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隨安早已忍耐不住,伸出雙手,化為兩道巨大綠色虛影,迅速的朝著鬼蛇七寸之處抓去,而與此同時,半空之中的小瑞瑞也是尖嘯一聲,堅如鋼鐵的雙爪也是裹著一陣疾風,狠命的抓向蛇身。

可憐這看似威武不凡的巨大鬼蛇剛一露面便被一人一鳩死死的鉗住,根本來不及發出任何攻擊便在流雲一劍之下斬掉了腦袋。


鬼蛇腦袋剛一落地,便被流雲一劍斬開,一顆灰褐色的魔核便露了出來。

「還真有!」流雲大喜,連這魔核之上的血跡都未擦除便將其收了起來。

看著流雲欣喜神色,玉隨安長吁口氣,那顆掉著的心終於落下。

此時夜幕將至,火燒似的殘陽照得整片荒漠一片赤紅,而坑洞之中不少區域也都出現了或大或小的虛影,四周氣溫也隨著陽光的減弱迅速降低。

直到此時,兩人方才發現,不是這片區域鬼蛇太少,而是這鬼蛇本屬陰邪之物,之前日照太盛,鬼蛇大多蟄伏地底,根本懶得出來,是以才造成兩人很長一段時間都是一無所獲的情況。

不到一個時辰,兩人在小瑞瑞的配合之下再次獵獲三顆鬼蛇魔核,算起來用來解初七鬼蛇之毒應該是足夠了。

但流雲卻以確保萬無一失為由,再次留在此處。

玉隨安無奈,也只得由得流雲而去。

他哪裡知道,初七本就是依靠吞噬魔核修鍊,這鬼蛇魔核不僅可以解了初七體內蛇毒,更是可以提升初七修為。

而流雲執意在此多留還有另一個原因,那就是他發現,隨著夜幕的降臨,這出現的鬼蛇實力越來越強,修為也是越來越高,相應的魔核品質也是越來越好,而現在眾人已近在邊境,初七在這一行數十人中實力又是最低,若是有足夠魔核供他修鍊,再為其提升幾分實力,也可相應的提高一些生存機會。

玉隨安哪裡知道流雲想了這麼多,從開始半推半就的配合流雲獵取魔核,到後來越殺越是興起,居然變化主動外出尋找鬼蛇。

月上枝頭之時,兩人足足獲取了三十多枚魔核,而這三十多枚魔核之中居然近大半都是八星級以上,不得不說收穫頗豐。

與此同時,小瑞瑞也是得益不少,它本為遮天鳩,最喜食毒蛇,魔核被獵的蛇身自然也不一例外的成為了其口中之食,而最令人意外的是,這小瑞瑞那張尖嘴好似無底洞一般,在吞食了幾十條鬼蛇之後居然還意尤未盡,毫無飽足之感,令兩人不得不茲茲稱奇。

「多少了?」

「四十二枚。」

「再加把勁,爭取弄到五十枚!」 兩名金丹境靈修在這坑洞之中,一時之間好似化為專業捕蛇人一般,數個時辰便有大大小小上百條鬼蛇命喪兩人之手。

而就在兩人不注意之時,一道欣長幽光一閃,一名男子出現在坑洞中央。

只見這名男子身材勻稱,雙目狹長,身披一件灰褐大氅,面色如水,雙眸在幽冷的月光之下發出絲絲令人心悸的寒光,正冷冷的看著不遠之處心得不亦樂乎的兩人。

而更令人意外的是,流雲居然也沒有發現此人的出現。

但這一切都逃不過半空之中翱翔的小瑞瑞雙眼。

只見小瑞瑞一聲尖嘯,雙翼微微一縮,迅速朝著這名俊逸男子撲去。

這俊逸男子先是身形一震,臉上浮現一抹驚懼神色,待看清從天而降的小瑞瑞竟然只是一隻未成年的吞天鳩之後,臉上驚懼神色瞬間消退,反而浮現一抹冷酷之意,光潔如玉的手指輕輕一彈,一團灰褐色霧氣化為一道利箭,無比迅速的刺向小瑞瑞。

而與此同時,小瑞瑞這一聲尖嘯也引起了流雲和隗瑞注意,待發現這名青年之後兩人均是一驚,迅速朝著這邊趕來。

「叮」的一聲輕響,那道利箭被小瑞瑞雙爪輕輕撥開,發出一聲好似金屬碰撞般的脆響。

「住手!」流雲大喝一聲,手中九霄劍毫不遲疑的連劈數劍,三道劍光破空而至,轟向那名青年。

只見這名青年面靜如水,身形一閃,瞬間避開了小瑞瑞雙爪和流雲劍光。


「你是何人?」流雲警惕的看著對方問道。

這名青年能在自己不知不覺的情況下出現,想必修為遠超自己,這也令流雲不得不防。

「你們殺我這麼多子民,還要問我是何人,難道人類靈修都是這般蠻不講理的嗎?」青年這時也停了下來,纖長的五指輕輕撥弄著髮絲,顯出一種極為詭異的嫵媚,話語之中卻透露出一股令人心底為之一寒的冷意。

「子民?你是鬼蛇?」流雲瞬間明白過來,心中一震。

這鬼蛇所化青年自己居然看不出絲毫修為,那只有一點,那就是對方修為遠遠超過自己。

「看來今日有些難以善了了!」流雲心中暗道,臉上浮現一股凝重神色。

聽到流雲話語,鬼蛇咯咯一笑,聲音顯得極為怪異,猛的看向流雲道:「鬼蛇只是你們人類給的稱呼,我們通常稱自己為靈蛇。」

「你要怎麼樣?」流雲緊了緊拳頭,看出對方眼中敵意。

「留下命來既可!」

瞬息之間,鬼蛇說翻臉就翻臉,看似纖弱的身軀好似無骨一般,以一個極為不可思議的姿勢瞬間攻到流雲面前。

「流雲小心!」流雲感覺不到這青年修為,卻不代表金丹境八星修為的玉隨安感覺不到,這名具有元嬰境實力的鬼蛇所化青年這一擊威力極大,是以玉隨安第一時間便沖了過去,雙掌綠光閃爍,轟隆一聲轟了出來。

「滾開!」青年厲喝一聲,左手隨意一揮,一道攝人氣勁撲面而至,玉隨安雙掌在這股氣勁之下好似水霧一般化開,而其身形卻瞬間被轟飛幾十丈遠。

而在青年轟飛玉隨安的瞬間,流雲也是驟然出手,九霄劍劍光狂舞,化為一陣劍雨,沒頭沒腦的轟向青年四周。

然而,令流雲詫異不已的是,對面青年居然直接無視這陣劍雨,不閃不避的任由其轟在身上,與此同時,青年也是悍然出手,如玉般的掌心之中浮現一抹鬼影,尖嘯著轟中了流雲。

巨大而狂暴的力量瞬間襲入流雲體內,一時之間,流雲感覺身體好似就要爆開一般,腥甜的鮮血自其口中噴涌而出,金黃的經脈網路在這巨力轟擊之下瞬間移位,強悍如斯的流雲居然敵不過對方一招之力。

「哼,爬蟲般的人類,今日我便將你們屍身喂我子民。」

青年盈盈一笑,伸出手掌猛的一收,一股怪力將已被轟飛極遠的流雲和玉隨安拖到了青年面前。

就在青年剛要再次出手的時候,小瑞瑞一聲尖嘯,再次撲向這名青年。

「聒噪!」

青年顯得極為煩躁,再次出手,一道狂蟒虛影浮空出現,終於擊中了迎面而至的小瑞瑞。

小瑞瑞一聲慘叫,雙翅無力的揮擊了幾下掉落在地。

「你最該死,我靈蛇一族無數子民被你們吞噬,今日我也讓你嘗嘗被我靈蛇活活吞噬的滋味。」

青年冷冷一笑,看著在地上痛苦掙扎的小瑞瑞道。

做完這一切,青年雙目瞬間變得通紅,全身發出一陣陣極為滲人的咔擦之聲,而其身體也隨之不斷發生變化,無數灰褐色鱗片如潮水般自其臉上浮現,緩緩遍布全身。

「子民們,來享受本王為你們準備的豐盛晚餐吧!」青年大呼一聲,終於「嘭」的一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巨大蛇身。

只見這青年所化鬼影蛇長達百丈,每一片鱗甲都有人頭大小,在幽幽的月光照射之下發射出一道道令人心悸的寒光。

而與此同時,整個坑洞地面也隨之劇烈震動,一時之間沙塵地面發出一道道好似水紋一樣的波動。

一條,

兩條,

無數條。。

縱然以流雲心性也不由得大駭。

入目之處盡皆是無數鬼影蛇,小的可能只有一尺來長,手指粗細,大的卻有人抱粗細,如同飛蛾撲火一般的朝著正中間那道巨大的身影游弋而來。

「我命休矣!」玉隨安長嘆一聲。

這等場景確實太過令人驚駭,在這片黑色蛇潮之中,流雲、玉隨安及小瑞瑞身形如同大海之中一抹扁舟一般,根本毫不起眼。

「好吧,還是我太貪心了!」

流雲也是一臉頹然,強壓心中恐懼,苦笑一聲之後也閉上了雙眼。

而一旁的小瑞瑞也是不停的尖嘯著,不知是由於恐懼還是憤怒。

直到此時,流雲方才明白,等待死亡的時間是何等的漫長,他有心抵擋,但那名深不可測的青年僅僅一掌便已將他擊得全身骨骼盡裂、經脈移位。

「天魔觀想決!」

流雲大喝一聲,將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這最後的殺招之上。

一陣黑光瞬間自流雲體表浮現,與皎潔的月光形成了一個極為鮮明的對比。

而感覺到這股黑光震攝的蛇群也是隨之一滯,形成了一個數十米方圓的空圈。

而一般那名青年所化巨大鬼蛇也是瞬間發現了異常,發出一陣嘶鳴之後巨嘴一張,一團黑氣奔涌而出,瞬間便將流雲包裹進去。

而在這股黑氣的包裹之下,所向披靡的天魔觀想決所化黑光居然瞬間消失,如同入水的糖粒一般融進了黑氣之中。

「完了!」

最終殺器也被克制,流雲實在想不出別的辦法了。

「嘿嘿,玉師兄,還好有你,咱們也好有個伴!」流雲轉過臉去,看向面如死灰的玉隨安道。


「唉,可惜雞腿沒帶夠!」玉隨安見流雲苦中作樂,也是長嘆一聲。

兩人一鳩四周空圈迅速縮小,鼻息之中已然隱隱能夠聞到蛇身之上那股獨有的味道。

而就在兩人已然閉起雙眼安心等死的時刻,一道悠長的鷹嘯自半空傳來,響遍了整個夜空。

在這一聲鷹嘯之下,整個蛇圈再次擴大,無數鬼蛇如潮水般的退去,看似居然還有些慌亂。

而為首的那條青年所化巨蛇在這一聲鷹嘯之下居然巨軀猛的一震,抬起巨大的蛇頭看向半空。

只見一個巨大的身影自半空急掠而下,超大的翼展居然隱隱遮住了明月的光華。

「小瑞瑞他娘!」玉隨安大喜,不假思索的喊道。

流雲也是心中一喜,一種絕處逢生的輕鬆之感襲上心頭。

而一旁的小瑞瑞更是撲棱著受傷的身軀掙著想要站起來,發出陣陣親昵的尖嘯。

漫天風沙瞬間湧起,無數巨大的鬼蛇在這陣風沙之中離地而起捲入驟風中央,蛇身之間發生一陣陣激烈的碰撞,不少體形較小的蛇在這陣碰撞之下身軀變得粉碎,卻是半空之中那隻巨鷹終於發動攻擊了。

無數蛇屍如雨水般自半空落下,整個場面比之剛才還好恐怖了幾分。

而為首那條巨大鬼蛇則是發出陣陣嘶鳴,巨大的蛇信狂吐,一團團灰褐色的霧氣不要本錢似的轟向半空那個巨大身影。

然而,這鬼蛇所吐霧氣還未近身便被那巨大雙翼鼓起的旋風吹散,根本沒有起到半分效用。

鬼蛇巨大的雙瞳之中湧現一股極為擬人的恐懼神色,巨尾一甩,轉身就要朝地下鑽去。

然而,半空之中巨鷹根本不給機會,鬼蛇剛一調頭,巨鷹那好似鋼鐵般的雙爪便已深深刺入蛇身,瞬間蛇血飛濺。

抓住蛇身之後的巨鷹雙翅狂揮,居然將這重有萬均的鬼蛇拉得離地而起,迅速飛向高空。

「我的天啊!」流雲和玉隨安看著眼前這一幕,面色獃滯的發出一聲感嘆。


待得鷹身僅僅只有巴掌大小的時候,巨鷹雙翅一縮,又以一種遠超想象的速度快速朝著地面襲來。 「快跑!」流雲已想象得到這巨鷹要如何了,連忙背起玉隨安,顧不得全身撕裂般的疼痛,向著一旁飛奔而去。

「轟隆」一聲巨響傳來,地面劇烈震動,飛奔之中的流雲被這陣震動直接震得摔倒在地,兩人連滾帶爬的坐了起來,驚懼不已的看向那邊。

只見在這陣轟擊之下,整個坑洞再次下降了三四丈,而在如此之重的摔擊之下,鬼蛇居然還未氣絕,巨大的身軀瘋狂扭動,想要掙脫巨鷹那雙鋒利的鐵爪。

然而,這一切都是徒勞。

只見巨鷹尖嘴連啄,數個呼吸之間便已將鬼蛇啄得遍體鱗傷,奄奄一息。

做完這些,巨鷹尤自不解恨一般,快速飛向蛇頭,雙爪猛的亂抓,轉眼便將鬼蛇頭骨抓破,暗紅的蛇血和灰白的**流了一地。

而就在此時,一顆人頭大小的灰褐色魔核出現在兩人視線之中。

只見這顆魔核渾圓飽滿,晶瑩剔透,在月光的印照之下一個活靈活現的蛇影包含其中,剛一出現便有一股靈氣撲面而至,顯然口質極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