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聽見墨清歌的呼喚,還有她承諾的一句話,他這才醒過來。

墨清歌聽著他的話,嘴角咧開一個弧度。

緊緊的回抱著他,眼角忽然有些濕潤。

「你這一身的傷是怎麼弄得?誰這麼厲害還能把你傷成半個月醒不過來。」

司弦眸子一沉,沉默了。

「說啊,是誰傷的你?」墨清歌鬆開他,目光嚴肅的問道。

讓她知道是誰的話,絕饒不了他。

敢傷我的男人,讓你知道一下什麼叫做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沒事了,不用放在心裡。」

墨清歌怒了努嘴,看了司弦半晌,忽然抱住司弦。

「你啊,表面上看起來冷的不行,別人還說你殘暴,可是現在遇到真正的傷你的人你倒是不說了。」

聽著墨清歌這樣誇他,司弦嘴角扯了扯。

他不是不說,而是覺得這是屬於他們倆之間的鬥爭,不想讓墨清歌參與進來。

當時,龍非離光是用了一句就激怒了他。

他說:「歌兒不愛你,請你放了她。」

愛上億萬總裁 「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是這麼的自私。」

「等歌兒恢復記憶了你會後悔的。」

司弦望著面前一臉獃獃的墨清歌,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臉蛋。

笑了笑說:「我不會後悔。」

墨清歌疑惑的嗯了聲:「你說什麼呢?」

她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額頭。

該不會真的吹風吹的發燒了吧,都開始說胡話了。

「我們下去吧,你身上都涼了。」

「嗯嗯。」

司弦身子還有些弱,不過簡單的飛行他還是可以的。

摟著墨清歌的腰,腳尖一點地,他們就落在了地上。

墨清歌趕緊拉著司弦回到房間中,把司弦推到床榻上。

「快點進去,凍死了要。」

司弦往裡面挪了挪,拍了下身邊的位置。

「上來。」

「我就不用了。」

「可是是誰說的只要我醒了就答應我隨便做什麼事都可以?」

「。。。」他怎麼會知道?

「還有啊,也不知道是誰說的晚上來多少次都可以。」

墨清歌差點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了。

自己拿石頭砸了自己的腳,誰能想到他睡著了還能夠聽見。

「咳咳。。你聽錯了,你睡著了你什麼都不知道。」

「可是我都聽見了。」

「。。。」你就不能當做什麼都沒聽見嗎? 司弦恢復的很快,醒來之後兩天的時間就恢復成之前的樣子。

墨清歌真有些佩服他了。

要是她也能夠有司弦這樣的身體多好。

有點傷都不怕了。

墨晉華成為了通緝要犯,常茹君也不知道有沒有聽說這邊的情況,反正也見不到她的人。

墨依琳卻每天安穩的待在王府中。

而墨依翰在王府中也住下了,可是他們姐弟倆卻沒有見過面。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墨依琳沒有出來的原因。

這天,墨依琳在院子里實在是待不下去了,就走出來散散心。

沒想到就遇到了墨依翰跟司謙。

墨依琳意外的了下,她不是沒有找過這個弟弟,本以為是她爹他們把墨依翰給接走了,沒想到是讓墨清歌給接來了。

「小翰。」

墨依琳輕聲喊了一下他。

墨依翰在聽到這個聲音后,本來心情很好,卻被她這一聲給叫的立刻不願意玩下去了。

站起身,轉過身子望向墨依琳。

「你怎麼出來了?」

「你認識她?這女人是誰啊小翰?」司謙才不顧的那麼多,他一向是直來直往的,想到什麼就問什麼。

墨依琳不耐的看了眼司謙,這哪裡來的熊孩子?這麼沒有禮貌。

也難怪墨依琳不認識司謙,以前司謙是在青炎學院,現在回來了之後也是在皇宮中,其餘時間就是在鬼王府。

墨依琳就是想認識他也見不到。

「見到琳侍妾為何不行禮!」墨依琳的丫鬟訓斥著司謙,指著他就罵了一句。

墨依琳在一邊站著,也不去管自己的丫鬟,就這樣看著對面的墨依翰跟司謙。

「弟弟,見到姐姐怎麼不知道說話?」

墨依翰皺著眉。

司謙把墨依翰拽到一邊去,小聲的問著:「你這麼好玩的人怎麼會有這麼沒素質的姐姐?皇嬸不才是你的姐姐嗎?」

墨依翰雖然不想承認,可是事實就是這樣,沒辦法。

跟司謙解釋了下:「這個女人是我的親姐姐,你皇嬸是我同父異母的姐姐,但是我並不想承認後面的那位是我的姐姐。」

司謙有點懵,這話說的跟個繞口令似的,不過他聽懂了,他不喜歡這個姐姐就是了。

這樣就行了,他就不怕墨依翰生氣了。

轉過身去,深邃的眸子微微暗淡著。

握起拳頭,朝著丫鬟奔了過去。

一拳打在她的臉上,丫鬟白皙的臉頰立刻多了一個小拳頭印記。

「啊!小姐,這熊孩子竟敢打我!」

墨依琳瞥了一眼丫鬟,然後瞪向司謙。

「你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竟敢在這裡撒野?」

司謙覺得好笑,看著墨依翰哈哈大笑著。

「小翰,你這姐姐腦袋不是很靈光啊。」

「嗯,這個你說的沒錯。」墨依翰笑著附和著。

「你們!」

墨依琳氣的揚起手就要打司謙。

「住手!」

墨依琳看向後面,是許久沒見的墨清歌。

「你可知道他是誰,你竟敢打他?」

墨清歌今天要不是遇到墨依琳,還真的以為都沒有了墨依琳這個人。

「那姐姐,你倒是說說這是誰?竟然敢在鬼王府動手打人。」 就連墨依翰都沒有想到墨依琳會是這樣的下場。

不過墨清歌看出來了,司弦根本就是借著司謙的嘴故意把墨依琳給弄出去的。

司弦上前走了兩步,來到墨清歌身邊,笑道:「這下府里安靜了,不會再有人打擾到你了。」

「你還真是不知道憐香惜玉。」墨清歌笑了下。

「憐香惜玉?除了你誰是香誰是玉?」

「。。。」司弦這情話真是出口而出。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她帶壞了。

「小翰,你過來,幫我把這個給你姐姐送去。」

墨清歌這才注意到墨依翰,怎麼說墨依琳是他的親姐姐,讓他親眼看到姐姐被扔出去,這對他來說會不會有點太過分了?

她怕墨依翰心裡會不舒服。

就把身上的銀子都給了墨依翰,這些錢也夠墨依琳生活一段時間的。

「姐姐,不用了吧,就我那姐姐她是不可能虧待自己的。」墨依翰太了解墨依琳了。

「去吧。」墨清歌只以為墨依翰是懂事,這樣她心裡更加愧疚了。

墨依翰只好拿著給墨依琳送過去。

此時的墨依琳剛剛好被趕了出去。

絕對甜寵:天才寶貝呆萌妻 墨依翰出來,朝著墨依琳喊了一聲:「喂!」

墨依琳聽見聲音,也不顧的訓斥他,只想著留下來的事情。

「弟弟,是不是王爺後悔了,讓我留下來了?」

墨依翰搖搖頭,淡淡的看著她,嘆了口氣:「這些錢給你,以後記得不要在隨便得罪別人,動點腦子。」

墨依琳倒吸一口氣,上去拎起墨依翰的耳朵,惡狠狠的訓斥著:「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可是你姐姐,你怎麼就不知道站在我這邊說話呢?」

「我只站在理這邊,行了,以後好自為之吧。」

說完,墨依翰就準備回府。

「站住!」

墨依琳喊住他。

墨依翰轉過身,有些不耐的問道:「怎麼了?」

「怎麼了?你可是我的弟弟,我現在被趕出府,你還留在這裡做什麼?走,跟姐姐離開這個地方。」

墨依琳可不覺得墨清歌那醜女人能夠對墨依翰多好。

在說了,現在的她根本沒有個幫忙的人,正好墨依翰這小子會兩下子,得出去給她掙錢去。

她心裡打著這樣的小九九,但是墨依翰可沒同意。

「我姐姐說了,我以後就在鬼王府住下了。」

「你傻啊,她又不是你親姐姐,怎麼可能會幫你呢,我才是真正的為你好。」

墨依翰望了一眼自己胳膊上的手,然後用力的一甩。

「你為我好?恐怕你是為了你自己吧。」墨依翰冷笑了一聲。

這個墨依琳他太了解了,從小就是個小肚雞腸小氣的人,怎麼可能會為了他呢。

「你怎麼能夠這樣想我?」墨依琳不知為何,看到墨依翰這樣的眼神心裡有點痛意。

怎麼說也是他的弟弟,血濃於水。

「你是怎麼樣的人你自己最清楚,行了,你在不走的話一會王爺該生氣了,到時候可就不是讓你離開這麼簡單的事情了。」

墨依琳深深地看了一眼墨依翰,最後喊了一聲丫鬟。

「我們走。」

這臭小子!等他以後後悔去吧。 「皇嬸,我可沒有打人,因為我打的不是人。」

司謙表情呆萌呆萌的,看起來很無辜的樣子,讓墨清歌忍不住笑了出聲。

墨依琳的臉更加黑了。

「你再敢說一遍!」

她氣的臉都要變形了。

「在說八百遍也是這樣,略略略!」司謙跟著墨依琳做著鬼臉。

「你!」墨依琳也不管墨清歌在沒在這裡,揚起手就要打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