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劉鋒也是一頭的汗,但他依舊在勉力控制著自己的心跳和呼吸,以免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刻被李賀那殺神聽出來些什麼。

見迦娜發現了自己,劉鋒先是做出一個噓聲的手勢,隨後又做出一個拖延時間的手勢。

迦娜很快理解了劉鋒的意思,在那裡做出思考狀,但心裡卻依舊十分焦灼——現在的狀態已經差到了一定程度,幾人都是這樣一副殘血狀態,無論如何都打不過這個滿血滿藍的傢伙的……

場地內安靜了很長時間,見迦娜一副猶豫不決的樣子,李賀很是不快的皺起眉頭說到:「你還在猶豫什麼,以你的實力,我覺得甚至可以給我大兒子李斌當老婆,他可是諾克薩斯七俊傑之一,只要你們結為夫妻,從今以後你們會是諾克薩斯最強大的組合!」

一聽到要給別人做老婆,迦娜臉色頓時變得蒼白起來,在她的心裡,就算是一萬個李斌也比不上她親愛的劉鋒哥哥!

想到這裡,心思單純的迦娜當即湧現出不樂意的表情,而這表情也讓李賀很是不快,但他卻耐著性子讓迦娜思考。

諾克薩斯七俊傑雖然出名,但跟擁有至尊潛能的年輕女英雄比起來,還是差了一個檔次,只要能讓這迦娜歸順,李賀願意等這一段時間。

他等的起!

不過人的耐心畢竟有限,久久不見迦娜有反應的李賀臉色開始變得陰沉起來,發現對方異常的迦娜不自覺的往後退了幾步,腦袋也在不停的左右搖動。

見對方態度堅決,李賀冷哼一聲道:「那麼,你們今晚就要全部死在這裡了!」

一陣能量悅動,李賀終於拔出腰間別著的[多蘭之刃],劍鋒直指前方不遠處的迦娜。

此刻,就算劉鋒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現在無論是安妮還是迦娜的大招都還沒有冷卻,根本就沒有一搏之力!

難道,今晚就要這樣死在這裡了么?

正當他滿臉大汗的時候,一個悠然的聲音傳了過來。

「好一個李家頂級召喚師,如果把你現在這副模樣傳出去,只怕會被整個諾克薩斯人笑話吧?」

聽到這略帶熟悉的聲音,劉鋒臉色突然變的激動起來,還沒等他激動完,又是一個年輕人的聲音傳來。

「我說,李家老頭,你是不是覺得李斌那小子找不到媳婦后開始強搶民女了?雖說那李斌喜歡沾花惹草,但總歸還有那麼一絲實力,當初我把他推平,也花了一整天的功夫呢……」

聽到連續兩人嘲諷的話,正欲出手的李賀停了下來,臉色也變了幾變。

蘇家?方家?

諾克薩斯第二、第三大家族! 方家?蘇家?

諾克薩斯第二、第三大家族成員到訪!

李賀的臉色陰沉下來,如果說開始的時候死上幾個家族英雄只是有些讓人出乎意料,他還能以一己之力力挽狂瀾的話,那麼現在的情況就變得不太美妙了。

無論是方家方德耀還是蘇家蘇傲天,他們在家族中的地位都不低,而且這兩人都拿到了中階召喚師的稱號,都是被作為重心培養的,比起他大兒子李斌都毫不相讓!

在外界傳聞中,諾克薩斯七少之首、蘇家狂少蘇傲天,個人等級為19級,而方家方德耀的實力卻根本沒人知道,這也是他被稱為隱少的緣故。不過,從他敢這麼從容站在自己面前的情況來看,至少也有著15級的實力!

見兩人身邊竟然都沒有站其他人,李賀的眼睛微微眯起:難不成,這兩個傢伙都是私自跑出來的?可為什麼會不約而同的跑到這裡?

難不成,都是來找這超級廢柴劉鋒的?

今天白天方家就已經宣布這劉鋒成為了他們家族的客卿,方德耀過來也就罷了,可這蘇傲天來又算什麼?

眼神不斷的在兩人身上來回徘徊一陣,李賀突然道:「諾克薩斯七少當中,以狂少蘇傲天為首,你的性格狂妄傲慢,可面對我李賀,明顯是晚輩的你,是否有些太過出言不遜?」

頓了頓,李賀又問到:「諾克薩斯七少之末,隱少方德耀,如今卻只身前來這片不屬於你們家族的區域,能不能給個……?」

還沒等他說完,方德耀就開口了:「給什麼?給個理由么?我只是閑來無事想要找我家客卿討論一下試煉之地的經驗,問問他怎麼在半場之內就把李斌推到了召喚師平台上。這有什麼疑問么?」

方德耀的話很不客氣,再次提到了李斌的慘白,加上他很是魯莽的打斷了李賀的話,這讓後者臉上青筋隱隱暴起,但還沒等他說話,就又聽到蘇傲天開了口。

站在一處房頂上,蘇傲天完全算的上傲氣十足,狂意湧現,他腦袋微微上揚,眼睛看著站在地上的李賀自然就成了蔑視,而嘴裡的語氣也很是不忿:「原本我已經邀請了劉鋒下午比賽,可沒想到折騰半天也沒個動靜,這才過來找他,沒想到竟是你這個老鬼在耽誤事!」

頓了頓,蘇傲天沖著迦娜道:「聽說你是個英雄,如果沒猜錯的話,贏了李茂那廢柴的一句,劉鋒使用的就是你的英雄徽章。」


見迦娜點頭,蘇傲天洒然一笑,又對李賀說到:「怎麼,老頭,自己兒子輸給這位英雄一次,你也要試試么?」


聽到蘇傲天的話,李賀當即氣樂了,一臉不屑的問到:「就憑她?哈哈哈……剛剛我可是獨戰三個英雄,現在兩個已經被完全打殘躲起來了,只剩下這個女人敢在這裡站著,我是不忍心辣手摧花才給她一條生路,你以為他們真的很有實力?」

「一對三?可我看到的是你開啟了召喚師技能【重生】,這才有了這麼充足的能量吧,看來你已經輸在他們手上一次了?」蘇傲天雖然為人張揚,但並不表示他是個粗線條,看著李賀身上那密密麻麻的生命星,只要大致一算就知道這已經超越了29級召喚師的極限,也只有開啟了【重生】之後才有這樣的實力。

被蘇傲天尖銳的問起,饒是李賀也不禁氣息一滯,但他很快輕笑起來道:「可問題是我是召喚師,那召喚師的技能本就是為我服務的,如果他們能不開英雄技能跟我打,那我實際上也不可以不開召喚師技能。」


哈哈哈……

聽到李賀的話,隱少方德耀放生大笑起來。

原本以為自己的話會讓兩個年輕人啞口無言,但聽到方德耀的大笑后,李賀臉色當即變得陰沉起來,寒聲問到:「有什麼好笑的?」

微微喘了幾口氣,方德耀這才停下笑聲,一臉怪異的問到:「你一個45歲的召喚師,跟一個十幾歲的女孩子打,居然還好厚著臉皮說技能的事?」

頓了頓,方德耀問起一邊的迦娜道:「妹子,跟你一夥的其他兩個英雄,都多大了?」

被問及年齡,迦娜臉上一紅,但還是答道:「15歲!」

「七歲半!」一個聲音悠悠傳來,幾人都把目光轉向了走出街道的安妮。

「哈哈哈哈……」又是一陣狂笑,蘇傲天頗有些上氣不接下氣的問到:「李賀,你也就跟這兩個年級加起來還不到你一半大的英雄對抗了吧?那麼最後一個英雄多大了?」

「四歲零九十九天……」一個電子合成音傳來,蒸汽機器人布里茨也走出街角。


不得不說,他的出場實在讓人有些震撼,但反應極快的方德耀當即又是一身狂笑隨後道:「老傢伙,你都已經45歲了,跟這三個加起來年齡不到二十七——平均每個人不到9歲的英雄對抗,居然還好意思提起召喚師技能?」

見兩人一對一句的嘲諷,原本就因為自己動用了大量召喚師技能而感到不快的李賀臉上陰沉的能滴出水來。

不過作為頂級強者,他跟這些人鬥嘴並不是毫無意義的,在發現方德耀和蘇傲天都沒有出手的打算,他嘴角微微一斜,說到:「很顯然,你們在拖延時間,想來家族英雄還沒這麼快來把……」

李賀的話讓兩人臉色同時一變,還沒等他們說話,李賀直接跳上了屋頂,冷聲說到:「本來還找不到除掉你們這兩個大家族子弟的辦法,可現在居然一起送上門來了。」

頓了頓,李賀一臉獰笑的道:「蘇傲天,27歲,方德耀,23歲,你們幾個加起來,平均就有15歲了。我一個老頭子獨身對抗5個15歲的召喚師,開啟召喚師技能總算不上什麼吧!」

召喚師技能——【洞察】!

兩眼一瞪,李賀瞬間感知到了附近一整片區域,除了已經暴露出來的3個英雄和2個諾克薩斯七少,還有2個躲在角落裡瑟瑟發抖的低級召喚師外,就沒有其他人了。

一絲冷笑浮上李賀嘴角:「很好,一網打盡!說實話,這個技能平時效果不大,但現在還真是好用!」

戰火、重燃! 午後,軍營中,一道狂風卷過,帶來一絲遊離的能量氣息。

將軍府內,卧室中,一個女人暮然睜開雙眼。

「是誰,在我諾克薩斯城內鬧的這麼凶……」

嗡嗡嗡……

身邊,黑色符文之劍發出了興奮的顫抖,女人不再猶豫,起身穿戴好盔甲,提起巨劍,推門出去。

「劍知其主!」

***

召喚師技能——【洞察】!

轉瞬之間,李賀就獲得了附近沒有其他英雄或召喚師的信息,而且也發現了藏在房屋角落裡的劉鋒和王剛,這讓他冷哼一聲,一臉陰沉的說到:「那王剛應該有35歲了,劉鋒似乎是16歲吧,所以你們七個人加起來總計過了125個年頭,平均下來差不多就是18歲,成年了。」

嘴角露出一絲蔑笑,李賀接著道:「我以一人之力對抗7個成年人,現在全力迎戰應該沒什麼問題了吧?」

聽到李賀竟然真的要動手,不論是蘇傲天還是方德耀臉色都蒼白了些,這李賀可不是他們兩人所能媲美,他們兩人年紀不過二十幾,實力還不夠完善,因此才會被稱為諾克薩斯七俊傑。而這李賀卻是諾克薩斯第一大家族李家中有名的召喚師,高達29級的召喚師等級即使在整個諾克薩斯難逢敵手!

諾克薩斯十大召喚師都是29級!第一名未必就比第十名強!

「老頭,你真的要戰?」饒是狂少蘇傲天,此刻也變得不確定了起來,這不是心念上的變化,而是雙方的實力差距太大了!

早在前段時間就聽說這李賀晉級29級后實力大漲,而且全部換上了3級符文,攻擊力強不說,就連防禦和魔法抗性也沒差,而召喚師因為等級提升被動增加的護甲又使得他們相比一般的英雄更加硬朗,以李賀現在29級的水準,只怕普通技能打在他身上根本就沒什麼感覺!

想到這裡蘇傲天看了看兩個殘血英雄中的那個稚嫩丫頭,又看了看年輕貌美的迦娜,一絲疑慮浮現心頭——就憑這幾個看起來嬌嫩柔弱的英雄到底是怎麼對抗這個超級強者的?

而且這李賀剛剛竟被殺死一次!?

同樣的疑問也浮現在方德耀心裡,現在他的眼中不光有緊張,還有著不少的震撼,幾個低階英雄,擊殺29級召喚師!這是什麼概念!

在以往的戰場上,超過25級的召喚師就如同神靈一般的存在,除非遇到同級別的對手,否則即使面對15級左右的英雄人物也不落下風,這2個一臉年輕相貌的女孩子加上一個看起來強壯但卻有些破舊的機器人,怎麼能夠做到擊殺29級召喚師?

這不是在說笑話么?!

不過很快,兩人的疑慮就被另一種心情所取代——李賀動了!

看著李賀雙手開始凝聚力量,他的目標似乎是血量剛剛恢復到2位數的蒸汽機器人布里茨,劉鋒臉色猛的一變,沖方德耀喊道:「有沒有【清晰術】?」

「有!」方德耀點頭,眼中閃過一絲詫異,李賀馬上要動用攻擊性的召喚師技能,這劉鋒怎麼想著清晰術?不過知道劉鋒現在就想謎團一樣,方德耀還是第一時間給出了答案。

「現在就用!」劉鋒大聲喊道。

方德耀臉皮抽動了一下,現在戰鬥剛剛開始,他還滿血滿藍,怎麼就要動用這個技能?

用疑惑的目光看了看劉鋒,發現他一臉的確信,方德耀終於咬咬牙釋放技能。

【清晰術】!

嘩!

技能一出,除了李賀之外的所有在場人員法力值猛漲,而蘇傲天和方德耀當即開啟生命護盾,同時進入戰鬥狀態。

從身上泛起的生命星來看,這狂少蘇傲天確實不愧為19級召喚師,雖然遠遠不及29級的李賀,但加持卻也很豐富,而旁邊的隱少跟他的差距並不大,一直被排在七少末尾實在是委屈他了。

看見對面實力並不比自己差太遠的方德耀,蘇傲天嘴角微微掀起,輕嘆道:「不愧是隱少,我也是直到今天才知道你的真正實力,只怕在諾克薩斯七少當中,你起碼有進前三的能力!」

逍遙扇微微閃動,方德耀輕笑著點了點頭,淡然報出自己的屬性:「召喚師方德耀,等級17,自身實力:生命護盾340,34攻擊,0。8攻擊速度,150法力,55護甲,40魔抗。來自2號英雄徽章,我獲取了30點生命,20點法力,2點攻擊,1點護甲。」

頓了頓方德耀繼續說到:「來自召喚師筆記的天賦,為我增加了總計145生命,5護甲,5魔抗,4%冷卻縮減,15法強。來自召喚師筆記的符文屬性,為我增加了181生命,27護甲,23法強」

最後方德耀總結到:「我的總屬性是:696生命,170法力,36攻擊力,1。0攻擊速度,38法強,89護甲,46魔抗。」

聽到方德耀的數據,蘇傲天有些詫異的問到:「想不到你竟然把印記打成了防禦,真是讓人出乎意料啊……」

方德耀聞言微微一笑,朗聲反問到:「難道你不是么,尊敬的狂少大人?」

「哈哈,不愧是隱少,只怕這諾克薩斯能瞞過你的事情不多。沒錯,我也把印記換成了防禦,畢竟這李家以武力攻擊出名。」

稍稍活動了下筋骨,做了做熱身運動,狂少蘇傲天道:「召喚師蘇傲天,等級19,擁有生命護盾380,38攻擊,1。0攻擊速度,190法力,61護甲,40魔抗。來自1號英雄徽章獲得了16點生命,10點法力,1點護甲。」

摸出自己的召喚師筆記,蘇傲天笑道:「來自召喚師筆記的天賦,為我增加了總計160生命,6護甲,6魔抗,4%冷卻縮減,18法術強度,8%法術穿透。來自召喚師筆記的符文屬性,為我增加了181生命,33點護甲,27法強」

「因此,我的總屬性是:737生命,200法力,38攻擊,0。8攻擊速度,45法強,8%法術穿透,111護甲,46魔抗,」

李賀臉色稍變,不過還是冷哼一聲道:「不錯,針對我李家的符文頁。不過,在絕對的力量面前,這些都是毫無意義的!」

語畢,李賀的技能悠然出手,目標正是蒸汽機器人布里茨。

【引燃】! 【引燃】!

冷哼一聲,李賀直接把技能丟在了正在逃跑當中的蒸汽機器人布里茨身上。

【風暴之眼】!

一個明晃晃的風盾在他身上亮起,替布里茨抵擋傷害,在剛剛到達7級的迦娜主加了【風暴之眼】的情況下,這一技能有著足足200點防禦能力。

看著風盾幫助布里茨抵擋傷害,李賀道把目光轉向迦娜,一臉陰沉的說到:「每次都是你這賤人,看來今天必須先要了你的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