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擎也覺得有些奇怪,接過電話,淡淡的說道“我是白玉擎。”

肖樂樂聽見白玉擎的聲音就好像是看見了救星一樣“白總,太好了,你真的在,侯偉志現在喝多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問題是他的身上有好多好多的小紅點,他一直抓,好像都有的地方抓破了!”

白玉擎跟侯偉志一起長大的當然知道是爲什麼,所以就變了變神色“你們去吃牛肉刺身了?”

肖樂樂搖了搖頭然後悶悶地說道“我懷着孩子呢,怎麼可能去吃那個東西……啊!侯偉志,你沒事吧,侯偉志……”

電話那頭的肖樂樂忽然大叫起來,電話就這樣被直接掛斷了,白玉擎怕出事,看着唐笑笑小心翼翼地說道“猴子出事了,我要過去一下!”

唐笑笑現在真的不想跟眼前的這個男人說話,但是擔心肖樂樂,所以就點了點頭猶豫了一下,小聲地說道“幫我照顧好樂樂。”

白玉擎本來是沒有打算得到唐笑笑的反應的,畢竟自從唐笑笑醒過來,就連個眼神都沒有給過他,現在好不容易說話了,白玉擎當然是激動的不得了。

“放心我一定保他們平安!”

唐笑笑悶悶的點了點頭,然後還是賭氣似的閉上了眼睛。

白玉擎知道唐笑笑的性格,所以就只能是轉身走了出去,金南已經從國外回來了,一直都守在醫院門外,看見白玉擎神情匆匆的趕出來頓時就覺得有些擔心“boss,你沒事吧?”

“現在就去晨曦路猴子家,要快!”

金南點了點頭知道白玉擎着急所以就什麼都沒有問直直的上車發動車子,飛一樣的衝了出去,白玉擎還沒坐穩,差點撞到自己的腦袋,沒好氣的白了金南一眼“出趟國,連車都不會開了是不是!”

金南之前的時候就是有點着急,絕對不是故意的,尷尬的看了白玉擎一眼不知道能說些什麼,只能是悄悄的鬆了鬆油門,這才平穩下來。

侯偉志可能是因爲身上實在太癢了,一直都用手不停的抓,很多地方都已經見了血,肖樂樂想要上前阻止,但是因爲侯偉志身上有點奇怪的味道,只要是肖樂樂聞到就想吐,所以就只能是站在遠處,看着侯偉志,急急的說道“別撓了,侯偉志,住手,不要撓了!”

侯偉志現在只覺得渾身上下都很癢,喝了那麼多酒,早就已經沒有了思考的能力,看見肖樂樂兇巴巴的樣子覺得有些委屈,可憐巴巴的看着肖樂樂“你這麼兇巴巴,我都是爲了你,我那麼努力,你都看不見嗎?”

肖樂樂不知道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現在看着侯偉志可憐巴巴的樣子,脾氣一向火爆的肖樂樂竟然有些不捨的罵他。

白玉擎來的時候看見髒兮兮的侯偉志一陣的嫌棄,看了看身後的金南,淡淡的說道“你去,把他擡到車上去,然後送到醫院,找張叔叔。”

金南其實也是很嫌棄的,但是現在這樣的情況貌似也沒有別的選擇了,只能是硬着頭皮過去把渾身髒兮兮的侯偉志帶了出去,然後放在車上,去了醫院。

肖樂樂看見侯偉志不停的抓自己身上的小紅包,頓時就有些着急了,看着白玉擎,聲音裏帶着她自己都不知道的焦急“白總,他怎麼了?爲什麼會這樣?”

白玉擎有些玩味的看着肖樂樂,然後淡淡的說道“沒什麼,他就是對生牛肉過敏,只要一吃就要這樣的,平時的時候碰都不碰的,今天這是怎麼了?”

肖樂樂茫然的搖了搖頭兩個人在一起呆了這麼久,肖樂樂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情,不知道爲什麼肖樂樂竟然覺得有些愧疚“那他沒事吧?”

白玉擎搖了搖頭然後淡淡的說道“住半個月院打打針就沒事了!”

雖然白玉擎說的輕飄飄的,但是肖樂樂還是知道沒那麼簡單的,本來還有些嫌棄髒兮兮的侯偉志,現在不知道是不是腦子壞掉了,竟然有些心疼。

大家到了醫院以後,張世達做了一下檢查,然後就非常不爽的看着白玉擎沒好氣地說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不知道他過敏嗎?竟然讓他吃了這麼多,要是在晚一點,命都沒了好不好?”

肖樂樂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這樣的嚴重,頓時就嚇得哭了出來“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不知道會這樣的,我要是知道我一定早點來,一定!”

白玉擎也沒有想到情況這樣的嚴重,淡淡的點了點頭然後開口說道“我們知道了現在就給侯叔叔打電話,張叔叔,您快點想想辦法啊!”

張世達知道白玉擎一直都是很有分寸的人所以就只能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輕聲說道“護士現在正在洗胃呢!”


唐笑笑躺在牀上都聽見了這邊吵吵嚷嚷的聲音,實在是放心不下,強撐着下牀,坐在旁邊的輪椅上,然後走了出去,遠遠的就看見肖樂樂蹲在牆邊哭。

看見肖樂樂這個樣子,唐笑笑根本就顧不上自己的身體還沒怎麼好,用力的轉動輪椅走了過去,肖樂樂看見唐笑笑原本還只是抽泣,瞬間就變成了嚎啕大哭。

唐笑笑從小就跟肖樂樂一起長大,知道肖樂樂一直都是流血不流淚的性格,今天不知道是什麼事,竟然能讓肖樂樂哭成這個樣子,頓時就覺得眼睛有些發酸“樂樂,不哭,我在呢!”


肖樂樂直接撲倒唐笑笑的懷裏,帶着哭腔可憐巴巴地說道“嗚嗚嗚,笑笑,我好害怕,怎麼辦,侯偉志要死了,他要死了!”

唐笑笑的刀口差點被肖樂樂撞開,疼的齜牙咧嘴的,剛想推開肖樂樂,就聽到這個爆炸性的消息,不可置信的看着白玉擎“到底是怎麼回事?”

白玉擎可不知道肖樂樂到底是怎嘛回事,只是看見了唐笑笑吃痛的表情,上前一步推開了肖樂樂,沒好氣的說到“我家笑笑剛做好手術,你這樣她的刀口都要被你撞開了!”

肖樂樂忽然被推開更是覺得委屈,哽咽地說道“我好傷心,我要笑笑抱抱。”

白玉擎也是沒有想到肖樂樂還有這樣的一幕,頓時就覺得有些哭笑不得“真的沒有見過你這樣的電燈泡,橫行霸道的。”

肖樂樂也不示弱,狠狠地瞪了白玉擎一眼,悶悶地說道“我跟笑笑在一起十幾年了,你纔是第三者,你纔是電燈泡!”

唐笑笑有些無奈的白了白玉擎一眼,摸了摸肖樂樂的頭髮,然後小聲地說道“放心吧,張主任的技術很好的,你家侯偉志不會有事的!”

話音剛落,張世達就走了出來,把手裏的單子遞給了金南,淡淡的說道“去吧繳費吧,要住院觀察幾天,現在沒有生命危險了!”


肖樂樂本來提到嗓子眼的心,這才落了回去,有些埋怨的看了唐笑笑一眼,沒好氣的說到“誰家侯偉志啊,我跟他沒關係!”

唐笑笑知道肖樂樂的性格,自己要是一直逼問的話,弄不好會適得其反,所以就附和的點了點頭“對對對,你說得對,跟你沒關係,那你走吧,回去吧,肚子裏不是還有孩子嗎,醫院不安全!”

肖樂樂就知道自己的小心思根本就瞞不過唐笑笑,頓時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低着頭,然後悶悶地說道“我也想走,可是我的腿似乎有點不聽話!”

唐笑笑覺得好笑,但是這個時候要是笑出來的話後果應該是會很嚴重的,所以就只能是忍着不笑,轉身向自己的病房走去“那你就在這裏陪着你那雙不聽話的腿吧,我要回去睡覺覺了!”

肖樂樂聽到這裏臉刷的一下就紅透了,看着唐笑笑的背影,嬌嗔地說道“唐笑笑,你討厭,我要跟你友盡!”

唐笑笑選擇性的忽略了肖樂樂的豪言壯語,只是一直向自己的病房走去,白玉擎看見唐笑笑從出現到現在爲止一點搭理自己的意思都沒有,只能是無奈的低着頭,厚着臉皮走了上去,把手放在輪椅的把手上面。

唐笑笑雖然很生氣,但是並不是傻瓜,有人幫忙,她也不願意自己吃苦,心安理得的讓白玉擎把自己抱在牀上,然後閉着眼睛,睡覺!

雖然之前的時候白玉擎就知道唐笑笑是個沒良心的小丫頭,但是真的沒有想到竟然沒良心到這個地步,自己盡心盡力的伺候她,竟然連個眼神都沒給。

也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麼邪,竟然還有些喜歡這樣的感覺,尤其是看着唐笑笑平靜的樣子,更是覺得說不出來的滿足。

白玉擎走了以後,韓悅就一直傻呆呆的坐在地上看着被白玉擎丟在桌子上面的那張機票,心裏一陣的淒涼,瞬間就覺得自己也許根本就不應該回來。

小玲已經兩天都沒有看見韓悅了,有點擔心,來到公寓的時候就看見了一臉頹廢的韓悅,頓時就覺得有些心驚“韓姐,你怎麼了?”

韓悅看見小玲進來彷彿是看到了一絲絲的希望“小玲,你來了,你終於來了,我該怎麼辦?玉擎讓我離開這裏,玉擎真的不要我了!”

小玲就知道能讓韓悅這樣的就只有白玉擎,所以就;連忙把韓悅扶了起來,輕聲說道“好了,不要難過了,我知道,我知道你愛他,但是他不珍惜你,你沒有必要這樣的作踐自己啊!”

韓悅聽到這裏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嘴邊揚起一絲嘲諷的笑容“是嗎?我在作踐自己嗎?是啊,我一直都在作踐自己啊,已經作踐了六年了,小玲,我是個賤人,是不是?我本來就是個賤人,是不是?”

小玲是一直陪在韓悅身邊的人,所以知道韓悅這些年來所有的事情,可能在別人的眼裏,韓悅是一個人儘可夫的賤人,但是隻有小玲知道,韓悅這樣背後的心酸,韓悅不是一個人,韓悅還有一個賭鬼父親要養,要是沒有了現在娛樂圈裏的地位,韓悅就會跟着她的賭鬼父親一起死在大街上,甚至生不如死。

所以小玲從來都沒有瞧不起韓悅,甚至有些佩服韓悅,願意陪着各色男人睡覺的女人那麼多,能像韓悅這個樣子的,就只有韓悅而已。

用力的搖了搖頭然後小聲地說道“不,你不是賤人,你只是生錯了家庭,要是你能向唐笑笑一樣,有那樣的家庭,白玉擎一定不會離開你的!韓悅振作起來,我相信白玉擎是愛你的,他現在就是被唐笑笑迷惑了,只要是沒有了唐笑笑,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了。”

其實小玲知道,白玉擎的心早就不在韓悅的身上了,但是小玲更知道,這些年要是沒有白玉擎,要是沒有韓悅的執念,韓悅根本就支撐不下來,所以現在讓韓悅振作起來的人,就只有白玉擎一個人了。

所以小玲只能這樣說,因爲她沒有辦法就這樣眼睜睜的看着韓悅萎靡下去。

果然,聽到這裏,韓悅原本衰敗的眼神變得有些狠厲“對,你說得對,玉擎是愛我的,都是唐笑笑的錯,我要振作起來我要把玉擎搶回來!”

小玲從來都沒有想到竟然這樣的管用,點了點頭然後連忙說到“對,你說的對,就是這樣的。”

韓悅用力的點了點頭然後惡狠狠地說道“對,我要把玉擎搶回來,我要振作起來,我要加油。”


小玲其實知道,韓悅現在就是靠着這口氣活着的,所以就點了點頭然後很認真地說道“韓姐,我們現在不能對白玉擎怎麼樣,但是我們可以從唐笑笑那邊下手啊,白玉擎是鐵板一塊,但是唐笑笑,就是個毛都沒長齊的小丫頭片子。”


韓悅這個時候已經完全沒有了之前的頹廢,點了點頭然後擦了擦臉上還沒有乾的眼淚“對,我不能就這樣頹廢下去,就算是我最後還是要離開,我也不能就這樣讓別的女人輕易的擁有我的男人,我得不到的,就算是毀了,也不會給另一個人!”

不知道爲什麼本來小玲是希望看見韓悅振作起來的,但是現在看着韓悅的樣子竟然有些擔心,嚥了咽口水輕聲說道“可是我們現在只有三天的時間了,怎麼辦呢?”

韓悅聽到這裏心裏更是難過緊張,猶豫的看了看剛剛被白玉擎丟在地上的手錶,嘴邊揚起一絲微笑淡淡的說道“白玉擎現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個女人的身上,所以要是唐笑笑鬧起來,白玉擎就沒有心思管我的去留了!”

事情就是這樣的,雖然韓悅真的不願意承認唐笑笑在白玉擎心裏的位置,但是現實已經讓韓悅沒有了矯情的資本。

走上前去撿起地上的手錶,把玩了一會,然後看着小玲淡淡的說道“現在就去查,我要唐笑笑所有的資料,尤其是感情這一塊,我要知道的清清楚楚!”

小玲從來都沒有看見過韓悅對一個女人這樣的上心,在國外的這些年,韓悅雖然一直都惦記着白玉擎,但是白玉擎的身邊也沒有出現過別的女人,所以韓悅一直都心安理得的在國外打拼,但是現在看來韓悅的確是太過自信了!

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小玲又不知道能說些什麼,只能是點了點頭然後轉身走了出去,韓悅並沒有在乎小玲的去留,只是直直的看着手裏的手錶,然後恨恨地說道“白玉擎,你只能是我一個人的,就算是我不能跟你永遠在一起,我也不要別的女人得到你的好!”

唐笑笑這邊現在是有些奇怪的,這些天白玉擎就像是長在了自己的病房裏一樣,從來都沒有出去過,雖然唐笑笑表面上覺得討厭的不行,但是其實心裏還是覺得甜蜜的,但是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白玉擎竟然一整天都不在,難道是公司那邊出了什麼事嗎?

看着牀邊心不在焉的肖樂樂,唐笑笑覺得有些好笑,淡淡的說道“剛纔張主任不是已經說了,侯偉志現在情況很好,你還在擔心什麼呢?”

肖樂樂其實到現在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只知道侯偉志是因爲一個訂單變成這個樣子的,看着侯家老爺子要殺人的目光,肖樂樂也不知道能說些什麼,只能是跑到唐笑笑這裏躲躲清淨。

“笑笑,我也不知道爲什麼,剛纔看着侯偉志那個樣子,我這裏,竟然覺得好痛。”

肖樂樂把手放在了胸口的地方,臉上都是迷茫的神情“從來都沒有過這樣的感覺,爲什麼,笑笑,你說,是不是寶寶在擔心爸爸?”

唐笑笑知道肖樂樂雖然看上去凶神惡煞的,但是其實就是一個還沒有長大的孩子,尤其是在感情的這方面簡直就是白癡一個,雖然要當媽媽了,可是一場正經的戀愛都沒有談過,看着肖樂樂迷茫的樣子唐笑笑覺得好笑極了。

輕輕的拉了拉肖樂樂得手,柔聲說到“傻丫頭,這還有爲什麼,你喜歡上人家了!” 聽見唐笑笑的話肖樂樂就好像是被電激了一樣,飛快的抽回自己的手,然後有些慌張地說道“這怎麼可能呢,我根本就不可能喜歡這樣的男人,我對我未來的丈夫男友都是有要求的,他打不過我!”

唐笑笑知道肖樂樂從小就喜歡大英雄,所以纔會一直都艱苦的訓練,而且唐笑笑一直都記得肖樂樂剛懂事的時候就已經發過誓了,未來一定要嫁給一個大英雄真男人,絕對要在實力上超過她。

不管從那個方面來看,侯偉志明顯都是不合格的,其實就算是唐笑笑這個旁觀者都不知道肖樂樂爲什麼會喜歡上這樣的男人,可是事實就是這樣,由不得別人不信。

笑眯眯的看着肖樂樂,然後柔聲說到“樂樂,你不要不承認,我知道你一直都是一個敢作敢當的女人,所以我相信你應該勇於面對自己的內心!”

肖樂樂有些迷茫,她沒有談過戀愛,也不知道喜歡一個人到底是什麼感覺,搖了搖頭然後有些無奈的說道“我不知道我現在不想知道這些,我只知道我要當媽媽了,我不能讓自己的孩子沒有爸爸,侯偉志是孩子的爸爸,只要他不過分,我願意委屈自己。”

唐笑笑聽到這裏真的忍不住要笑出聲來,但是還是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然後沒好氣的說到“傻丫頭,你還是沒看出來嗎?我記得初中的時候老師只不過是說了你幾句,你就發了瘋是的把她嘴巴都踢腫了,可是現在你爲了所謂的孩子,竟然要委屈自己,你是覺得你是一個可以受委屈的人嘛?”

肖樂樂不知道這些所以就只能是倔強的搖了搖頭然後小聲地說道“侯偉志現在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呢,我不想知道這些,笑笑,我們不說這些好嗎,我好亂,腦子裏真的很亂!”

唐笑笑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強迫的,所以就只能是搖了搖頭然後輕聲說道“好了,那我們不說這些,我現在感覺自己好多了,看看什麼時候能出去走走,到時候我們給大兒子買點衣服。”

說到這個肖樂樂忽然就想到唐笑笑其實是剛剛做好了手術,現在身體還算是很虛弱,臉色頓時就變得很難看,沒好氣的白了唐笑笑一眼,惡狠狠地說道“你要是不說我都已經忘了,你這個沒良心的女人,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知不知道少了一個腎對於一個人來說是多麼大的傷害啊!”

唐笑笑之前的時候實在是太得意了,所以就直接忘記了這個,現在聽見肖樂樂質問自己,頓時就覺得有些心虛,看了看肖樂樂沒說話,其實現在唐笑笑也不知道自己能說些什麼。

肖樂樂知道唐笑笑一直都是這樣的性格,遇見自己不願意說的事情就直接保持沉默,但是這件事情真的不算是小事,所以肖樂樂不能讓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了。

直直的看着唐笑笑很嚴肅地說道“笑笑,我們是最好的朋友,所以我一直都很尊重你,你當初結婚的時候我就什麼都沒有問,現在事情變成這個個樣子,我真的不能不問了,我想知道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跟白玉擎爲什麼會結婚,你又爲什麼要做這個手術?”

唐笑笑聽到這樣的問題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搖了搖頭然後臉上有了一絲絲的滄桑“樂樂,其實到現在我都覺得自己好像是在做夢,你知道嗎,一開始的時候我也很好奇,白玉擎爲什麼就是一定要跟我結婚,甚至願意付出一些代價,但是現在我真的知道了,其實從一開始這一切都只是陰謀,我不過就是白玉擎找的一個活着的供體罷了!”

聽到這裏肖樂樂的心裏頓時就覺得有些發酸,看了看唐笑笑然後有些憤怒地說道“你的意思是說那個男人根本就不喜歡你,就是因爲你的血型和他妹妹一樣,所以他纔要跟你結婚嗎?”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是唐笑笑知道這就是事實,所以就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悲傷地說道“是啊,就是你想的那樣!”

“那你爲什麼不走?唐笑笑你瘋了是不是!這樣的男人值得你留戀嗎?”肖樂樂真的是打死都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是這樣,騰地一聲站了起來,兇巴巴的看着唐笑笑,眼神很嚇人,就像是要直接把唐笑笑吃掉了一樣。

唐笑笑之前的時候一直都不敢說出來,就是知道肖樂樂會是這樣的反應,只是現在唐笑笑壓抑的實在是太久了,所以就只能是這樣把所有的一切都說出來。

看着肖樂樂這個樣子不知道爲什麼唐笑笑竟然覺得心裏有那種說不出來的幸福感覺,點了點頭然後有些憂傷的說到“要是兩個月之前的時候我知道了這件事情,我一定不會像現在這樣死守着不放,但是現在我真的不能走。”

肖樂樂知道唐笑笑一直都是敢愛敢恨的性格,當初的時候跟顧明軒在一起也沒有這樣的拖泥帶水,現在到底是怎麼了,恨鐵不成鋼的看着唐笑笑兇巴巴的說到“爲什麼,你爲什麼不能走,唐笑笑你真的願意這樣生活嗎?”

唐笑笑的臉上難得的出現了一絲絲的悲傷,悲涼的指了指自己胸口的地方“樂樂,你看看這裏,這裏原本只是爲我一個人跳動的心,現在都變了,現在這裏,都爲那個叫做白玉擎的男人跳動,所以你明白嗎,我不能走,我愛他,就算是他這樣的作踐我,我還是愛他!”

遇見白玉擎之前,唐笑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愛能讓一個人變得這樣的卑微,這樣的沒有底線和原則,現在真的遇見了這個人,不知道爲什麼唐笑笑竟然沒有覺得悲傷和慌張,心裏總是說不出來的甜蜜和滿足。

原本暴跳如雷的肖樂樂看見唐笑笑這個樣子,不知怎麼的,竟然一點脾氣都沒有了,雖然唐笑笑現在看上去有些可憐,但是在肖樂樂的內心深處竟然有些羨慕這樣的唐笑笑,可能是潛意識裏,肖樂樂也渴望這樣的一段感情,遇見一個能讓自己心甘情願付出所有的男人。

“既然你這樣的喜歡白玉擎,那爲什麼現在你要對他置之不理呢?”

唐笑笑扯出一絲微笑,然後淡淡的說道“我愛他,也不可能讓他隨便的傷害我,樂樂,愛一個人可以不要命,但是愛一個人不可以不要臉,我在白玉擎的面前是有絕對自尊的!”

這些事情肖樂樂不明白,因爲肖樂樂從來都沒有過感情經歷,只能是心疼的看着唐笑笑不死心的問道“那現在你告訴我,這次的事情你後悔了嗎?”

唐笑笑看着肖樂樂,眼睛裏再也沒有了之前的調笑,滿滿的都是認真的神色“我不後悔,如果就算是之前的時候我就知道了這件事情,我也不會後悔的,因爲我愛白玉擎,我不能看着白玉擎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去死,我不願意讓他痛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