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茵轉悲為喜:「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替她被子蓋好,輕輕擁住她,「你為我漂洋過海,還給我生了一個孩子,你對我的恩和情,我一輩子都還不完。」

自從茵兒回來后,沈風一有空便來看望,這個孩子對於他來說意義甚大,他從未如此開心過,讓他更加明白了保家衛國的意義所在,只有落地生根后,才會沉重的歸屬感。

琴茵忽然咯咯笑道:「公子,茵兒要睡了,你先去償還婉詞的恩情。」

沈風怔了怔。

琴茵輕哼道:「方才猜字遊戲若是從你口中連起來便是『今夜來我房』,公子,你此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這個時代也有這句諺語。

我的採花密碼居然給茵兒給破譯了,下次試試唇語看你還能不能破譯,沈風厚顏無恥道:「咦,好像真是今夜來我房。」

琴茵輕唇吐出溫熱的氣息,媚眼如絲地睇了兩眼,在沈風耳邊低聲道:「我知公子想欺負婉詞,故而假借遊戲之名,茵兒早已看出,還暗中幫助公子,哼!」

沈風嘿嘿笑道:「還是我茵兒疼我,讓為夫好好獎勵你——」說話間,已是在茵兒身上一番作為,少時便已是褻衣半褪,香艷飽嘗。

「公子,不可再作弄,茵兒受不住了。」琴茵已是人婦,於閨房中受了歡愉,更是風韻迷人,但她挺著大肚子,只能淺嘗輒止,「你快去找婉詞,婉詞等著你呢。」

沈風也知道不能亂來,在她臉上重重親了一口,戀戀不捨道:「茵兒,你真迷人。」

琴茵甜甜一笑,輕聲道:「茵兒有身孕不能侍奉公子,這裡各個都是萬里挑一的美女,你隨便挑一個去你房中,我想她們不會反對,今夜是婉詞,明日晴雪——」

「這不好吧——」嘴上一套,心裡卻火熱無比,要不是丈母娘經常來巡邏抓文明建設,他說不定已這麼辦了。

琴茵卻是咯咯笑著,見相公開心,她心裡也歡喜,此時油燈昏黃,她一身素白,清肅幽寒,結合她獨特的容貌,有一股另類的陰森之美,像極了倩女幽魂中的聶小倩。

她血統中有一半波斯,一半漢人,說起來還是一個混血兒,這就造成了她獨特的容貌,在夜晚里看起來,真有些像陰柔的女鬼,

不過,這股另類的氣質,反倒讓沈風欲罷不能,想想又是聶小倩,又是波斯中華混血兒,這是何等香艷,又是一番逞歡后,終於被茵兒趕出門外。

出了門,沈風仍是神采奕奕,今晚他是把這幾個月沒幹的壞事想在一夜之間幹完,其態度極是堅決,其手段極是變態,其行為極是無恥。

婉詞這時候是不是在我房間等我了——

心中火熱無比,急匆匆跑回房間,果然見房中已有燈火照映,敲了敲門,輕喚道:「我進來了。」說著,便推開門進去。

「婉詞——」

柳婉詞站在房中,來回躊躇著,剛聽到聲音,便轉身過去,見到那人進來,本是緊張的心情更加急急亂撞,細若蚊聲地輕嗯一聲,觸到一道直勾勾的眼神,羞地螓首埋下去。

沈風笑嘻嘻道:「婉詞,你為何晚上還不睡來我房間——」

聞言,柳婉詞愕然驚呼一聲,羞地無地自容:「我——我走錯了!」說著,便急匆匆跑出房間。

沈風拉住她的手,臉上掛著揶揄的笑意:「沒走錯,這裡就是我的房間,今夜來我房。」

——在兩人調情時,床底下躲著一人,她神情發窘中還帶著幾分疑惑,身子不敢動彈,眼睛直愣愣地望著前面——

柳婉詞羞道:「你叫我來,是有什麼要緊事么?」

沈風鄭重道:「我想與你做一件天人共祝且又是我情至濃處要做之事。」

柳婉詞心中猜到一二,帶著七分羞澀三分慌亂道:「若是天人共祝,那應當是好事。」

「理解得非常正確。」說罷,慢慢走近到她一掌間之距,低頭與她對視,嘴角掛著邪惡又溫柔的笑容。

——為何讓柳姑娘來他房中,莫非是要與柳姑娘、、、那他又為何叫我來他房中——

柳婉詞埋首於胸,鼻息已是絮亂不穩,細弱蚊聲道:「不是要做天人共祝的事么?」

沈風壓抑住內心翻滾滾的波濤,對著她挑眉眨眨眼睛,壞壞笑道:「這事便要追溯到我與你相遇之時,自從我與你相遇后,我便向天立誓要與你結鶼鰈之情,如今我們做到了,上天自然要祝賀。而我們乃是人人慕羨的情侶,天下人皆盼著我們成一對眷屬,故此,今夜所要做之事,乃是天人共祝。」(鶼:比翼鳥,鰈:比目魚)

柳婉詞聽得耳根子都軟了,耳墜如一對晶瑩的醉酡紅玉珠,勇敢地抬首與他凝視,羞道:「草谷大夫與我說過,我的身體里有瑞靈,若是——若是與你做成夫妻,對你大有裨益。(裨益有增加年壽的意思)

原來是草谷在背後幫好做好事,沈風作出尋思之色:「難道婉詞不想跟我做夫妻嗎?」

柳婉詞心兒噗通噗通,好一會兒都沒靜下,嗔怪道:「你還要作弄我——我對你的情意,天人皆知。」言畢,似乎用盡了力氣,輕輕靠在他身上。

一縷縷幽香撲鼻而來,溫暖的身子隨後而至,盈盈可握的柳腰,柔軟挺翹的酥胸,何等地撩人,美人在懷,還可感受到砰砰的心跳聲,沈風更是心房隆隆作響,擁住她時,抑制不住的激動,心情猶是感懷。

已近一年不曾與她溫存,再抱著她,才體會到何謂失而復得,輕聲道:「我不會再失去你。」

柳婉詞貼在他身上,淚珠簌簌而下。

——有情人終成眷屬,如此甚好,可他為何要我來房間——床底下的人腦海中不停盤旋著這個問題。

好一會兒,沈風忽然壞笑道:「草谷大夫十分操心此事,幾番懇求我,唆使我,我拒絕,她又曉之以情,動之以補,今天羊腰子、明天枸杞子,更甚者,威脅與我斷絕師叔侄關係,就差點上吊,個子小,居然揚言上吊,唉,不管能不能夠得著,是不是真話,足可見草谷大夫多麼偉大,我十分能理解她,不知她此刻在何處,我們夫妻要好好感謝她。」

——沈將軍怎可如此說我,我何曾威脅過你,何曾要上吊,沈將軍,你怎可如此說我——

沈風要感謝的草谷大夫,此時不在別的地方,就在他床底下,此時草谷大夫心情極其低落,莫名被叫來房中,被迫藏在床下,傷心聽到他的話,她心中極其崇敬沈將軍,沈將軍從山上將她帶下來,為她填築醫房藥物盡展生平所學,此時聽到沈將軍非議她,還說她個子小,心情極其傷心,極其低落,她在山下能依靠的人唯有沈將軍,她也發誓要盡忠職守,可今夜聽到這些話,沈將軍似乎討厭她。

草谷心中傷心至極,一臉失落,但蹲在床底下,又顯得十分滑稽。

「不可在背後如此說前輩不是,前輩乃是婉詞最敬佩的大夫,醫術更是無人出其右。」

沈風嘿嘿笑道:「既然我們都如此尊重草谷大夫,那便快點完成她的心愿,否則她夜裡都睡不著,醫者父母心,我最了解了。」這傢伙明明是淫者沒良心,能了解什麼。

說間,大手撫上。

——若他們二人行房,我豈非——

草穀神色窘迫之極,正好看見那雙作惡的雙手,急忙把臉挪到另一方向,不堪直視,但已心跳臉紅,大膽猜一下,這該是草谷大夫生來頭一遭如此尷尬之事。

嚶——

婉詞嚶嚀一聲,聲音靡靡在房中縈繞,沈風眼中已經冒出火來:「婉詞,我要與你做夫妻!」說著,將她攔腰抱起走向暖珠簾、柔床榻。

——沈將軍不可!將軍不可!將軍不可、、、——

見那雙腳走近,草谷心中連道不可,驚慌間,一支鞋子便飛到她臉上,然後便感覺床板沉了下來。

——將軍不可——

草谷心中哀叫連連。

但靡靡之緋聲漸漸瀰漫整個房間,動靜也漸漸變大,感覺最深的莫過於床底下的草谷。

——將軍不可啊——

草谷臉紅耳赤,生來從未與男子相愛,更從未經歷此事,此時在床底下聽著,腦袋如遭雷擊,整個人懵住。

啊——

一道奇特的聲音過後,草谷心房彷彿被什麼撩了一下子,神情變得極其羞澀,緊接著,床上的動靜如同緩轉急的驟雨,震撼人心,也震撼床板。

咚——咚——咯吱——咯吱——

在床底下的草谷聽得像打雷一般,身軀巨震,心中高呼——

將軍不可!

半個時辰后——

驟雨又起!

此時,草谷已是精神疲憊,欲哭無淚,心中無力的哀叫——

將軍不可啊,我在床底下、、、、

ps:草谷,thisisforyou

(今天更了兩章,前面還有一章,大家新年快樂) 木流只是站在了一旁,他就很認真的提醒了一下,如果不是因為這些個事情的話,就在執勤,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下去,所以如今的事情是真的已經沒有了好處的,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對於其他的事情,他都明白的,只是不好多說。

「總之,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你必須幫我把他的所有身份背景全部都給我調查清楚,若不是因為這一個狀況,就算是繼續這樣待下去,對於所有的一個事情,我也是完全不敢相信的,最近這段時間裡面,你還是應該幫助我把這些個事情全部調查清楚了。」

木流看著他拳頭都已經緊緊的捏了起來,若不是因為這些個事情的話,就在當初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著,所以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那自然也就只能先去好好提醒一下了生的後面是請,若是再發生了麻煩,這對他們來說終究都不是。是一個什麼好事情的,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他是已經全部都明白過來的,只是不好多說。

「放心吧,最近的事情我都已經全部明白過來的了,很多個事情,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了那裡,對於最近的一個情況之下,我也不好再繼續讀書的,所以很多個事情,無論如何,最近這段時間裡面,我是自然明白了。」

他只是站在一旁,就已經很嚴肅的點了點頭,其他的一個事情估計都已經全部在他考慮之中的,只不過那個時候對於所有的事情,她還是不好再去多說了。

「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既然你都能夠全部明白過來,那就實在是太好了,原本就在當初我都還在擔心著很多個事情了,最近的事情既然都已經出現在了這裡,那就說明了接下來的情況下,我們一定要小心了,省的後面再出現麻煩。」

他只是呆在了一旁,就已經很認真的點了點頭,如今的一個事情,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對於最近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下去,只不過接下來的情況下還是沒有這麼容易罷了,所有的事情他是明白的。

「好了,最近的事情既然都已經發生了,那麼接下來我們就應該先去好好想想辦法了,很多個是請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了,最近這段時間裡面,無論如何,我們是時候應該低調一點的了,只是如今的事情,只不過是沒有在我們的考慮之中吧。大了,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我們也應該想想辦法的。」

他只是呆在了一旁,就已經很嚴肅地提醒了其以來所有的一個事情,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這了,那麼對於最近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下去。如今的事情估計都已經是沒有了多少好處了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他也是明白過來的,只是不好再去多說什麼。

「最近的事情確實就像你說的那個樣子,如今不管在做什麼的時候我們都要好好的想一想辦法了。如果不是因為這一個情況的話,就在之前我們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下去,如今的事情估計都已經只會越來越危險的,所以我們一定要小心了。」

木流看著手下的人就很認真地提醒了起來,對於最近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不明白呢?只不過如今的事情,就算是已經出現在了這裡,到時候它一隻們先去想想辦法的,接下來的日子裡面,估計都已經沒有了多少好處的。如今的事。他也是全部明白了,只不過就在當初的時候,有些個事情還是不好去讀書罷了。

「必須儘快的把它給我調查到他所有的身份,到時候就算是我想要對付他到了那個時候,所有的事情也就已經簡單多了,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若不是因為這些個事情的話,最近的事情無論如何我們是已經萬萬沒有想到的,所以介紹。下來的日子裡面,我知道你該怎麼做的。」

木流看著手下的人就已經很嚴肅地提醒了起來,如今的一個是請之下,他可是早就已經沒有了這麼多好脾氣的了,所以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也就必須去和他好好的說一下了如今的事情是真的,都已經沒有了多少好處的。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他也明白了。

「您放心吧,如今事情既然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那麼接下來的情況下,我當然是已經知道了該怎麼做的,我會盡量的去把這一個事情全部都弄清楚了,若不是因為這些個事情的話,就在值錢的時候,最近這段時間裡面,到時讓我們都沒有想到了,所以。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我當然是會盡量的全部去弄清楚的,你不用擔心。」

手下的人看著他都已經這麼說了,才在一旁點了點頭,如今的一個事情,既然都已經出現在這了,對於最近的事情,他當然是應該先去好好看清楚的。接下來的日子裡面很多個事情哪有這麼容易,到時候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他都明白了,只是不好多說。

「你們都能夠知道,那這自然就已經是很好的,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我也不好再去多說什麼,其他的一個事情也就只能你先在這裡等著了,其他的事情真的沒有必要。」

他只是呆在了一旁,就已經很認真的說了一下如今的事情,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對於最近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著呢?所有的事情估計都已經是沒有了多少好處的,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他都清楚了。

「好了,最近這段時間裡面,既然所有的一個事情都已經準備的不錯了,那麼我想這段時間裡面,我們是時候也應該把所有的事情全部都去弄清楚了,如果是一直待在了這裡,恐怕這也絕對不是一個好事情。」

木流說到了這裡,他才在一旁笑了起來,原本對於最近的事情,他還真的已經覺得沒有這麼好玩的,不過如今的一個事情,只想既然最近的情況之下,他也只能先去好好的看一下的,省的後面若是再出現了麻煩,那就越來越不好了,最近的事情。你是已經全部在他考慮之中的。

「之前的時候,很多個事情不是都還在好好的嘛,只是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最近這段時間裡面,這又是怎麼回事呢?最近的事情我是真的不明白。」

次日,陸彥看著這附近的環境,其實還是讓他完全都沒有想到的,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他若是都能夠把所有的一個事情全部都看清楚了,那這當然就已經是不錯的了,只不過最近的情況之下,古迹很多個事情都已經只會越來越不好了。

「阿彥,你在想什麼呢?如今的事情既然都已經全部出現在這裡了,那麼最近的事情之下,我就覺得我們應該先去好好看清楚才對的,只是最近的情況之下,我看你從早上起來以後就一直站在了這裡發獃的模樣,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小黑只是站在了一旁,就已經有些奇怪的說了起來,最近的一個情況之下,她若是都能夠去好好的看明白了,那這當然就已經很好的,只不過說有的一個事情,估計都已經是完全沒有在她準備之中了。

「沒什麼,只不過今天的時候,我已經不知為何,總覺得好像已經有了一種預感,這附近的一個事情都已經不太對勁。」

陸彥只是站在了一旁,他就已經饒了搖頭,雖然對於最近的環境,他還是完全沒有去弄明白不過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他也只能先去好好看下了,省的後面若是再出現了事情,那也真的不好的。

「或許最近的事情也就只不過是你想多了而已罷了,所以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你也就別再管這麼多了。」

小黑只是站在了一旁,就已經很認真的看著她,又不是因為這些個事情的話,就在之前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著,所有的一個事情,估計都已經沒有了多少好處的,就算是繼續這樣待下去,對於很多個事情,他是都已經很輕。能住的了,只是不好多說。

「好了,你還是先去學校裡面吧,如今既然你都已經在那裡當保安了,那麼不管怎麼樣,在做什麼事情的時候,那當然也就只能盡量的去低調一點了,省的後面若是再出現了什麼事情,那就不太好了,而且所有的一個事情之下,無論如何,這段時。家裡面我們是都已經全部知道的了,」

陸彥看著她這個樣子,才在一旁很認真的說了下最近的一個事情,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這了,對於這附近的一個情況下,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呆下去,很多個事情都已經沒有用了。

「雖然最近的事情我們都還在沒有去考慮清楚,但是如今的一個事情既然都已經出現了,那麼這附近的一個狀況之下,我就覺得我們是一定要先去看清楚的,省的後面若是再出現了什麼事情,那就真的不好了。」

陸彥準備好了所有看著現在剛好六點半,他才已經開著車去李曉茹的家裡的方向走去,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這個情況對他來說倒是真的已經很嚴重的,所以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他也必須去把事情都看清楚了,如果不是因為這個狀況的話,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不停的等著,如今的事情都沒用了。

只不過來到了前面不遠處,就已經有好幾個人之間就已經把他的去路給堵住了。陸彥之前難怪他就已經覺得最近好像是哪裡怪怪的,但是一時之間卻又有些說不上來,沒有想到他今天只不過是剛剛從這裡出來,就已經遇到了這麼多的人,不停地在這裡把他的路都已經給堵了住了,如今他倒是已經頓時明白到底。是因為什麼了?

「你們幾個人就這樣把我的路全部都已經給堵住了,恐怕有些不太禮貌吧,這一次把我的去路堵住了,目的是什麼?」

陸彥看著面前的這些個傢伙,它就已經待在了一旁,很嚴肅的說了一下,如今的一個事情,她確實是有些很生氣的,所以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若是能夠去好好的警告以下的話,那自然就已經是不錯的了。所以最近這段時間他也就不。不去好好地體現了起來,省的後面再出現麻煩。 「小子,沒想到你的身份如此的平庸,可是去敢得罪丁市長的兒子,看來你還真的是非常的囂張呢,你知不知道得罪了他會有一個什麼樣的後果,如今的一個狀況之下,看來這段時間裡面,你也還真的是完全不知道想要找死了。」

手下的人只是站在了一旁,就已經很嚴肅地提醒了起來,如今的一個狀況之下,他倒是已經真的很生氣了,所以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那也就不得不去好好的體現了起來。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確實是已經都沒有。你多少好處的,最近的情況下,他是都已經全部明白的,只是不好再繼續多說了。

「我就直接的警告你吧,如今你已經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了,所以最近這段時間裡面,我自然是要來這裡好好的教訓一下你了,看看如今的情況之下,所有的事情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最近這段時間裡面,你還能夠在這裡待多久?」

其中的幾個人說,這就已經慢慢的把它全部都已經給堵住了如今的一個狀況之下,他們當然是已經非常生氣的,所以如今自然也就只是很嚴肅的就警告了起來,若不是因為這些個事情的話,他又怎麼可能會待在了這裡,所以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她也就不得不說了起來。

陸彥沒有想到居然會是那一個人的人,所以對於這次的事情,他當然是已經完全都不放在心上的,只是呆在了一旁,就已經搖了搖頭。如今的事情,無論如何,她又好地去多說什麼呢?

「我想對於最近的事情,你的記性好像是真的不太好,如今我已經警告過你的了,讓你不要再招惹李小姐,丁帥看來還真的是完全都沒有聽進去,既然如此,他都已經沒有聽進去的話,最近這段時間裡面,我是不是應該想要去好好的再警告一下呢?如今的一個是請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了這裡,對於這些個事情,我又好多說什麼。」

他只是站在了一旁,就已經笑了笑,所有的一個是請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對於最近的事情,他恐怕是早就已經全部都準備的差不多了,最近的情況,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著。

「我可警告你,既然這一次的事情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對於最近的事情,你真的不要太囂張了,否則的話,接下來的日子裡面再出現了什麼事情,你可就別怪我不客氣。」

他呆在了一旁,就已經很嚴肅的提醒了一下,如今的一個事情,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對於最近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等著,只不過接下來的日子裡面,估計都已經沒有了這麼多好處了。

「既然要打的話,那就盡量快一點,何必在這裡浪費了這麼多的時間下去。」陸彥看著他們這個模樣就已經搖了搖頭,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自然也就只不過是想要句好好的警告一下他們了。面對這一次的事情,其實就在之前的時候,他是早就已經沒有了任何耐心的,所以對於這一個事情之下,當然也就只是很嚴肅。就提醒了起來。

「你們給我記住了,最近這段時間裡面給我好好的教訓一下,他不管用什麼樣的辦法,最近既然事情都已經出現在了這裡,那麼對於這一次的事情,就應該先去好好的教訓一下她的,讓她知道什麼叫做天高地厚,明白了嗎?」

丁帥站在了另外一邊,就已經很嚴肅的說了下,如今的一個事情,他確實是已經非常生氣的了,所以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她若是都能夠距好好看清楚了,那這當然就已經是很好的,所以最近這段時間裡面,就算是繼續這樣待下去,他也必須。局去好好的提醒一下了。

「放心吧,這一次事情既然都已經澆在了我們的身上了,那麼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我們當然是會好好的去教訓一下她的。」那幾個混混說著就已經關了這一個傳話機。

「陸彥,居然敢在這裡一次又一次的敢跟我作對,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你是真的不要命了,最近的一個狀況之下,無論如何,就算是繼續這樣,逮著我看來也應該先去教訓一下你了。」

丁帥說著就已經在車子裡面慢慢的吃著水果,如今的一個事情,他當然已經是很滿意的了,如果不是因為這些個事情的話,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著,只不過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還是不好再繼續去多說什麼吧了,到時候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他也必須收了起來。

「他既然都已經敢跟您做對了,那就說明他的本事確實是非常的厲害的,所以如今的一個事情,我覺得最近這段時間裡面,我們就應該先去好好的教訓一下他才對的,何必在這裡跟著他浪費太多時間下去呢?對於這個事情我倒是不明白了。」

其中一個跟著他的人就已經有些奇怪的說了下,若不是因為這些個情況的話,就在當初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下去,只不過最近的事情估計都已經沒有了多少好處的,如今的事情他是必須說清楚了。

「總之所有的一個事情,既然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那麼最近的事情之下,我們就應該先去好好的看清楚的,反正這附近的事情都已經全部出現了,很多個事情也就說明了根本沒必要的,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我們也應該弄清楚了。」

陸彥看著這十多個人全部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的模樣,他才在一旁冷笑了起來。如今想要對付這些個傢伙的話,那自然是早就已經簡單多了的,只不過就在當初對於最近的事情,她還是不想要再繼續的劇多說什麼,很多個事情是根本沒多少好處了。

「這麼一大早的就已經要武刀弄劍,真的是一點都不好,原本就在之前我還不想要和你們在這裡打起來的,但是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既然你們都已經如此的囂張了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那也就別再怪我不客氣。」

他只是站在了一旁,就已經搖了搖頭,所有的一個事情之下,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全部出現在這裡了,對於最近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等著呢,很多個事情是根本就沒有多少好處了。

陸彥看著這幾個傢伙不停打過來的模樣,他在一直不停的躲避著弱勢和他們真的呆在了這裡,繼續的打起來的話,到了後面自己肯定是絕對會吃虧的。如今的一個事情,只想他就是因為已經全部都已明白過來了,所以才不得不去好好的說。說了起來,很多歌事情又哪有這麼簡單。

「雖然這附近的一個事情之下,我們都還在沒有去弄清楚,不顧最近的一個事情,既然都已經出現在這了,到時候就算是繼續這樣待下去,我們也應該先去想想辦法的,省的後面若是再出現了事情,那就不好了。」

陸彥只是不停的躲避著,畢竟這裡事情都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若是到時候他在這裡對於所有的事情實在是太過於囂張的話,那種酒還是有些不太好的,最近的一個情況之下,她當然也就已經選擇了低調許多。

「真沒有想到這小子居然都已經變得厲害了許多了如是最近這段時間裡面,我們再繼續這樣和他打下去的話,恐怕不是對手,老大,我們該怎麼辦?」

只不過是幾個回合下來,手下的那幾個傢伙就已經迅速的躲避者了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無論如何,最近這段時間裡面,確實是讓他完全都沒有想到的,如今想要在對付他,那恐怕是不可能的。

「你們真的是一群沒有用的廢物,沒有想到這一點小小的一個事情,到了後面居然都沒有去弄清楚,既然如此,最近這段時間裡面,我要你又有什麼用處?」

丁帥確實是完全都沒有想到,這一個少年居然有如此的厲害,他這一次請的收下這些人吶,可是都已經是非常厲害的了,沒有想到只不過是幾個回合下來,這些人就已經全部都倒在了一旁了如今的一個狀況之下,它當然是已經完全都沒想到的,最近的事情居然如此厲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