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直接被氣浪給掀飛,整個人差點沒砸在地上,要不是王陽反應快,直接半空中來了一個轉體,這才穩穩的落在地上。

寧小萌從巷子裡面走出來,看著前方火光衝天,那些人基本上已經都被幹掉了,即便是還沒有死的,也都是被炸得毫無還手之力了。

「隊長,怎麼樣?」寧小萌拍這手很是得意的問道。

火光衝天之下,寧小萌身穿優雅的小禮服,整個人美得不可方物,誰都無法想象這個嬌小可愛的女孩子剛才都做了一些什麼。

「寧小萌,我現在才知道為什麼嚴碧洲死活都不願意和你一起出任務,你還真是無差別的攻擊啊。」王陽從地上站起來,整個人都被弄得有些發暈了。

寧小萌乾笑了兩聲,急忙轉移話題說道:「好像人還沒有死光,過去看看?」

王陽也是被氣的沒了脾氣,兩人朝著那邊的方向走過去。

寧小萌拿著槍,槍口對準了那邊的還活著的幾個人。

這個時候,突然有一個人血肉模糊的猛然起身,開槍要幹掉王陽。

砰地一聲槍響。

寧小萌一槍將這人手腕給轟開了,隨即她高聲喊道:「都別動,誰動誰上天。」

王陽心裏面頓時一萬隻草泥馬掠過,他都有些後悔,當初在赤龍的時候那麼耐心的教導寧小萌,如今眼看著寧小萌一副優雅軟妹子的模樣,卻是毫不猶豫面不改色的開槍。

這可就不是反差萌了,王陽都有一種想要吐血的感覺了。

不過也算是這幫人倒霉,赤龍特戰隊排名前五的人,一向都是一個人可以幹掉一個精英營地的狠角色。

如今這裡就佔了兩個,還是超出排名之外的赤龍王和排名第三的寧小萌。

兩人聯手幹掉這些人,那簡直是不要太輕鬆了。

這一路上有幾個人還想要反擊,都是被寧小萌給直接報廢了。

等兩人走過去的時候,那活口就只剩下了三個人,而這三個人都是被炸的很慘烈,完全沒有什麼還手的餘地了。

寧小萌鎮定自若的走進去,腳下都是鮮血,身邊都是那些支離破碎的屍體。

她那潔白的小禮服上面,卻是一點血跡都沒有沾染上。

「怎麼樣,說說吧,誰派你們來的?」寧小萌居高臨下的看著地上的活口,冷冷問道。

誰知,還沒等寧小萌說完話,這活口就是猛地一瞪眼睛。

王陽二話沒說,直接一把扛起寧小萌,兩個人快速的沖了出去。

身後轟隆轟隆一陣爆炸聲。

要不是王陽反應夠快,那兩個人都是被炸死了。

寧小萌回過神推開了王陽,隨即看著身後,冷冷說道:「他們的身上怎麼還會有炸彈,剛才的爆炸完全可以消耗掉他們的炸彈的,怎麼還可能被保存下來呢?」

王陽走過去檢查了一下這些人,這些傢伙全部都是死士,一個活口都沒有留下來。

不過一番檢查下來,王陽還是沒有什麼發現。

這個時候,寧小萌臭這臉找到了一個變形的金屬物件,隨即說道:「看來他們是用了這個東西來保存炸彈,一旦我們過來檢查,那就直接和我們同歸於盡了?這策劃整個事情的人,還真是很聰明啊。」

王陽接過這東西一看,臉都黑了。

這東西他上一次見過,不過上一次這裡面保存的可不是炸彈,而是李做撒給他的那部手機。

「鏢門!」王陽咬著牙,十分憤恨的說道。

「也不一定啊,這東西現在很普遍了,不僅僅鏢門有,就是那些達官顯貴的手上也不少。你仇恨值這麼高,搞不好或許是那些大家族想要幹掉你了。」寧小萌輕描淡寫的說道。

王陽頓時沒了脾氣,剛想要什麼,就在此時,他的電話響起來。

王陽十分惱怒的接聽了電話,他還以為是李做撒打來電話嘲弄他的。

誰知道這電話竟然是柳泉生打來的:「老大,會所出事了,那些女人都被人給殺掉了,哦,是被毒死的!」

王陽掛斷了電話,急忙和寧小萌狂奔幾條街,打了一輛計程車,殺回會所這邊。 路上,王陽將會所那邊的情況和柳泉生簡單溝通了一下,也算是提前一步了解到了情況。

王陽和寧小萌很快就回到了會所。

「老大,你可算是回來了,你快去看看吧,那些女人死的很慘啊。」柳泉生一看到王陽就是大吐苦水。

按照柳泉生所言,他今天本來是過去給那些女孩子送吃的。

之前這些女孩子都已經栽在了尼古拉斯的手中,柳泉生也是好一頓安慰,那意思就是讓她們不要自殺了,反正證據都已經出去了,將軍社已經不存在了,這些女孩子就算是死也沒有意義了。

寧小萌這邊也給了指令,只要這些女孩子誠心悔過,等到時機一到,那還是會將她們送回逾南那邊的。

而逾南方面,也並不會為難這些女孩子,畢竟將軍社都不存在了,一切都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所以這幾天下來這些女孩子的情況還算是很不錯的。

結果誰也沒有想到,柳泉生下去送飯的時候,卻是發現這些女孩子已經吃完了飯,而且一個個全都死了。

現場並沒有動,一直都在等待著王陽和寧小萌回來。

兩人去了一趟地下室,都被看到的一切驚呆了。

這些女孩子全部都是中毒而死,七孔流血,死狀十分凄慘。

寧小萌畢竟是一個女孩子,又是出身軍伍,雖然這些女人都是敵人,可寧小萌對她們的態度那還是很不一樣的。

「怎麼會這樣?到底是誰,到了這個時候還不肯放過她們?」寧小萌皺著眉頭,喃喃自語道。

她之前從尼古拉斯那裡了解到,這些逾南女孩子那都是孤兒,基本上都是被親生父母給拋棄了或者是直接賣掉了。

將軍社的人將她們給收養了,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各種訓練。

這些女孩子都是從生不如死的地獄之中走出來的,出賣了她們的靈魂,甚至可以說她們是根本就沒有靈魂的。

要是想活下去,那就必須按照將軍社的意思去做,之前自殺的那些女孩子也是這個情況。

王陽看著眼前的慘狀,咬著牙怒道:「柳泉生!怎麼回事,誰送下來的飯!」

柳泉生急忙說道:「監控,我們已經調取了監控。」

王陽急忙查看了監控,結果發現還真的有一個送飯下來,然而這些女孩子吃過飯不久,柳泉生就下來送飯了,這才發現下面已經出事了。

王陽看著監控畫面上的那個內奸,冷著臉怒道:「查,這個人是誰!」

要知道,監控畫面上這個人可是穿著軍裝的,那明顯就是軍伍當中的人,而且如今這個時候會所裡面就只有軍伍的人,還有一些留下來協助情況的警察了。

並且王陽還提取到了大量的指紋,很快這結果就出來了。

結果表明這個送飯的人叫楊挺。

寧小萌一看到這個名字頓時就愣住了,倒吸一口涼氣頓時驚呼道:「不可能,這個人不可能是內奸!」

王陽也明白寧小萌的心思,這一次軍伍的人那都是上面派下來,用來協助寧小萌在西廣各項工作的。

如今這個楊挺居然是個內奸,這件事情對於寧小萌的打擊還是很大的。

「小萌,我知道你不願意相信,但是這就是事實,把這個人弄過來。」王陽很是冷酷的說道,心裏面也是很不舒服。

軍伍裡面的每一個人,那都是王陽的戰友,眼下出現了這樣的內奸,王陽的心裡怎麼可能會好過呢?

誰知,寧小萌臉色慘白的說道:「弄不過來了,上一次對戰的時候,他就已經死了!」

「什麼?」王陽頓時一臉懵逼的看著寧小萌。

寧小萌的臉色非常難看,咬著牙說道:「上一次我們衝進會所救人,楊挺他就跟在我的身邊,等到我們撤離以後,有一伙人在半路上伏擊我們。楊挺……他為了保護我中彈身亡。」

「你說的是真的,他真的已經死了?」王陽頓時驚訝的問道。

寧小萌點了點頭,表示楊挺的屍體都已經被火化了,這個時候都已經安葬到烈士陵園去了。

柳泉生頓時渾身直哆嗦,心驚膽戰的嘟囔道:「這是怎麼回事,一個死人,一個死人來給她們送飯?」

更讓柳泉生覺得可怕的是,他上午還見過這個楊挺呢,明明就是活生生的人,不過當時兩人也只是打了一個照面,因為楊挺的下巴上有一道傷疤,所以柳泉生才格外留意了一下這個人。

頓時,一群人感覺毛骨悚然。

一個死人,怎麼還會做內奸?

但是王陽卻是突然想到,有人和他這樣易容。

「別慌,肯定是有人易容成楊挺的模樣,這幫混蛋!」王陽咬著牙憤憤的說道。

隨即王陽直接聯繫了洛天業,讓洛天業從監控裡面一路追蹤。

結果發現這個假冒的楊挺下毒之後就離開了會所,而後一直到一家商場,結果那邊看到的監控根本就沒有什麼發現。

商場的客流量太大了,再加上這個人很可能是找了什麼地方卸掉了偽裝,而且商場的監控也不是很全面,一時之間就算是沒有辦法追查到這個人的蹤跡了。

人都是一下子就走出來,或者走進去,茫茫人海之中想要找一個刻意偽裝的人,那簡直比大海撈針還要困難。

何況,王陽他們現在也沒有這個時間去浪費了。

王陽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這將軍社已經不存在了,而且這些女人已經沒有什麼價值了,還會有什麼人來殺人滅口呢?

不管王陽這邊怎麼推測,那都是沒有用的。

一切的線索,都隨著那個冒牌的楊挺煙消雲散了,甚至連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來。

王陽心裏面十分的不爽,這個會所眼下算是他的基地了,如今他被人給狠狠的擺了一道,這種感覺換做誰都不會覺得舒服。

眾人也是彷彿陷入了一團迷霧,完全理不出一個頭緒來。

到了下午的時候,王陽卻是淡定下來了。

「果然,狐狸早晚都要是露出尾巴的。」王陽看著手機上西廣的頭條,冷笑道。

西廣這邊各大媒體都在報道一件事情,不少相關部門都收到了舉報信,而且坊間的流言蜚語也是接連不斷。

大體意思就是說警察局內部有人勾結一些社會人員,將一些少女給囚禁起來,並且還施加毒手。

許多東西那都是說的有模有樣,會所這邊一時之間根本就沒有辦法說清楚。

那些女孩子的屍體還在地下室裡面放著,王陽本來還想將屍體送到警察局那邊,然而現在這個時候已經是沒有可能了。

「老大,這幫人屬瘋狗的嗎?怎麼還反咬一口了。」柳泉生十分憤怒的說道。

「呵呵,我看他們就是故意要這麼做的。」寧小萌面色陰沉,她都恨不得弄死這幕後的黑手了,為了給會所找麻煩,就這樣犧牲了那些女孩子的生命,這幕後的人還真是夠冷血啊。

正在這個時候,楊比克沖了進來,這段時間都是楊比克擔任會所的防禦工作。

楊比克一進門便是喊道:「不好了,外面有一些人硬是要衝進會所,還有很多的記者,都要會所給一個答案出去。」

「走,出去看看。」王陽當機立斷。

會所的門口,群情激動,不少人都在帶頭,想要直接衝進會所。

不過好在軍伍的人和警察聯手,將這些人給攔在了外面,而那些記者則是在不停的拍照錄像了。

王陽等人一出來,那這幫人更是炸了窩。

「你是這裡的負責人嗎?請問你們在裡面做什麼秘密活動,之前的相關報道證據確鑿,能不能讓我們進去查看一下。」

「請問那些少女的屍體你們打算怎麼處理?」

「這件事情和高層有沒有關係?」

一時之間,眾多的記者七嘴八舌,儼然已經是默認了一切的事情。

王陽頓時就有些頭大了,他已經發現那些帶頭的人都是小混混。

如今這個時候要是真的讓他們進了會所,王陽敢保證一定會有人「無意中」發現地下室的存在,然後再加上這些記者的報道,那麼會所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絕對不能讓這些人進入會所。

王陽咬著牙,那些人鬧得很是歡騰,最終無奈之下他直接鳴槍了。

然而鳴槍根本就沒有效果,那些小混混抓住了機會,一口咬定會所這邊就是做賊心虛,怎麼樣都是要進入會所查看。

這些傢伙仗著公眾之下,那是完全不怕的。

王陽有些頭疼了,他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些群眾,何況大部分的人都是不知情的,一個個還自認為是正義的使者。

寧小萌看著這邊的情況,冷冷說道:「隊長,我可以調集軍隊將他們弄走。」

「不行,這樣只會越鬧越大。」王陽咬著牙,也是十分無奈的說道。

正在眾人左右為難的時候,突然傳來了一聲巨響,隨即便是一個耳熟的御姐聲音。

「諸位,且聽我一言,再做判斷可好?」

遠方几輛豪車開過來,一個超級大喇叭架在頭車上面,一個俏生生的身影顯現出來。

豪車直接開到了那些人群面前,聞曉銘正對著大喇叭說話。

不少人都是一下子就認出了聞曉銘,別看聞曉銘只是一個女孩子,可是她在西廣也是很有影響力的。

人群之中那些帶頭的小混混還在起鬨。

「呦呵,這不是聞曉銘嗎?你站出來做什麼?那誰不知道你和會所的人有關係,你說的話那能聽嗎?」

「聞小姐,請問之前爆出來的傳聞,你和會所的負責人有不正當的關係往來嗎?」

「聞小姐,請您正面回答。」

一時之間,記者也是涌到了聞曉銘這邊來,七嘴八舌的,就像是一群見到了血的蒼蠅。

聞曉銘皺了一下眉頭,並沒有吭聲。

正在這個時候,後面的車輛全部打開了車門,從車裡面走出來很多的男人。

這些男人一走出來,現場頓時一片嘩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