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秦贏這次負責的新項目老是有些問題來問我,我是想讓他多請教請教您,畢竟地產上的事情我經驗還是不太夠。"

地產這一塊兒是曾經秦家那點小小的根基,和環納集團合併以後也借勢不斷壯大起來。秦正明被調到分部多年,錢是沒少掙,但拼實業根本不佔優勢,工廠和互聯網方面被秦荺捏在手裏。秦贏進總部的時間也只是混了個商場管理,廢了好大勁才因爲商場擴建接觸到地產上的事。本以爲靳珩深進總部以後秦荺會先把互聯網這一塊兒扔給他練手,沒想到竟然直接給了靳珩深一間分公司,奔着核心板塊兒就去了。

"哦,多問是好事,我看珩深的新項目進展不錯,影娛這方面市場影響力這些年是下降了不少,新品牌推得好的話可以更新一批。"

"有自己的想法也是好事,不說公事了,等下那羣老滑頭們過來,我還要花心思跟他們聊,吃飯吃飯。"

秦贏明顯有些沉不住氣,吃飯的動作開始焦躁起來,秦正明在桌子底下拍拍他的腿,看來選擇現在下手是件正確的決定,目前保險起見,就先看看那個秦荺究竟對當年的事情有多麼畏懼,能不能說到做到了。

另一張桌上,都是環納集團這幾年新上任的一些小輩,也有不少是靳珩深帶回來的人才。

"珩深不介紹一下麼?"

聶晚清晃着酒杯和夏岑兮對視,

"這位是我的……太太夏岑兮。"

這羣老同學一個一個圍了上來,要和夏岑兮喝酒,靳珩深知道她不能喝,塞給她一杯香檳,能擋全擋了,沒喝一會兒就有些上頭。

夏岑兮也沒想到,這裏有人見到過自己在英國發表的文章,靳珩深不僅結婚了,妻子長得好看又優質,還是個經濟師。一羣人鬧了起來,倒是靳珩深被遺忘在一邊的沙發上暈暈乎乎的給自己灌酒。

"珩深,別喝了,再喝要醉。"酒杯被聶晚清摁下。

"學姐,我有分寸。"

鄭一馳看到靳珩深這邊形勢不妙,立馬湊了過來。

"她看起來,應該是很耀眼的人吧,選擇結婚,應該是很愛你,才願意放棄自己的人生吧。"

聶晚清有多瞭解靳珩深,鄭一馳是知道的,說夏岑兮段位高,這女人更是深不見底,一句話準確戳中痛點。

"放棄自己的人生麼?"

"其實有些女人的人生,大多都是爲了男人而活的,結婚以後被拴在家庭裏。但是我覺得珩深你不是那樣男人。"

"我不是麼?"

"你不是。你會全心全意爲別人考慮,所以我才害怕,你因爲別人委屈自己,不過幸好,她是個很優秀的人。"

杯中的酒被一飲而盡,靳珩深有些醉了。

"出去走走麼?"

眼見着醉酒的靳珩深在夏岑兮的注意之下要被聶晚清帶出去,鄭一馳連忙擋在一衆長輩的前面,纔剛好讓夏岑兮的視線被完全遮擋,和餐桌上的股東們繼續周旋着。

聶晚清當然知道今天這場股東宴會對自己來說有多麼的重要,不然也不可能付出自己的清白讓某個能說上話的人帶自己前來。

除了讓夏岑兮感到危機之外,更重要的是藉着這樣嚴肅的場合好好的和靳珩深敘敘舊,她十分清楚靳珩深的軟肋。一定是來自靳風當年那件事情的真真假假,剛好自己的確知道不少內幕,便孤注一擲的將自己交了出去。 沉下去的夜色將整個滬城籠罩起來。

聶晚清懷念起來七年前二人在法國的歲月,擡眼看了看靳珩深的冷麪。

“珩深…你還記得當年我們在學校也總是這樣一起探討商業上的問題嗎?那個時候…”

“學姐,有什麼關於我父親的事情,你直接告訴我就好。”靳珩深打斷了她還要繼續下去的念舊。

她臉上浮上因爲尷尬而出現的淺紅,將耳邊的碎髮輕輕撥到了一邊。

“也好……直接進入主題。”

靳珩深雙手插着口袋目視前方,腦海裏全是夏岑兮到底有沒有在酒桌上碰酒精,那些老股東們是否會刁難她……

“珩深,當年的環納集團不像現在一樣強盛。除了房地產業稱得上名號之外,沒有任何一個能夠鞏固地位的方面。”

“後來,秦總裁的胞弟秦正明進入集團之後,秦總的父親秦懷德,將秦家本來已經有些頹敗的電子科技產業,與環納集團合併,誰知這樣一經合併,反倒有了些起色。”

秦家老爺子和秦正明都屬於狼子野心的人,要說來,秦韻和靳風的婚姻也是兩個家族的聯姻,秦家人都不是什麼簡單角色,這一點在靳風去世之後體現的淋漓盡致。

晚風徐徐的吹着,聶晚清有意無意的抱緊了雙臂,但是身旁的人似乎心思已深,根本不在自己身上,只是沉默着不斷點頭。

“很多的細節問題我也不是很清楚,你也知道老靳總這個人十分謹慎,基本上牽扯到生意場上的事情都親力親爲。”

靳珩深大概就是遺傳了靳風的這一個性格,做事總要留有些餘地,即使不能單槍匹馬的過獨木舟,也要準備無數木筏以備不時之需。

“但是據我瞭解到的情況,老靳總十分看不慣秦正明副總在公司的一些行爲,但是礙於秦總和秦老爺子的面子也總是強忍着。”

聶晚清注意到靳珩深眼底複雜的神色,提起秦家人對於他來說,更是在原本就一片塵埃的心上增添額外的傷痕。

她突然停下了腳步,兩人相顧無言。

“師姐,爲什麼不繼續說下去了?”他居高臨下的望着聶晚清,早就看出了她想要將話題轉向別的方向。

“珩深,其實有句話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如果我說不該說你就不說了嗎?”

聶晚清咬了咬脣邊。

“靳董事長出事的真相,很有可能和秦家人有關。”

宴會大廳依舊人聲鼎沸,夏岑兮坐在角落,靜靜的看着越來越模糊的衆人杯鼎相撞。

這裏的人,幾乎全部都屬於滬城的高階層人,每個人的身後都有數不勝數資產。


但是慾望依舊操縱着貪婪的本性,擁有部分,就還想要更多。他們藉着這樣的場合攀龍附鳳,藉着這樣的相見爲日後鋪路……

見慣了爾虞我詐的夏岑兮當然不會對此意外,只是那些時不時湊近自己身邊的人,讓她麻木無措。

“靳夫人您好,我們集團近期有一個關於影視的製作項目…”

“靳夫人,還請您在靳總面前美言幾句……”

……

無數的奉承與謬讚在她的耳邊作響,正想要去尋找靳珩深的身影,卻發現他和聶晚清同時在宴會大廳走來。

同剛纔的輕鬆不同,夏岑兮能夠看出他的沉靜和淡漠。正欲上前詢問,一個同樣低沉的聲音在耳側響起。

“岑兮,你跟我來一下。”秦筠從一羣人的中間走來,當着靳珩深的面帶走了夏岑兮。


兩人止步在酒店門前,周圍沒有旁人。

“媽,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秦筠方纔還挽着她的手臂重新收了回去,在目視到靳珩深已經坐在了秦懷德身邊,才緩緩開口。

“岑兮,我知道珩深近期和雲夢集團合作的那個項目基本上已經進入收尾了,不論任何的原因,你還是要多加輔助,雲夢沈亦驍這個人不是什麼簡單角色,我總覺得……不太妥當。”

秦筠不像往日的嚴肅,今天的她在夏岑兮眼中卻更像是一個合格的母親,只是她從來不會在靳珩深面前表達這樣的情感。

她有些出神。

“我知道了媽,您放心吧。這個沈總的確很可能動用手段,但是我想問的是……”

“這些話,您爲什麼不直接告訴珩深?”

難道關心也不能直接表達出來嗎?

秦筠局部不堪的低下頭,這一刻的她完全脫離了執掌整個公司生死大權的董事長身份,強顏歡笑着拍了拍夏岑兮的肩。

“現在你纔是他身邊最親近的人,這些事情當然要你來注意,我已經老了,環納將來怎麼說也要交到你們的手上……”

望着她遠去的背影,夏岑兮被油然而生的無力感包圍,在此之前,她不瞭解秦筠究竟是怎樣的人……

但是這些都不重要了,她能夠明顯地感受到,秦筠對於靳珩深依舊懷有深沉不可言喻的愛意。

秦筠離去後,夏岑兮也只是短暫的停留片刻便走了進去,坐在靳珩深旁邊的時候,餘光瞥到了不遠處的一道視線正聚焦在自己身上。

“夏小姐,今天能夠在這種場合見面,也是我們的緣分,這一杯……我敬你。”

聶晚清搖晃着婀娜走近,手中還端着兩個盛滿白酒的杯盞。

見此種情況並不好直接拒絕,夏岑兮努力擠出一抹笑容起身。

“爲人處事上我還要再和聶師姐多學習纔是。”

正要端起的酒杯被靳珩深同樣奪了過去,對上了聶晚清尷尬的表情。

“她不會喝酒,這一杯我替她來喝。多謝師姐關照。”

這樣的一幕對於三人來說無傷大雅,卻吸引了整張桌邊人的注意力。

尤其是秦家的人,秦懷德的面色凝重,直到秦正明在他的耳邊小聲耳語幾句後才點點頭。

秦筠更是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帶着厭惡的目視聶晚清。

回程的車上,靳珩深一言不發地坐在身邊,夏岑兮說話也不得,不說話更是沒法表達自己的情緒。

“剛纔媽……都跟你說了什麼?”靳珩深闔上雙眸,完全沒有看她。 回憶起了在門外的對話,夏岑兮說道。

“媽讓我告訴你一定要小心沈亦驍這個人,雖然拍攝完成了,但是製作過程中他也很有可能動手腳。”

靳珩深冷笑。

“她倒還真是手伸得長,總部的事情都不夠她忙的,還有閒工夫插手我的事情……”

夏岑兮欲言又止,秦筠這一次恐怕真的並無惡意。

“其實媽也是擔心你,畢竟沈亦驍這個人在業界的風評一直不好,多留意總是好的。”


王景恆一邊開車,一邊斟酌着開口。

靳珩深始終緊閉的雙眼緩緩睜開,露出深邃的眸色,旋即坐起身,臉色並不好。

“她能夠做出的預判我當然早就有所考慮,你呢?你到底又是站在誰的一方?”

靳珩深拋出的問題猶如銀針落地,讓夏岑兮無從接納,他的言語中不是真的疑問,她能夠體會得出來那種帶着憤恨的感覺。

“珩深,我的意思是……”

“我困了。”

他把最後的耐心藏了起來,藏在那個只有自己能夠觸碰到的陰暗面,哪怕此刻的夏岑兮對於自己來說儼然成爲了唯一的光束。

空氣安靜了幾分鐘,夏岑兮的肩膀上突然多了個重量,放在身體一側冰涼的手心被溫暖包裹起來。

夏岑兮直了直身子,讓歪在自己肩膀上的頭能更舒服點,肩膀上的重量就讓人亂了心神,溫熱的母指輕輕磨蹭着她的手背,終於忍不住鼻尖的酸楚。

靳珩深多半是沉沉的睡了過去,有些話,他以爲自己這一輩子也沒有機會告訴夏岑兮。

“不要走…不要走…”

他沙啞的嗓音讓人聽了心碎。

夏岑兮握緊了手中的那隻手,手心已經佈滿了汗水。

他依舊沉浸在無法救贖的過去裏,缺失的童年記憶,還有父親的意外離世。夏岑兮想,他像是離水的魚,拼命的想要汲取名爲愛意的氧氣,卻越陷越深,被仇恨和真相不得而知的陰影籠罩。

車子停在別墅外,王景恆很有自知之明的走了下去,將時間留給二人。餘光掃到他鴉羽般的濃密長睫,肩上卻分明的溼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