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月光白拋個

媚眼。華佗得

意的說「看到了沒有?這就是實力

。學會了沒有啊?

月光白,沒學會,

哥們兒,

我再給你演示一遍?」雖無

攻擊性,可是華佗的

手法和程度即使是

強者級別的死

神不專心專研也

是捉摸不透其中的

高深莫測和復

雜性的。月光白嫌

棄地斗落下翅膀上的羽毛,一臉

黑線不屑一顧

的,又是最底下的一群妖獸不自量力

的發難來了

。空空空空空——月光白

休戰可謂

是龍顏大怒

正找人撒氣!

在聽見下面一群妖獸們嘶吼的

鬼哭狼嚎之後依舊火力不減的四處撒火

,好幾批妖獸都從華佗的跟前

面目全非的滾過去。濺的華佗是一身血,滿臉的油光。不過也的確,華佗施展著各種的醫藥手段,總是鬼斧神功,變

化莫測,神出鬼沒的。不認真進去的學一學還 虎嘯城是白虎大陸最東面城市,同玄武大陸、麒麟大陸接壤,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天地盟盤踞在此已有千年,除卻琥家,他們才是虎嘯城實實在在的當家人。如今琥家被黑盟追剿,眼看著隕落下去,天地盟趁勢接掌了整個城市,琥家在虎嘯城的印記全部被抹去。

高聳的建築、熙熙攘攘的人流述說著虎嘯城的繁華,林炎邊走邊看,也不禁為天地盟的管理手段暗贊。

熟悉過虎嘯城,看過天地盟總壇位置,林炎在東南面找了間普通些客棧住下,等著金蛇的匯合。

剛入住沒多久,林炎即被大堂傳來的嘈雜聲給吵醒,他起身走出房門,看著樓下的動靜。

「楚三,你個殺胚,走路不長眼睛啊,看把簡爺的衣服弄髒的,還不趕緊跪下認錯。」掌柜的一邊呵斥著一個十三四歲的夥計,一邊彎腰賠笑的沖著一位青衫大漢道,「簡爺,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別跟孩子計較了,衣衫髒了我們賠,好嗎?」

聽掌柜的話,小夥計已經跪在大漢身前,「砰砰砰」的磕著頭,嘴裡不停的說著:「對不起,大爺;對不起,大爺……」

大漢輕蔑的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小夥計,抬腳將他踹翻,「滾一邊去,下賤胚子,看著就心煩。」

掌柜的趕緊衝到近前,笑容更加燦爛,「簡爺大人大量,謝簡爺!」隨後又轉身喝斥道,「還不快滾,沒聽到簡爺說看著就心煩嘛。趕緊給我消失。」

小夥計不顧身上的疼痛,趕緊起身,跌跌撞撞的逃開。

掌柜的一邊引著大漢去往雅間,一邊笑著問道:「簡爺,今日怎麼得空到我們這個小店轉轉了,真是難得。」

「你以為我想來,還不是被霍大少給逼的。苟英呢,讓他來見我。」大漢撇著嘴說道,拉開一張椅子坐下。

「東家不在店裡,簡爺。」掌柜的邊沏茶邊回道。

大漢面色一冷,道:「你是不是欠收拾,我若不打聽清楚會親自到你這破店來。麻溜得,告訴他:再不出來見我信不信我立馬拆了你這破店。」

「是、是、是,簡爺,我這就去尋,一定把話給您帶到。您稍等。」掌柜的笑著臉告辭。穿過大堂進到後院,來到一間不起眼的廂房門口,敲敲門說道,「東家,簡爺來了,說是要見您。」

「就說我不在。」男子聲音從屋內傳出。

「東家,簡爺不知從哪裡得來的消息確定你在此地,親自上門來堵你的,您看,不見是不是不合適?」

「他真這麼說?」

「千真萬確。」

沉默片刻,男子道:「那你將他請到這裡來吧。」

「是,東家。」掌柜的又轉身去請簡爺。

沒一會兒,掌柜的領著大漢來到廂房。此時,廂房的門已經打開,掌柜的做了個請的姿勢,請大漢進屋。等大漢進去,他伸手將廂房的門帶上,走開一段距離侯在那裡。

「大哥,坐吧。」廂房內一個中年男子見大漢進來,招呼道。

大漢坐下,看著男子道:「兄弟,沒用的,躲是躲不過去的,不如跟著我一起站在霍大少這邊,至少,到時我們倆兄弟還可以相互照應著些。」

男子(苟英)苦笑道:「大哥,我是真的不想參與到他們兄弟之間的爭鬥中去。自父親走後,我苟家在盟里的地位一日不如一日,若不是有簡伯伯照拂,恐怕連這家小店都保不住。你說,我即便站出來了又能起到什麼作用,反徒招禍事。還不如縮著脖子做人,保一家老小性命。」

「兄弟,這你就錯的。俗話說:富貴險中求。想當年若不是富貴叔和我父親一同擁護盟主,哪裡有你我兩家數十年的榮華富貴。兄弟,你想要重振苟家門楣必須要有取捨,否則,即便存活下去也走不久遠,還不如跟著哥哥我搏一把。」

「哥哥,你說的我不是沒有考慮過,可是我不能冒這險。有簡伯伯在,即便大少沒能成功,看在簡伯伯的面上,他霍冬也不能拿你們怎麼樣;可是我不同,父親的餘蔭已不在,若霍冬當權,我苟家必被清除。這險我冒不起。」

「難道你準備就這樣一輩子平平淡淡的過下去?」

苟英嘆了口氣,道:「那還能怎樣,這都是命,誰讓父親這麼早就走了呢。」

屋內沉寂

片刻,大漢還想再爭取爭取,道:「你真不再考慮考慮?我覺得大少成事的把握挺大的。而且我這次過來是大少親自交待的,這說明大少還是挺看重你的。」

苟英堅定的搖搖頭,「不考慮了。也謝謝大少的美意。」,隨後,他提醒了句大漢,「哥哥,霍冬也不是沒機會,你做事時要留有分寸些,畢竟,老盟主喜愛他多些。」

大漢點點頭,起身道:「你意已決那我也不再相勸,之後你還是儘可能別露面了。有什麼難事、麻煩事,來找我。」

「是,大哥。吃了飯再走吧。」

「不了,大少還在等著我的回復。」大漢離開……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夥計們端著飯食一間間送上。給林炎送食的夥計正巧就是那名就楚三的小夥計。

「客官,您的晚餐來了。」

「放桌子上吧。」

「是,客官。」小夥子將飯食一碗碗擺放好。

「多大啦?」牽過琥青波坐好,林炎隨意問道。

「十三了。」

「本地人吧?」

「是的,客官。」

「這麼小就出來做事,看來是個懂事的孩子。給,拿著買點吃的,看看都瘦成什麼樣子了。」林炎拿出一塊碎銀遞給小夥計。

小夥計慌忙搖手,「不用、不用,謝謝客官。」

「讓你拿著你就拿著。」林炎拉過小夥計的手,將碎銀硬塞到他手裡,「小心藏好,別被人看到了。」

小夥計的小手攥緊碎銀,感激的一個勁的鞠躬道:「謝謝客官!謝謝客官!」

林炎揮揮手,道:「沒事。下去吧。」

小夥計千恩萬謝的退出房間。

琥青波好奇的看了眼師傅,埋頭吃飯先。

茶餘飯後,琥青波問了,「師傅,為何給那小夥計銀子?」

「看著挺可憐的。」

「不像,師傅沒說實話。」

林炎「哈哈」笑笑,不想多做解釋。

可是琥青波盯著不放,非要師傅給出理由。

看著琥青波盯著自己那深究的眼神,林炎輕聲道:「因為他姓楚。」

「為何?」

林炎的思緒被勾起,輕聲說道:「為師從遺失之地來到天元大陸結交的第一個朋友就姓楚,所以對他,不免就有些好感。」

「師傅,大陸上姓楚的多了去了……」

「不,我故友的祖籍就在虎嘯城。」

「師傅,你是說他有可能是你故友的族人,你繞道虎嘯城是想找你故友?」琥青波好似明白道。

林炎落寞的搖搖頭,「不是!她已不在……」

看師傅落寞的表情,琥青波知道自己觸及了師傅的傷心事,沒再追問,乖巧的上床休息去了。

靜坐半晌回過神,看到已然入睡的琥青波,林炎吹滅燭火,就寢。

早起,用過小夥計送來的早點,林炎正準備上街逛逛,金蛇突然傳音過來:「大哥,我剛進城,你到了沒?」

「昨日剛到,來『富貴之家』客棧,東南角,離城門口不遠。等你!」林炎激動的回應道。

「好嘞,馬上到。」

「師傅,什麼事?這麼開心。」看到林炎臉上露出的喜色,琥青波問道。

「真的,你怎麼知道的?」琥青波好奇的問道。師傅的修為還用不上心應石,再說也沒聽到師傅說話啊。

林炎笑著摸摸琥青波的頭,「師傅同你師叔有心靈感應。」

「師傅騙人。」琥青波擺動小腦袋不讓林炎撫摸,表示她的不滿。

林炎笑笑沒作解釋,走出房門,扶著走廊扶手靜靜等著。

半晌過去,一名藍衫男子走進客棧,三縷黑須飄在頜下,看著仙風道骨。

就在此時,腦海中,金蛇聲音響起:「大哥,我到了。啊,看到你了,馬上上來。」與此同時,藍衫男子抬起手,沖著林炎揮了揮。

林炎揮手回應。

很快,男子走到林炎近前,抱拳道:「林宗師。」

「孟峰主,你好,一路辛苦,請進屋再敘。」林炎將孟浩然請進房間,隨手關上房門。

一進到屋裡,金蛇就從孟浩然脖領鑽出,飛竄到林炎肩頭,盤在他頭上,極盡親熱。

「啊……」孩子的驚呼聲剛起即落。林炎看到琥青波雙手捂住嘴,滿眼驚嚇。

林炎探手輕撫金蛇,沖著琥青波笑著道:「別怕,沒事。」而後又對孟浩然道,「孟峰主,請坐。」

孟浩然落座,林炎指著琥青波道:「這是小徒胡青青。青青,快來給孟峰主見禮。」

「青青拜見孟師叔。」琥青波行禮。

孟浩然一臉茫然;林炎則一臉尷尬,趕緊糾正道:「青青,錯了,他不是你師叔,他是五聖峰蛇峰峰主孟浩然孟峰主。」

琥青波尷尬笑笑,重新見禮。

替孟浩然沏上茶,林炎道:「孟峰主,小弟在此地不能真名使用,還請勿怪,以後你稱呼我嚴炎即可。」

孟浩然恍然,道:「明白、明白。」端起茶杯喝了口,看到一旁小姑娘一臉急色的瞧著林炎,孟浩然起身道,「嚴兄弟,我先下去在你旁邊訂個房間,等安頓下來,咱再好好敘敘。」

「好,孟兄先忙。」送孟浩然出門。

孟浩然一出門,琥青波亟不可待的問道:「師傅,你不是說師叔來了嗎,他人呢?」

林炎笑著將金蛇從脖子上取下,對琥青波道:「青青,他就是你師叔。」

「啊……」驚呼聲再次戛然而止。

林炎神情鄭重道:「青青,金蛇自小跟我,是我生死兄弟,亦即你師叔,知道嗎?」

看到師傅嚴肅的表情,琥青波明了,恭恭敬敬的朝金蛇一拜,「青青拜見師叔。」

金蛇會意,朝琥青波點點頭。 意思。也罷,也罷,誰讓自

己之前為了

湊業績和黑

衣組織同流合污做惡多端,害

得那麼多冤死亡魂

無辜落難夜幽食人花

的嘴下過,或許這就是這自己淪

落至今下場的報應吧

,缺陰德卻

是對自己的虛偽有損傷效用

,哎,我何德何能,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