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暴而濃郁的天地元氣幾乎瞬間被那天運使者吞噬一空,而後,其深邃的視線落到了杜飛的身上,最後,隨著白凡的動作一起其右臂緩緩的抬起!

七色的光芒,瞬間瘋狂的蠕動了起來,而後,直接在半空之中形成了一根巨大的七彩手指,手指之上七色光芒瀰漫,令人望而生畏。

「天運使者,天運一指!」

一聲輕喝之聲,從白凡的口中傳出,而後,就見到其抬起的右臂,緩緩的,但是極端堅決的,向著杜飛所在之處點了下去!

「嗤——」

隨著他的動作,那天運使者瞬間消失,就彷彿這天地間,只剩下這跟七彩的手指一般,而這根手指卻蘊含著極端強悍的天運之力,狠狠的向著下方壓下!在這一刻,杜飛所立之處,巨石瞬間變成了粉末,地面直接崩塌,一道道裂縫,也是如同蜘蛛網一般瘋狂的向著四面八方蔓延而出!

杜飛眼神凝重的盯著此刻彷彿充斥了整個天地的七彩手指,從那手指之中,他可以察覺到了一股極端強悍而又極端詭異的波動。就彷彿,不管是何等的防禦,在這等波動面前,都是會瞬間失效一般!就彷彿,這一指點下的瞬間,自己就會被徹底的滅殺一般!就彷彿,自己的死,就是天運註定的一般!

「唰唰唰——」

凝視這一幕片刻之後,杜飛突然輕笑了一聲,而後雙手之上的印記,同時變幻了起來!而幾乎同時,濃郁無比的灰氣,幾乎瞬間就凝聚在了杜飛的指尖之處,雖然和那漫天的七彩光芒相比,顯得渺小而虛弱!但是,這一道灰色的光芒,卻在此刻湧現出一抹隱約的抗爭之意!

「好一招天運一指!只不過,天要滅我!我便滅天!運要滅我!我便滅運!而天運要滅我!我杜飛,便滅了這天運!」

「白凡,你接我一招!」

「滅運指!」 灰色的絲線,如同一道射線一般,狠狠的向著半空之中飆射而去,雖然和那巨大的七彩手指比起來,它顯得那麼的渺小和毫不起眼,但是一股抗爭之力,卻不斷的從那灰氣之中瀰漫而出。

「唰——」

下一瞬間,兩道武技就這般毫無聲息的碰撞在了一起,幾乎不過眨眼的瞬間,那七彩光芒就將灰色光芒盡數吞沒。

望著這一幕,杜飛的瞳孔微微一縮,卻沒有多說什麼。

「這就是你的滅運宗傳承,你還真是讓我失望啊!」

在杜飛使用出那滅運宗的瞬間,白凡有片刻笑容收斂,然而此時,一抹古怪的笑容卻浮現在了他的臉上,他算是看明白了,那杜飛就算是得到了滅運宗傳承,估計也是還沒摸出門道,這樣的傢伙,在自己的天運一指面前,豈有生路!?

「一切都結束了!」

七彩的手指呼嘯而下,最後如同漫天彩霞一般,直接在一道道詭異的目光之中,將杜飛整個人籠罩在了其中。

「嗤——」

七色的光芒傾瀉之間,杜飛所立之處方圓數百米的地方,此刻都是被七色光芒無情的侵蝕,而杜飛的身影,卻是瞬間消失不見,彷彿,在這等攻勢面前,他瞬間肉體崩裂了一般。

「居然連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枉他杜飛剛才還說得那般囂張!」

望著此刻向著四周不斷瀰漫而開的七彩能量,不少人都是微微撇了撇嘴,這麼看的話,這個杜飛也不過是個銀樣蠟槍頭罷了。剛才倒是說得極端的好聽,什麼天要滅我,我就要滅天,此刻倒是死得極端乾脆利落啊!居然連渣渣都沒留下。

白凡身形一閃,也是出現在七彩能量上方,目光淡漠的注視著下方,不管杜飛到底是什麼人物,只要被這天運一指擊中,那麼他體內的一切都會崩潰,最後連經絡都會因為真氣的暴走而炸裂,這是絕對無法避免的結局,也就是說,從此刻開始,自己傳承中所遇最大的隱患,就此消失了!

「結束了!」

白凡吁了一口氣,臉上卻也湧現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沒有了這個得到滅運宗傳承的杜飛,這九州戰場之中,還有誰能夠阻擋自己的腳步?恐怕,那九州之戰的榜首,便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哈哈哈,什麼西域第一霸王,依然是廢物一個啊!」雨之王朝的強者此刻凝視著這一幕,不少人都是哈哈的狂笑了一聲。

儲靈微微皺眉,凝視著眼前的這一幕,在她看來,不管那天運一指強悍到了什麼地步,但是杜飛也絕對不是弱者,至少儲靈便知道,當日楊正強到了那等地步,都被杜飛解決了,這個白凡的手段雖然詭異,但是想要不付出任何代價就將杜飛解決,無論怎麼看都是極端的不現實啊!

「你到底在想什麼……」儲靈沉默片刻,才凝視著場中之處喃喃開口道。話沒說完,她的瞳孔卻驟然間猛的一縮,臉上瞬間有精光閃過。

「嗤——」

就在儲靈臉色變化的瞬間,那些原本如同雲霧一般在涌動的七彩能量卻是驟然間劇烈的顫抖了起來,在其表面,不斷的有著波紋瀰漫而開,就彷彿其中有什麼巨變在發生一般。

那白凡也是因為這一幕臉上的笑容瞬間凝結,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片驚疑不定之意,他實在是有幾分難以想象,這個杜飛到底是怎麼抵禦住那天運之力入體的。

然而,不管他此刻心中的想法如何,但是接下來的一幕,卻令得其臉色瞬間狂變。

「嗤——」

七彩能量飛快的蠕動著,旋即,隨著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就見到那些七彩能量不斷的變得稀薄了起來,就彷彿有什麼東西在不斷的將那些天運之力消融掉一般。

見到這一幕,白凡的臉色卻是猛的一顫,這些七彩能量是天運宗傳承的根本所在,他修鍊了許久,再加上得到了傳承,才有了這麼多天運之力。若是這些東西這樣莫名其妙的消失的話,那麼他和沒有得到傳承又有什麼區別?因此,在心神變幻之間,白凡已經飛快的催動真氣,想要將那天運之力盡數收回。

但是,在心念欲動的瞬間,白凡臉色卻是變得愈發的難看了起來,因為他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那些七彩的天運之力已經變得瘋狂了起來,就彷彿遇到了什麼它們必須要解決麻煩,此刻,根本就不會理會身為主人的白凡一般。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無法理解的一幕出現在了白凡的面前,就算他是十大超級勢力之一的首腦,此刻臉上也是有冷汗滴落。

「嗤——」

而就在白凡臉色不斷變幻的瞬間,那些七色的天運之力卻是不斷的消融,到了最後,一道修長的人影緩緩的出現在了那七色能量光芒之中。而就在這道人影出現的時候,那最後一絲天運之力卻也是飛快的消融,最後,就只剩下那人指尖一抹比起之前愈發濃郁的灰氣,在不斷的散發著幽幽的氣息。

「杜飛!?」

白凡望著那此刻似乎沒有受到任何傷害的修長人影,臉色瞬間變得一片青黑,而其聲音之中也是瞬間湧上了一抹震駭之意!

他實在無法想象這等局面,這個杜飛不但沒有因為天運之力而亡,反而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將自己的天運之力盡數的摧毀了!?

這樣的一幕,在令得白凡心疼無比的同時,渾身冷汗也是直冒。

在那白凡難以置信的目光之中,地面之上的杜飛卻是輕輕的抬起頭了,沖著他笑了一聲,但是那笑容,卻令得白凡渾身顫抖了起來。

「天運之力,味道不錯,可惜遇到了我……」

「你!」

半空中,白凡目瞪口呆的凝視著下方的杜飛,顫抖的伸出了手指,片刻后才咬牙切齒的開口道,「你,到底做了什麼!?」

他一直到了現在,也沒辦法理解,這個杜飛到底是做了什麼事情,破去了自己的天運一指。

「不理解么?滅運之力,本來就是為了滅絕天運而存在,哪怕只有一絲滅運之力,對於你的天運之力來說,都是絕對的剋星。更何況,滅運之力源自天運之力,只要能夠將你的天運之力消滅,我的滅運之力自然也有所精進……」

「所以,不錯的補品,謝了!」

杜飛帶著一絲淡淡的笑容,說出的話語卻令得白凡的面色愈發的難看了起來。

「嗤——」

周圍此刻也是響起了一連串的倒抽涼氣之聲,凝視著杜飛的目光之中充滿了猶如見鬼一般的神情,這個杜飛不但解決了那麻煩無比的天運之力,居然還靠著那天運之力,增強了自己的修為!?

「天運之力可是滅運之力的剋星,你怎麼可能將其破壞!」

白凡面色蒼白的咬著嘴唇,帶著幾分不甘的咆哮道。

「天運宗的天運之力雖然強悍,不過很可惜,你所獲得的傳承或許是不完整的,在我面前,沒有任何作用。」凝視著白凡,杜飛淡淡開口,「而且,失去了那些天運之力,你這天運宗的傳承,多半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威力了吧?」

天運宗和滅運宗傳承,關鍵所在便是天運之力和滅運之力。這兩宗傳承若是失去了這等根本,估計連一些威力強大的武技都施展不出來,所以,此刻的白凡在失去了那天運之力以後,其天運宗的傳承,作用已經變得極其小了。

若是杜飛是普通人的話,依靠天運宗的武技,或許那白凡還能夠佔盡上風!但是,偏偏杜飛是得到了滅運宗傳承之人,只要杜飛在,那麼天運宗那些失去了天運之力的武技,將會變得如同白紙一般的脆弱……

所以,在和杜飛的這一招戰鬥之後,白凡敗的,不僅僅是一招,甚至,他輸了自己的一身修為!

「你這個混賬!將天運之力給我還來!」

白凡臉上的表情在這一刻變得猙獰到了極致,那一直都存在的淡漠之意瞬間消失,令得其面容極端的扭曲。而在這等咆哮聲中,其腳掌猛的一踏,身形卻已經瞬間暴掠而出!

白凡的殘影瞬間浮現天地,而後就見到一柄真氣組成的長槍瞬間浮現,而後化為了漫天的暴雨梨花,向著杜飛所在之處籠罩而去!

「天運神槍!」

漫天的槍影降落,最後以一種驚人的速度瞬間匯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道帶著極端淡的七彩之色的攻勢,狠狠的向著杜飛的胸口之處落下,這等攻勢看起來極端的強悍,但是彷彿卻缺少了什麼一般。

面對這白凡暴怒出手,杜飛卻是冷笑了一聲,沒有絲毫閃避的跡象,而是右手向著前方猛的一拍,剎那間,懸浮天際的天啟神鍾狠狠的向著前方撞出。

撞出的天啟神鐘沒有華麗的軌跡,而是蘊含著極端恐怖的破壞力,就這般狠狠的撞在了那暴刺而來的一槍之上。

「轟——」

兩道武技狠狠的在半空之中撞在了一起,而後就聽到一陣金鐵交鳴之聲響起,旋即在白凡難以置信的目光之中,那真氣長槍,瞬間崩潰! 「失去了天運之力,你這天運宗武技,威力也太弱了一點了吧!」杜飛的臉上浮現一抹淡淡的嘲諷之意,在破壞了白凡武技的瞬間,冷笑開口道。此刻白凡的武技雖然依舊強悍,但是失去了那種無可抵禦的天運之力以後,就彷彿失去了神髓一般,變得並沒有想象之中的難纏了。

聞言,白凡的面色卻是愈發的猙獰了起來,其手掌在半空之中猛的一握,可怕的真氣波動涌動之間,真氣長槍再次凝聚,而後其身形一展,一道道恐怖的攻勢也是鋪天蓋地一般的向著杜飛所在支持轟了過去。如此狂暴的攻勢看起來,卻彷彿那白凡已經有幾分發瘋的跡象,看起來,彷彿那天運之力的失去對於他來說,打擊大到了難以想象的地步。

然而,此刻他的攻勢雖然狂暴,但是杜飛在冷哼之後,卻是將其每一招都盡數抵禦了下來,而這樣的一幕,卻令得白凡愈發的狂暴了起來,而其出手之間,也是開始出現一些破綻。

「結局,註定了!」儲靈望著這一幕,才輕輕的吁了一口氣,幾乎在這一刻,白凡的下場已經註定了!強者巔峰對決之間,冷靜是最為重要的,若是胡亂出手,露出了破綻的話,那麼往往是尋死之道,而此刻,白凡卻在朝著這個方向邁進。

「主子……」

雨之王朝的強者凝視著這一幕,每個人的臉色也是不斷的變幻著,身為強者的他們,自然也是看得出,此刻的白凡不斷的落入下風,但是這樣的一幕,他們原本是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的。可是偏偏的,這一幕卻出現在了眼前,實在令得他們心中的滋味難明到了極致!

「叮叮叮——」

半空之中,長槍和銅鐘快若閃電的交錯而過,而火花爆射之間,那杜飛和白凡顯然也是打出了真火。此刻的兩人出招之間,招招都是指向對方的要害之處,一招若是落實的話,恐怕就是勝負分出的局面了。

「轟——」

又是一次極端兇悍的對碰,狂暴的能量蔓延之間,兩人所立的空間之處都是浮現了一道道扭曲的光芒,而兩人的身形幾乎是瞬間就在半空之中被震得暴退而去。

「哼!」

身形閃退之間,杜飛的眼神也是變得一片冰冷,其隨手將手中的天啟神鍾收了起來,而後手中印記卻是飛快的變幻了起來。

「九帝封天手!武帝現!」

隨著杜飛的一聲厲喝,濃郁的雲層瞬間浮現其身後,一道道金色的光柱瞬間飆射而出,而後在半空之中交融匯聚,最後形成了一道金色的巨大身影。

成功的將這九帝封天手凝聚而出,杜飛的動作卻沒有就此停止,而是雙手一拍,剎那間就見到一股灰色的能量瞬間湧入了那巨大金色的人影之中,令得其身形在金色之中,卻多了幾分淡淡的灰色氣息在其中。

「去!」

見到滅運之力成功的融入了那九帝封天手之後,杜飛也沒有絲毫的遲疑,而是手臂一抬,就狠狠的向著白凡所在之處點了過去。

隨著杜飛的手指點出,剎那間,半空之中那巨大的金色身影就是瞬間呼嘯而出,抬起的金色手掌捏爆空氣,狠狠的向著白凡所在之處扇了下去。

「砰砰砰砰——」

金色手掌所過之處,便是大地也是瞬間崩裂,一些靠得比較近的強者在感應到了這股氣息的同時,就是被震得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而後狼狽到了極致的倒射而出。

望著那撲面而來的金色人影,白凡也是從瘋狂之中冷靜了下來,臉色瞬間變得凝重了起來,從這一招之中,他可以感覺到一種極端濃郁的危險味道蘊含其中。

「天運七甲!」

極其淡的七色能量此刻瘋狂的從白凡體內出現,而後纏繞在了他的體表之處,化為了一道道盔甲,而這些盔甲共有七道,彼此疊加在了一起,形成了一種極端恐怖的防護。

「轟——」

然而,在這天運七甲成形的瞬間,那金色的手掌已經降臨而下,最後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狠狠的扇到了白凡的身軀之上。

「碰——」

巨響聲瞬間響起,而那白凡身上的七色盔甲之上有著驚天的光芒爆發而出,雖然其身形瞬間被扇得倒射而出,但是,那些淡漠的七色能量閃爍之間,卻不斷的化解著那極端恐怖的力量,將那些力量極端巧妙的宣洩在了白凡體外。

「哈哈哈,杜飛,我體內這一絲天運之力,你可沒辦法盡數消去,你殺不了我!」伴隨著杜飛的一招被破,那白凡身形極端狼狽的停在了半空之中,不過他依然抬頭凝視著杜飛,哈哈狂笑一聲道。

「你就這麼有自信么!?」

杜飛嘴角微微一撇,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既然你這麼有自信的話,不送你上路,恐怕還真的是對不起你了啊!」

話音落下,杜飛的雙手印記再次一變,剎那間,又有道道的金色光柱瞬間交織而出,而後在半空之中形成了兩道金色的身影。而這兩道金色身影出現的瞬間,都是同時一步邁出,就和一開始出現的那道身影融合在了一起,令得那身影的面容瞬間變得凝實了幾分。

「砰砰砰砰——」

幾乎在這三道身影融合的瞬間,一股狂暴無比的能量波動也是瞬間瀰漫而出,就彷彿,在這一刻,連天地都要被這能量撐暴了一般。

「這是!」白凡的瞳孔猛的一縮,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這一招裡面蘊含了一種極端恐怖的力量,這等力量,就算他全盛時期也未必抵抗得住,何況是現在?

「九帝封天手!第二武帝現!」

「九帝封天手!第三武帝現!」

「白凡,你現在就用你的天運七甲,來試試看我這一招吧!」

「轟——」

當冷喝之聲悄然傳出的瞬間,杜飛的手指也是同時向著前方輕輕的一點,而隨著其動作,一股極端恐怖的波動,瞬間向著前方蔓延而出!

「我就不信!你能破了我的最強防禦!」

見到這一幕,那白凡的臉上也是露出額一絲瘋狂之色,旋即就見到其猛的一咬舌尖,剎那間一口精血狂噴而出。

「噗哧!」

隨著其一口精血噴出,他體表的天運七甲之上的七彩氣息變得濃郁了幾分,彷彿隱隱約約還有不斷上漲的趨勢。

然而,幾乎也就是這個瞬間的停歇,那金色的巨大人影,卻是再次降臨之下!

「嘭——」

金色的人影降臨,而那巨大的金色手掌這一次卻瞬間化為了拳峰,而後如同一枚從天而落的隕石一般,狠狠的落到了那白凡的體表之處!

「咚——」

狂暴的能量瞬間進入了白凡的體內,其體表的天運七甲卻是不斷的迸發出七色的光芒,將這些勁力散去!

「哈哈哈哈!也不過如此!」見到杜飛的這一招依然沒效,那白凡忍不住又是一聲狂笑。

「一切,可還沒有結束呢!」望著這一幕,杜飛卻是面色冷漠的一揮手,剎那之間,那金色的人影手臂再次抬起,而後一拳落下,然後,又是一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