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兩人馬上就要進入森林時,突然從森林裏躥出幾個人影,手中拿着武器一聲不吭的對着林雲二人斬殺過來。

林雲把有些愣住了的田謙宏推在一邊,流螢劍劍光一閃,兩個偷襲者已經斃命。剩下的兩三個人看見林雲一招之下竟然殺死了兩個同伴,不由得心裏害怕起來,發一聲喊,各自逃命。

林雲冷哼一聲,想走,哪有這麼容易?他從芥子空間裏取出在潮汐商會裏購買的飛刀,灌注真元在裏面。手一揚,十多把飛刀就射了出去,他在得到刺天飛刀後曽苦練過一陣飛刀,準頭自然不差,再加上對方一個人起碼有三四把飛刀追去,只聽得“噗噗噗”幾聲輕響,那兩三人已然斃命在飛刀之下。 田謙宏的臉色蒼白, 我的絕色神將老婆 。拱手感謝說道:“多謝林兄救命之恩,哎,若不是你推了我一下的話,看來我還真是沒用啊。”

林雲很理解這種感受,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這沒什麼的,我以前的時候比你還不如呢,後來慢慢的也就習慣了。不說其他的了,我們來看看有什麼戰利品吧。”

田謙宏沒有說話,手緊緊握住,心裏吶喊着:我不要變成累贅,我要變強!

林雲對他笑笑,走過去翻找戰利品了,田謙宏也趕過來幫忙。不過可惜的是這些人似乎比唐門還窮,五六個人才只有一個下品的儲物腰帶,腰帶裏也沒什麼好東西,就是一些傷藥什麼的,都是普通的貨色。把每一具屍體都翻了一遍,兩人把戰利品都堆在一起,總價值纔不過十幾顆元石,還要算上那個下品的儲物腰帶,實在是沒啥油水。

田謙宏已經很滿足了,林雲把這個儲物腰帶裝上一些食物和丹藥之類的東西就丟給田謙宏,反正他有一個比這個大很多的芥子空間。

兩個人繼續往森林裏面走,有了剛剛的教訓,他們更加的警覺了。

這個森林裏不僅長滿了各種高大的樹木,地上還有很多各種灌木和其他的花草,還有一些如羚羊之類的食草動物和普通的食肉獸類,沒看見強大的兇獸靈獸,估計是因爲這裏是森林的外圍,這裏比較少見吧。

“田兄,我們休息一陣,養好精神再繼續尋找寶物。”林雲觀察了一下四周,沒發現什麼又危險的生物,跑了好幾個時辰了,如今自己還沒什麼,可是田謙宏已經挺累了,休息一下也是好的。

田謙宏的確有些疲憊了,自然不會反對這個提議,坐到地上休息起來。好在這個遺蹟裏天地元力豐厚,他將真元運轉兩週後就已經差不多了恢復了,不過精神上的疲憊不是這麼容易好起來的了。

“這個好像是一種靈藥,看起來起碼有四五十年的火候了吧,咦?這個應該也是靈藥啊。這一株應該是一種比較珍惜的藥材……”林雲無意中地上的一些花草與其他的不大一樣,都散發着有一種淡淡的天地元力的氣息,看起來很是不凡。他雖然對靈藥藥材什麼的不大熟,可是大概分辨是不是靈藥還是能做到的,就在他們休息的地方,起碼有十幾株幾十年火候的靈藥和藥材,這要是賣到茂源商會得賣多少錢啊!

林雲毫不遲疑的就取出一個鐵鏟開始挖藥起來,他雖然是學習的符文師,但是一個符文師從學徒到能獨立不知道要花費多少玉石來刻符文和佈置陣勢,那花錢的速度絕對不比流水慢,如今賣一點靈藥也可以稍解燃眉之急。

田謙宏直到林雲開始動手挖藥了才注意到腳下這塊土地上有不少的靈藥和藥材,他本是世家弟子,對這些自然不陌生,更清楚它們的價值,當下也顧不得疲累也開始挖藥起來。幸奮的道:“林兄,就算我們此次洛川遺蹟沒得到其他的寶物,有了這些靈藥也算是不虛此行了。”

林雲挖了一陣子就停手了,這些靈藥雖然比較值錢,但是與可能存在的上古寶物相比,就可以稱爲雞肋了。對還在努力挖藥的田謙宏道:“田兄,藥先不忙挖了,我們先去找找有沒有上古寶物,如果沒有的話我們再來挖藥,反正這些靈藥在森林裏隨處都是。”

田謙宏一想也是,就停下來了,把挖到的靈藥都扔到了儲物腰帶,現在他有了兩個儲物腰帶,到是不怕靈藥挖多了沒地方放。


兩人繼續前進,森林裏出現的獸類已經由野獸變成了猛獸再變成了兇獸,在這裏已經很少出現食草動物了。森林裏一片安靜,林雲在前面帶路,一路走走停停的十分小心,到現在還沒遇到什麼危險。

“田兄,這裏要特別的小心,這森林看起來還遠遠的沒有抵達中心區域,不過已經到處都是兇獸了,偶爾還有幾隻低級靈獸出現,我覺得我們不能再繼續前行了,你覺得如何?”林雲如果是一個人的話倒還可以再前進一段距離,可如今有了田謙宏在,還是小心爲好。

田謙宏連忙點頭贊同,來到這裏他們已經擊殺了好幾只兇獸了,還有一隻是高級兇獸,戰力差不多等於武靈一、二品的武者了。再往前行進,那不叫英雄,只能說是給裏面的強大獸類提供一點食物。

不能往前面走了,只有往側面走。這裏的森林很密集,光線都很難照射進來,很是昏暗,幸好兩人的修爲都不弱,看清楚還是不成問題的。

流螢劍向前一刺,林雲再次擊殺了一隻準備偷襲的低級豹形兇獸。田謙宏迅速的將皮剝下來,再把值錢的貨色都取出來扔到儲物腰帶裏,整個過程沒要的三分鐘就離開了。這血腥味會引來許多飢餓的獸類,不離開只會被這些獸類當成晚餐。

“咦,那個果子是?”林雲停下腳步,疑惑的看着遠方那一顆一人多高的樹木,樹上只有幾片葉子,不過樹上還掛着七八枚毛桃大小的果子。那果子紅彤彤的,嬌豔動人,讓人看見就想一口咬下去。

田謙宏順着林雲的目光看過去,皺着眉思考了一會兒,隨即驚喜的道:“血雲果!竟然是傳說中的血雲果!林兄,我們發財了,我們發達了!”

林雲好奇的問道:“田兄,這血雲果有什麼神效?”他就是吃虧在從小沒有經過正統的教育,對這些奇花異草所知不多,這也是林雲會帶着田謙宏一起的原因之一。

田謙宏激動的道:“這血雲果我也沒見過,據說現在只有在天夢大陸最源遠流長的兩三個家族和門派裏有一顆血雲果樹。傳說這血雲?果可是煉藥師煉製某種聖級丹藥的必備靈藥之一,就算直接服用也可以提升10年的修爲,你說這東西神不神奇?!”說着他就直接想過去把果子摘下來,或者乾脆把果樹一起挖起來也行。

林雲趕緊拉住瘋魔了的田謙宏,低聲叫道:“田兄,你不要命了麼!既然這血雲果如此神奇,必然有某種強大的靈獸在守護,你這樣過去不是給那個靈獸送點心是什麼?”

田謙宏冷汗一下就冒了出來,他何嘗不知道這個道理,剛纔只不過是懵了心才這樣直愣愣的就過去。擦擦額頭的冷汗,田謙宏心有餘悸,可是又不甘心就這麼放棄,道:“林兄,你說我們該怎麼辦,看到這種神物又不能取得,我的心裏真是難過得厲害。”

林雲何嘗不是這樣,若是在他突破武靈之後再服用這麼一顆血雲果,這得要省去多少年的苦修?沉吟了一會兒道:“這樣吧,我們先把這守護靈獸引出來,看看它是什麼修爲,然後我們再作打算,你看如何?”

田謙宏對在戰鬥這一塊基本上沒有什麼發言的權力,自然不會發對。

就在此時,遠處傳來一陣草木被推倒的響聲,沒過一會兒,一條比水桶還粗了三分,七八丈長的巨蟒遊了過來。這條巨蟒的皮膚呈青紫色,巨大的眼睛就像兩個小燈籠,那張還在流着涎水的大口大大的張着,林雲毫不懷疑它可以輕鬆的把一個人生吞進去。分叉的蛇信在

大嘴外面不斷的顫抖,彷彿在觀察獵物或者入侵者的痕跡。巨蟒感覺到周圍沒什麼危險後就以血雲果果樹爲中心把身體盤了起來,把果樹都隱藏在自己的身體的包圍之中。 田謙宏不自覺的後退了兩步道:“林兄,我看我們還是算了吧,這個巨蟒可不是我們能對付的。我們兩人加一塊估計還不夠它打牙祭的……”的確,這條巨蟒帶來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只看這體型就能把膽子小的人嚇趴下,田謙宏算是不錯的了。

林雲皺着眉打量着巨蟒,體型什麼的倒不是問題,他在修羅血戒裏的幻境裏殺過比這體型還大的兇獸。不過這巨蟒不是兇獸,而是一隻低階的靈獸!他沉思着, 快穿之撩心上癮 。但是從兇獸開始,獸類的實力普遍比同階武者高出一籌,這就是說就是一個武王一二品的武者來了也不一定能奈何得了它。

這個很棘手啊,林雲不覺得自己的實力能抗衡這條巨蟒,能在它的攻擊下保住性命就算萬幸的了。

林雲忽然眼睛一亮,我又不是去擊殺巨蟒,只是把它拖住就可以了,反正只是去取那個血雲果,這個田謙宏去就可以了啊。越想他越覺得這個主意可行,當下就把這個想法對田謙宏說了。

田謙宏目瞪口呆,急忙道:“林兄,不可啊!我知道你修爲比我高得多,武技也很好,可是這巨蟒的實力比我們超出太多了。血雲果是好,可是也得有命去吃是不?”

林雲自信的道:“田兄,我可不是去送死,沒有把握的事情我是不會去做的,你就相信我吧。”

田謙宏被林雲的自信感染了,咬了咬牙道:“也罷,你去引開巨蟒這麼危險都不怕,我還怕什麼?!”

林雲微笑道:“沒事的,等會我引開巨蟒後,你就過去把那幾個血雲果一齊摘下來放進儲物腰帶,然後找一個安全的地方隱藏起來等我回來。”當下二人仔細商量了行動的分工和出現緊急事情該怎麼處理還有意外失散該如何聯繫都確認了一遍,這纔開始尋找隱蔽的地方。

兩人在距離此地兩三裏的地方找到了一個比較隱祕的地方,他們猶自不放心,還在那裏挖掘了一個兩三丈高的地洞,田謙宏取了血雲果就飛速前往這裏隱蔽好。

再次回到剛纔的地方,林雲囑咐道:“我引開巨蟒一段距離後你纔去摘果子,摘完迅速跑到我們約好的地方躲好,再服下一顆隱匿丹,我脫身以後自會去找你。”

田謙宏點點頭,露出興奮的神色,這七八顆血雲果他至少可以拿到一到兩顆,雖然這個血雲果只有服用第一顆的時候纔有效,以後再次服用就沒什麼效果了,如果有剩下的可以去賣錢或者尋找大師級的煉藥師煉丹藥,也是極爲划算的買賣。

林雲見一切都準備好了,再次檢查了一次自己,龍鱗寶甲、護心鏡、修羅血戒、還有那一塊淘來的符文玉石都在。深吸了一口氣,林雲離開田謙宏一段距離後才試着用一把買來的飛刀射向巨蟒。


“叮”的一聲,灌注了林雲真元的飛刀射到巨蟒的身上只發出一聲金屬交擊的響聲,巨蟒身上的鱗片出現了一點白痕,除此啥都沒留下。林雲吃了一驚,這巨蟒的防禦力竟然如此之強?

正在休息的巨蟒突然睜開了銅鈴大小的雙眼,蛇信吐出嘴外顫抖,似乎在尋找誰打擾了它的清夢。林雲不敢離得太近了,又是一把飛刀射過去,同時故意暴露了身形。

巨蟒張口一咬,把射向它眼睛的飛刀咬在嘴裏,再吐了出來。不過很明顯它憤怒了,在這森林的外圍它可是霸主級的,如今有人接二連三的挑釁它,如何不能讓它憤怒?盤成一圈的身體直接扭曲着前進,向着林雲蛇形而來,蛇信噝噝作響,一定要把挑釁它的人吃掉!

林雲看到如此巨大的蟒蛇遊走過來,心裏也是有些緊張,深吸一口氣,待它稍微近了一點就向外狂奔。巨蟒也一下提高了速度,這麼龐大的身軀速度一點也不慢。

追了一會兒,巨蟒見還無法追到林雲,乾脆停了下來又回去了。

林雲那個鬱悶啊,這巨蟒也是很精明的,離開血雲果樹一段距離還追不上就不追了,明顯是怕有人趁它追遠了去偷果子。林雲發了狠,你不是不追得太遠麼,我就多逗你幾次,看你生不生氣!

接下來就是巨蟒鬱悶了,林雲沒過一會兒就用飛刀來引起它的怒火,追上去又追不着,追遠了又怕血雲果被人偷了。在經過無果的追捕以後,巨蟒也學聰明瞭,它就一直盤在血雲果那裏,再你怎麼勾引,我就是巋然不動。反正一把飛刀射到身上也就是和蚊子叮了一口差不多,我就是不理你,你奈我何?

林雲在射出六千把飛刀無果後也停了下來,看來這巨蟒很是聰明啊,知道因小失大的道理。林雲又不敢離巨蟒太近了,他可沒把握距離再近一點能逃脫巨蟒的那一張大嘴。

局面一下子僵持起來,林雲不敢離太近,巨蟒也不敢追太遠。

咬了咬牙,林雲把刺天飛刀取了出去,刺天的鋒利他是知道的,斬金切玉什麼的都是小菜一碟,希望能夠刺破巨蟒的鱗片吧。只有能夠讓它感覺到痛,巨蟒多半會不顧一切的追上來,那麼田謙宏也就有了去摘血雲果的機會了。

林雲想了想,還是有些不放心,萬一這個刺天飛刀遺落了怎麼辦?這可是他的殺手鐗之一啊。先潛回田謙宏身邊,對他看了看刺天飛刀,囑咐等會如果飛刀遺落,寧願少摘一兩個果子也要撿回飛刀。

田謙宏見林雲如此在意這把飛刀,自是點頭不迭,拍着胸脯說沒問題。

林雲見沒問題了,再次回到剛纔的地方,精神力量注入刺天飛刀裏。刺天飛刀發出了微微的青光,過了一會兒青光散去,飛刀就處於半隱形的地步,對着巨蟒的身軀手一揮刺天飛刀就射了出去。

沒有絲毫的破空之聲,沒有任何的殺氣,再加上鋒銳無比,這就是刺天飛刀的神奇之處。巨蟒果然沒有察覺到刺天飛刀,林雲集中精神控制着飛刀來到巨蟒的中間,然後狠狠的刺了下去!


“嘶!”的一聲,刺天飛刀果然沒讓林雲失望,巨蟒的鱗甲幾乎沒有任何防護的被刺穿。林雲控制着飛刀再向後一劃,一條三四尺長的傷口就出現了,暗紅色的鮮血流了一地。巨蟒痛得長嚎一聲,盤曲着的身體一下伸直,雙目發出仇恨的目光,不管不顧的蛇形向林雲。離得老遠長長的尾巴就一下掃了過來。

林雲看準時機躲開,也顧不得刺天飛刀了,撒開腿就開跑。轟的一聲,林雲身旁的幾顆兩三人合抱的大樹被巨蟒的尾巴那一掃給攔腰截斷,他嚇了一跳,如果這一尾巴掃到自己身上,哪裏還有命在?

林雲跑得快,巨蟒也快,剛纔那一飛刀只是讓它十分痛苦,受的傷倒是不重。不一會兒林雲就跑出了十多裏開外,有好幾只兇獸本來想襲擊他的,可是被巨蟒的氣息嚇得屁滾尿流,森林裏一片雞飛狗跳。一路行來,起碼有上百顆大樹被巨蟒掃成兩段,那些小樹直接碾壓過來,形成了一條筆直的道路。

爲了不被巨蟒當做食物,林雲跑得更快了,靈獸級的獸類果然是不好惹的。估計這時候田謙宏已經取得血雲果和刺天飛刀了,林雲也加快幾步,把隱匿丹服下一顆,一下躲到剛纔看好的一個巖縫裏。 巨蟒遺失了林雲的蹤跡,狂躁的四處發泄,附近的森林可遭了災,幾畝地的樹木全部被巨蟒那一根鋼澆鐵鑄的尾巴給弄倒了,四周一片狼藉。

林雲在不遠處看着這巨蟒,心裏暗自慶幸,幸虧跑快了一點,不然的話不是被巨蟒一口吞到肚子裏就是被一尾巴掃成肉醬,這兩個結果都不是太好的樣子。

巨蟒發泄了一會兒,沒能找出林雲的下落,估計也有點掛念血雲果,就離開了這裏。雖說以巨蟒的智商應該不會出現殺一個回馬槍之類的情況,可是林雲還是等了一個時辰再三確定比較安全了纔出去。

來到田謙宏躲藏的巖縫邊,林雲在地上跺了三下,沒過一會兒,渾身沾滿泥土的田謙宏就從地下爬了出來。他拍拍自己身上的泥土,滿臉的興奮道:“林兄,我們發財了!整整八顆血雲果啊,而且都是馬上就要成熟的極品貨色,市面上一顆起碼也值一顆元晶!而且還是有價無市,如果運作得好,價格甚至可以更高。”

林雲也是很高興,不過相比之下他更關心自己的刺天飛刀的下落,問道:“田兄,我的那一把飛刀你撿到了嗎?”

田謙宏一拍腦袋,從懷裏取出一把飛刀來道:“林兄,你不問起我都給忘了,喏,這就是你的那一把飛刀。”說到這裏,他有些難爲情的道:“林兄,這八顆血雲果我只要兩顆,其他的都歸你,你覺得如何?”他心裏忐忑,畢竟這個是林雲冒着生命危險纔有機會取得的,他自己的功勞就微乎其微了,如今自己開口就要四分子一的成果,是有點大膽了。

林雲倒是無所謂,把刺天飛刀收回芥子空間說道:“就這麼辦吧。”

田謙宏把八顆血雲果都拿了出來,這些果子鮮紅中帶着一絲青澀,果然是還差一點點就完全成熟了。他挑了兩顆品相最差的,林雲把剩下的六顆都放入了芥子空間。

分配好戰利品後兩人又繼續前行,不過已經不敢走巨蟒的那個方向了,萬一在遇到它,巨蟒還不得追得他們上天無路啊。

分工還是和以前一樣,林雲負責擊殺,田謙宏掃尾,順便把獵物撥皮抽骨,把有價值的東西都弄了下了。這期間他們還看到了好幾只靈獸,要不是林雲見機得快,否則早就被追得滿森林亂跑了。

突然,森林裏傳來兩股強大的氣息,似乎是兩隻極爲強大的靈獸在,隱隱約約的還傳來獸類的呼嚎聲和樹木被折斷“咔嚓”的**聲。兩人面面相覷,這兩股氣息是如此的強大,林雲覺得靈獸巔峯的獸類都有所不及。他們附近的獸類都已經嚇得癱倒在地,瑟瑟發抖,沒有絲毫反抗之力。他們對視一眼,異口同聲的道:“趕快出森林!”

一路狂奔出了森林,兩人都覺得心有餘悸,森林裏的獸類強大的不可思議。估計在森林的中心肯定有很多的上古寶物,可是這裏只允許武師級和以下的武者前來,估計森林中心的寶物是永無見天之日了。

林雲看了看附近,發現這裏已經不是進入森林的那一片草地了,森林外不遠處是兩座不算太高的山,兩座山之間的峽谷裏能隱隱看到建築物的影子。

林雲指着峽谷道:“田兄,看來我們出來倒是一個明智的選擇,你看,這峽谷裏好像有建築物,說不定裏面有什麼上古的寶物呢!”

田謙宏順着林雲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隱隱有建築的樣子,高興的道:“看來我們運氣不錯,連老天都在幫我們,註定要我們拿到寶物啊!”

兩人走到峽谷前,正在打量裏面的景象,忽然,從遠方奔過來三個人,爲首的田謙宏介紹過,正是天劍門的雪無痕!


雪無痕等人遠遠的看到了林雲二人,奔了過來。臨得近了纔看清楚,除了雪無痕之外,另外的兩人是一男一女,都受了不輕的傷,特別是那個男子,受傷頗重,行動不是太方便,全是那個女子扶着行動,看起來他們的關係不淺。

雪無痕看了看峽谷,對林雲二人微笑說道:“兩位來得好早啊,我都以爲自己來得最早的了,沒想到你們還要早。在下天劍門雪無痕,這是我師弟夏風,師妹凌筱雨,還未請教兩位高姓大名?”雪無痕平時淡漠已極,笑起來的時候格外的吸引人,彷彿天上的太陽都因此而黯然失色。

“在下林雲,這是我朋友田謙宏,我們都是散修,無意中來到這裏的。”

林雲不動聲色,心裏暗暗思忖,聽雪無痕的語氣,這個地方似乎在十二大勢力中並不是祕密,看起來等一會其他的勢力都會陸續前來,估計這裏肯定有什麼驚天的寶藏。


雪無痕驚訝的揚了揚眉,他那個叫凌筱雨的師妹就冷冰冰的說道:“這個峽谷爲我們十二大勢力共同擁有,你還是趕緊離開,免得引火燒身。”

林雲還未說話雪無痕就朗笑道:“無妨,既然林兄你們二人無意到了這裏就是緣分,等會一起來探索永恆神殿吧。”

凌筱雨急道:“師兄,你這樣做可是違反當初協議的!”

雪無痕一擺手,“沒事,我雪無痕的朋友來共同探索神殿,晾他們也不敢說什麼!”這話說得可真是霸氣。

林雲對這個神殿愈發的好奇了,自然不會拒絕雪無痕的好意,拱拱手道:“多謝雪兄美意,我們就卻之不恭了!”

雪無痕對林雲點了點頭,好像很是滿意他的態度,說得:“林兄,對手難道,實力相當的對手更是難道,在出了遺蹟之後不如我們找個地方比試一場,你看如何?”

林雲微笑道:“我正有此意,求之不得。”兩人頓時就有了惺惺相惜的感覺。

夏風和凌筱雨都暈菜了,他們的師兄雪無痕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說話了?還有那個叫林雲的人實力難道和天劍門近百年來最出色的天才雪無痕旗鼓相當?這都什麼情況啊,他們徹底凌亂了。田謙宏還好點,他早就見識了林雲的修爲和武技,是以並不覺得太吃驚。

沒過一會兒,從遠處傳來一陣豪邁的歌聲:男兒當殺人,殺人不留情。千秋不朽業,盡在殺人中。昔有豪男兒,義氣重然諾。睚眥即殺人,身比鴻毛輕……

雪無痕微微一笑道:“霸無雙這個愛擺酷的傢伙來了。”

林雲心裏思忖着,看來雪無痕和霸無雙這兩個門派中最優秀的弟子關係挺好的,並不像兩人的師門那樣關係緊張。

沒過多久,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壯漢出現在視線中,正是霸無雙,雪無痕迎了上去道:“小雙雙,你這傢伙把與你同行的你師弟師妹們弄哪去了?”

霸無雙哈哈大笑着給了雪無痕一個熊抱,道:“在路上遇到了一隻靈獸,在跑路的過程中與他們失散了。娘娘腔,看起來你們也是很慘的啊,只剩兩個人都基本上無法參與探索永恆神殿了。還有,以後不許再這麼叫我了!”

“那好,我以後不這麼叫你了,小雙雙!”雪無痕一本正經的道。

林雲聽到他們互相的稱呼實在是太怪異了,一下沒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霸無雙看着林雲,疑惑的道:“娘娘腔,這傢伙是誰啊,好像不是我們認識的吧?”

雪無痕把林雲拉過來道:“這是我剛認識的朋友林雲,我準備讓他和我們一起探索永恆神殿。”

霸無雙“哦”了一聲,對林雲伸出手來,道:“在下霸刀門霸無雙,很高興認識你。” 林雲看着霸無雙的的神色就猜到他想試探自己,當下也伸出手和霸無雙的巨靈掌握住了一起,說道:“在下林雲,一介散修,還請無雙兄多多指教啊!”這種程度的試探,還不知道誰贏呢?!

兩隻不成比例的手剛握在一起,林雲就感覺到對方的手上傳來一股巨力,嗯,這是純粹的肉體的蠻力,竟然沒有夾雜一絲真元。林雲雖說看起來並不如霸無雙那樣的雄壯,可是經過上古功法的溫養,身體素質可不比霸無雙的差多少。

雪無痕等人就看到林雲和霸無雙兩人如同多年未見的好友一般緊緊的握着手不放開,而且都面帶笑容,就差沒有斬雞頭了。霸無雙見自己的力量竟然壓不住看起來比自己瘦弱很多的林雲,心中也是駭然,不過他也是拿得起放的下的人物,當下鬆開手哈哈笑道:“林兄,你很厲害,你有這個資格去永恆神殿了。”

林雲寵辱不驚的道:“多謝無雙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