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吸撤力,朝著月神殺的手掌掠去,月神殺只感覺自己的手掌,那叫要多冰涼有多冰涼。

那冰涼而又精純的能家裡,讓的月神殺微微欣喜,能夠把此人的攻擊,化為自己的能量,這對於月神殺來說,沒有不高興之理由。

「等我把你們全部吸收,就是你的死期!」月神殺冷笑一聲,不過,他了不相信那少年會一直靜等月神殺把這屋裡哦的黑氣全部吸收之後,再走。

不過,月神殺顯然並不是因為這件事而高興,他高興的主要目的就是,他感覺的出來,若是自己把這無盡的黑氣完全的吸收,甚至有可能突破。

他之前的修為已經是處於七星斗者的巔峰,若是再次突破,只怕可以輕鬆的進入八星斗者的範疇,若是雲起好的話,甚至就算是突破到了九星斗者,都不是什麼難事。

嗡!

黑氣的周圍,瞬間出現了能量傲風,月神殺自然便是感覺到了一股能量波動,這股能量波動,卻是從這些黑氣中央染髮出來的,看的出來,這才是這些黑氣能夠困住人原因!

不過,越是感覺到了這股黑氣的強大,月神殺就格外的高興,他興高采烈的來到了那股強大的能量中央,然後雙手連環探出!

「追風爪!」月神殺突然變掌為爪,手掌如同是硬爪一般,朝著最中央的那股精純而又強大的能量抓去!

嗡!

那一股能量被月神殺抓在手掌裡面,月神殺也是感覺到了那股能量的強大無的離家過,口中喃喃自語,「若是我可以把這股精純而又強大的能家裡完全的蓮花,只怕能夠土色到了九星斗者!」

月神殺不再猶豫,頓時進入了修鍊的狀態之下,他此刻唯一可以把眼前這股黑氣吸收就0必須依靠自己修鍊,當自己修鍊的氣候,特別是突然的那段是家裡,所需要的能量則是最強大的。

他此刻顯然沒有辦法把眼前這一團團的黑氣解決掉,而唯一的辦法,就是通過突破,來完全的吸收眼前這股黑氣!

「就讓老子也瘋狂一把把!」月神殺的丹田,彷彿是一個無底洞一般,此刻正瘋狂的吸收著周圍的氣體,特別是那最強大的一股能量。

伴隨著月神殺丹田的吸收,月神殺威勢感覺的出來,自己的血液,都是在此刻飛騰起來!

蕭焱與孤芳雪兩人此刻也是處於打坐狀態之下,雖然他們沒有月神殺那麼強悍,不過,也是猛女吸收一點的。

畢竟,他們可是魔域之人,黑暗的氣體,對於他們來說,都或多或少有點作用!

雖然他們兩人沒有黑暗屬性,不過,想要吸收眼前這股黑暗氣體,然後進行煉化,最終進行轉化,也並不是什麼難事。

「馬勒戈壁的!真他媽操蛋,竟然還玩陰的!」蕭焱此刻這個鬱悶就不用提了,他可是謹慎的不能夠再謹慎了,可是誰想,最終還是著了那少年的當!

從這股黑氣當中,他可以感覺到一股來自斗師之境的威亞!

若不是他一直在抵抗這股威壓,試問,月神殺能夠這般輕鬆的進入打坐修鍊的狀態嗎?

當然是不能的了。

「不過,你既然能夠陰本人一把,這就表明你也不賴,不過,你卻並沒有知道,我便是斗師之境的人物?!!!!!」想死這個,蕭焱都有一陣后怕,若非他之前突破到了五星斗師之境,此刻面對這擁有兩星斗師之境的黑氣威壓,是很難從裡面走出,也就更不用提月神殺在裡面修鍊的了!

「黑暗之氣?這新生竟然還有這般精純強大的黑氣?」再經過蕭焱的一擊之後,此刻那黑氣之中,已經再也沒有斗師之境的威壓,有的僅僅是那精純的黑氣,若是說這個世界上誰最需要黑氣,估計除了他們魔域之人之外,再無一人!

「不過,這樣也好,吸收一點,或許對自己有益!」孤芳雪對於修鍊可是看到非常重要,甚至,對於氣體的選擇都是要比常人挑剔了許多,若非他從這股黑氣裡面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她是萬萬不可吸收這些黑氣的。

要吸收,自然就要吸收最好,最強,的氣體!

一般的能量,孤芳雪可是不屑一顧!

嗡!

一聲巨響,頓時從月神殺的周圍闖蕩出來,月神殺此刻渾身的氣息都得到了強大的變化,變得格外的具有壓迫之感。

月神殺,九星斗者!

月神殺吸收了那最強大的一股能量之後,終於從七星斗者巔峰,跨入到了九星斗者的層次!

但月神殺本應該高興才對,可是,此刻他卻一點而也高興不起來! 要吸收,自然就要吸收最好,最強,的氣體!

一般的能量,孤芳雪可是不屑一顧!

嗡!

一聲巨響,頓時從月神殺的周圍闖蕩出來,月神殺此刻渾身的氣息都得到了強大的變化,變得格外的具有壓迫之感。…

月神殺,九星斗者!

月神殺吸收了那最強大的一股能量之後,終於從七星斗者巔峰,跨入到了九星斗者的層次!

但月神殺本應該高興才對,可是,此刻他卻一點而也高興不起來!

月神殺此刻卻高興不起來,九星斗者的層次,對於月神殺來說,本就應該讓他高興一陣,但是,此刻無論如何,月神殺都是高興不起來。

「九星斗者?只進入到了九星就……」月神殺此刻這個鬱悶就不用提了,這可是非常可惜啊,就差那麼一部了,就差那麼一步,她便可以進入斗師之境,但是,此刻看來是沒有希望了!

「媽的,人已經跑了!」月神殺臉色陰沉,望著早就已經不見了永興的少年,冷哼一聲,此刻,三人周圍的黑色氣體,方才緩緩地褪去,而伴隨貼三人周圍霧氣緩緩地褪去,蕭焱三人的身體,也逐漸的佔據出來。

「媽的!終於出來了!」蕭焱的臉色,同樣不好看,以他斗師之境的修為,竟然都對於這黑氣無動於衷。

「人已經跑了!不過幸好他並不知道我們是誰!不然的話,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這廝殺了!」蕭焱眼睛陰晴不定的望著前方,之前他們三人也沒有泄露出來一點外面特徵,所以說,此刻縱使那少年逃了,也不怕。

「不錯,這小子的確邪門了一點,但不過,若是不是因為這小子的邪門,我也絕對不會這麼快的進入九星斗者之列!」月神殺的表情,並不是想象之中那麼好,畢竟,能夠從月神殺手裡逃脫的人,實在是微乎其微!

「我之前從那黑氣裡面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搞不明白,為何這少年竟然都擁有如此精純的黑氣!」孤芳雪不由搖頭,這樣精純的黑氣,就算是死亡沼澤那裡的無盡黑氣,都是望塵莫及,而這黑氣對於魔域來說,恰巧便是修鍊的根本。

是魔域的人,都具有吸收黑氣之力!

他們三人在裡面,非但沒有受到傷害,相反,卻是獲得了許多受益。

「不錯,那裡面的氣味確實熟悉,能量也確實精純,不過,唯有一點,我搞不明白!」月神殺此刻突然來出這麼一句話。

這話一說,蕭焱與孤芳雪同時望向月神殺,顯然,對於月神殺想要說的東西,他們都非常好奇。

能夠讓的月神殺搞不明白的東西,也正是他們搞不明白的東西!

「是什麼?」蕭焱當先開口道。

月神殺道,「應該就是這黑氣裡面所攜帶的威壓,在這股威壓之下,我已感覺渾身不自在。」

「威壓?威壓不是被我全部格擋了嗎?」蕭焱不解,按理說,之前他所施展的全部,就是為了格擋黑氣裡面的威壓,可不曾想過,威壓竟然還能夠壓人!

「沒有。」月神殺搖了搖頭,然後又道,「炎帝,你雖然把這些威壓全部格擋在外,但是,卻擋不住它的靈魂,我受到的威壓,並不是外物所產生的威壓之力,而是,無形的威壓!!」

「噫,竟有如此怪事?」蕭焱與孤芳雪,同時大吃一驚,這樣的事情,他們顯然沒有遇到。此刻驟然一聽,不吃驚才怪。

「無形的威壓嗎?」蕭焱暗暗捉摸著,畢竟,這樣的威壓,唯有強大的鬥氣修鍊者,方才具備呢,難不成還要說這黑氣裡面,竟然隱藏著一名蓋世強者?!

這絕對不可能!

如果是這樣的卦,蕭焱三人,不知都死到哪裡去了,怎麼可能安然無恙的站在此地!

「那後來呢?」蕭焱既然想不明白,自然不會再去想,直接詢問。

月神殺道,「而後來我終於是承受了這股無形的威壓,最後,方才在這股無形的威壓之下,突破到了九星斗者!也就是說,我倘若不能夠推翻這一層無形的威壓,就無法突破!更不可能成為九星斗者!」

月神殺的表情驟然一變,之前若非他膽識過人,有勇有謀,估計,連突破到八星都未必有可能!

而此刻能夠突破到了九星斗者,可以說是僥倖到了極致。

月神殺本以為,突破了那無形的威壓之後,便是自己進入斗師之境的時候,可誰知,竟然不是!

這正是月神殺為何不但不高興的緣故!

「哦,威壓,竟然還有此等怪事????」蕭焱喃喃細語,對於能夠裡面竟然存在這樣的無形的威壓,確實有些不解,雖然,他也知道,那少年並不會給予他們好看,他也相信,那黑氣裡面,必然有招。

這一點,也並沒有出乎蕭焱的意料,黑氣裡面,果然有招,可惜,卻已經被蕭焱破處!

那強大而具有實質感的威壓,就是最好的招。


如果能夠在吸收這股能量的同時,再在無形之中釋放威壓,這卻是蕭焱連想都未必能夠想到的。

更不用說是見過!

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如果月神殺當時修鍊之中,倘若有那麼一點的疏忽,也必然會釀成大錯。甚至,性命不保!

無形之中的威壓,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在於它可以令人防不勝防!

也不知道,當時月神殺是怎麼察覺的出來!

「不過,一切還算順利,幸好我沒有中了這威壓之威,不然,只怕連突破都是奢望!」月神殺臉色方才緩緩地恢復過來,若是因為那少年的離去,就能夠讓的月神殺變色,也怎麼可能?

「無形的威壓~」蕭焱不住咀嚼著這句話,從這一刻開始,蕭焱彷彿已經懂了許多,看來,有過月神殺這一次的經歷,他一定也會變得更加的謹慎起來。

有些東西,看似沒有危險,其實,它才是最大的危險。

當然,如果這樣的場景是換作別人,就不同了,他們自然不會吸收這股能量。

這樣的能量,或許就只有月神殺這樣的人物,方才敢去吸收。

「此地既然無可眷戀,那就撤!」撤字剛一脫口,蕭焱便是長身而起,朝著山崖之上而去,山崖雖然看上去相當的陡峭,但是,想要難得住蕭焱卻並不是什麼難事!

「重命鳥,出來吧!」蕭焱手臂一陣,儲物戒指上面頓時光芒大放,只見金光一閃,一個龐然大物飛掠出來! 這樣的能量, 許你一場繁花似錦 ,方才敢去吸收。》

「此地既然無可眷戀,那就撤!」撤字剛一脫口,蕭焱便是長身而起,朝著山崖之上而去,山崖雖然看上去相當的陡峭,但是,想要難得住蕭焱卻並不是什麼難事!

「重命鳥,出來吧!」蕭焱手臂一陣,儲物戒指上面頓時光芒大放,只見金光一閃,一個龐然大物飛掠出來!

正是好久不見的重命鳥!

這重命鳥,也不知道是蕭焱怎麼飼養的,短短數日不見,竟然是長的有模有樣,那壯碩的肌肉,碩大的羽翼,羽翼遮蓋三人。

「都上去!」蕭焱一聲輕喝,旋即腳掌對著地面重重一踏,人影飛一般的掠上重命鳥的羽翼上面,站在重命鳥的中央羽翼上面。

伴隨著蕭焱的動作,孤芳雪與月神殺同樣一起掠上重命鳥的羽翼上面。

「炎帝,這是……重命鳥?」月神殺不愧為見識多廣之人,只此一眼,就已經知道了腳下的飛行魔獸,是什麼。


「不錯,這正是重命鳥,之前我來到禁地的時候,碰巧是遇到而已。」蕭焱當下把自己是如此遇到重命鳥,又是怎麼如何斬殺重命鳥,最後又是如何獲得小重命鳥詳詳細細的說了出來。

聽得蕭焱把這些事情說出來,孤芳雪與月神殺都是表情變了變,顯然,對於之前蕭焱竟然是能夠斬殺成年的重命鳥,都是感覺匪夷所思!

之前的蕭焱,竟然都能夠藉助於日月神燈的力量,斬殺成年之後的重命鳥,這表明,日月神燈是多麼的變態!

「如今,這小傢伙也已經擁有了五星斗者的實力,若是對抗起來,就連七星斗者的新生,都是望塵莫及!」蕭焱望了一眼腳下的重命鳥,表情卻是欣慰,畢竟是重命鳥已經隱藏在自己儲物戒指裡面有一段時間了,而這段時間之內,蕭焱也是把最好的東西都提供給重命鳥,那成年的重命鳥,此刻的肉身也完全沒有。

唳!

蕭焱輕拍著重命鳥的後背,只見得,重命鳥想開羽翼,一聲唳喝之後,展翅飛翔,朝著山崖之上飛掠而去。


蕭焱三人哪有體驗過飛翔的快感,只見得,重命鳥飛翔之後,俱是感覺一股輕飄飄之感,從自己的腳下油然而生。

刷!

重命鳥的飛翔速度,當然是了得!

只此一飛,就已經飛掠到了山崖之上。

不過,就在蕭焱三人飛掠上來的時候,一道鬥氣匹練,便是攜帶著無窮的力量,朝著蕭焱的透露狠狠的刷去!

「誰?竟然做些雞鳴狗盜之事?!」蕭焱眼見這一道鬥氣匹練將要接近自己的時候,正欲動手,卻見重命鳥一聲唳喝,喝聲之中,已經有一道無形的罡氣包圍在蕭焱三人身上。

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