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陳家友陳乾海這樣的高手在,就算他貴為城主府,也不得不妥協。

「好,你夠給面子,等忙完事情,我請城主大人喝上一杯,到時候我生讓我侄兒給城主大人給個不是!」陳乾海托手道,「嗯!寧家欠我陳家一筆滔天血債,這寧府以後改為陳府,想必城主大人也沒有意見吧?」

「這寧家以前欠我一筆錢,如果寧家徹底亡了,我可沒有地方去討要了!」羅志銘嘆聲道。

「他們欠你多少?」

「三百萬靈!」

「好說,等我們抄了寧府,三百萬靈我會派人送到你府上去的!」陳乾海說道。

「我還要準備明日武會的事情,我先告辭一步!」

「恕不遠送,還望海涵!」

兩人對望一眼,不明言語的笑了。

羅志銘也不想逼得太緊,這樣對誰都沒有好處,畢竟他們以前都是常喝酒的朋友,還有幾分情面在,既然雙方都有台階下,完滿收場何樂不為呢!

「兄弟們,寧廣義和寧廣全都死了,我們一起殺進寧府,殺光寧家餘孽……」

寧家已經註定滅亡,此時不表現,等到何時?歸順陳家的一干人紛紛舉起刀刃,一股腦的衝進了寧府,一時間,殺人哭聲喊聲震天,不斷從寧府理傳出來。

雖然斬殺仇敵很痛快,但畢竟是殺人,這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情。

既然現在有人爭前恐后的收拾殘局,陳陽等人也樂得清閑。

「噗嗤……」

突然,站在原地的陳陽噴吐出一口鮮,而後轟然倒地!

「陳陽……」陳家族人吼叫道。

「大笨蛋……」皇甫紫嫣萬分著急,以快過所有人的速度,眨眼便來到陳陽的身邊,一把扶起陳陽的上身,陳陽後背靠在紫嫣的身上,旋即,紫嫣抓住陳陽的手腕,給他把起脈來。

「陽子怎麼樣了?」陳乾海急切的問道。

「怎麼會這樣?這麼會這樣?」紫嫣大聲哭吼道。

「我……是不是要死了?」陳陽虛弱的說道。

「不……我不會讓你死的……大笨蛋,我一定不會讓你死的……」紫嫣慌忙的拿出銀針,不斷的往陳陽身上刺。

片刻之間,陳陽身上密密麻麻都是銀針,不過效果甚微,陳陽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呼吸也快速的凝重,心跳紊亂得一塌糊塗,傷勢以始料未及的速度再惡化。

「紫嫣你別費勁的……沒用的……我的情況我自己知道……你停手吧!你也受傷了重傷……」陳陽斷斷續續的說道。

之前,陳陽力戰豹紋雷狼獸,看上去很威風,很神奇,吸收煉化雷電之力,在戰鬥中不斷變強,但戰豹紋雷狼獸強他太多了,就算他擁有聖品雷火天脈,擁有對雷電之力很強的抗性,且擁有詭異的星雲漩渦,那麼猛烈的雷電之力豈是他說煉化就能煉化的。

雷電之力重創了他的經脈和五臟六腑,他只是憑證一股毅力在支撐而已,才沒有當場倒下!

他不能倒下,不然在場的陳家族人會被豹紋雷狼獸殺個精光!

他必須勝,就算死亡,也要幹掉威脅族人的凶獸!

「不……我一定會救你的,就算以命換命我也不會讓你死!」紫嫣瘋狂的大吼道。

() ?陳家每一個人都知道紫嫣有高深精湛的醫術,不論是小病還是大病,沒有她治不了的,就連五長老的無人能治的絕症,也是紫嫣醫好的,能讓紫嫣失態成這個樣子,可見陳陽的情況糟糕到了何種地步!

陳家的眾人嘴裡發苦,心裡冰涼,很痛,猶如利刀在割。

陳乾海伸手探去,查看陳陽的情況,他昔日久病成醫,精通藥理,可謂是半個醫生。

「陽子……」

陳乾海瞳孔一縮,臉色驚變,陳陽的情況比他意料中的更加糟糕,氣血極度紊亂,全身每一條經脈都破裂碎斷了,全部內臟皆在出血,其肋骨斷了整整五根,這種傷勢恐怕就連郡城的神醫也無能為力。

「哎……鹽城難得出這樣一個妖孽級的天才,可惜要夭折了!」

「天妒英才,命啊!沒有誰能反抗命運!」

……

遠處看熱鬧的城中百姓不由得嘆氣道。

「二叔,我要給大壞蛋療傷,不過需要安靜!」紫嫣凝重的說道。

陳乾坤點頭,隨即派出人手,頃刻間清理出方圓百丈的空地,陳氏族人分佈四周,亮出利刃,肅殺,周圍無人敢說話,寂靜,就連一絲風也沒有。

「皇極封脈碎……」

紫嫣一聲低吟,同時雙手不斷在空中揮動,十指在虛空中勾畫出美妙的圖文,隨後,一股旋風以紫嫣為中心,猛然颳起,衣衫擺動,烏黑亮麗的秀髮在空中飄蕩。

轟……

一聲悶雷泛起,旋風陡然的增強的數倍,爾後紫嫣體內似乎有一種莫名的東西破裂了,一股驚天動地的力量降臨在她的身上,紫嫣的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嘴角溢出一絲絲鮮血,神情痛苦!

「小姐她把體內的封印解開了!」靈獸青霞著急的拍動翅膀道。

隨著封印的解開,紫嫣身上被一層層罡氣包裹,身體漸漸的漂浮起來,她的氣勢越來越強,眸子中綻放金光,神聖,威不言,彷彿女神降世,英姿颯爽。

「紫嫣變得好強……」眾人在這股強大的氣息面前,無不驚恐,就算擁有武侯巔峰實力的陳乾海也感到強烈的壓制。

紫嫣此刻的力量絕對超過了武皇境!

「不好!嫣兒她打開了封印,她一定遇見危險了!」

在距離鹽城不知多少億萬里的一處神秘之地中,一個器宇軒昂擁有無上威嚴的中年男子在冥冥之中察覺到一絲天機,突然從修鍊中醒來了過來,臉上萬分的擔憂和焦急。

此人正是紫嫣的父親皇甫泰安,既皇甫氏族的族長!

紫嫣身上的封印皇極封脈術正是皇甫泰安所布,封印主要有兩個作用,

一是能夠限制紫嫣的實力,免得她在禁閉的時候,不聽話溜走,不過最後鬼靈精怪的紫嫣還是成功的離家出走了,好在她身邊有靈獸青霞守護,皇甫泰安也沒有太過擔心,也就任由紫嫣去了。

畢竟關得了一時,關不了一輩子,何況生活在溫室里的花朵不經風雨,難成氣候,兒女大了,總有天會離開父母獨自生活,讓紫嫣到外面碰碰壁,這樣對她有好處。

封印另一個作用是在解開之後,能夠爆發出強大的戰鬥力,如此一來,紫嫣遇見強敵,也不會沒有絲毫反抗能力,不過瞬間能夠提升實力的方法都有一定的反噬,此術封印也不例外,輕者重傷,重者斃命。

當然,只要紫嫣還有一口氣在,皇甫泰安就有信心把紫嫣從死亡邊緣拉回來。

「嫣兒,你一定要支撐住……為父馬上就來救你!」皇甫泰安一臉急迫,手指在虛空中一劃,憑空出現了一條超過十丈的黝黑裂縫,皇甫泰安一步踏入到了裂縫中。

隨後,裂縫一閃而過的癒合,皇甫泰安莫名的消失在此處,再也找不到蹤跡。

如果此刻有人在場的話,一定會無比震驚,破碎虛空,這至少是武尊以上的絕世強者才能擁有的實力,能夠穿梭虛空的人,那更是強大了。

鹽城眾,虛空而立的紫嫣,此刻的氣勢攀升極限,實力晉陞到一個連陳乾海也無法猜測的地步。

紫嫣隨後一揮,原本插在陳陽身上的銀針紛紛飛了出去,紫嫣右掌攤開,虛空一托,已經昏迷的陳陽被一股氣旋包裹,身體離地九尺的漂浮在空中。

啪啪啪……

紫嫣再一次揮動雙掌,十指捏揉,虛空中出現一道道七彩霞光,隨之她的手指越發的快速,出現了一枚枚璀璨的符文,那些符文苦澀難懂,極其深奧,帶著一股遠古滄桑的氣息。

紫嫣一舉一動中,暗合天地韻律,帶著無盡的玄妙,方面百里的天地元氣暴動起來。

「大衍補天針……結……」

隨著紫嫣一聲輕吼,她的身體陡然的冒出一陣濃烈的火光,頭頂上凝結出一千零八十一顆光針,不斷的盤旋!

「小姐……你不要命了,你這樣做值得么?快停手,現在還來得及!」靈獸青霞大聲吼道。

大衍補天針是源於遠古時代強者所創的無上禁術,傳說就連天破了洞也能夠縫合補上。

當然,滄海桑田,時光流轉,此術的很多奧秘已經失傳,但依舊神奇,能夠把剛死的人救活,不過需要燃燒生命力,這是以命換命的禁術。

「青霞,你不懂,當你有一天愛上一個人的時候,就知道愛沒有什麼值得與不值得的,你會希望他能活著,好好的活著……」紫嫣低聲道。

「小姐,青霞不懂,也不想懂,今天不管你有什麼理由,我都不能看著你死,保護是我的職責!」

「這麼說你想攔我了?」紫嫣厲聲說道。

「小姐對不起了……」青霞一邊說道,一邊朝紫嫣撲去。

「如果是以前,或許你還能攔住我,但是你的傷勢未愈,實力大損,如今你連武將境的人也打不過,拿什麼攔我?何況你是我的靈獸,你更攔不住我了!」紫嫣決然說道,「束魂……」

青霞體內的靈魂契約暴動起來,契約之力交織成一張大網,一下子把她的靈魂包裹起來,身體僵硬,翅膀停止拍打,一頭撞落在地。

「小姐,你放開我……」青霞大吼道,她對自己暗恨不已,為什麼她那天倒霉的會被雷劈?為什麼至今還沒有恢復實力?不然的話,就算小姐能夠束她的靈魂,但憑藉著強大的實力,也能夠堅持一會兒。

如果青霞真的恢復了實力,仗著她絕對的實力,滅寧家一萬個來回,如喝水般簡單,陳陽也不會受傷,更不會有現在這些事情了。

嗤嗤嗤……

紫嫣沒有理會青霞的叫嚷,快速的揮動手指,盤旋在她頭頂的光針一顆接一顆的朝著陳陽的穴脈刺去……

天突、璇璣、華蓋……紫宮、玉堂、膻中、中庭……鳩尾……巨闕……

每道光針都毫無差錯的刺入到大衍之術相對應穴位中,每刺入一針,紫嫣身體表面燃燒的生命之火便會黯然一分,而那烏黑亮麗的長發便會淪為一絲絲白髮。

轉眼之間,紫嫣一口氣在陳陽打了八百光針,她的頭髮白了一大半,細嫩如水的臉上出現了一道道皺紋,赫然好似凡塵中六旬老婦,且臉異常的蒼白。

紫嫣氣喘吁吁的呼吸著,身體顫抖得越來越厲害,她越老越無力,不過依舊苦苦堅持著。

「小姐,快住手……」青霞掙扎的哭喊道。

嗤嗤……嗤……

終於,紫嫣把一千零八十一顆光針全部刺入到了陳陽的身體上。

「皇天無極,大衍無形,補天之術……結!」

紫嫣十指反扣,又一道異常強烈的生命之火從她的身體內冒出來,很亮,不夠卻是迴光返照,生命之火的熾焰!

下一瞬,紫嫣身上的生活之火組成一股洪流,通過光針,一股股的灌入到陳陽的身體里。

陳陽的傷勢已驚人的速度開始好轉,碎裂的經脈開始癒合,並且比以前更加堅韌寬闊,而內臟和斷掉的肋骨,如時光倒轉,不可思議的恢復原貌,且越來越富有韌性。

陳陽的氣血平穩襲來,呼吸平穩,不再凝重,臉上開始有了血色,不過紫嫣的容顏卻以看得見的速度衰老,額頭上那深深的皺紋猶如溝渠,眼眶凹陷,最後一根黑髮淪為了銀色。

「紫嫣,你快停手啊!」陳陽從**中蘇醒過來,使勁的動彈掙扎,可惜紫嫣此時的力量太強大了,他根本無法掙脫開。

嘩啦……

幾個呼吸后,光芒散落,陳陽恢復了自由,紫嫣完成了最後的術法,像無根的落葉從空中摔落下來,陳陽落地之後,腳尖一點,奔了出去,一個懷抱,穩穩的把紫嫣接住了。

「紫嫣……」陳陽望著紫嫣,嗚咽,痛苦得說不出話來。

「我現在是不是很醜啊?」紫嫣笑著道,她沒有絲毫力氣,說得很小聲,如果不留神,便聽不清楚,會被吹來的微風淹沒。

此刻的紫嫣,樣子比一百歲老太太還老,肌膚暗淡,凹陷的眼睛渙散,沒有一絲神采,整個臉上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皺紋,白髮如雪那般的白……

「不……我媳婦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我現在很醜,你也不要哭……我馬上就要死了,你要答應我,你要活著,好好的活著,你的命是我救回來的,你活著也是我活著,你開心也是我開心……」紫嫣叮囑道。

「我答應你……我會活著……好好的活著……開開心心的活著!」陳陽的淚像天河之上的瀑布直落九天,同時,陳陽把手搭在紫嫣的後背上,拚命的運轉真元,把吞天真元轉化成青木真元,瘋狂的輸入到紫嫣體會,「我也不會讓你死的,我一定會救你……」

「沒用的!我已經燃燒了生命力……除擁有造化之氣的武聖強者,無人能救……」

「那我現在就去帶你找武聖,你忍著,我一定會找到武聖強者,讓他來救你!」

「你知道哪裡武聖么?」紫嫣說道。

武聖,神武大陸最巔峰的存在,神龍見首不見尾,根本不是尋常人能夠接觸到的。

「我一定會找的……一定會找的……」陳陽癲狂的吼著,不甘心看著紫嫣為救他而這樣死去,但是他的腦殼一團麻,盯著四面八方,根本不知道該去哪個方向,怎麼找到傳說中的武聖強者?

「大笨蛋,你別難過……雖然我很年輕,還沒有活夠,但是相比那些渾渾噩噩過日子的人,我此生並不感到遺憾……因為我轟轟烈烈的愛過一場……」紫嫣笑著道,「大笨蛋,你還能為我講一次白雪公主的故事么?」

「從前,在遙遠的一個國度里,住著一個國王和王后,他們渴望有一個孩子……白雪公主出生了,後來白雪公主的母親去世了,再後來國王娶了一個新的王后……新王後有一個魔鏡……新王后妒忌白雪公主的美貌,於是給她吃了一顆蘋果……王子親吻白雪公主……」

陳陽不斷的俯下頭去,慢慢的接近紫嫣的雙唇,大唇蓋在小唇上……

這一刻沒有了風聲,紛紛時間停頓了……

這一刻,她是史上最美女的公主……

漸漸的,那小唇越來越冰涼,那口中不再有熱氣,那鼻子不再有空氣流動……

紫嫣的手一下子垂下,沒有了呼吸,也沒有心跳!

「啊……」陳陽抱著變得蒼老無比的紫嫣,仰頭的吼著,撕裂心肺,痛……讓靈魂都沒有了知覺,痛得連淚水也滾過不下來!

【ps:或許有人覺得這章的情節很狗血,其實我也這樣覺得的,但是我還是寫了,為啥?因為我喜歡,如果一個女人,可以為了一個男人不顧一切的犧牲,那麼這個男人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成功的男人背後,總有一個成功的女人,其實我想說,紫嫣就是這樣的傻女人,很純很天真!】

() 第705章你才是大哥啊!

白少發了消息沒得到回應,鬱悶了個半死,總覺得這是他的地盤,可是他卻一點沒有得到大家的重視,就把目光移向了vili,說道:「vili,我拉你進一個小群。」

「啊?」vili愣了愣,掏出了手機,「好吧。」

然後vili就進群了。

一進去,白少就慫恿道:「你發個『什麼消息』」

「什麼?」vili有些搞不懂白少的意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