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之下,這頭妖族洞悉了他擁有兩顆本命元星,同時開闢了心海和識海的祕密,反倒不怎麼讓聶鋒吃驚。

一千七百五十三道妖術!

這顯然是智妖的底牌,用來保命的底牌。

也就是遇到了聶鋒,它這張底牌才能發揮出作用,換成是別的星武者,管你掌握了多少道妖術法門,對我無用那就必殺之。

聶鋒開闢識海凝聚元神,理論上來說他能修習星相法術。


不過問題是,聶鋒真想在這方面有所建樹,完全可以通過星塔的渠道來實現,智妖的底牌其實也沒有那麼強大。

智妖顯然也很清楚一點,它又加上了一份重重的砝碼:“公子,你可知道我們虛空妖族有很多早已潛藏在人族之中,甚至衍生出了自己的血脈?”

什麼?

聶鋒大吃一驚,這頭爲了活命的智妖向他投來的**,真是一顆比一顆重磅!

但這真的是有可能的。

虛空之妖不但有着強悍的戰鬥力,還能侵蝕妖化星海世界的智慧生靈,大沼澤裏無處不在的妖魔就是最好的證明。

強寵嬌妻:總裁,求放過 ,完全是可能的。

智妖繼續說道:“它們懷有特殊的使命,其中有一個使命就是摧毀和消滅人族的天才精英,像公子這樣天才橫溢的人族,將來必定會引起它們的注意。”

“而奴家,能夠幫助公子分辨出這些敵人,包括它們的血裔!”

聶鋒沉默了。

前面不管智妖說得如何天花亂墜,聶鋒殺它之心始終都很堅定,只不過想從它口中套出更多的祕辛纔沒有立刻動手。

但是現在,他的殺心出現了動搖。

智妖非常聰明,它已經將自己能打的牌全部打出來了,最後的結果完全在聶鋒的掌控之中,再喋喋不休的廢話根本沒有任何作用,反而會招惹來聶鋒的反感。

所以它也不再開口,靜靜地等待着聶鋒的決定。

過了良久,聶鋒問道:“如果我放過你,那麼你如何保證不會背叛?”

他對這頭智妖有着強烈的警惕之心,因爲對方所擁有的智慧超過了普通人,萬一不慎掉入對方的陷阱之中,那後悔都來不及!

智妖頓時大喜,連忙說道:“這很簡單,奴家願意分出神魂核心給公子掌控,從此生死全都在公子的一念之間,絕無背叛的可能!”

說着,它在空中晃了一晃,張口吐出了一團龍眼大小的銀白色火焰,慢慢地朝着聶鋒飛了過來。


“這是奴家的靈魂核心,公子只要將它納入識海,就能控制奴家!”

聶鋒凝視着這團慢悠悠朝自己飛來的火焰,伸出手凌空抓去。

如果能夠徹底控制這頭智妖,冒險將它收爲奴僕還是非常值得的,尤其是對方能夠分辨潛藏在人族中的同類,那實在是太有用了。

正如智妖所說的那樣,將來他很有可能遭遇到這些“人妖”,如果對其茫然不知,那等於是陷入了完全被動的局面之中,敵暗我明防不勝防。

而見到聶鋒真的伸手去抓它吐出的神魂核心,智妖的眼眸裏閃過一抹隱藏得極深的戲謔和得意之色。

堂堂虛空妖族,哪裏是那麼容易向人族卑躬屈膝的,前面它所有的哀求討好,甚至不惜出賣族羣的祕密,其實等的就是這一刻。

智妖拿出來的東西, 重生炮灰歸來 ,也的確能夠控制它。

但妖族的靈魂核心還有個名字,叫做妖種!

不是所有的妖族都能凝聚分裂妖種,妖種蘊含着一位妖族所有的祕密,也具有極爲強大的攻擊性,能夠攻擊敵人的神魂意志。

一旦侵入識海,智妖就有機會侵蝕聶鋒的神魂,爭奪後者的身體控制權,就算聶鋒能夠抵擋住,它同樣多了一次翻盤的機會!

饒你奸似鬼,也得喝老孃的洗腳水!

智妖得意無比地想着。

此時此刻,聶鋒張開的手掌,終於將妖種握住。

智妖差點笑出聲來。

然而當包含着它惡念的妖種堪堪將要跟聶鋒的手掌相觸,隱藏在聶鋒掌心之中的蚩尤之眼無聲無息地浮現而出,瞬間衍生出數十條觸手。

這些黑色的觸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妖種團團捆縛住,讓其動彈不得。

“怎麼?”

本以爲勝券在握的智妖頓時大驚失色,眼睛瞪得極大,有種大事不妙的感覺。

下一刻,蚩尤之眼觸手纏住的妖種被拖着,轉眼投入到了一尊暗青色的方鼎之中,徹底給封閉了起來!

龍元鼎!

這是聶鋒得自神殿地宮的寶物,是上古龍武道門的傳承法器,總共鑄有九尊。

聶鋒所獲得的正是其中之一。

龍武道門存在的歷史,比古秦帝國還要悠久,門派實力曾經強大無比,聶鋒在得到了這尊龍元鼎之後,對龍武道門有了相當的瞭解。

每一尊龍元鼎上,都載刻着龍武道門的根本道法《上清龍武坤元正法》總篇以及由此衍生出的一門無上道法,聶鋒所掌握的道法叫做《雲龍隱》。

而龍元鼎作爲龍武道門的傳承法器,它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但只有在集齊九鼎的情況下,才能獲得全部的奧祕!


我有一個諸天旅館

一直以來,搶走了龍元鼎的蚩尤之眼也沒拿它搞出什麼事情來,聶鋒都快忘記了,沒想到現在居然罩出了智妖的靈魂核心。

或者更準確地說,是妖種!

在妖種入鼎的剎那,智妖的所有算計圖謀,全都被聶鋒所洞悉!

沒有任何的隱藏,包括它自身的祕密。

這一刻,聶鋒的心情真的無法用語言來形容,驚愕、憤怒、羞愧、慶幸…

他居然差點掉入到了智妖設下的陷阱之中,所謂利令智昏正是如此,剛纔實在是太過大意,也低估了妖族的智慧。

慶幸的是,智妖的圖謀不但沒有得逞,反而被他誤打誤撞地藉助蚩尤之眼真正控制住,命運之奇妙莫過如此!

“不,這不可能!”

懸浮在隕石上方的智妖呆愣了片刻,旋即發出瘋狂的嘶吼吶喊。

大概是心情太過激動吧,它的形體出現了劇烈無比的變化,從絕色佳人變回到原先的白髮老者,又變成中年人、少年、兒童、胖子等等諸多的模樣。

但任它千變萬化都無法改變一個事實,那就是它失去了對自己妖種的控制,從此生死完全操在了聶鋒的手裏,變成了真正的奴僕。

這絕不是智妖想要的結果,但卻是鐵一般的事實!

聶鋒笑了。

經過短暫的反省,他已經恢復了平和冷靜的心態,嘴角勾起一抹譏誚。

現在的聶鋒感覺很奇妙,他只要想,那就能夠洞悉這頭智妖所有的心思,只要一個念頭,就能控制對方的一舉一動。

比用遙控器都方便無數倍!

“變成狗!”


聶鋒想了想,結果智妖立刻變成了一條小狗。

“叫兩聲聽聽。”

智妖狗立刻叫了起來:“汪汪!”

“哈哈哈!”

聶鋒忍不住哈哈大笑,終於確定自己真的將這頭奸猾無比的妖族控制住了。

沒有任何的隱患。

而智妖的神色彷彿像是吃了一斤,不,是一噸的狗屎!

聶鋒欣賞了片刻,決定就讓它保持這個模樣,不需要再變回原來的樣子。

小狗挺可愛的不是?

“主人…”

被折騰了一番,智妖總算是意識到自己的命運已經被註定,它垂頭喪氣地說道:“小奴輸了,請主人手下留情,小奴願意忠誠地伺奉主人。”

聶鋒呵呵一笑,伸手招了招:“過來。”

智妖立刻飛了過來,瞬間化爲一道白光鑽入到他右手的星甲護臂裏面。

聶鋒扭了扭手腕,沒有任何不對勁的感覺。

真的很有意思。

那怎麼跟它交流呢?

聶鋒的念頭剛剛泛起,識海里面立刻響起了智妖的聲音:“主人,您可以在識海中跟小奴交流,不需要開口說話的。”

那真是太方便簡單了!

聶鋒非常的滿意,問道:“你在星甲護臂裏藏身有什麼限制嗎?”

智妖回答道:“主人,小奴原先全靠天外隕石才能維持存在,如果一直藏在主人的星甲護臂裏,那麼需要主人定時提供妖晶,否則小奴會魂飛魄散的。”

“當然,主人也不會白白付出,主人可以隨時借用小奴的妖術。”

妖晶?

這倒是小意思,聶鋒沒有感覺有什麼問題,就當餵養寵物了。


他饒有興趣地從藏虛戒裏取出一顆妖晶,直接放在了星甲護臂上。

下一刻,一團冷焰陡然自護臂上冒起,瞬間將這顆價值不菲的妖晶吞沒!

僅僅在數息之間,這顆妖晶化爲了一堆灰白色的粉末。

“謝謝主人。”

智妖說道,只不過多少顯得有點有氣無力。

——————– 雖然是依靠幸運而不是實力,對於徹底收服了一頭妖族的事情,聶鋒還是有點得意的,所以他不介意給自己的奴僕一點點甜頭。

還有希望。

“你不用死心…”

聶鋒笑着在識海中說道:“只要你忠心爲我效力,我可以答應你,三十年之後放你自由,讓你能夠返回屬於你的世界。”

虛空之妖來自域外虛空,它們擁有穿梭空間的能力,當然施展這種能力是有嚴苛條件的,不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否則這頭智妖也不至於困居於此。

“真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