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黃雲海知道他多次自作主張干涉黃起凡操盤,並使得局面如此艱難之後,氣的摔掉了手中心愛的紫砂壺!

他沒想到,1個億的資金,兩個月不到,就被這個逆子給套了進去。

實在是恨鐵不成鋼!

“以後不準干涉黃起凡操盤!”這是黃雲海給黃天一的警告。

之後打了5000萬,追加爲保證金。

“有命了!”看到賬面上新到的2000萬,黃起凡終於鬆了口氣。

但他現在又能做什麼呢?絕對不能再做錯,不然就再無挽回的餘地。

當張元一掛出買單之後,他看到盤面上再次激烈起來。

市場變得異常興奮。

盤面上比張元一掛的買單價位更高的地方掛出了更大的買單。

趙婷婷及時和張元一彙報了這一情況。

“看到了”張元一淡淡地一笑,這正是他需要的。

31000 點再次出現了大的賣單,還有人賣空?

張元一和林丹青同時笑着搖搖頭。

但幾筆大的賣單被風捲殘雲般吃掉。

市場已經處於一種亢奮的狀態。

“我操,衝過31000了!”

隔壁的散戶廳傳來一陣驚呼之後,有些散戶自發的鼓起掌來,他們手中現在持有的都是多單。

因爲他們不知道從哪裏得來的消息,做多的主力就駐紮在這裏。

31050

31100

……

31500

沒有絲毫的防線,31500點一衝就跨。

散戶廳裏開始變得瘋狂。

大家都摒住呼吸,眼睛緊緊盯住屏幕上不斷跳動的數字,有些想上廁所地,也強行憋住,生怕在離開的時候,行情又發生改變。

大量買單涌出,其中有許多新開的買單,也有昨天、今天兩天新建的賣盤出來平倉。

兩股力量很快將價格推向更高點位。

很快,價格衝向漲停板!

漲停了!

當價格封死漲停板的時候,散戶廳又傳來激動的歡呼聲!

這個時候,他們都手握多單,同仇敵愾起來,巴不得明天再次漲停!

許多初涉期市的小散戶欣喜若狂又有點迷茫,這個市場怎麼這麼瘋狂?

昨天自己還是窮光蛋,今天已經有十幾萬!

其實這就是期貨市場的魅力。

有人一夜暴富。

也有人一夜完蛋。

莫測的風險給人帶來無盡的刺激。

期待和猜測渴望得到的結果最能激發神經細胞興奮。

從某種程度上講,賭博和期貨有相同之處,這或許就是期貨能使人上癮的魔力之一。

價格漲的太快了,儘管張元一樂於見到價位上漲,但也覺得價位上漲過快。


有人開始拋出一些平倉單!

有人害怕了,因爲價位升的太快。

但那些平單或者賣空單,在這樣的氛圍中,顯得是如此的渺小,起不到絲毫波瀾!

盤面上並沒有見到大的賣空平倉單,這說明對手並沒有改變策略,還在忍耐?還是在籌謀更大的陰謀?

除非把價位砸到26000,不然無論是黃天一還是其他人,都將血虧而出!

對手依然毫無動靜。

黃天一呢?黃天一正頹然地坐在椅子上,心中卻涌起強烈的**衝動,他想去廁所。

一整天的看盤,把他壓抑到極點,他現在想釋放。

但卻沒有挪動腳,內心無限地沮喪。

現實中打不過張元一,想在期貨中戰勝他,結果自己虧成這樣!

今天黃天一一開盤就想反手做多,盤中又幾次想反手做多,結果最終讓“我不能輕易認輸”壓制住了衝動,結果,虧的更多。


黃起凡也面如死灰般盯着盤面,他沒敢再次入場做空,也沒膽量做多,他期望着行情逆轉。

張元一似乎看到了爬在一鍋水中的青蛙。

那是他的對手。

這鍋水的溫度已經越來越高。而裏面的青蛙卻依然一動不動。

該可憐他們嗎?

收盤了。

散戶廳過了好一會才歸於平靜,今天大家都很興奮,收盤後也在那激烈的議論着,並猜測着明天的行情。

市場的氣氛,有時候能讓每一個身在其中的人,都產生一種奇妙的幻想,現在就是。

無論這個人他的頭寸是贏利還是虧損。

有時侯虧損的越多,他產生的幻想也就越美妙。

癡迷抑或顛狂,麻木抑或興奮,快樂抑或絕望。

期貨可以給一個人所有想要的感覺,只要這個人願意嘗試。而已經嘗試的人很難擺脫那種感覺。

也許這就是期貨的魅力。

甚至很多時候,那些被深套的人內心深處永遠處在在一種說不清楚的狀態之中。

因爲幻想使他們認爲,明天的價格也許就會柳暗花明,峯迴路轉。

———————————————————————-

對於最近滬深兩市的走勢,不要幻想,當前的中國正在經歷一場風雨。做好心理準備,熊市中的每一次中陽都是往韭菜地上潑的一次糞。 “31500,一哥,這個收盤點位有什麼意義嗎?”走在回去的路上,趙婷婷把雙手抱在胸前,輕聲問道。

張元一看着趙婷婷胸前的波濤胸涌,不自覺地吞了一口口水。

“沒有,只是想湊個整數而已”張元一說的是實話。

並不是每個點位都有意義。

“也是,即使你給了暗示,別人也不一定看懂”趙婷婷嘟着小嘴說道。

有時候,她感覺和張元一一起散步回去,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雖然張元一有時候說話有點不那麼正經,但從來沒有毛手毛腳,不過有時候她又有些渴望,她自己都奇怪自己有些想法,是那麼的荒唐。

趙婷婷突然撿起地上的一片黃葉,感嘆道:

“哎……時間過的真快,都入秋了”

“秋天不好嗎?”張元一突然想起昨天看的段子,笑着說道:

“我問你幾個問題吧,看你能不能答得出來,答的出來,有賞?”

“賞?什麼賞?”趙婷婷古怪精靈地問道。

“這個賞等會再說,肯定不差!”

“真的?”趙婷婷有點歡呼雀躍起來。

“那你問吧!”

“什麼季節最忙?”

“什麼季節最忙?……這麼簡單的問題,小瞧我的智商,哼!秋天啊!秋天是收穫的季節。”

“嗯,不錯,如果用一個成語形容呢?”

“成語?”

“下面的問題都用成語作答哦!”

“都用成語?這個……有點難度呢”趙婷婷眉頭微蹙道。

“那什麼季節最忙,本大少再問一遍”張元一笑道。


“多事之秋!”趙婷婷嘟着小嘴,“答對了吧”

“嗯,不錯!”

“什麼季節最爽?”

“秋天啊,因爲秋高氣爽!”

“什麼季節最簡單?”

“秋天啊,一葉知秋!”

“什麼季節最公平?”

“秋天啊,平分秋色!”

“什麼季節最難過?”


“秋天啊,因爲會有秋後算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