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兒死死地咬著嘴唇,將嘴唇都咬裂了,卻還是沒有說話,她都肯為公主去死了,怎麼還可能在這時說出公主可能在的地方?更不可能說出公主的身份。

如果讓這些妖族知道公主的身份,難道他們不會大肆追殺?到時候公主怎麼還可能順利回到東海?這些妖族肯定會捉住公主,然後用公主來要挾尊者的!

這一點,曾經待在尊者身旁的玲兒,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刺!

二當家又刺出了一劍,是在玲兒的小腹之上。

這一次,玲兒的痛苦更劇烈了,就像是被千萬隻螞蟻爬如了自己的傷口之內撕咬一般,一陣香汗瞬間流滿全身,讓得她幾乎都要暈厥過去了。可這疼痛卻又處在讓人崩潰的邊緣,讓得玲兒無法暈厥過去!

痛苦在持續著,持續了好半會!

玲兒則生生要承受這讀秒如年的痛苦這麼一段時間,簡直生不如死,死了還好多了。

「說!再不說,我下一劍就要你永遠無法生出孩子!」二當家眼露凶光說道。他知道人族最尊重的是傳承。特別是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了,她一輩子算是沒了一半!所以,二當家想到了這一點。

豪門億萬寵婚 事實上,二當家對於這個世界的女性認識還是不夠的。其實現在很多女人已經不再想要生孩子了。不過,這些女人卻不包括玲兒。

所以此時玲兒很痛苦。

「去死吧!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你就等著每天晚上被鬼纏著吧!」玲兒狠狠地等著二當家說著。

「你!」二當家不由就是一怒,又舉起了戰劍。因為怒氣,所以二當家沒能壓制自己的修為,戰劍之上有劍氣在流轉。

而此時,玲兒不知道哪裡突然來了力量,一個縱躍,直奔戰劍。她要自殺,利用自己可能的一切手段! 「呯!」的一聲輕聲后,玲兒倒在了地上。

對的,玲兒沒有死!二當家的劍沒有刺進玲兒的胸膛。

玲兒當即疑惑了起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難道這個傢伙知道我要尋死,故意不殺我,想要用這種方式來折磨我?讓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狠毒!真是太狠毒了!

想到這裡,玲兒已經有哀大莫過於心死的感覺了,她感覺自己已經很累,甚至乎累到連怨恨都無法怨恨了,只想著現在就死去。

「誰!」卻在這時,二當家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滿是警惕。

玲兒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二當家還能不知道嗎?剛剛明明就是有什麼打在自己的戰劍之上了,如果不是這樣自己的手會無緣無故歪掉?

沒有人回答二當家的話語。當然,沒有人回答卻不代表沒有人在。

對的!剛剛用一顆石頭打歪二當家手中劍的人,正是韓宇。 秦非得已 不是韓宇,還會有誰啊?

事實上,韓宇確實早就來了,在二當家對著玲兒刺出第二劍的時候,韓宇就來了。韓宇來了,為什麼不早點出手?如此玲兒不就能夠少受許多痛苦了?難道韓宇是故意的?他要故意看著玲兒痛苦?

當然不是!韓宇怎麼可能是這樣的人?他又不像某人有什麼奇怪的癖好,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玲兒承受折磨。

只是,一開始來到這裡的時候,韓宇想的是要救出玲兒!

小不忍則亂大謀啊!剛剛韓宇是在暗處潛進,希望來到了一個恰當的地方才出手的。那樣能夠在二當家劍下救出玲兒,而不會讓玲兒成為二當家的人質的可能性,將會變得大很多。

但剛剛因為玲兒要自尋死路,韓宇也就沒有辦法不出手了!

而此時,二當家在問話,韓宇自然也是不可能出聲的。難道他要自己暴露自己的行蹤啊?

「別裝神做鬼!現在就給我出來!」二當家怎麼想也想不到韓宇會在這個時候回來,所以也就以為有別的高手敵人來找自己麻煩了,也就如臨大敵了起來。

但是,就是沒有人應答!

玲兒也覺得奇怪,她也想過會有人來救自己,但很明顯就算是有人來救自己也不可能這麼快的。所以,玲兒否決了這麼一種可能性。

「哼!你做得虧心太多了,殺過的人太多了,難道就不准許鬼來尋你仇恨?」玲兒也不多想了,冷眼看著二當家,冷聲說道。

這是一個大宮殿,宮殿之內很是空闊,除了一些高大的柱子,以及一些桌椅,根本上就什麼也沒有。而此時宮殿之內靜悄悄的,又沒有人說話,玲兒的聲音便有了迴音。

呼!

也在這時,竟然有一陣風吹了進來,很是清涼,甚至乎有一種冰冷的感覺。

二當家不由就是一個顫抖,剛剛他已經仔細感受過了四周的氣息,卻發現周圍根本沒有任何存在的氣息!

那麼……會不會真是有鬼啊?

想到這裡,二當家不由又打了一個冷顫,不是二當家多心,也不是二當家膽小,實在現在的氛圍太古怪了!

「誰!你是誰!趕緊給我出來!再不出來,要讓我找到你,我定然讓你魂飛魄散!」、二當家相信了玲兒所說。

「嘿嘿……」一聲尖銳的冷笑突然響起,在空闊的大殿之內迴響了起來,讓人找不到其出處,又或者說著聲音像是從每一個角落裡發出的。

當然這是韓宇刻意發出來的古怪笑聲,這效果也是韓宇通過一點對空間法則掌握的小伎倆弄出來的。

原來這樣的事情,以二當家這樣的聰明才智是一想就通的,但是有了剛才的鋪墊,此時二當家就不得不害怕,不得不有其它的猜想了。

「是人是鬼,你趕快給我出來!」二當家再次大叫道。

「你說我是人還是鬼?」聲音響起的同時,韓宇從角落裡走了出來,出現在大殿的主幹道上。鋪墊到現在,韓宇覺得已經足夠了,二當家的心底防線已經被打掉了許多,這個時候正是他心裡最脆弱的時候,在這樣的環境之下,韓宇有可能從他手中救出玲兒!

「啊!是……是你……怎麼……怎麼會是你……」二當家看見韓宇當真比看見鬼還要害怕啊。看見鬼,二當家還能憑藉著自己的修為和他對抗,但是看見韓宇……

三弟和大哥不是去追殺韓宇了嗎?韓宇怎麼還可能會出現在這裡?難道大哥和三弟已經……不!不可能的!

二當家只能這樣想了,而越是這樣想,二當家便越是害怕。

「怎麼不能是我?我不就出現在這裡了嗎?既然我出現在這裡是事實了,你又為什麼要這麼吃驚?」韓宇一邊說著,一邊笑呵呵地緩慢向前。

「你……你……」二當家更加懼怕了,懼怕韓宇真的殺了自己的大哥和三弟,懼怕韓宇可能隱藏著什麼絕命的殺招,韓宇一邊向前走著,他便一邊向後倒著,直接貼在了椅子之上,退無可退,哪還有剛才面對玲兒的狠辣啊?

「你什麼你?你沒長腦子,沒長著嘴巴嗎?怎麼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你是不是很害怕我啊?你為什麼要這麼害怕我?我又不是鬼,難道我會吃了你啊?」韓宇笑得更加開心了,就像是在看著一個老朋友那樣笑著,一邊笑著繼續一邊向前而去。

二當家卻更加害怕了,看見韓宇的笑容簡直就像是在看著一個魔鬼,聽著韓宇所說之話,不由更加確認了自己剛才的想法。如果大哥和三弟不是給他殺了,他怎麼可能這麼囂張?你不會吃人?但你會砍人啊!

「你……你來這裡幹什麼?」二當家說道,想要用說話的方式來減緩自己心中的懼怕。說話往往能讓人的思維更加清晰,能讓人鎮定下來。二當家確實用對方法了。

「我來這裡幹什麼?當然是為了她了。」韓宇一邊說著,已經加快了一點速度,玲兒就在他二十米之內了。韓宇有點心急了,想要儘快將玲兒救走。

聞言,玲兒的眼睛不由濕潤了,在韓宇出現的那一個剎那,玲兒就在想著韓宇是來救自己的了。但此時聽到韓宇親口說出來,玲兒卻還是感動得一塌糊塗!

他沒有丟下自己,即便他已經身受重傷!他依舊要來救自己……只不過……對了!他知不知道這些妖族還有一個大哥,有一個很強大很強大的大哥!

不!不行!如果他大哥趕回來了,韓宇不是死定了?不能這樣,韓宇絕對不能再因為我陷入危險了。

「走!快離開這裡!他們還有一個很厲害的大哥,你不是他的對手!」想到韓宇會陷入危險,玲兒當即大叫了起來。

見狀,韓宇的眉頭不由緊皺了起來,連忙向前掠去。

而卻在這時,二當家卻突然橫劍在玲兒脖子之上了!

二當家已經醒轉了過來,剛剛玲兒的一聲大喊讓他醒轉了過來。對的!這個人族一定是來救這個女人的!他和這個女人之間一定有什麼!要不,不久前,這兩個人也不可能會為對方付出生命!

所以此時我只需要控制好這個女人,這個人族就不敢有動作了!

「不要再向前,你再先前,我就會要了她的命!」二當家說道。

韓宇眉頭皺了皺,猶豫了一下,卻還是不再向前了。

二當家當即心裡大定,開始去想象,想象要怎樣去威脅韓宇,想象要怎樣才能通過玲兒殺死韓宇!

呼!

卻在這時,韓宇頭也不回地掠出了大殿內,直接消失在了二當家的眼前。

二當家眉頭不由又是一皺,轉而陷入了沉默,開始思索了起來,但手中的劍卻一刻也不敢離開玲兒的脖子,生怕玲兒如果不在自己的掌握中,那個人族又會突然出現,甚至會突然要了他的命!

事實上,二當家當真是想多了,韓宇如果能夠在無聲無色中要了他的命,現在他還怎麼還能活著?不過此時二當家卻沒能想到那麼多,就像是韓宇以前的任何一個對手一般,對韓宇生出了一種沒有緣由的懼怕。

呼!

又在這時,空間突然一陣震動,空間裂痕出現。

再接著,大當家出現在了大殿之內。

「大哥!」二當家當即激動了起來,原來自己大哥沒有死!

「怎麼了,二弟?」大當家對於自己二弟的激動有點不明所以。

再接著,二當家將剛剛韓宇出現的情況一一說了出來,包括每一個細節。

「什麼?那個人族竟然又出現了?」大當家的眉頭不由緊緊皺了起來,然後陷入了沉思。半響之後,大當家還是終於打斷了沉默。

「這個人族很狡猾啊!他竟然一直都在耍著我們玩!」大當家已經想通了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韓宇先是迷惑自己,讓自己離開自己的二弟和三弟,然後就能逐個擊破了!

想到這裡,大當家不由就是一愣,繼而失聲道:「三弟!」

剛說完話,大當家又消失在了原地。如果那個人族的計劃是逐個擊破的話,那麼現在落單了的三弟不就有麻煩了?

大當家剛離開不久,大殿之外竟然又有人影出現。

看見來人,二當家一顆心不由就劇烈地跳動了起來。

韓宇!又是韓宇!怎麼又是韓宇?

「呵呵……剛剛我走得急,忘記和你說某件事情了,所以現在特地回來和你說說。」

韓宇沒有再往裡面走,只是站在門口微笑著說道。

二當家卻無法微笑了,對於韓宇已經完全懼怕了!他怎麼能夠來得那麼巧去得那麼巧,偏偏都在大哥不在這裡的時候出現!

這樣神出鬼沒,怕是連鬼魂也不行了吧? 韓宇當然算不得什麼神出鬼沒了。

只是韓宇領悟了一點空間法則,對於空間之內的波動比一般人敏感,所以就能夠知道大當家的出沒了。所以也就有了剛剛,大當家出現和離去,韓宇對時機的準確把握了。

本來韓宇是想著一走了之的。因為到了現在,他也算是達成了自己的目的,做到了自己想要做成的事情。

先是戲耍了大當家,然後戲耍三當家,再接著出現在二當家面前,這就是韓宇的目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和衛藍等人能夠安心地逃走。

因為韓宇在這樣做了以後,就會讓他們三兄弟生出這樣一種感覺,只要韓宇想,他就能出現在任何一個地方,就能逐個擊破他們三兄弟。

自然憑藉著修為大當家是不用懼怕韓宇的。但二當家三當家吶?大當家如果不保護他們兩人,如果不和他們兩人一起,他們不就會讓韓宇殺掉了?

如此,大當家還怎麼能隨便行動?

當然,剛剛如果有機會,韓宇自然是要殺了二當家的。在韓宇的計劃里。他就是想要殺死二當家,弄得三當家顛狂,救出玲兒的。

但事實上,韓宇只做到一點。不過,這並沒有讓韓宇灰心喪意。因為韓宇知道想象總是美好的,現實卻是殘酷的。能夠完成自己的大概目標已經是萬幸了。

畢竟,此時的韓宇已經身受重傷,沒有多少修為了,再加上方才一連串的爆發,現在的韓宇幾乎都要達到極限了。

是的!韓宇的身體很變態,但變態也有個幅度啊?能夠在第一次恢復修為,已經是韓宇將自己空間戒之內儲存的小半寶物吃掉的最好結果了。而在第二次極限之後,韓宇卻不可能再憑藉著寶物來快速修復修為了!

所以,此時韓宇出現在這裡,並沒有想過要和二當家強拼。

「你……你想要告訴我什麼?」二當家聲音顫抖了起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韓宇,生怕韓宇突然消失在原地,然後突然來到自己身前,突然給自己一拳。

「呵呵……不要緊張。我只是來這裡告訴你,不要再折磨我的朋友,更不要殺了我朋友,否則……呵呵……你懂得……」說著,韓宇對著二當家眨了眨眼,好不調皮啊。

二當家卻沒感受到多少活潑之意,有的只是一陣惡寒,像是看見鳳姐在對著自己拋媚眼。

「好了,我要說的就是這麼多,你究竟要怎麼做是你自己的事情了。不過,你可要記得,今天我和你說過的話啊。我這個人很小心眼的,如果誰惹我生氣了,我一定會報復他的……」

說完,韓宇再不裝神弄鬼,直接離開了這裡。韓宇知道,今天自己的把戲,在一段時間之後,這兄弟三人一定會想明白的。

不過,韓宇並不懼怕他們想明白。因為他韓宇有實力!如果他們真敢殺了玲兒,韓宇一定會報復的!而且他們一定不會殺了玲兒,特別是因為他們有一個聰明的大哥。

因為韓宇相信,此時最痛恨自己的人一定是那個被自己戲耍了的大當家。而那樣的大當家肯定是最想將自己殺死的。玲兒如果一旦死了,他們還有什麼把握自己一定會找上門來讓他們殺死自己啊?

韓宇來這裡就是要讓他們知道,玲兒對自己的重要性!

如此,韓宇也就不再擔心玲兒會被殺死了。

當然,玲兒會不會再承受不了折磨而自殺吶?這一點,韓宇就無法得知了,他已經做到了自己能做的一切了。

事實上,韓宇也確實不用再多去想這些了。因為在韓宇再次出現在這裡的一剎那,玲兒已經斷掉了自殺的念頭,甚至乎玲兒已經下定決心,即便這些妖族讓自己無法生孩子,即便這些人千般萬般地折磨自己,自己也要活下去!

因為韓宇說過,他要來救自己!

玲兒不能傷他的心,不能讓他的一片苦心白費,不能在韓宇再次出現的那時,看不見自己!至少在他之前,玲兒是絕對不會死的,即便閻羅王來拉她,她也不會死!

當然,到時候韓宇出現,會出現什麼狀況,她玲兒會怎麼選擇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呼!

也在玲兒胡思亂想的這時,空間突然又是一陣震動。

然後,大當家帶著依舊顯得有點顛狂的三大家出現在宮殿之內了。

「大哥!」二當家又很是激動地迎了上去。

大當家瞬間感覺到了不妥,連忙問道:「又發生了什麼?」

「那個人族又出現了!」二當家答道。

又……又……怎麼會有這個「又」字啊?在這一刻,大當家是這樣的討厭這個「又」字啊?在這之前,大當家是這樣的喜歡這個「又」字啊?

因為一個「又」字代表了他的又一次勝利。 安好,總裁大人! 可……可現在這個「又」字卻代表了他的又一次失敗啊!

今天,只今天一天,或者說只在這麼一個時辰之內,大當家覺得自己這一輩子的失敗都集合在這裡了。

在這之前,即便是去到主家那裡,即便是面對主家內的那些大人物,大當家都沒有一次覺得自己無力,都沒有一次覺得自己是失敗的。那些大人物,甚至是家主,都對自己讚賞有加。

而大當家也認為自己值得這樣的讚賞。他大當家有這樣的實力!

這不,在一個時辰不到的之前,他大當家不就敢於殺死兩名家主親自指定的保鏢了?

可……可怎麼遇到一個小小的人族,一個外表看起來只是玄王修為的玄王,自己就無力了?自己就一次又一次失敗?

從在臭水溝里被戲耍,再到無法營救自己的三弟,再到讓自己的二弟被恐嚇,再到自己竟然只差那麼一點點而錯失了殺死那個人族的機會!

一切的一切,自己都被算計了進去啊!自己的智慧難道就是這樣的沒用?

大當家在這一刻開始懷疑自己的人生,不再相信什麼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

「大哥……我們……我們現在應該怎麼做?」二當家問道,他本是個智慧型的人物,現在卻已經六神無主了,實在是因為韓宇的一切舉動太太出乎尋常無法捕捉了!

被這樣一問,大當家從思索中醒轉了過來,轉而又陷入了思索當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