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浩一驚,看到是林瑤之後,才鬆了口氣:「你這個樣子,就不怕被老師看到了啊。」

林瑤笑著放開了盛浩的手:「可是我看到你剛才的表情很是享受啊。」

「行了,你今天設計我的事情,我等下慢慢找你算賬。」盛浩加快了腳步。

「盛浩哥,我哪裡設計你了。」林瑤追了上去。

二人到了球場邊,看到冉平安是在凱爾特人球服的那邊。盛浩心想,自己猜的果然是沒有錯啊。

「瑤瑤,平安和凱爾特人隊的一個球員是不是有什麼關係?」盛浩拉住林瑤不要,在她的耳旁低聲說道。

林瑤笑道:「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啊。」

「平安,我們兩個可是來幫你加油了哦。」林瑤和冉平安一見面,就擁抱了一下。

「盛浩哥,謝謝你能夠過來。」冉平安說完,看向了場中。

穿著十號球衣的球員把場上的隊員都給召集起來。

眾人圍成一個圈子,在商量著戰術,最後將手疊起來,說了一聲加油。

盛浩見到這個十號比較特殊,就多看了一眼,果然是有些帥。不過最讓盛浩吃驚的是這個人竟然也是一個修鍊者,可惜了差了一點才能到聚氣初期,而且似乎剛受過內傷,導致實力和身體都下降了不少。一般人是很難看出別人的巔峰實力的,不過盛浩擁有異能,要看出來不是難事。盛浩下意識地多掃描了一下這個人的身體,發現還有一些暗傷,不由得搖頭:「怎麼會這樣?」

林瑤用奇怪的眼神看著盛浩

球場的另一邊,齊楚天把眾人也給召集起來:「各位,等下按照計劃行事,我們要讓林峰臉都沒有了,到時候我一定會有重謝的。」

「齊少,你放心,我們一定會幫你教訓林峰的。」

齊楚天得意地笑道:「我就不信,等這個將臉都給丟光了,平安還會喜歡他。」

「那個,齊少。我剛才看到有一個人和冉平安小姐靠的很近,等比賽結束之後,我們就去教訓這個人。」穿著8號球衣的說道。

「是嗎?現在還在這附近嗎?指給我看。」齊楚天朝著場邊掃了一圈,最後在冉平安那裡停了下來,正要對著冉平安微笑,卻見到了盛浩。

「齊少,就是那個人了,我記得他的衣服。」8號朝著盛浩指了過來。

「你們不要動手,有機會我會自己來。」齊楚天認出了盛浩,一開始的時候,他也是不知道盛浩是什麼人,雖然盛浩曾經在學校里和外面的流氓動過手,不過齊楚天當時翹課了,也就沒有能夠看到。

後來找冉平安的時候碰到了盛浩,經過調查了之後,知道盛浩的實力也不小。在沒有真正弄清楚盛浩的實力之前,他不會盲目行動,如果身旁的小弟去找盛浩的麻煩,肯定只會吃虧,自己也會丟臉的。

畢竟能贏刀哥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

在普通人看來,刀哥就是一個流氓而已。可是齊楚天對刀哥有一定的了解,明白刀哥的實力。

「你小子也真傻啊,那個小子把外面的大流氓刀哥都給打殘了,你去有用嗎?」穿著6號球衣的忍不住嘲諷了一句。

「你什麼意思?你行你上啊。」8號瞪了6號一眼。

空氣中瀰漫著濃濃的火藥味。

「你們兩個是不是手癢了?這個時候還想著要動手,用不用我先揍你們一頓?」齊楚天冷冷地盯著二人。如果林峰還是當初的那個實力,自己一方還內訌的話,要贏就幾乎不可能了,不過現在嘛,嘿嘿。

齊楚天和盛浩對視了一眼,突然也對著盛浩豎起了中指。

盛浩沒有好氣地笑道:「這小子,還真不怕我現在就上去揍他一頓啊。」盛浩剛笑完,臉色突然一變。原來看著齊楚天之後,身體里的系統下意識地也掃描了齊楚天的身體。他竟然發現齊楚天也是一個修鍊者,而且和自己的實力竟然是一樣的。之前和齊楚天見面的時候,盛浩都沒有感覺到他的身上有任何的真氣波動,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面突然變成了聚氣中期的高手。這樣的速度可是比自己還誇張了啊。

自己可是機緣巧合之下才獲得了真氣,這小子竟然。

「盛浩哥,你怎麼了?」林瑤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沒有什麼。」盛浩突然釋然了,原來,他已經發現了齊楚天身上的真氣是依靠藥物產生的,而且有一定的副作用,這個藥物能夠支持的時間也就一個小時,這樣一來,危害也不是很大。看來這小子就是為了應對這場球賽而已了。

齊楚天旁邊的那些人也有一些真氣,也是和齊楚天一樣是嗑藥的,不過都是和林峰的差不多而已。

但是林峰這一邊只有一個擁有真氣,這樣一對比起來,齊楚天一邊的優勢還是很巨大的。

盛浩看到林峰這一邊的也是信心滿滿,想了想就知道了,這些人只怕是不知道對手的厲害。

一般來說,真氣如果不主動外放,對手是很難看出是不是修鍊者的。

齊楚天又扣籃了,身旁不少人又紛紛做出膜拜對方表情了。

「齊少齊少你真棒。」竟然還有五個女的穿著啦啦隊的衣服出來。

林峰迴頭看了一眼,然後回過頭,在三分線上出手。

嗖的一聲,三分命中,空心。

林峰旁邊的人也跟著擊掌慶祝。

「大家還是小心一點,齊楚天由我來對付。」林峰這次說得很大聲。

「這場比賽,二十五分鐘。」冉平安緊張地看著場中,「浩哥,你說他們誰會贏?」

「要我說老實話嗎?」盛浩不咸不淡地說道。

「當然了。」冉平安點頭道。

「你說說把那個口琴送給我做什麼?」盛浩低聲說道。

冉平安突然笑了:「今晚我在一家鋼琴酒吧彈琴,為我妹妹慶祝生日,到時候請你幫忙吹口琴配合。你會答應的是吧。」

「是啊,我幫盛浩哥答應了。」林瑤搶先說道:「誰讓我和你妹妹也是好朋友呢?我相信讓我的浩哥做這點小事也不難的。」

盛浩現在只想用一堆火星語來表達自己的心情了。

「你看看啊,他不說話就是默認了。」林瑤掐著盛浩的手背,「是不是。」

「是是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了。」盛浩哭笑不得地說道。

冉平安的眼眶突然紅了:「盛浩哥,謝謝你了。」

盛浩只覺得莫名其妙,幫她妹妹吹口琴,至於這麼感動嗎?

附近的人也都在談論這場比賽。

「你們說說,齊少和林少的比賽誰會贏?」

「這還用說,當然是林少了。林少雖然衝刺高三,打球沒有齊少多了,不過他當初可是全校公認的第一籃球高手啊。」

盛浩聽到這,大吃一驚,想不到這個看起來身體並不是很健壯的人竟然有過這樣的輝煌,不知道是不是和他偷偷用了真氣有關呢? 「說不定啊,你們看看,齊少都能夠扣籃了,應該進步很快,難說啊。」

「還什麼林少?你們不知道那個事情嗎?嘿嘿。」一個穿著黑色襯衫的男子突然冷笑道。

「什麼事情?」

「所謂的林少家,現在連城市裡的一個擺燒烤攤的都不如了,你們再叫他林少,說不定他會臉紅了。」黑色襯衫大聲說道,好像就是故意要讓所有人都知道的。

「真的嗎?」一個女孩子看向林峰的時候眼神都多了幾分鄙夷。

「所以啊,蘭馨,你以後別對這種人有好感了,哎呦……」黑色襯衫說到這,突然被一個籃球給砸中了。籃球打中了黑色襯衫的臉之後,又彈了回去。

黑色襯衫用手擋著眼睛,咬牙切齒地說道:「林峰,我不會放過你的。」說完就朝著遠處走了過去。

林峰這邊的觀眾臉色都有了變化,似乎想走開了。

穿著凱爾特人8號球衣的將籃球撿起來,也不看著場邊的人,將球扔給了林峰:「有些人嘴巴臭,活該有這樣的下場。」

「峰哥,剛才那個人說的……」林峰的隊友們紛紛問道。

「大家先打球吧。」林峰眼中閃過一絲苦澀,「這種時候,你們還願意支持我,真的是謝謝。」

8號看向了齊楚天的那邊:「這有什麼,咋們是因為籃球成為兄弟,和那種靠錢找朋友的自然是不一樣。你只要好好發揮,我們肯定能揍扁他們的。」

齊楚天突然走到林峰的面前:「林少,你可是我老大啊,今天要看看,你這個老大是如何教訓我的。」

林峰冷冷地說道:「齊少還記得之前在我面前下跪還有幫我拿書包的事情啊,這是難為你了。」

「你……」齊楚天本來是過來嘲諷人,哪知道會被反嘲諷了,大怒,「我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多久了。」齊楚天說完走到冉平安的面前。

「你要做什麼?」冉平安厭惡地後退了一步。

林瑤抓著冉平安的手:「有浩哥在這裡,你什麼都不用怕了。」

「哎呦,我差點忘記了,原來浩哥在這裡啊,浩哥老牛逼了,聽說以前經常被人揍了,是不是趴在地上吃土多了,所以就變成高手了?」齊楚天見到冉平安似乎有些依賴盛浩,也就忘記忍了。

「是啊,現在是高手了,要是不動手給你看看,你都不信了。」盛浩突然打了齊楚天一巴掌。盛浩出手太快,一般的人都看不到。盛浩眼中突然閃過一絲狡黠。

齊楚天驚呆了,他以為自己的實力已經夠強大了,哪知道竟然躲不開。好在剛才的事情別人都未必能夠看到。

「齊少,你真的好牛逼啊。你一看到我們浩哥,臉就突然紅了,而且還會響,難不成你是練了葵花寶典之後,喜歡上男人了?」林瑤指著齊楚天的臉叫道。

「你胡說什麼?」齊楚天握緊了拳頭,他之前沒有見過林瑤,雖然覺得對方也很漂亮,但是竟然敢嘲諷自己,而且還讓眾人都朝著自己看過來了,這種女人,不打不行了。

林瑤躲到盛浩的身後:「這是我男朋友,你要是不怕他,可以來哦。」林瑤故意對著齊楚天做了鬼臉。

「我誰都不怕。」齊楚天轉身,「只是不打女人。」

「喂,這個意思,我要是叫一群女人來罵你,你也不會計較了?」林瑤對著齊楚天的背影叫道。

「好了,瑤瑤,這是男人的事情,你一個女孩子家,管這麼多做什麼?」盛浩說道。

「不說就不說。」林瑤吐著舌頭說道。

齊楚天回過頭,說道:「平安,今天我要讓你看看,那個一直纏著你的是多麼的廢物。」齊楚天走到了籃球場的中圈,抱著雙手,冷冷地看著林峰等人。

林峰將球扔給了6號,走到了冉平安的面前:「平安,你放心,我一定會贏的。」他說完,也走到了中圈。

「平安姐,盛浩可是以為你喜歡他,所以才願意幫忙的,你竟然騙他。」林瑤不滿地嘟囔了一句。

「盛浩哥,我和林峰不是那樣的關係你一定要相信我。」冉平安急了。

「好了,我知道了。」盛浩心裡卻是覺得很奇怪,你們是不是情侶又關我什麼事,需要這樣解釋嗎?

雙方的人都走到了中場。

卻沒有人拿著籃球。

「平安,今天是為了你而比賽,你來幫我們開球!」齊楚天用不容拒絕的口氣說道。

「這都什麼啊,男人比賽,讓你一個女人去開球,要是他們碰到你了怎麼辦?」林瑤立刻不滿的說道。

確實,冉平安不是裁判,而且是一個女孩子而已,按照籃球的規則,搶到球之後立刻會動起來,到時候說不定冉平安會被撞到。

「好,我去。」冉平安走到了籃球場的中心。

齊楚天的一個小弟屁顛屁顛地將籃球送了過來。

裁判是學校的籃球隊隊長陳一支,他表示沒有意見。

「盛浩哥,你說誰會贏?」林瑤突然有些擔憂了。

冉平安拿著球,看了看齊楚天又看了看林峰:「開始了哦。」

兩人點了點頭。

冉平安將球扔向空中。

林峰和齊楚天同時跳起來。林峰拍到了球,同隊的8號搶到了球。8號抓著球,卻是雙手抱著,沒有進攻也沒有傳球。一般這樣的情況是出現在防守的時候搶到了籃板才會有的。

齊楚天一方也沒有人去搶球。

冉平安快速地走出球場,到了中場旁邊。8號才將球傳給了10號的林峰。盛浩和林瑤也走到了冉平安的旁邊。

他們的一旁,是比分牌。上面寫著林峰隊和齊楚天隊。這隻用最明顯的方式表明,這是齊楚天和林峰之間的戰爭。

體育老師拿著飲料走到場邊,大叫:「好好打。」他似乎對這兩方的恩怨也不在乎。

雙方的球衣號碼竟然都是一樣的10號,8號,6號,5號,4號。

很快球就傳到了林峰的手中。

林峰的面前站著的是自然是齊楚天了。

林峰一個變向就晃過了齊楚天,最後上籃成功。

2比0。

「不對啊。」盛浩喃喃道。這齊楚天明明是一個修鍊者,速度和反應也快了不少,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就被突破了。

接下來是齊楚天的一方發球,到了林峰這一邊的半場,林峰開始防守,很快就貼上來了。

齊楚天竟然將球傳了出去,最後由8號命中了三分。

林峰這一邊泄氣了不少。在林峰鼓勵之後,大家立刻振作起來了。林峰連續幾次單打齊楚天,都成功了,後來齊楚天的一方開始協防,還是被林峰給打爆了。

半場下來,林峰一方竟然已經領先了二十分。46比26。不過齊楚天只是防守了林峰五分鐘,所以林峰並沒有多少贏球的快感。

最令人奇怪的是,齊楚天的一方始終是鎮定的,經常還露出了壞笑了。不知道的還會以為他們是贏球了。

「齊少,你說那些傻逼是不是認為穩贏了?」8號拿著打開了一瓶礦泉水,笑道。

「哈哈,大家要知道,裝逼都是先弱后強的,這樣才有效果,下半場,大家不用手下留情了。該怎麼虐就怎麼虐。」齊楚天壓低聲音說道。齊楚天的這一方並沒有觀眾敢走近。不過他還是很小心的。

林峰坐在場邊,有些茫然地看向了齊楚天,實在不明白,他來挑戰自己,難道就是為了出醜?似乎有哪裡不對,可是又說不上來。

「林峰,看來他們還是一樣的啊,每次都被虐,這次還敢鬧的這麼大的動靜,真是奇怪了。」 林峰的隊友已經把下半場當成了垃圾時間了。

「林峰,好好打,下半場繼續。」體育走到林峰等人旁邊,說了幾句話。

「真是奇怪了。」冉平安隱隱有種不安的感覺。

「平安姐,怎麼了?你到底在害怕什麼,你的好朋友現在不是領先嗎?而且這種二十五分鐘的比賽,怎麼逆轉二十分?我看啊,只怕是那個人喜歡丟臉而已。」林瑤見冉平安沒有反應,便看向了盛浩,「你說是不是盛浩哥?」

「當然了,放心吧,不然也還有我呢,你們著急什麼?」盛浩無所謂的笑了起來。

五分鐘之後,陳一之吹響了哨子。這種四十五分鐘的一節課,自然不能像正規籃球比賽一樣擁有那麼長的休息時間,而且沒有特別的事情,也沒有暫停。除非是換人,不過看雙方都只有五個,顯然也不存在這個可能了。

林峰從地上站起來,說道:「大家還是小心一點吧。」

下半場,場上形勢風雲突變。

齊楚天連進了五個三分,又給另外的隊員傳兩個個好球。而林峰一方竟然一分未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