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不停的搖擺著頭腦,只見珠珠汗水都在額頭上泌了出來,像是疼痛無比,但是這**控的王毅卻是沒有絲毫的感覺,只有身體的本能反應。

「這融合要先從腦中的神海進行,再見了,王毅!」魔蛇感嘆了一聲,其聲更是充滿了無比的激動。

魔蛇化為了一縷幽藍光芒,從王毅腹中緩緩向著腦海移動,這時天地之間突然掀起了一陣狂風,片片黑雲涌動而起,遮住了那皎潔的明月,此刻天地間一片黑暗,唯獨王毅身上散出的光芒越發的耀眼。

像是黑夜中的明燈,像是大海中的孤帆,飄忽不定但又十分炫目。

「啊???」

王毅身體抖動的更加厲害了,依稀可見他雙目空洞無神,還透露著縷縷幽藍,像是死去的亡靈一般,極為恐怖,他額頭上青筋暴起,臉部赤紅,像是承受了劇烈的疼痛一般,生不如死。

雙手也是緊緊握起,指甲都刺進了肉里,縷縷鮮血也是順著拳頭滴滴而落,王毅除了渾身的肌肉在不停的抽搐外,便是一言不發,牙關緊咬像是上了枷鎖一般,難以掙脫,如同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就在這時,王毅脖子上戴的月牙形吊墜,突然爆射出了一縷耀眼的藍光,這本就渾身閃爍著幽藍光芒的王毅,此刻看起來更是極為的炫目刺眼。

與此同時,還散發出了一股荒古毀滅之力,讓人頓時就有一種無力反抗、形神俱滅之感,無窮無盡的威壓更是肆意瀰漫,向著四面八方橫掃而去,在大氣之中更是掀起了道道氣浪。

氣勢強猛之極,讓人不禁身心恐懼起來,那躺在另一旁一動不動的鄭子武感受到了這股氣勢也是心中一震,連忙運轉起了體中的靈力,才穩住了心神。

緊隨其後,一股極為濃郁的靈力從王毅體中涌動而出,形成了一個球形,將王毅包裹了起來,使剛剛強猛的氣勢驟然消失。

不但如此,此刻的王毅渾身光芒四射,不能直視,這幽藍的光芒像是一把直戳心神的利劍,讓人望而生畏,那鄭子武也是悶哼了一聲,心中一驚,震撼不已,他不敢相信自己竟會被王毅壓制住了。

「怎麼可能?這這這???」

魔蛇不僅感受到了一股濃郁的死亡血腥味,還發現自己的力量在逐漸消耗,彷彿也要化作縷縷幽光消失在這球形靈力之中般。

心中頓時翻江倒海,激起了千層的波浪,滿是震撼與駭然,更多的是難以置信之情。

「上次他依靠這吊墜穿透結界,老夫就有所懷疑,現在更是阻止了老夫的融合,莫非此子真的不是我異界之人?老夫的重生大計難道要就此破滅嗎?

不!不!不!!!」

魔蛇在王毅的體中大聲喝道,這聲音透露著無盡的不甘與憤怒,但是一縷殘魂的他此刻卻是越來越虛弱。

片刻之後

「呵呵,天道不公啊!這是宿命?還是轉機?一切都不重要了,罷了???」

魔蛇冷笑了一聲,話語之中透露著無盡的凄涼,若是能肉眼看見他,定會發現魔蛇在這一刻變得更加的蒼老,滿臉的滄桑與冷漠,雙目中顯現而出的是一份渾濁與黯淡。

就像是要逝去的老者一般,看淡了一切,只等著死亡的到來。

渾身散發著藍色光芒的王毅,此刻才漸漸地平靜了下來,不在肌肉抽搐,不在緊握雙拳,而是如同捏軟了的黃瓜一般癱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身上散發出的藍色光芒此刻也是漸漸變淡,漸漸消失,天上的片片烏雲也消散的無影無蹤,彷彿一切都不曾發生一般。


但是那觀看了全過程的鄭子武對剛剛的一幕仍是過目不忘,他心神大震,對王毅也是有了新的看法,心中不禁的升起了一股殺機,他雙目之中閃過了一抹寒光,一臉的陰霾之色。

「這小子若是給他一定的成長時間定會大放光彩,超越常人,可為何還要我助他獲得傳承?正是猜不透老爺的想法,難道???」

鄭子武自言自語道,他突然想到了什麼,渾身一震,露出了一副震驚之情,隨後便是揚起了一抹微笑,看向王毅,目中的殺機越發的濃烈。

王毅不知自己發生了什麼,更不知魔蛇對自己幹了什麼,這一切對他而言皆是一片空白的記憶,而彌補這空白卻是無數的猜想與懷疑??? 黎明掀去了黑夜的帷幕,緊接著太陽緩緩升起,光芒萬丈,萬物清醒。

「這一覺睡得真舒服!」

趙偉懶懶的伸了個懶腰,嘴中還打著哈氣,他睜開了惺忪的睡眼,看向四周,他看到那周羅、高川早已醒來,已在修鍊神通之術,那鄭子武卻是雙腿盤起,依地而坐,閉目養神。

唯獨王毅還在昏昏欲睡,他這睡相極差,如同骨架鬆散了的病人一般,隨意的擺放著手腳,一點都沒有文雅的氣質。

「嘿嘿!看來王兄昨日定是睡得極香!」趙偉看向王毅憨憨的笑了笑,隨後便也修鍊神通去了。

久久之後,王毅渾身一震,食指微微一動,隨後便是緊緊地握住,睜開了那充滿血絲的雙眼,翻了一個身軀,只聽見咔咔之響。

「為何我全身一陣酸痛,像是經受了千錘百鍊的擊打一樣。」


王毅神情凝重之極,劇烈的疼痛讓他行動不便,他牙關緊咬,忍著劇痛走到了一顆樹下,從儲物戒中拿出了數顆丹藥,一口吞下,運轉起了全身的靈力,開始了自我恢復。

周羅三人看見王毅醒來,也是露出了一抹微笑,點了點頭,便繼續修鍊,這時那靜坐在樹下閉目養神的鄭子武卻是猛地睜開了雙眼,雙目凝視著王毅,一臉的疑惑與駭然之色。

「他怎麼會這麼快的就醒來?昨日之威可是霸道無比,看來這小子身上藏了不少的秘密啊!呵呵???」

「呼???」

王毅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般,感覺渾上下輕鬆了許多,那疼痛之感也是驟然劇減,王毅看向前方,雙目之中充滿了疑惑與不解。

「為何這幾日我頻頻昏闕,這毫無癥狀的倒下意味著什麼?絕不是我因修鍊疲勞所致!」

「魔蛇前輩,我想知曉這碎身之法的塑其身到底要經歷什麼樣的過程?」

等了片刻王毅猛地皺起了雙眉,發現了一絲不妙,神情頓時緊繃了起來,繼續問道。

「魔蛇前輩?魔蛇前輩???」

這魔蛇一言不發,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讓本來就疑惑重重的王毅此刻感覺像是找打了出路一般,瞬時渾身一震,雙目猛地睜大了,一臉的震驚與駭然之情。

「我的昏闕難道是這魔蛇前輩所致?要真的是他,那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王兄你好些了沒有?」趙偉擦了擦臉上的汗水,面帶笑容的看向王毅。

「啊?哦,謝趙兄關心,好些了!」王毅怔愣了一下,隨即也咧嘴笑道,但是內心仍是忐忑不安。

「罷了,不去想他了,要真是魔蛇前輩所為,我此刻已是一縷亡魂了!還是好好的修鍊,爭取突破修為,好在龍龜之墓中獲得傳承!」王毅暗自想道,雙目之中顯現出一抹堅毅之色。

「那就好,最近我和高川的修為要隱隱突破,將要達到靈動境三重天,到時候除了歸一境的大能者,整個異界我們都不怕了,哈哈!」

趙偉憨憨一笑,無憂無慮的神情盡顯臉上,王毅也想這樣,但是殘酷的現實一直在壓迫與他,他只能逆天而行,獨闖天地,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

「呵呵,那就恭喜了!」

??????????????

光陰似箭、白駒過隙,轉眼間便是數日已過,在這數日之中,王毅已經完全恢復過來了,並且還生龍活虎,沒有在昏闕而倒,他自己也是琢磨不透,只能不去想這事,省的越想越深,不知真相,便無法自發。

王毅輕喝了一聲,便在全身上下凝聚出了一層藍色的靈力,緊接著這層靈力便向著背部積聚而去,形成了一副雙翼。

這副雙翼不像那雄鷹一般,大鵬展翅,羽翼厚實,也不像普通的鳥兒一般,輕巧敏捷,而是如捏了變形的麵糰一般,醜陋不堪,大小不一,形狀奇特。

「呵呵,看來我這翼行升天術煉的倒有些模樣了,就不知能否翱翔天際了?」

王毅一臉的欣喜之情,右腳猛地一踏地面,頓時凌空躍起,瞬時間地面也傳來了咔咔的碎裂之聲,王毅雙目之中閃過一絲凌厲之色,頓時向著前方猛撲而去,與此同時還消散了腳上的靈力。

王毅想看看自己不腳踏靈力,能否靠著這雙翼飛行。

站在一旁修鍊的趙偉眾人,看見這一幕也是怔愣了一下,滿臉的駭然與震驚之情。

「呼???」

王毅後背的雙翼在緩緩扇動,在這大地之上竟掀起了陣陣氣浪,更是激起了無數的灰塵,王毅向著前方飛行了幾十米遠,便仰天在下。

王毅也是目露喜色的笑了笑了,便在腳上凝聚出了靈力,在空中旋轉了半周,才穩住了腳步,隨後便緩緩而落。


「這隻能算是滑翔,離飛行還是有很大的距離,不過這用雙翼在空中飛行的感覺還真是舒適!」王毅有些激動,正在感悟剛剛的心得。

「什麼?」周羅看見王毅竟在空中滑翔了一段距離失聲驚道,一臉的難以置信之情。

「王兄應該是與地靈凶獸合修的,怎會凝聚出雙翼?」周羅暗自想道,內心之中已是掀起了驚濤駭浪,久久不能平靜。

「這小子原來是與鳥獸合修的!但是為何凝聚不出整副雙翼?看這些人的反應是極為吃驚,這其中到底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這些人雖然接受與我,但也時刻在防備,一些敏感的話題也不好相問,這小子看來不簡單啊!」

鄭子武雙目中閃過一絲陰霾,凝視著王毅,暗自想道。

片刻之後,眾人也從震驚之中緩過了神,便繼續修鍊,王毅這時又在修鍊幻靈變與靈移之術,他走進了樹林之中,畢竟剛剛自己的一幕給眾人帶來了不少震撼,所以有時候還是要隱蔽一些好。

這也是王毅喜歡獨自修鍊的原因,沒有攀比,也沒有喧鬧,但是與眾人在一起可以相互照顧,相互問候,到別有一番情義。 不光是屠一萬一臉的獃滯,所有的人都有一種措手不及的感覺,鄒子川的決定,太過於突然。

如果說屠一萬他們只是驚訝,那麼,真真的一群不下幾乎是不可置信,他們無法想象真真居然會就這麼跟隨一個男人走了,甚至於,臉交代都沒有一句。

「我們怎麼辦?」史蒂夫愣愣的看著一個軍官問道。

「我怎麼知道!」 仕途筆記:風雨青雲路

「那那……」

「回未來之星吧,還能夠怎麼樣?」

「那走吧。」

史蒂夫嘆息了一聲,他突然有點後悔把鄒子川回來的消息告訴真真,如果不是因為他,真真也不會拋下他不管。

一群各自站到崗位上的時候這才發現,跟隨鄒子川進來的一群高手已經原路退到了林肯號號上面,這個時候,林肯號正在加速,速度非常之快,似乎準備進行次亞光速空間跳躍。

情不自禁的,人們的目光落到了那一路被轟擊得粉碎的通道,感覺背脊一陣發寒,這已經脫離了人類的思維範疇,人們無法相信,光依靠人體的強度居然能夠對宇宙飛船造成如此大的破壞,要知道,母艦和一般的宇宙戰艦比起來更為堅固,普通的激光炮對母艦也無法造成實質性的傷害,而那個白髮白須的老人,僅憑著肉體的力量從艦橋一路勢如破竹的破壞到了主控室,而且,當人們打開母艦主控光腦的時候,人們才發現,從那艦橋位置有一根光路曾經被某一種未知的儀器鏈接,也就是說,那白髮白須的老人就是通過這個儀器一路跟蹤到了訓練室,然後到了主控室……

其實,這些就連鄒子川都不知道,這一切,都是孫鈍乾的好事,就在鄒子川進入了母艦之後,孫鈍立刻和屠一萬進入了艦橋,屠一萬利用領域的力量干擾了母艦的全息監控系統,配合孫鈍入侵母艦的光腦,在短短的十幾分鐘時間,孫鈍就利用主控室的光腦掌握到了鄒子川在母艦上的行蹤。

一艘母艦長達三公里,如果不通過母艦的光腦尋找,要想在母艦之中尋找到一個人無異於是大海撈針。

當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孫鈍不可能獲得母艦的核心密碼,完全控制母艦,他需要的只是從光腦中提取自己需要的信息。

如果小黑知道世界上居然還有孫鈍這樣的光腦奇才,不知道作何想法!

「我們去哪裡?」武科獃獃的看著全息屏幕上面的星圖,他對星圖是一竅不通,目前為止,他能夠使用的設備就是液壓緩衝裝置和生命艙。

「去找大人。」屠一萬立刻道。

「不可能,我們已經失去了大人那艘飛船的蹤跡,而且,大人駕駛的那艘宇宙飛船比林肯號先進得多,隱身功能很強,如果沒有確切的目的,我們根本不可能在這浩瀚的宇宙之中尋找到大人的宇宙飛船。」孫鈍一臉肯定道。

「那那……那我們去哪裡?」一向穩重的趙烈也有點六神無主了。

無論是屠一萬還是武科,或者是趙烈,他們在加侖星的時候都是風雲人物,但是,在這陌生的人類聯盟,特別是在這浩瀚的宇宙之中,沒有了鄒子川,一群人頓時失去了主心骨。

「大人說過,讓我們想辦法和颶風冒險團的人會合,我們的原計劃是去大禹星,從星圖顯示,去大禹星要經過很多星球,現在大人不在,我們趕去也沒有啥子意思,不如,我們一路遊玩,在經過的星球都落一下,豈不是很好!」這個時候,反倒是文弱的孫鈍一臉興奮的拿主意。

「這……」

屠一萬和武科趙烈兩人對視了一眼,感覺孫鈍的建議並不是很好,但是,卻又不知道如何反駁,關鍵是,總得找個出去,雖然可以直接去大禹星,鄒子川卻沒有在飛船上,去了也還是要等待,而且,颶風冒險團也不一定會在大禹星。

「看看也好,我們對這個世界太陌生了。」 球王之戰


「嘿嘿,也是也是,我這裡還有很多的金幣,我們可以買點東西,比如激光槍,激光炮之類的……」武科從空間戒指裡面取出一把金幣在手中拋著,一臉得的笑容。

「對對,我還想給我老婆帶點禮物回去。」

「我也是,嘿嘿,我那小老婆出來的時候纏了一個晚上。」

「……」

立刻,幾個六級高手也應和到,幾乎是同時都從身上掏出一把一把的金幣把玩著,這都是鄒子川讓他們提前預支的一部分薪水。

「好吧,小孫,你就負責航線的安全,你現在就是船長,放心,誰如果敢不聽你的,告訴屠大爺,屠大爺會讓他們後悔生到這個世界上來。」

屠一萬猛然一瞪眼睛朝一群宇航員掃了一眼,鬍鬚就像鋼針一般散開,如同刺蝟一般,威猛無匹,而被他瞪的宇航員感覺自己渾身的皮膚就像被烙鐵烙在身上一般,火燒火辣的疼。

人們連忙避開屠一萬的鋒芒,他們明顯的感覺到,鄒子川雖然一臉冷冰冰的,但是,其實卻很好說話,而這個老人,一臉慈眉善目的,卻兇狠異常,現在,沒有了那個年輕人的約束,殺人放火估計是家常便飯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