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獃,腳微冷,鬧鐘調七點二十,外面有大車駛過的聲音,仔細聽很吵,右手邊的窗外似有布穀鳥的聲音,因為叫聲是布穀穀布穀穀,不孤孤不孤孤,孤孤孤嗯嗯不孤孤。

打個哈欠,左臉頰微腫,嘴巴內左邊內部近喉嚨微腫。哈欠,先儲存,避免突然沒電,或不小心刪掉。重複打字也不容易,這樣的文字要再重來一次也會忘記,昨天今天不同在那?閉眼。躺著。手機放旁。

鬧鐘響了,還是沒有敲字的,閉眼,睡著了,醒來七點五十,看見訊息上傳來同事小陳欲與我換班,我回我的班都是你的,之前都換過了。今天我也不想幫忙代班了。

聽到客廳有親戚來訪,鬧鐘調八點四十,準備睡覺,精神心理不是很好。閉眼。

女讀者說原來我是色狼?我說我從來沒說我不是,我是大色狼,不犯法的狼,孤獨的狼。

其實也沒什麼機會成狼,光敲字的時間跟心情都來不及了,成蟲比較對。嚴格上來說人也是狼,人可以成為很多種類。聽到切菜的聲音。喔!對了,隔壁二樓的狗都沒在吠叫了,以前都叫好久,很吵,甚至可以叫上半天,現在消失了,大概搬遷了,畢竟長期下來是會崩潰的。

以前有一家人就是因為隔壁對面住著賣狗的人,那些狗一天到晚的叫,尤其晚上叫。那一家人精神狀況長期多年來下受影響出了問題,父親投河死了,母親憂傷,大兒子變得極沉默,二兒子消瘦而不修邊幅。那時候投訴無門,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人很多。那時候我看在眼底,他們都住二樓三樓。我住在五樓,父母住四樓。可能那時候我們都受到影響,所以我很喜歡安靜的原因之一吧!鬧鐘響了。

……………

暈倒!!我的讀者都是這樣來的?讀者:「看你的書是因為…去年吧,看到打賞總榜里有你,點進去發現你是個作者,我就在想你那麼能打賞是不是因為文筆不好,給別人打賞求回賞的。然後我就抱著看垃、圾、書的心態看你的,然後發現蠻好看。」

澄清:我在沒有網文時代以前就很喜歡寫文字的,後來上述讀者也成為朋友了。

第一個在別的網站上看到的讀者,totti-wu:可以寫的讓人摸不著頭緒,像霧裡看花一般,似花非花,表面上看似牛頭不對馬嘴,但其中又含有濃厚詩意,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也只有龍吟月了,能把文章寫的亂中有詩意,也是一門學問啊!方丈說:請受老衲一拜!哈哈!你寫東西很有特色!」(未完待續。) 我們這幫人都很謹慎,大家都是從一無所有打拚到現在,對於這方面;都有些敏感

老龍,祝福你;我相信你能挺過去;另外,我說句不該說的話

就是……

當你困難的時候,千萬不要寄希望於別人的幫助;這一點,我深有體會;當年我最難的時候;我最親的親戚,親舅舅親叔叔親伯伯和我岳父岳母;都是袖手旁觀

完全孤立無援

在你順利的時候會有很多朋友;辦什麼事情都好辦;但是當困難的時候,一個朋友都沒有!!

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關鍵是臉,咱們的臉,能不能拉下來,去做一些以前不願意做的事情

但那時候,你誰也不敢相信了

真的

當年我腿斷了,沒有醫療費;所有親戚朋友;沒有任何人伸出援手,讓醫院趕了出來

到現在每到陰雨天,腿還疼

那時候我就發誓,我拼了命,也要賺錢!

到了我現在,不算很有錢,但也勉強可以;之前的親戚朋友都回來了

但在我眼中,呵呵

我真切地感到一句話:人,真的真的,只能靠自己

龍,撐過去!兄弟

實在困難的時候,你來找我,我會幫你;但是,數目絕不會很大;我能做的;就是看著你,站起來

兄弟你行的

當年我腿斷了才開始寫的小說…..

因為別的幹不了哈哈

加油!

《踩著夢裡的足跡,找不到舊時的天地,挽著夢裡的時光,留不住舊時的回憶,多少年的相思,多少年的漂泊,多少年流浪的日子,堆積、堆積、堆積,堆積出這樣的一句,這樣的一句:兄弟!挺住阿!》(未完待續。) 早上與親戚爭執了一下,延遲時間出門,到次店時,職班的不想待在次店請我代班。

次店的左右兩邊都有工程在做,敲敲打打的非常吵,我還可以忍受,他們都待不住。經濟環境差,更要忍住,忍住。情緒起伏大,這就考驗修養及智慧,這方面我有很大的不足之處需要改進。

早上與親戚的爭執,實沒必要,當時心想這是我家的事關你屁事,就脾氣上升了,現在想來是不智的,果然是協調能力太差了,無論如何脾氣要改一改,毫無幫助,反而有害。

小書友來訊說道:「你承不承認一件事:從小到大你都沒有經歷過什麼巨大的考驗,沒有過太難的事情。雖然你的以前我一點都不知道,但你絕對是這樣的。

所以啊,與其說是關,不如說是坎。看你怎麼過去了。如果你被激發了,肯定以後就可能會翻身。如果你沒有,那你只能面對一個又一個關。

單純,真的是單純,幼稚談不上。其實我早就想講,我一直都理解為什麼你有些現實中的好友不幫你。是因為你遇到事沒有想到進取而是只想著填洞,而不是改變。

這些朋友會認為這是無底洞,他們幫你一次沒問題,但你不改變,你還會找他們兩次三次,他們是怕這個。

其實他們對你不是不拿你當朋友,你的為人也不差,甚至是不錯的,你只是任性,你太隨心所欲了,隨性是好也有是壞的。他們根本沒有不認你這個朋友,他們是在生氣你沒有往好的方向走。

所以,你自己考慮吧!我是真的覺得與其你去珍惜網路的朋友,不如珍惜現實的朋友。

凡事你要留餘地啊,現實中的人和事都要留餘地。其實,真的覺得你要是和現實中的朋友們處理好關係,他們會比較能夠幫你,至少比我強。

所以…兄弟,靠別人不如靠自己。想想辦法怎麼賺錢。你也不是沒有能力,趁著這件事,快快走上正軌。就算我的,咳咳天馬城主因為我的話太偏激生我的氣不理我了我也很開心的。嗯哼?我學習了…怕再說你該拉黑我了。

煩你的事情,導致沒心情看學習,所以現在又在重溫你的文,看到了2014年…」

說的好,謝謝關心。(未完待續。) 小書友說,還有:一:我說的明明是小國王(你敘事不真實)。二:我想說的是:你真的是一個大好人,傻傻的大好人!)

這個小書友大概是迷上我了,然而我自身難保了。哈哈!不過,還是真心謝謝!對了,你說我的文字很好寫,那你寫寫看,寫成如此,還有動力寫的,天下不多。

………

陰雨沉浸中,本星球的最新消息,一名在地球上寫著天馬行空四部曲的男子以隨心所欲意識流的文筆,緊緊跟隨著八位信徒,包括他自己。

目前已進行了?第1080天,由於經濟大環境很不好,不好很久了,搖搖欲墜的天馬何時墜落?

根據問卷調查的結果,全星球的民眾普遍認為很快了,天馬快不行了,得知這個消息,天馬行空所到之處,引起民眾?的圍觀,天上交通為之堵塞。

據悉天馬筆者目前的精神狀況外表尚稱還好,腦海其實很憂慮,執筆的動作很緩慢卻穩定的持續。

「天際隱隱在浮動,抒寫的氣息是一筆一錐痛,冷漠解脫苦難救贖都在同時發生,一股喜悅直直衝向高空中,就在我的心中,蒼穹與我動人的沉默,歲月不回頭,輪迴的巨流,多少舊日念頭已全部帶走。」

本星球訪問了多位著名的大神寫手,他們對這一位天馬寫者紛紛表示了他們的看法:

以玄幻出名的紅子表示,由於從不布局,不構思,他擔心天馬的精神破裂,將造成永久性的傷害?。

仙俠著名的瀟瀟表示,如果天馬筆者再不注意讀者的味蕾(口),他將嘗遍孤獨和寂寞。並奉勸那幾名跟隨的讀者趕緊離去,否則後果自行負責。

「人生是場斷斷續續的各種各樣的夢,荏荏苒苒忽忽悠悠的到處奔走,馳騁的塵緣總是有盡頭,悲歡離合不再亂我,我將與天馬同化。」

擅長異界大陸的九流表示,如果天馬在這樣一意孤行,會破壞本星球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各項制度,其嚴重警告別成為破壞者。知名的架空歷史寫手金鑠鑠也非常贊同九流的言論。

都市生活的紅作家梅譜認為天馬寫手完全藐視文學,顛覆文學的價值,這種抒寫者是如同古時觸犯天條的,可稱大逆不道,她是完全不屑一顧這種筆者的。所以要求本星球的記者下次別訪問她這種無聊話題。

另,時空穿梭、官場沉浮、星際戰爭、虛擬網游、異術超能、豪門世家、宮闈宅斗等類的知名寫手都表示從不懂什麼叫天馬行空,因此無從談起。

「憶往昔的我,瞬息萬念輕鬆轉動,在名利中天馬行空,隨風游飄,愛恨過往成了空,一切的是非功過,都消失在我瀝血之後。

曾經我擁有、曾經我沒有,有與沒有都在天馬行空中一筆代過也一筆勾銷。」

本星球播報員個人認為這位天馬筆者可能是以前做過什麼很大的罪過事,如今才以這樣自由抒寫方式求得解脫。星球保衛局長也表示,由於天馬造成圍觀堵塞天空的交通,星球上的天空大隊深感困擾,所以他呼籲以後?寫手不要有類似的舉動。以上是本星台為您所作的報導,播報完畢。

夜晚的雨忽大忽小,在這樣的雨夜裡,有多少平凡的事在重複,茫茫的夜色冷冷的匆匆的自己,行人過客也是匆匆的腳步,人生總是會有許多不被發現的努力在做,多少生命依舊在動未曾停留,緣起緣滅有多少不經心的擁有,花開花謝有多少平凡與自由?似有似空、剎那永恆。

珍惜一切!!(未完待續。) 這個冬天有點長,很像是我的人生冬天,潮濕陰冷真不適合我,我討厭又冷又雨不停的,遇到了,還能怎麼樣?

晚上一點睡,午夜四點醒,拿起手機是沒電,正準備充時,睡著了,再醒時已是早晨七點,手機充電,沖杯熱茶,敲上幾字,至此停頓中。

早上九點出門到主店沖杯咖啡置入保溫瓶再走到次店職班,許兄拿水果及蛋糕給我,我拿走一塊小蛋糕說足夠了,謝啦!

徒兒找我聊聊,請我抽根小雪茄煙,她說好久不見,問我在忙什麼?我說忙掙錢。又問我是否她應該換個工作,我說有薪水的工作比較適合現在的她,言下之意是應該換。

在來公司的路上,騎摩托車時,彷彿忘我,放空,我忘了怎麼騎到公司的,好像自然而然就騎到了,也許是下意識自動反應,腦思中一片空靈、空空蕩蕩,騎著摩托車也忘了是在騎摩托車,也許是二十年反覆的動作早已經習以為常。

記得華文讀者被我騎摩托車載時,說看別人騎都沒我駕輕就熟,如風飛翔,讀者歡悅,也想騎,被我阻止。

昨晚收到熟悉的學生讀者說要送我日本上島咖啡,問我喜歡喝苦或酸的口味,我說讀者喝就好,我是隨意的,讀者堅持要寄來,我說酸的吧!咖啡的酸是什麼我不知道,咖啡的苦應該有很多種意思,讀者問我寄那?於是地址給對方,謝謝!

接到永豐銀行通知,說要按照程序走,我說好的,謝謝!接到舊識葉副店來訊要找我協商,問我在那,我說在次店。舊識尤店長來訪,要請我吃中飯,我說我不吃中午的,事實上早中午我時常是不吃的,他買了一包我習慣抽的煙給我,他笑著說不是他小氣,是煙少抽才好。我是越抽越兇,焦慮吧!

想起一些紅的寫手,寫不出來時,都充滿焦慮的壓力,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一本書動輒得咎,動不動就要好幾百萬字,每一個都是扯神了,能扯這麼多,然後看完后,內容過程都忘了,只記得大約印象就很不錯了,也算了不起了。

書友劍氣凌天:對龍吟月說:龍大師,你的大神之光到底怎麼了,每天都掉一次,天天要來領,真麻煩啊,嘿嘿。

龍吟月回道:系統知道。我不知道。

劍氣凌天回復龍吟月:哈哈,我昨天晚上領來的,今天早上又不見了,每天都這樣子,這個點點也太抽瘋了吧?!自從我領回來后只有幾天,系統給我發了一個消息,說你更新了二十五章了,但我已自動訂閱啊,更再多也沒問題呀,可是,第三天就開始掉旗子了,一直掉,比瘋子還瘋子,點娘啊,你是真的瘋了么?

回復劍氣凌天:可能是不到千字的章節過多,新系統秀逗了。

我想,以後還是超過千字再上傳吧!

早上十一點,我職班在次店,沒去主店開會。一帆來借廁所上大號,他上的很快,他說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到次店他就想大號。我倒是都不習慣在外面大號,可能是個性及體質關係,都在家才會上,而且慢些了。我算算時間,一帆只需要三十秒,夠快!而且也沒異味。

接到通知說:親愛的作者您好。您的作品經過審核,已達到簽約標準……簽約編輯:剪子。(難道是我按到什麼?送審了?)

該不會是沒空寫的《哲王記》吧?沒什麼數據,五萬字,成績算很不好的,對不起讀者也沒辦法了。不知道能不能沒什麼成績,還能夠像天馬一樣寫,不會被刪除,書被刪?被刪是一件很不愉快的事。雖然是很不爽天馬被刪除一些內容,但人在屋簷下就得低頭的,不然就別在這個屋簷下,或在外淋雨了。為了通知編輯,第一次主動加編輯看看。

到玉山銀行問帳號連結的事,承辦人員竟然提到網文的事,我順便拿著朋友名單給他看,我說這個風凌天下?他露出很不熟悉的表情,我指著下一個蕃茄、我吃西紅柿、飛刀,他露出驚喜的表情,說道他的書他有看。(未完待續。) 這個冬天的確長了些,三月快結束了還在冬天。

後來不只一帆,一個離職的同事也要借次店上大號,一個不夠再來一個,最後還來了第三個。同事品喬笑說我要發了,都是黃金。汗死!次店又不是我開的,我只是在這職個班而已。盡忠職守著。

葉副店改約下星期二他來內湖時再談。他說我離開后都沒與他往來,我說我隱者的個性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他的穿著一直很體面,也從沒找我幫忙,印象中他還是兩家英文補習班的老闆,以及投資生產大甲蟹及房地的行業…。我在隱世時,除非上門找我幫忙的,我幾乎從不主動與誰來往的,包括所有好友。多年多年過去,也就這樣了。

與簽約編輯傳訊,編輯說要簽約。我說新書應該是《哲王記》。但那本沒空寫,反應也很差的。我只是想問,新書一直擺著,若只是偶爾寫,未來會不會被刪除?

簽約編輯:哲王記、我們簽的是這本、不會被刪除。

剩下的什麼合同及大綱等,我就交給讀者幫忙我處理了。只是人不在內地,很不便。記得當初天馬的送查大綱還是天馬群主葉里寫的。當然檯面上書上的簡介是我寫的,畢竟誰會這樣寫阿!真誠一笑,誰能夠告訴我天馬之歌怎麼寫?忘世之曲怎麼用文字哼出來?

三年前的我,你不認識我,認識我的幾乎都不在,三年後的我,認識了新的讀者,而新讀者是否如同舊的讀者?哈哈!

時間已經來到下午四點半,五點半,六點半,七點半,我時時刻刻盯著時間,黑白和色彩,大媽徐姐送乾燥碗麵,我說謝謝!她說那是公司的。吃了麵,看到鯤鵬道:「ip熱暫時掩蓋了網路文學產業本身存在的問題,比如地盤意識和自我封閉過強,再如優質內容生產效率低下,口紅效應不能讓網文擺脫目前的困局。作者不應是金錢的奴隸,更不應是網站的奴隸,如果現有內容生產模式不能幫助作者激發創造力,引導他們走在正確的創作道路上,ip熱退潮的那天我們將剩下一地雞毛。」

龍吟月:不是不明白,只是變化快,時代一直變,淘汰來淘汰去,來來去去。疑?那匹天馬怎麼還在行空?飛了3年?不是,事實上飛了26年…最近的讀者當時都還沒出世,哈哈!唉唷!老了!

完整的事實版:我到玉山銀行問line等各種帳號連結的事,問著、聊著(這家玉山銀行的店此刻沒幾個客戶要辦事),所以與承辦人員多聊了些。

聊著聊到承辦人員竟然與我聊到起網文的事,而且他有提到此網站,我就順手拿著朋友名單給他看,我說這個風凌天下!他露出很不熟悉的表情,我指著下一個蕃茄、我吃西紅柿、飛刀,他露出驚喜的表情,說道他的書他有看,喜歡。

本想指著風凌天下的名字說這是我兄弟,算了,無名就算了,還好沒一開始就傲驕的指著風凌天下說這是我兄弟。不過我也不夠意思,忘了幫風凌他推薦書。即便多一個讀者也好。

我順口說我也有寫一本,我怕他問是什麼書名,看他正打算問的樣子,我就直接扯開話題,當然我不習慣推自己的,我怕太多人找上我,唉!放屁!是怕寫的不好,他就知道是我寫的,至於網上來來去去的人知道就比較沒差的了。

晚上八點五十分。過去,寫的一則則生活,一篇篇落漠時間、蕭條時間。寫到春夏秋冬三遍,二十六遍。我,認真?天份不足、文才太差、底子缺乏。我,認真?無悔、無尤。他在黑暗中,將我反擊,扳倒在冰冷的地上,那冷澈心扉。

我聽見了,葉。

我聽見了,碎。

我聽見了,棄。

他踩踏我的頭,丟下一句「不過如此」,這怎麼跟小說寫的完全不是這回事,完全不一樣,廢材的主角不是最後都會勝利的嗎?過程再苦再艱難再有危險的困境,反正主角都會破開一切的,可是,這不對的,這不應該的,這不能是我,不可能是自己,自己就是自己的主角,沒道理是自己,我認真了,努力了,怎麼最後敗的還是我?

沒有人願意承認,大多數的人不願意承認,那一片落葉、那一顆心碎、那一場遺棄,也會是自己。

如同書從不被推薦的註定是多數,如同此書是上不了檯面的。珍重自己的人生。以及抒寫之路。(未完待續。) 今年冬天台北的雨特別奇怪,幾乎都下小小的雨,然後下一整天,要不就連續下好幾天,有那麼多雨可下?醉了也是超級煩,煩的當然不只是雨,是工作環境極度嚴霜,那就好像是你已經置身在一個敗軍的城中,怎麼打怎麼戰都是輸的,但還是要堅守著,此時只有四字了「壯烈犧牲」!瞧!昔日的………就是這樣輸的。

5年前的前話:白天的氣候,晴朗多雲的,直到現在才有機會上網打字,這微博真方便,吐個垃、圾、話都很快!一地怨氣,不是對活物,活物都不是對手,都是扯淡,是怨時間飛逝啦!螞蟻的哩!是那個傢伙先說歲月不饒人啊!越來越感受到時間威壓!明明白天才在幫客戶解決房屋上的問題,怎麼?現在又是晚上了!嗚呼哀哉東風破。

5年後的后話:然後呢?時間照樣無情的輾殺你,你逃,你認真,你墮落,無論你如何做,時間都在笑,笑你太三八,笑你太阿花。後來,聽到東風破,都有想哭的衝動,我想在歲月下,我終究倒的很有風度,不打了,不跟時間做對手了,活物都起來吧!誰在用琵琶彈奏一曲東風破…。

晚上12點下班,回書友的留言,追追他書的更新后,倦的睡著了,醒時清晨五點,敲幾字后又睡著了,再醒時早上七點了,有憂鬱的傾向,在房間的衛浴抽根煙后,梳洗出門到次店。

到主店沖咖啡時,看到同事如茵在簽小租約,沖著咖啡時她藉由影印客戶資料時,塞給我三百元台幣,我以為這是要幹嘛?原來她說有天她人在外,請我幫忙帶她的客戶看屋,這是給我幫忙她的小意思。這事我老早就忘了,現在想起,那一天還一直下雨。

三月二十六日,天氣晴朗,微冷。一帆藉由買中餐,特地順道找我抽煙,他在家不能抽。他說道我們這年代的很不幸運,前面有比我們會吃苦的年代,好位置都佔住了,後面有更受寵的年代,好處輪不到我們。

我點頭示意,嗯嗯嗯,沒說出我的看法想法,不與反駁,也沒肯定他的看法。他說股票市場的例子,說全面經濟的起落循環為例子,也提到網路時代時,比如在我最會寫時,最菁華的時光時,這網路根本沒有寫書可賺的機會,等到網文盛行了,早被排擠出去了,也不行了,看看!屬於我們年代的還會有幾個人在看網文的?甚至是有空看書的還有多少人?幾乎都嘛在顧家庭,為生活忙碌,誰會看書看網文書?都嘛是那後面的一代一代,電玩也是。他們才有閒有足夠的時間,我們是沒有的。

一帆的對與錯都不重要的,不能改變事實,當然他也只是吐吐話,日子還是要照樣過的。我就當個垃、圾、桶,給他吐吐話的機會。呵呵!如同我也是在這兒吐吐話,抱歉!不吐不快。吐了就根本不去記不快的事了,向前看,看現在。

看到資料上寫的騰、訊文學的書友邪劍葉:看月哥你的天馬行空也有3年了,那年大一,逛起點突然發現一本不按網文套路寫的奇書,就點開看了一下,說實話剛開始看得有點稀里糊塗,但靜下心來慢慢看了會後,才明白作者寫的大都是人生感悟之類,也就只有閱歷豐富的人才能如此特立獨行的別具一格吧。

邪劍葉:哈哈,直到現在,我每次逛起點時都會在搜索框輸入「龍吟月」這三個字,偶爾看一下。還是很有感悟滴。

音樂情書龍吟月回復邪劍葉:汗!害我輸入「龍吟月」,完全沒有。哈哈!週末充實愉快!!

邪劍葉回復音樂情書龍吟月:龍哥,我打錯字啦,是繁體的龍!哈哈哈[哈哈]周末愉快!

(唉呀!我的牢騷滿腹,我的簡單世界,有書友曾看過,真是有愧!也感動。愧的是往往我沒那麼洒脫,愧的是我沒有在金錢上成功過,過足夠養活自己的生存,事實上我根本完全的不屑金錢,奈何!奈何金錢很重要,非常重要,母親往往為了錢事跟我不歡而散…!慚愧!!

感動的是我從來沒有與人爭錢過,這一兩年也拉下臉皮跟認識的朋友們求支援,願意就幫,不願意我頂多抱抱怨吐吐嘆念,事後完全不在意的。「你情我願」才是我嚮往的一切,愛情也是,為人處世也是,寫書也是。

感動知道有讀者,的確這是抒寫的人會很高興的事,雖然我常說沒有讀者,我還是會做自己作自己,不怕孤獨,但擁有讀者的確更好的不是嗎?與書友讀者共勉!!)(未完待續。) 讀者說:「你最喜歡的作家是黃易,第一個佩服的女作家是龍應台。最愛紀錄的事是盟了多少書丟了多少書。寫女人是你最擅長。所有人都是主角,沒有之一。大阪、京都、墾丁,都是2015年去的,當兵是1994年,那年你18。推算…42啦。想學法律不成改房地產。哈哈。」汗[巨汗]有些都說錯了,幾時寫女人擅長?

汗!講了一堆廢話,完全沒意思。閉眼躺著,想著錢從那裡來?錢不會從天上掉下來,談錢也不是俗氣,更不是傷感情,不要把錢看的太重也不要看成隨便,難道妳看不出來我是硬撐著煩惱而寫的文字嗎?閉眼敲字若能賺錢,有沒有這種節目呢?我上了。但是床呢?先準備好,另類的躺著也能賺,唉!壓力大到快風凌!

這寫什麼東西?2015年的,自己看了都想笑。別笑,我剛跑到網文書上看,有138人也看過,還付費看,咳咳!可能都是只訂閱而不看的書友吧!不然該吐雪花了,雪花一片一片一片,?凋落,書友一個一個一個,?跑掉。只剩我自己的風采,等待,?凋零。而我的愛飄散了,散到天空,而我的情也崩盤了,盤旋在地上,天地貌。

2016年,看著2012的,覺得是天真的笑話了,天真還在,多了反省及諒化。

靠!初中(國中)寫的,2011年用,我在幹嘛?難道是留給2016年的我用來笑的。搞了半天,2011年就命中2016年的我。只是蕭潛呢?

這幾年下來,得到什麼?失去什麼?變了什麼?不變什麼?我走過去,又走回來,走來走去,始終是一個人,我在現實中掙扎我的生存,我在虛擬中吐嘆一切,安靜、溫和、冷酷、搞笑,不在意,無所謂,那些是是非非,那些憂憂愁愁,那些快快樂樂,來來去去,坐下來,坐一地的天長之夢,原來早已沒有自己,才怪。

晚風清掠,輕愁浮起,輓歌映照,獨行泊停,探索交錯的一份心中迷惑,是誰的悲傷眼眸在顫抖,他說鄉愁與我的念愁是同樣過往的沉重,走的太遠了,忘了最初的熱忱及相約,耳畔彷彿傳來熟悉的溫柔聲音,告訴我要不怕,要勇氣一點,歷經生活試驗,挫折難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