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上去有些帥氣,又混雜着些痞氣,眼神還算趕緊,但是這拉碴的鬍子,是幾天沒颳了?還有這身衣服,風塵僕僕的幾天沒洗了?這真的是母親說的那個助人爲樂的熱心腸?是不是有什麼別的目的?

這就是雙方的第一次問候。

秋楓仔細打量了一下,86,59,88。

恩,還有待提高!

第二天開始,秋楓就找來了一套燒烤工具,搶佔了羊城一中對面小吃街的一個攤位。

殺手,也是一個需要經常亡命天涯的職業,爲了躲避偵查、搜捕,他鑽過叢林,進過沙漠,趟過江河大海。

上天入地,野外生存技能並不比僱傭兵差,爲了填飽肚子,有時候就地取材,甚至茹毛飲血。

但也正因如此,他對美食有一種執着,只要有機會就會鑽研此道,改善伙食,故而烹飪的手藝從未落下。

而且,他有一個口味很刁的師父,從小讓他燒菜做飯,基礎打的那叫一個紮實。


有了手藝,他的燒烤攤名氣傳播的很快。

除了找一份生計,接送顧靈兒上下學的任務也落在了他的頭上。

美名其曰減輕顧母的負擔。

實際上什麼心思——哼,哪有其他心思,我秋楓哪裏是爲美色所動的人……

收回思緒,秋楓微微一笑:“怎麼了,突然提起這個?”

顧靈兒小臉通紅:“楓哥哥,不管以後怎麼樣,我們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秋楓眨眨眼,這小妮子,是在告白嗎。

“當然好,楓哥哥一直在。”他寵溺地揉了揉顧靈兒的腦袋。

顧靈兒臉上笑容綻放,甜美而純淨。

她想起了今年過年的時候,大年三十,父母吃過午飯就回了老家準備走親訪友,而自己因爲備戰高考而留守在家。

只是沒想到,她因爲在家沒注意,少穿了點衣服,當天晚上就開始打噴嚏,秋楓還提醒她多喝熱水注意保暖來着。

秋楓就是這麼一個耿直的人,現在“多喝熱水”已經被列爲泡妞十大禁忌之首,他還是義無反顧的以身試法。

然後,一直對秋楓充滿警惕的顧靈兒,沒有理會,繼續暢遊在題海之中。

做了一天題,有點頭暈,顧靈兒爬上牀,結果睡覺做夢也全是做題。第二天早上起來,她只感覺腦袋昏昏沉沉,四肢無力,竟然發燒了。

顧靈兒雖然有些遺傳顧母的體質,但平時十分注意,就連感冒都不多,結果一來,就是高燒。

早餐喊她,她迷迷糊糊沒有迴應,秋楓也不在意,還以爲姑娘家喜歡睡懶覺。

午餐喊她,她感覺頭疼欲裂,口乾舌燥,終於用盡力氣把聲音傳過了那扇門,傳到了秋楓耳中,這才意識到不對。


秋楓沒有顧靈兒家的大門鑰匙,幸好兩人房間相連,幾腳下去,踹碎了木門,踹倒了衣櫃,見顧靈兒臉色紅的嚇人,連忙量了量體溫。

40攝氏度!

秋楓心驚肉跳。

秋楓當機立斷,得趕緊送醫院!《養氣術》雖然神奇,但面對高燒同樣束手無策。

接着秋楓又意識到了第二個難題。

由於春節期間,還是大年初一,別說出租車了,馬路上連條狗影都沒有。福馨花園的居民們基本上也都回老家的回老家,走親戚的走親戚,平時停滿汽車的小區竟是一輛都不見了。

不僅如此,一些小醫院也全部停業,離最近的營業醫院更是有着近半個小時的車程!最可氣的是,天上下着淅淅瀝瀝的小雨,冰冷入骨,而秋楓沒有車。

連秋楓都感覺,老天真的是一個開玩笑沒有限度的狗東西!

這要是讓顧靈兒淋雨,估計還沒到醫院,就已經燒到42度,差不多可以宣佈腦死亡了。

不敢耽擱,趕緊餵了退燒藥,直接將顧靈兒裹在被子裏,又塞進了一件雨衣之中,連家門都顧不上關,直接背起顧靈兒便開始冒雨奔行!

隨着秋楓身體的起伏,顧靈兒蒙在雨衣下,頭昏腦漲,抿着小嘴,思維幾乎全面陷入了停滯,只能感受到一股難以言明的清涼氣息不斷從秋楓身上傳來。

迷糊中,她感覺自己好像陷入了夢境,隱約聽到秋楓大聲的嘶喊:大膽刁民,公主有難,還不停車護駕!?

一遍又一遍,似乎沒有停歇過。

然後還有一輛輛馬車接近、又逐漸遠去的聲音。

本公主都快死了,竟然沒人救我……


顧靈兒陷入了自己的精神世界,秋楓就是她的騎士。

40度的高燒,整個人無比的難受,思緒僵硬,無法正常的思考,顧靈兒感覺一會兒在雲端騰雲駕霧,一會兒又如墜深淵,連帶着產生了一股窒息感。

是死亡的味道嗎?

顧靈兒逐漸能感受到秋楓的心跳,以及自己的心跳,異常清晰。自己的心跳緩慢而微弱,而秋楓的心跳很有力,而且很劇烈——長途的奔跑,還是在揹着一個人的情況下,即便以他的體質也有一些吃不消。

跟揹着負重長跑不一樣,顧靈兒沒辦法勾着他的脖子,更不能夾着他的腰,秋楓必須靠自己的力量託着,不讓她滑下去,因此腿還沒什麼事,手臂已經開始僵硬發酸。

尤其,雨水慢慢淌過手心,溼潤的手掌使得摩擦力大爲減小,秋楓不得不加大握力,指骨痠痛。

他不敢耽擱太久,高燒不退,可不是什麼小打小鬧,拖得時間久了真的會燒壞身體機能。

他也不敢橫着抱,雨衣雖然能一定程度避免雨水淋溼,卻也有可能匯聚積水從縫隙流入,若是被子浸溼,顧靈兒只穿了一件薄睡衣……

馬路上的紅綠燈還在運作,因爲空無一車,秋楓看都不看,就連續闖了好幾個紅燈。

他感覺自己肩膀有些溼潤,起初還以爲是雨水,後來才發覺,似乎是顧靈兒的眼淚。

不死仙帝 :“再堅持一下,很快就到了。”

顧靈兒沒有想到會在自己身上發生這麼狗血的劇情,但她滿是防備的少女心房,卻是悄然打開了一個缺口。

大概奔行了有二十分鐘,終於有一輛車停了下來。秋楓已經衣衫盡溼,雙臂僵直。

到了醫院,值班護士一鄙視,秋楓才知道,原來高燒是可以打120的,不過他從小就與世隔絕,又有《養氣訣》傍身,還真是對醫院無甚瞭解。

等到顧靈兒意識恢復正常,看到秋楓的第一眼,紅着臉叫:“楓哥哥。”

她分不清這是感動,還是愛慕。但毫無疑問,秋楓第一個打動她的人。

“靈兒。”

秋楓溫暖柔和的聲音將顧靈兒的思緒拉回了現實。

“嗯?”她擡起頭,發現秋楓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秋楓在她鼻子上一刮,笑道:“我待你長髮及腰,你可得早點長大。”

顧靈兒小臉發紅,脫口而出道:“這算是養成嗎?”

秋楓頓時一個激靈,笑容微微一僵。

我這點小心思,被看穿了? 買完禮物,顧靈兒的脖子上多了一條纖細的銀光。

儘管這只是一條普通的純銀項鍊,價值不高,但從顧靈兒愈發濃郁的笑意來看,她對這條項鍊極爲滿意,蓋因這是秋楓第一次送她正式的禮物。

從商場出來,已經接近兩點鐘,灼熱的空氣似乎能將人的皮膚都烤的焦黃,刺眼的陽光壓着人的眼皮,不得不戴上帽子遮擋一二,柏油路面也發出嗤嗤的聲響,毫不懷疑若是打個雞蛋上去,不過片刻就能食用。

兩人親暱的牽着手,即便熱浪滾滾,手心開始冒汗,也不捨得鬆開。

秋楓感覺自己離人生小目標的實現只差了一張證書。

他眯起眼,盡力適應着烈日熱情的問候,擡頭掃視了一圈,看到了遠處的“小.蠻腰”頂,神色一動。

即便在高樓林立的商業中心,它依然那麼突出。

小.蠻腰頂樓的水平摩天輪也算是聞名遐邇,秋楓自然聽說過。不過他想到的卻不是上小.蠻腰一睹羊城風貌,而是想到了傳統的摩天輪。

“靈兒,要不要去遊樂園玩玩?”秋楓問道。

“好啊,我也很久沒去了。”

顧靈兒此刻還是滿心歡喜,哪會拒絕秋楓的提議,言聽計從,只怕別說是去遊樂園,就算秋楓哄騙她說想去酒店睡個午覺,恐怕也有很高的成功率。

“從小到大,還沒去過遊樂園呢。”秋楓摸着下巴。

“不過這都兩點了,現在去會不會有點晚了?”顧靈兒看了看錶。

遊樂園之類的都是早上去,才能玩的盡興,不然玩不了幾個項目。

而晚上還要回家和父母吃飯,每次顧靈兒生日,二老總是準備得極爲豐盛,一番心意,不能錯過。

“沒事,我們只坐摩天輪,很快就回去。”秋楓笑道。

摩天輪,可以說是很多少男少女增進感情必不可少的利器之一了。

另一個方面,也是因爲長這麼大,秋楓還真沒坐過,日子特殊,他覺得有必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獻給顧靈兒。

這麼多年,他感覺自己大多時候反而更像一個機器人,青春歲月,除了習武、殺人、救人,似乎很少幹別的事情。他揹負了很多年輕人根本不敢想象的榮耀和罪孽,卻很少享受青春的美好。

他不想留下更多的遺憾。

人總是有這有那的打算,或者一些有近有遠的規劃,但是很快,這些計劃總會因爲一些原因而夭折擱淺,年華逝去的時候驀然回首,才發現自己丟失了很多東西。

有些遺憾,可以接受,有些遺憾,卻讓人追悔莫及。

有些人,後悔自己當初沒有表白,錯過了一個他深愛的女孩;有些人因爲在外奔波,回了家才發現子欲養而親不待;有些人,兄弟約好每年碰次頭,卻每每都只能推說下次;有些人,和對象約好去旅行,到分手也沒實現;有些人,對現實不滿,迫切需要改變,最後只是一拖再拖,磨去了鬥志;還有的人,想寫網絡小說,缺懼怕枯燥和乏味……

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人生必然會有遺憾。

但既然有些人,有些事,不想錯過——

何必辜負自己的青春,空度了年華?

嘗試過,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不嘗試,註定一無所有。

秋楓不想做什麼,從不猶豫和後悔。

正如此刻,儘管時間已經是下午兩點,臨時決定去遊樂園顯得極爲倉促,而且空氣灼熱的難受,晚上還要回家與顧父顧母共同給靈兒慶祝生日,萬一回家的時候堵車可能會讓二老久等……這些,絲毫不能打消他的念頭。

攔下一輛出租車,二十分鐘後,兩人就抵達了羊城遊樂王國。

週末,儘管天氣炎熱,遊客仍然絡繹不絕,只不過大部分都是上午就前來排隊買票,下午兩點過後還有新的旅客着實少見。

也許是上天眷顧,剛買完票,又要了兩瓶冒着冷氣的礦泉水,天空竟多了不少雲彩,將猛烈的陽光驅散了不少。

作爲羊城最大的遊樂園,這裏被分爲了陸地和水上兩個部分,陸地項目除了過山車、跳樓機、雲山飛車、大擺錘、極速旋風等這些驚險刺激的項目,還有類似鬼屋、歌舞臺、4D5D體驗館、大型蹦牀、海盜船、摩天輪、旋轉木馬等題中應有之義。水上項目最爲出名的大概就是激流勇進了。

“我去排隊。”秋楓自告奮勇。


遊樂園基本上都是年輕人,還有一些帶着小孩的父母,每個項目的出入口都排起了長隊,玩耍了半天,他們身上的汗味並不是太好聞,秋楓可不想顧靈兒跟着受罪。

只不過顧靈兒顯然沒有在意這些,緊跟着秋楓,寸步不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