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的目光掃到端坐在鐵籠中的林嘯身上時,頓時便亮了。

他的臉上顯露出急切的表情,剛想開口說些什麼,卻又微微一怔,閉上了嘴。

就在這時,街對面另一座裝潢考察的酒樓的二樓窗戶里也探出一人來,陰陽怪氣地說道:「鬼腳七,你有好東西只想著給閻團長留著,難道我就出不起價錢嗎?」

這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長相俊朗,衣著華美,打份得似乎有些過頭了,顯出幾分陰柔氣,一臉的傲慢。

「喲!原來是胡大少!」鬼腳七轉頭一看,忙連連抱拳,「您說的是哪裡話,您兩位可都是我的大主顧,我有什麼好東西可都先想著您兩位呢!」

「哼!」胡大少鼻孔里發出一聲輕哼,目光向下一掃。

當他的目光掃到林嘯身上時,頓時便睜大了眼睛,一臉的驚詫。

胡大少忽然抬起頭來,目光正好與街對面的閻團長碰在一起,兩人從對方的眼睛里都看出了勢在必得的決心。

兩人的目光交鋒,逃不出鬼腳七的眼睛,他暗自得意地一聲輕笑,仰首抱拳大聲說道:「兩位爺,先告辭了,明天早上我可等著您兩位了。」

說罷,鬼腳七一邊催馬前行,一邊貪婪而興奮地看了一眼身邊正端坐在鐵籠中的林嘯,就像看著一袋子嘩嘩響的鑽幣。

(數據好慘!各位大大如果還喜歡這本書,麻煩花幾秒名鍾投下推薦和點下收藏吧!萬謝!!)

… 的是一個士兵,則更是會直接一腳踢將過去。

這些獸族大都是長年在關城中生活的熟蠻,都是一些大戶人家蓄養的奴僕,臉上烙著青黑色的標紋。

也有一些是從關外來此貿易的,他們進城后湊齊十人便成一隊,由士兵押解著領往互市區,這個街區是封閉式的,獸人進出都得由士兵引領,倒像是關押犯人的監牢一般。

這些來貿易的獸族很多也都是老行商了,都知道規矩,一個個老老實實地低著頭,偶有幾個新人好奇地抬頭張望,頓時便招來押解士兵的怒斥與拳腳。

在人類世界中,獸族的地位之低,處境之惡劣,從這邊陲的關城,就可管窺全豹了。

林嘯所在的這支隊伍一進城,便引起了極大的轟動,所到之處,人們紛紛圍觀。

當隊伍路過街邊一座高大的酒樓時,從二樓的軒窗里,忽然有一人探出半個身子,對著經過的隊伍大呼:「七爺,這回大豐收啊!」

這是一個中年人,面白無須,商人打扮,一臉的和氣,卻透著一股子精明勁。

「原來是閻團長,閻大爺!」那位聲音粗野的獵奴隊頭目勒馬停下,對這中年人仰首抱拳,聲音里極力透出一股親熱勁,「托您的福,這回獵獲了幾個好胚子,明天早上您可得早點來照顧小的生意。您要是看上了哪一個,我給您留著。」

「呵呵,多謝七爺美意。」這個閻團長一邊笑著拱手示謝,一邊目光從下方的獸人隊伍中一掃而過。

當他的目光掃到端坐在鐵籠中的林嘯身上時,頓時便亮了。

他的臉上顯露出急切的表情,剛想開口說些什麼,卻又微微一怔,閉上了嘴。

就在這時,街對面另一座裝潢考察的酒樓的二樓窗戶里也探出一人來,陰陽怪氣地說道:「鬼腳七,你有好東西只想著給閻團長留著,難道我就出不起價錢嗎?」

這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長相俊朗,衣著華美,打份得似乎有些過頭了,顯出幾分陰柔氣,一臉的傲慢。

「喲!原來是胡大少!」鬼腳七轉頭一看,忙連連抱拳,「您說的是哪裡話,您兩位可都是我的大主顧,我有什麼好東西可都先想著您兩位呢!」

「哼!」胡大少鼻孔里發出一聲輕哼,目光向下一掃。

當他的目光掃到林嘯身上時,頓時便睜大了眼睛,一臉的驚詫。

胡大少忽然抬起頭來,目光正好與街對面的閻團長碰在一起,兩人從對方的眼睛里都看出了勢在必得的決心。

兩人的目光交鋒,逃不出鬼腳七的眼睛,他暗自得意地一聲輕笑,仰首抱拳大聲說道:「兩位爺,先告辭了,明天早上我可等著您兩位了。」

說罷,鬼腳七一邊催馬前行,一邊貪婪而興奮地看了一眼身邊正端坐在鐵籠中的林嘯,就像看著一袋子嘩嘩響的鑽幣。

(數據好慘!各位大大如果還喜歡這本書,麻煩花幾秒名鍾投下推薦和點下收藏吧!萬謝!!) 時光匆匆,轉眼數月過去。

《韶華好時光》也在劇組工作人員的日夜趕工之中,拍攝完成,在完成了一系列的後期製作之後,今它就將登陸A市衛視黃金檔,正式與觀眾見面。

在此之前,該劇已經進行了一輪鋪天蓋地的宣傳攻勢。

作為佳蕊影視的老拍檔,與長期長期戰略合作夥伴,A市衛視對《韶華好時光》這部劇,可謂相當重視。

不僅特意騰出近期的黃金檔,首播這部劇。

早在一個多月前,便在全平台各個時段,分批量滾動播放了《韶華好時光》的宣傳廣告。

甚至大手筆,買下了很多廣告版塊,用於宣傳。

廣場、大廈、地鐵口、公交站……

隨處可見《韶華好時光》的廣告,可謂是鋪天蓋地。

佳蕊影視也對《韶華好時光》這部劇,表示了高度重視。

作為佳蕊影視首個小說改編影視化的劇,這部劇,一開始,便是旨在為這類影視劇,打響頭炮與口碑。

是以,對於這部劇,佳蕊影視的宣傳攻勢,也是足夠猛。

甚至,顧佳蕊這位老總,都毫不避諱,親生上陣,為《韶華好時光》撐場安利。

在這樣強大而又猛烈的前期宣傳之下,《韶華好時光》竟是未播先熱,引起了人們廣大關注與談論:

「誒,小徐,你走這麼快乾嘛?這是家裡頭有急事啊?一下班,就往回趕。」

「嗨,這不是《韶華好時光》,今天岸上就要開播了么?我趕著回家去看啊。」

「呀,對哦。今天《韶華好時光》要開播了啊。我要看!我要看!且不說這鋪天蓋地的廣告。就說,這可是金牌編劇,顧編劇強烈推薦和安利過是,而且,顧編劇,還是這部劇的製片人,就沖這一點,這劇我追定了。」

「顧大編劇出品,必屬精品。應該不會讓我們失望的。」

……

許多人就是抱著這樣的心理與態度,紛紛圍坐在電視機前,早早打開了電視機,坐等《韶華好時光》的首播。

而與此同時,顧佳蕊一家人,也正守在電視機前,靜待著《韶華好時光》的播出。

今天,就連日理萬機的顧爸爸與顧媽媽,也是特特提前下班,就為來陪自家寶貝女兒,一起來看這部劇。

雖然這部劇,編劇並不是顧佳蕊,但是,顧爸爸與顧媽媽都知道,這部劇,對女兒、對女兒的公司,與她之後的事業發展,至關重要。

所以,還是要力挺的。

妥妥的!

「佳蕊,你放心,我已經叫我公司里的所有員工,今晚必須收看這部劇了。收視率怎麼著,也是會有一定保證的。」

一邊坐等《韶華好時光》播出,一家三口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顧爸爸突然不經意的道。

「爸,有沒有搞錯。你還亂給員工派活啊?」

顧佳蕊聞言,有些好笑、又有些無語。

給了自家老爸一計『爸,你有沒有搞錯』的白眼。

「哈哈,這有什麼?我不讓他們做白工。我給錢的啊。看劇,算加班費。」

顧爸爸哈哈一笑,大手一揮道。

那神情、那模樣……

顧佳蕊腦海之中,飛速浮現一串字:

嗯,很霸道、很總裁。

她爸這是霸道總裁本裁啊。

不過……

「爸,這劇有那麼難看嗎?還需要花錢,讓人來看?」

蝦米意思?

【掀桌】 冬日的天亮得很晚,當姍姍來遲的魚肚白剛在東方的天際浮現,各支獵奴隊的武士們便吆喝著踢醒一地的蠻人奴隸,今天,是一月一次的奴隸交易大集。

高歌照例受到優待,早餐是一大塊熱騰騰的牛肉加一疊烘得綿軟厚實,表皮微焦的白麵餅。

很快,廣場上便熱鬧了起來,形形色色的買家絡繹而來,到處是詢價聲,吆喝聲,金銀幣的叮噹聲。

「這個蠻人不錯,看上去有幾斤力氣,我的莊園正缺個耕地的壯勞力,我要了。」一名身形矮胖滾圓,穿戴華麗俗氣的土財主踱到高歌的鐵籠前,打量了一眼后,伸手指著他傲然說道。

他的手指又短又肥,上面戴著數個金戒指。

在他的身後,一名管家模樣的隨從手中正牽著一串背縛雙手的奴隸,約有五、六個,他一聽主人的話,馬上左右環顧,叫喊道:「我們貝斯老爺看上你們這個奴隸了,誰是管事的?快些報個價。」

「嘿嘿,這位老爺,這個蠻人……我們……我們不賣!」刀疤傑森聽到聲音,忙從另一邊跑上前來陪著笑,今天的他,已換下一身的甲胄,穿著長衫,儼然一副商人打份。

「什麼?!不賣?!豈有此理,不賣你拉到集上來幹嘛?你是怕我出不起錢嗎?說,要多少錢,老爺我有的是錢。」貝斯老爺粗短的手指向著刀疤傑森連連點著。

「對,我們老爺有的是錢!」管家上前幫腔道。

「這……」刀疤傑森剛想說話,卻被一個聲音打斷。

「你還真出不起這個價錢!」隨著一聲飽含不屑的聲音,一人越眾而出,一身青色長袍,腰懸長劍,平和中暗含著精明和強悍,正是那位被刀疤傑森稱為布雷克團長的中年人。

「什麼?!我出不起價錢!你知道我是誰嗎?雁回關內青石鎮周圍方圓十里的田地都是我貝斯家的。今天這個蠻人我買定了,說,要多少錢,七個銀鷹幣還是九個銀鷹幣?」貝斯老爺像個皮球一樣一跳三尺高,一邊狠狠地瞪著布雷克團長,一邊用手直指著刀疤傑森。

布雷克團長看也不看貝斯財主,對刀疤傑森抬了抬下巴,說道:「這個虎族人,我出三十枚金鷹。」

「什……什麼,三……三十枚金鷹幣!」林財主險些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臉的難以置信,一枚金鷹幣相當於十枚銀鷹幣,三十枚金鷹就是三百枚銀鷹幣,直接是他出價的三十多倍。

四周圍觀的買家們也都是一片嘩然,紛紛圍攏過來,一片議論紛紛。

「這位大人我認得,是有名的魁首競鬥團的團長布雷克勛爵!」

「不會吧!魁首競鬥團可是王國三大競鬥團之一,布雷克爵爺可是右相大人跟前的紅人,怎麼會來咱們這個小地方。」

「就是布雷克大人沒錯,十年前他來過,用二枚鑽幣在這個集市上買走了後來紅遍雪圍城的雙槍鬼。」

「雙槍鬼?!就是那個用一長一短兩枝槍的猿族角鬥士嗎?」

「對!就是他。還差一場勝利便可獲自由,卻被滾肉刀幹掉那個。」

……

聽到這些議論,貝斯財主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臉上的肥肉直抖,一頭都是汗。

「原來是布……布雷克團長,失敬!失敬!」土財主貝斯連連抱拳,狼狽地退入了圍觀的人群之中,布雷克卻連看都沒抬眼看他一眼。

「嘿嘿,布雷克團長,您總算大駕光臨了。不過,這個價……可出得有些低喔。」刀疤傑森滿臉堆笑。

「急什麼!一下子便出高了,等一下要來的那位不就沒得玩了?」布雷克團長嘴角一扯,頗有深意地笑笑。

「嘿嘿,爵爺高見,高見。」刀疤傑森連連哈腰,一臉暗自的得意。

「布雷克團長,怎麼這麼早就趕來了?也不招呼我一聲。」一個陰惻惻的聲音傳來,人群一陣騷動,讓出一條路來。

來的是一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長相俊美,衣著華美入時,天已微涼,他的手中卻還拿著一把精美的鵝毛扇輕輕搖著,香風陣陣,正是那位被刀疤傑森稱為格羅斯少爺的年輕人。

「這下有熱鬧好看了,三大競鬥團中的絕冠競鬥團的大少爺格羅斯也來了。」

「這兩家可是互相別苗頭的,看這架勢,今天也要別上一別了。」

周圍圍觀的人群中又是一片議論紛紛。

「格羅斯少爺早!」刀疤傑森眉開眼笑,上前行禮。

「免了!」格羅斯動作優雅地揚一揚鵝毛扇,傲然道:「這個虎族人我也看上了,我出四十枚金幣。」

「嘩!」四下一片驚嘆聲,四十枚金幣對一般的商人來說已經是天文數字了。

「格羅斯,你們絕冠里已有風雷刀那樣強力型的角鬥士,買了這個虎族人,豈不是有些重複浪費?還是讓給我吧。我出四十五枚金幣。」布雷克笑著對格羅斯說道。

「唉呀布雷克團長,誰會嫌好手太少呢?有了他,我可以把風雷刀轉賣他人啊。倒是布雷克團長您,眼看陛下五十華誕在即,卻拿不出整齊的隊伍參加今年的嘉華大比,是不是心裡很著急啊?是不是很想把這名虎族人買回去啊?抱歉,我出五十枚金幣。」格羅斯一臉促狹的邪笑。

「哼!」布雷克臉上掠過一絲陰影,不再與格羅斯費話,直接報價道:「五十五枚金幣。」

「六十枚金幣。」格羅斯毫不猶豫。

「七十枚!」布雷克抬高了聲音。

「七十五枚!」格羅斯啪一聲收起鵝毛摺扇。

「八十!!」

「八十五!!」

……

「一枚鑽幣!」

當布雷克報出這個價后,四周一片寂靜,圍觀者紛紛呆若木雞,為一個奴隸出價到這麼高,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想象的範圍。

鑽幣,中原九州最貴重的結算單位,一枚相當於一百枚金幣。

「兩……兩枚鑽幣!」格羅斯的聲音有些尖利。

「三枚!」布雷克毫不猶豫。

……

人群中,貝斯財主的脖子縮得更短了,現在的報價,已經可以把他的家產全部買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