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現在他也沒有練習過武技,以前是因為一心放在境界修鍊上,試圖儘快突破初武境界,達到大武境界。

可是,自從上次修為被廢之後,他才真正知道武技的重要之處。

武技分為凡、真、靈、帝四品,每一品級的武技都分為基礎、小成、大成、圓滿四種。

可以這麼說,一個初武四重修為的人,如果擁有一種凡品小成武技的話,絕對能輕易解決一個初武五重沒有武技的高手,如果小心一些的話,甚至擊敗初武六重的高手也不是問題。

由此可見武技的重要性。

當初江凡是一心修鍊境界,根本不懂這些。如果他以前就修鍊要一種高品級的武技,估計也不會落到現在這步田地了。

不過他現在想去武技閣,卻懷著另外一個目的。

他想在武技閣里先挑選一種自己看得上的武技,然後再到試壓陣里試練一番,希望能憑藉試壓陣內的機關銅人鍛煉武技,讓武技最快速度練成。

這種想法如果被其他人知道的話,肯定會大笑江凡痴心妄想。

要知道,試壓陣之所以稱為試壓陣,是因為陣里的強大威壓。身在陣中,隨時都有強大的威壓從四面八方籠罩而來,修為低的人,想要站著都難,更別說在裡面練習武技了。

不過江凡卻不會這麼想,他有《九陽神功》護體,可以抵消大武境界的高手威壓,相信也能抵消這試壓陣的威壓才對。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試壓陣裡面的機關銅人,將會成為江凡的免費陪練師傅。

想到就做,江凡當即前往武技閣。

江家武技閣同葯堂一樣,都是屬於江家的命脈之一。

看著眼前這座古典的中式大樓,江凡不禁感嘆,不過相對於葯堂,武技閣的規模卻要大了許多啊!

江家武技閣分三層,第一層也是最底層只允許江家外族子弟翻閱,第二層只供內族弟子翻閱,而第三層通常是不開放的,只有江家最高權力者才翻閱。

與葯堂不同的是,雖然武技閣規模好比葯堂大得多,但來往這裡的江家子弟卻相當稀少,江凡走進武技閣的院子中,才發現此時武技閣孤零零的只有一個老人坐在武技閣的大門外面。

這老人頭髮花白,慵懶的靠在一張紅木搖椅上,手中正捧著一本厚厚的書籍細心觀閱著,似乎根本沒注意到江凡的到來。

江凡知道這人應該就是看守武技閣的江家老人,雖然不知道他的確切身份,但江凡還是咳嗽了一聲,禮貌地道:「前輩你好,我是江家的外族子弟,想要進入武技閣內看看有沒有適合自己的武技。」

那老人似乎正看得津津有味,頭也不抬地問道:「你應該知道武技閣內的規矩吧?」

江凡點頭道:「弟子知道,外族子弟只能在第一層翻閱,不得進入第二層。」


老人沒有再理會江凡,而是繼續看著手裡的書籍。

江凡有點鬱悶,也沒有多說,徑直走進武技閣。他心想,這老人也太不盡責了吧!難道就不怕我偷偷潛入第二層?

不過他想是這麼想,卻沒有這個打算。

等到江凡走進武技閣之後,那位老人才「咦」了一聲,仿突然看到稀奇的東西一般,放下手中的書籍,饒有興趣地看著江凡的背影,良久之後才點點頭,自語地笑道:「小傢伙,有點意思。」

江凡完全不知道背後的情況,他此時已經進到了武技閣的第一層。

讓他有些驚奇的是,這個武技閣第一層大門前有個樓梯,樓梯連接這第二層,在第二層的入口處居然架設起一個簡單的陣法。

這個陣法說不上是簡單,實際上應該說是殘缺更合適一些。前前世的江凡就是個符陣大師,精通的陣法不入凡眼,是以第一眼就看出了這個陣法來。

這陣法屬於一種傳息陣法,沒有實際攻擊力,主要用途是將經過這裡的人的氣息傳送給布陣人知道。 難怪剛才那老人絲毫不怕自己偷偷潛入武技閣第二層,原來是這樣。

不過在江凡看來,這種級別的陣法,自己只要稍微做一下手腳,就能瞞過那老人的耳目潛入第二層。 重生之資源大亨 ,將被徹底逐出江家,永世與江家脫離關係。

他現在在江家不受待見,如果讓江行武知道自己潛入武技閣第二層,那豈不是合了他的意?

江凡自己被逐出江家到沒什麼,他只是不想連累了父親。

父親從小在江家長大,對與江家的歸屬感可是很深的,如果真被逐出江家,恐怕他一輩子都會抬不起頭來。

看著這個簡單殘缺的陣法,江凡想到了一個問題。如果這個陣法是經人布置的話,那麼說明,這個世界肯定也有符陣師這個職業。

符陣,之所以稱之為符陣,就是融合符籙與陣法兩種基礎旁修,而主修符陣術。

陣法不僅是布置在地面壞境中,與囚困、絞殺敵人為目的,其更大的目的實際上是銘刻在武器或者防具上,以增強武器的攻擊力或者防具的防護性。

這是一種非常難修鍊的旁術,需要超乎常人的精神力才可以布置或銘刻法陣,同時還需要對陣法的精密掌握才能做好布陣。

想要修鍊好符陣術需要超乎常人的天賦,與精神力。符陣術很修鍊功法不同,修鍊功法不要你足夠努力,多多少少會有點進步,但是要想修鍊符陣術,你不能同時擁有天賦和精神力這兩點的話,就算努力一輩子,也不見得能修到入門。

修鍊符陣的天賦,和超乎常人的精神力,這兩點對於常人來說,可謂是兩道難以逾越的鴻溝,使得很多人想修鍊符陣術,而不可得。這就照成了符陣師的稀缺。

而大陸上幾乎每個武者都需要武器和防具傍身,更何況在戰鬥的時候,一件好的武器和防具可以大幅度的提升一個人的實力,這就更加凸顯符陣師的重要性了。

符陣師的稀缺,加上符陣師的重要性,使得符陣師在這個世界上擁有高人一等的地位,許多高傲的武者在符陣師面前都要恭恭敬敬的,而強大的符陣師更是能成為一些大家族的座上賓,受到各大家族的青睞與庇護。

江凡前世之所以能成為一個符陣大師,是因為他出生在一個符陣的古家族,家族內掌握的各種符陣不知多少,而他這個前世的符陣天才更是將家族裡的各種符陣都修全了,才登頂所謂的符陣大師。

不過他現在卻不能布置符陣,因為想布置一個符陣不僅需要相應的材料,還需要相應的境界修為。

他現在初武四重修為,就連一個最基礎的符陣都布置不了,必須等到初武七重才能勉強布置。


江凡自信,只要他逾級初武七重, 太皇

武技閣第一層的空間類似一個大廳,一排排高大的書架陳列,書架上擺放著密密麻麻的書籍。

江凡一路走過去,就近翻開一部書籍,封面上寫著《鷹爪功》三字,顯然是一種爪類攻擊武技。江凡翻了兩下,又將它放了回去。

一路翻了幾本書,都是一些凡級基礎或小成的普通攻擊武技,這種武技威力並不大,江凡還看不上,他要找的武技至少也凡級大成以上。

第一層的武技大多是凡級基礎與小成的武技,大成武技很少,而凡級圓滿的武技就幾乎沒有。要想拿到凡級大成的武技,必須上到武技閣第二層,不過現在的江凡卻沒有這個權力上去。

「滾石拳?」江凡一愣,拿起一部土黃色的書籍一看,確實是滾石拳。

這滾石拳屬於凡級大成武技,這種武技可以將拳法修鍊得如同滾石一般,拳勁渾厚而連綿不絕,只要體內真氣沒有耗盡,拳勁就不會停歇,是一種非常霸道的武技。

不過這武技也有明顯的特點,拳勁雖然渾厚,可是卻極為消耗真氣,以現在江凡的初武四重修為,恐怕打不出幾拳他真氣就被這武技的耗幹了。

「不適合!」江凡搖了搖頭,將這部《滾石拳》從新放回書架上。

他繼續逛著,突然眼角掃到一處書架的一角,那個角落似乎很少有很來,也很沒人打掃,此時已經結了許多蜘蛛網。透過蜘蛛網可以看見角落書架上放著幾本紅色封面包裹的書籍,只是那些書籍每一本很薄,遠沒有其他書籍這麼厚。

江凡心生好奇,走上去掃掉蜘蛛網,從書架上取出其中一本紅色書籍,拍掉上面厚厚的灰塵之後,才開始翻看。

「拙火?」江凡看到這個名字不由得一怔。

這個《拙火》居然不是像其他凡級功法一樣,用什麼拳啊,什麼掌啊來命名的,這難道有古怪?

江凡繼續翻開書頁,只見書上第二頁上寫著:「拙火者,拙之於火,以氣運相,變相為火……」

洋洋洒洒幾千字,皆是介紹怎麼運用真氣變相為火屬性,來攻擊敵人的。

江凡大略地看了一下,發現這種武技居然沒有實際的招式,而是只教人怎麼運用真氣變相而火屬性。他再翻看武技的等級介紹,居然發現這部武技沒有明確的等級之分。

江凡愣住了,沒有等級之分的武技,到底是什麼等級?難道連凡級的排不上?可是看這武技卻有不像!

突然,江凡心中一動:「拙火!拙火!我修鍊的是《九陽神功》,講究的是修九陽真氣,倒和這部《拙火》武技講究將真氣變相為火屬性真氣另有異曲同工之妙。」

嚴格來說,九陽同樣屬於火屬性,而且是屬於火屬性中的最高等級,只是現在的江凡還不能發揮出《九陽神功》的特性,《九陽神功》真氣內蘊含的火還沒凸顯出來而已。

自從上次內視自身真氣,江凡看到了體內的紅色細線之後,他就感覺這《九陽神功》是一種特殊的火屬性功法。

「我的真氣應該屬於火屬性,如果將《拙火》運用到九陽真氣之上,會不會相得益彰?」江凡想道。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這套武技將會非常適合自己,運用在九陽真氣之上,將會比其他武技更具殺傷力,也更具容易修鍊。

江凡想著,當即照著書里的介紹試了試,赫然發現體內真氣被《拙火》一引,居然輕易地就被調動了起來。

一股灼熱的氣息出現在的手心上,雖然沒有達到真氣出體,火焰跳動的程度,但他還是感覺到手掌周圍的空氣劇烈升高,手掌上正冒著絲絲熱氣,彷彿手上套著一支燒紅的手套一樣。要是這一掌打在人身上,估計那人將會被這股灼熱的真氣燒傷。

這還是他初次運用這種武技,要是將《拙火》真正修鍊有成,再加上如果他真氣足夠支撐的話,一掌甚至可以將整個人都焚燒個乾淨。

「這《拙火》武技實在太適合我了!」江凡欣喜若狂,將其他幾本紅色書籍都拿了下來,一一翻看。

這裡一共有六本紅色書籍,也同樣是介紹《拙火》武技的。《拙火》分六層,每一本對應一層。

想要將武技閣里的武技帶去出是不可能的,江家不允許將武技秘籍帶出去修鍊,只能在武技閣裡面把自己需要修鍊的武技抄錄在本子,才能帶出去。

江凡將自己事先準備好的本子,把《拙火》前兩層的修鍊方法都抄錄了下來,然後又找了一部凡級小成武技一併抄了下來,最後才走出武技閣。

走出武技閣的時候,那老人依舊捧著那本厚厚的書籍翻看著,不過這一次江凡出來,他卻抬起頭來看了江凡一眼。

「你是江凡?」老人看著江凡笑眯眯地道,說話間不由露出了慈祥的神態。

江凡笑著道:「前輩,你知道我?」

「小夥子,很不錯,江家有你這個後輩,將來何愁江家不興旺?」老人笑著向江凡道:「將你需要的武技給我看看……」

江凡聞聽老人所言,不由得微微一愣,暗道:「難道我的偽裝被看出來了?」

江凡知道,能來這裡看管武技閣的人物,絕對不是什麼簡單的角色。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自己的偽裝被他看出來,也情有可原。不過他卻想不通這老人為什麼說江家有自己,就必定興旺呢?

那老人看見江凡一副很疑惑的樣子,笑道:「江凡,你的遭遇我也聽說了,不過我這老頭子是個不愛管事的人,在以前的時候,我就已經很看重你了,認為你絕對是江家百年不出的天才,可惜造化弄人啊。」

江凡聞言,只是自嘲地笑一笑。

那老人又道:「我很欣賞你的天賦和心境,居高不抗,臨低不卑,如果你這次能度過這層能關,必定一飛衝天,一鳴驚人啊!」


江凡聞言卻是一驚,這老人沒有說江凡修為被廢,不能修鍊的事情,似乎早已經看出江凡體內的經脈被續接好了。

「看來這老人果然高深莫測,居然連我的傷勢都能看出來,可是,他到底是什麼人?我似乎從來沒聽說過江家有這麼一號人物!怎麼回事?難道真如他說所,他是個不愛管事的人,所以才隱居在江家的武技閣里?所以我們不知道他?」江凡心中想道。

老人看著一眼江凡抄錄的武技,突然驚異出聲:「咦!這……這是《拙火》,你要修鍊《拙火》?」老人說著疑惑的看著江凡。 「呃……我看這武技似乎不俗,想拿去試著修鍊一下。」江凡笑著解釋道。


「嗯……這《拙火》確實是一門不可多得的武技,你要是拿去看看也行,不過……」老人說到這裡,微笑著看著江凡:「如果你想要修鍊這門武技的話,我勸你還是趁早打消這個念頭吧!」

江凡一怔,脫口道:「為什麼?」

「你知道這《拙火》武技為什麼沒有等級劃分么?是因為這個武技自從江家得到之後,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人練成過,所有人都知道這《拙火》很厲害,甚至超越了凡級圓滿武技,比之真級武技都猶有過之。但這有什麼用?不但是我,連你爺爺江正山都練不成這個武技,所以才將它當作無等級武技,放在武技閣第一層給你們參看,希望你們能從這《拙火》中有所感悟。」那老人笑道。

不過他笑容中卻有些凝重,語重心長地道:「江凡,我希望你不要妄想修鍊這門武技,你天賦異稟,如果能腳踏實地地靜心修鍊,將來成就很有可能超越你爺爺江正山。我希望你不要因為這些不切實際的東西分心才好。」

江凡聽到老人這麼一說,眉頭不禁猛跳,心中是又驚又喜。

驚得是,這老人果然不簡單,居然連江家第一人江正山修鍊過這門武技他都知道,而聽他的口氣,他的地位和實力似乎不比江正山差。

喜得是,原來這《拙火》來頭居然這麼大!而他說江家沒有人將這門武技修鍊成功過,可自己卻感覺可以修鍊啊?而且他剛才明明已經能夠稍微運用《拙火》裡面的一些技巧了啊?

難道這是因為我修鍊《九陽神功》的原因?

江凡心想應該是了,這《拙火》和《九陽神功》同屬於火系,更何況《九陽神功》存在著諸多秘密,能藉此修鍊這《拙火》武技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這裡,江凡更是欣喜,連忙道:「前輩,您放心吧,我也只是想嘗試一下,如果真練不成,我自然會放棄,好好修鍊別的武技。」

老人聞言欣慰一笑,道:「嗯!這我就放心了,以後江家啊,還是要靠你們這些年輕人來撐起才是啊!」

老人說著,將江凡抄錄的武技還給江凡,又自顧自地坐在搖椅上,一邊悠哉悠哉地搖著椅子,一邊認真地看著那本厚厚的書籍。

傍晚,江凡吃過晚飯之後回到自己的住處,將今天抄錄的武技拿了出來。除了《拙火》外,他還抄錄了另一部名叫《霹靂掌》凡級小成武技。

應霹靂之名,這霹靂掌是以快見長的一種掌法,練成之後出掌如風,連綿不絕。若單亂速度而言,在所有凡級掌法中可謂絕頂,鮮有其他凡級武技能比得上它的。

不過缺點也同樣明顯,這掌法雖然快,但殺傷力卻不強,甚至說得上很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