處,所以為了程家,程豪只能就此罷休。

「程家主,不好意思,這事情因我而起,而我也看得出來,這名額對於程家非常重要,另外我也是想要一個名額的,因此現在這事就交給我,你不用管了!」陸楓輕吐了一口氣。

說著話,陸楓再次向前了一步,然後輕輕一躍重新跳上了擂台。

「再給你們一次機會,同意程家擁有十二個名額我也就算了,否則的話……」陸楓沉聲道。

「呵呵,否則的話怎麼樣,小傢伙,雖說你的實力的確不錯,可是你真的要和我們八個勢力鬥爭,到時候別說你了,整個程家也會覆滅的,所以還請你不要引火自焚!」歐陽家主聽到陸楓這話后,他不由的冷笑了一聲。

聽到這話,陸楓的目光落在了歐陽家主的身上,然後下一秒他一個箭步朝對方沖了過去。

歐陽家主的修為在靈海後期,這個修為雖然不是很好,可是在眾多的家主和掌門中也不是墊底的存在。

「你……」

歐陽家主見到陸楓竟然直接朝他攻去時,他眼中露出了些許驚訝,甚至連程豪都沒有想到陸楓竟然真的出手了。

「找死!」

當陸楓來到歐陽家主面前,然後一拳朝對方轟去時,後者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冷漠。

「嗯?」

可是就當歐陽家主準備反擊時,突然間一股劇痛從他的大腦中產生了,強烈的劇痛讓他瞬間失神。

「滾!」

雖說這個失神可能只有區區一兩秒鐘,但是就在這一兩秒的時間內,陸楓的拳頭已經落在了對方的面頰上。

「什麼!」

在陸楓一拳成功將歐陽家主給擊飛時,其他家主和掌門頓時目瞪口呆。

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程豪,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陸楓的實力竟然連靈海後期強者都強。

歐陽家主的修為達到了靈海後期,可是他跟陸楓一個照面就被打飛了,可想而知後者的實力達到了什麼程度。

「唰!」

而在眾人驚訝的時候,陸楓身影一晃,整個人再次沖向了被自己打飛的歐陽家主。

「住手!」

看到陸楓繼續攻擊時,歐陽家的其他人終於反應了過來。

「霹靂飛針!」

見到這一幕,陸楓眼神一凝,旋即一股更強大的精神力從他的腦海中爆發而出。

「咻咻咻咻!」

下一秒,十幾道由精神力凝聚而成的飛針迅速形成,然後直接朝歐陽家的其他人飛去。

「唰唰唰!」

當霹靂飛針成功擊中所有人時,陸楓的身影頓時化為了一道金光消失在了原地。

「砰砰砰砰!」

幾乎同一時間,朝陸楓從去的數個歐陽家的人就全部倒飛了出去,而這時候,陸楓的身影再次來到了歐陽家主的面前。

「你……」

由於陸楓耽擱了一些時間,因此這時候的歐陽家主已經從失神中清醒了過來。

不過就算清醒過來了,那當他再次看到近在咫尺的陸楓時,他竟然一時間忘記了反擊。

「你什麼你!」

陸楓不屑的大罵了一聲,然後他右手一伸,一個金色大掌迅速凝聚而成,然後直接轟在了歐陽家主的胸口。

「噗!」

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歐陽家主被陸楓的不滅金手直接命中,下一秒他怒噴了一個鮮血,整個人直接倒飛了出去。

「這……」

僅僅數秒鐘時間,陸楓單憑一人之力就將歐陽家主重傷,甚至連歐陽家的其他族人也都被他以迅雷不及的速度擊飛。

看著這電光火石間的一幕幕,其他家主和掌門頓時說不出來話來了。

因為在他們眼中,此時的陸楓就如同魔鬼一樣可怕。

「怎麼樣,你們七個勢力一起上呢?還是我一個個把你們都解決了?」在將歐陽家主打成重傷后,陸楓再次回到了擂台上,而此時他的目光掃向了其他勢力。

如果是之前的話,那陸楓這句話說出來肯定會引起這些勢力的極度不滿,但是現在的話,沒有一個人認為他說的是廢話。

一個人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廢了修為達靈海後期的歐陽家主,又同時擊飛了數名歐陽家的成員,這實力顯然是毋庸置疑的。

當然,就算陸楓表現出來的實力十分震驚,可這樣還是無法完全將所有人震懾住。

所以為了不給程家添不必要的麻煩,陸楓下一秒就將通天猿猴給召喚了出來。

「吼!」

在通天猿猴出現在擂台上的時候,只見一道震耳欲聾的咆哮聲響了起來。

聽到這道咆哮聲,再配合從通天猿猴身上爆發出來的恐怖氣勢,這時候所有家主和掌門都怕了。

「我現在宣布,進入東皇陵園的二十個名額全部歸程家所有,如果誰有意見的話,現在就可以提出來!」陸楓站在擂台之上,然後俯視眾多勢力宣佈道。

既然這八個勢力仗勢欺人的想要取消程家,那陸楓自然是依樣畫葫蘆了,如今有通天猿猴在一旁震懾著,他的話絕對沒有人敢反對的。

寂靜!

當陸楓說完這話后,整個擂台四周一片寂靜。

而這時候幾個勢力的家主和掌門眼中露出了些許後悔,之前還有一個名額呢,可現在一個名額都沒有了。

可這世界上就是沒有後悔葯,俗話說的好,貪得無厭,之前陸楓已經給了每個勢力一個名額了,誰讓他們自己不滿足呢。

「牧…牧楓!」

在一片寂靜之中,突然一個聲音響了起來,是從震驚中回過神的程豪。

因為陸楓的關係,現在二十個名額全部都是程家的,可是程豪很清楚,陸楓並不會一直留在程家的,所以他們不應該把關係鬧的如此之僵。

「程家主,你有什麼意見嗎?」聽到程豪在叫自己,陸楓輕聲詢問道。

「牧楓,我程家並不需要這麼多名額,你還是把多餘的幾個名額分配出去吧,畢竟這東皇陵園也不是我程家的!」程豪回答道。

「哦!」

聽到程豪這麼一說,陸楓輕哦了一聲,旋即他對其他人說道:「既然程家主發話了,那我就拿出幾個名額分出去,不知道有人要嗎?」

「要,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