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麼的大腿還不能嗎?

蕭雨墨聽到他的話,嘴角有些抽搐。

說666感覺好奇怪啊。

但是一想到,這位林兄弟的師姐救了自己等人。

當下也不再猶豫,朗聲說道:

天才小毒妃 !”

葉語彤聽到二人的話,眉宇間露出微微的詫異。


她肯定不會去問,這666是什麼意思。

估計是好話,聽着倒是蠻舒服的。

待會的戰鬥可能會很激烈,所以小師弟有可能被波及到。

想到這裏,葉語彤袖袍輕輕揮舞。

從她的衣襬上飛出兩道光芒,籠罩在林寒和蕭雨墨的身上。

光芒閃爍着絢爛的光芒,帶着二人化爲流光後撤。

魂殿殿主握緊拳頭,發出“咔嚓”的關節聲。

看着眼前從天而降的女子,臉色陰沉地說道:

“閣下好歹也是虛神巔峯強者,竟然敢偷襲本殿主,是不是太過分了?”

他感覺到這個陌生的女子有些不太好惹,剛剛運用的手段奇妙無比。

會不會是八大超級宗派裏面,某一位剛剛突破虛神巔峯。

自己還沒有見過的長老?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這件事吧。

倒也未必不能坐下好好地談一談。

葉語彤聽到他的話,眨了眨眼睛似笑非笑地說道:

“本姑娘就是過分了,你能咋地?”

魂殿殿主聞言頓時怒了。

臥槽。

這就很不能忍了。

好歹老夫也是魂殿殿主,難道我不要面子的嗎?

而林寒和蕭雨墨退到遠處,發現原本重傷的蕭爺爺。

此刻在一團七彩光芒的籠罩下,傷勢漸漸地恢復着。

自家師姐雖然平時有些不靠譜,但是此時表現出來的倒是很貼心啊。

林寒將目光重新放在葉語彤和魂殿殿主的身上。

看這場面, 呆萌影后別想逃

只不過他對於自家的師姐非常的自信。

魂殿殿主的眼裏涌現濃烈的怒火,但還是憋着一口氣。

想要報一下自己的家門,讓眼前這個陌生女子多少有所顧忌。

可這個時候,葉語彤對準眼前的虛空輕輕揮指。

瞬間便將這裏的天地封鎖,防止波及到玄燁城的衆人。

做完這一切的她,帥氣地打了個響指。

渾厚磅礴的能量波動瞬間爆炸開來。

“我特麼……”

魂殿殿主感覺好氣啊。

這特麼的沒有看出來我要說話嗎,連話都不讓我說的嗎?

是不是過分了!

他作爲威震一方的龍神殿殿主之一,自然也不是吃素的。

低吼一聲調動自己體內的真元,將氣勢攀升到最高峯。

強橫的能量波動散發而出,周圍的碎石木屑全部化爲粉碎。

葉語彤的臉色平靜,主要是不想跟這傢伙嗶嗶一句話。

敢動我師弟,你就是玉清道宗的掌教。

本姑娘也照樣打得你屁滾尿流!

就是如此的霸道。

二人的氣息相互攀升,無形之中形成劇烈的碰撞。

火星四射,虛空顫抖轟鳴。

魂殿殿主感覺到少女散發出來的氣息,有些瞠目結舌。

我的天啊。

他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這個陌生女子顯然是剛剛到達虛神巔峯。


但是眼下展現出來的力量,竟然絲毫不弱於沉浸在虛神巔峯境界多年的自己?!

相比之下,貌似顯得自己很廢物一樣啊。

葉語彤的眼眸隱隱縈繞七彩光芒,白皙的手臂涌現出劇烈的天地之力。

“咻!”

一道拇指粗細的七彩光束瞬間爆發出來。

看似毫不起眼,卻給魂殿殿主一種十分危險的氣息。

他的眼裏露出凝重之色,深吸一口氣。


“逆龍玄魂!”

體內的真元按照特定的竅穴運轉,施展出龍神殿魂殿最玄妙的功法。

力量呈現出一股勢不可擋的威勢,瞬間便爆發出來。

魂殿殿主原本平靜垂落的髮梢,此刻在這股威勢下節節豎起。

周身縈繞着淡黃色的火焰,彷彿是超級賽亞人的第一階段。

他的身後更是浮現出一尊**上身的玄色虛影,身上勾勒着從未見過的陣紋。

密密麻麻,散發着玄妙無比的力量。

這一刻的魂殿殿主,纔算是施展出了全部的力量。

他怒吼一聲青筋暴起,對準眼前的七彩光束直接猛地拍出。

轟隆隆!

封鎖的天地中,因爲二人的攻擊。

驟然形成一股強橫的能量旋風,瘋狂地摧毀着周圍的一切事物。

魂殿殿主伸出手掌將這道七彩光束拍散,感覺到手臂的顫抖眼裏露出異色。

這攻擊是開玩笑的吧?

他現在有太多的理由懷疑,眼前的這個陌生女子肯定不是初入虛神巔峯。

沒有錯,絕對是故意散發出這股氣息。


以此來迷惑自己,扮豬吃老虎。

魂殿殿主正想着,還沒有反應過來。

身後的虛空傳來震盪,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現。

葉語彤的面色平靜,對着他的後背伸出兩指輕輕一點。

嘭!

魂殿殿主噴出一口鮮血,身軀倒飛出去很遠。

最後甚至被封鎖的天地障礙,給彈了回來。

他止住墜落身形,抹去嘴角的血跡。

眼裏露出深深的忌憚,但同時又有些戰意高昂。

尼瑪的,真以爲老子是棉花。

想捏就捏嗎?

剛纔的那一擊的確很快,但自己到底是老牌的虛神巔峯強者。

還不至於跟大白菜一樣被人亂砍。

“吼!”

魂殿殿主怒吼一聲,彷彿一尊遠古兇獸在咆哮。


這股聲音蘊含着恐怖的力量,甚至都讓封鎖的天地開始扭曲起來。

他的雙眼泛着猩紅,滾滾的龍氣覆蓋身軀。

聲音如同洪鐘,陰冷地說道:

“初入虛神巔峯,不知道好好鞏固境界,便敢出來挑戰本殿主,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葉語彤聽到他的話嘴角翹起,笑眯眯地說道:

“就憑你,也算老虎,您配嗎?”

她說話間,手指在胸前略微一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