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首的卻是一個頗爲高挑的女子,相貌倒有幾分英氣。而後面跟着三個彪形大漢,盡皆一臉凶神惡煞。四人一陣疾馳,終於在街尾的小金鋪停了下來。

“兄弟們,給我搶!”那女子冷笑一聲,大聲道。話音剛落,三個大漢應聲衝了進去,開始肆無忌憚的搶奪。

“住手!”葉風一見怒不可赦,光天化日下,這些強盜實在是太猖狂了。

那女子一見葉風,便笑道:“小子,上次多管閒事,給了你一點小小的教訓。現在還敢來找死嗎?”爲首的強盜叫莫麗,這夥人不是第一次來搗亂了。上次來的時候,葉風也是出來阻擾,結果反而被莫麗抽了一鞭子,到現在他的臉上還有淡淡的痕跡。

“你們太霸道了,我要教訓你們!”葉風怒喝道。

“不知死活!”莫麗冷笑一聲,揮一揮手,便有一個大漢走了過來,一手抓向葉風。葉風往左邊一跳,一拳打在強盜臉上。那大漢嘿嘿看着他,絲毫不痛不癢。

大漢一把捉住葉風的領口,葉風六七十斤的身軀被視若無物,單手將他提了起來了。一拳打中葉風肚子,而葉風猛然倒飛而出,跌倒在地,將一邊的貨架給撞散了。

大漢緩緩向葉風走去,突然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女孩擋在葉風面前,嬌喝道:“住手,不許欺負葉風哥哥。”這是住在葉風隔壁的小女孩小琳,平時和葉風經常玩在一塊。

“小琳,快走!”葉風大聲道。

“喲呵,小子豔福不淺啊?還有美女相護?”大漢哈哈大笑起來,“但是,男人要有實力保護女人,不然,就別學人追女朋友。”說罷一腳飛出,踢向前面的小琳。

葉風心中氣憤,頓時血脈噴張,丹田一陣緊縮,像是有一股強大的吸力在作用,想要吸納什麼。不及細想,葉風下意識按着這兩天吸收靈氣的方法運轉內息,突然間一股暖流自身軀百穴涌入體內,向丹田流去。

“啪!”像是什麼東西膨脹般,葉風覺得身體空靈清爽,四肢百骸霎時間充滿了力量。葉風猛然一躍,身體如炮彈般飛出,一下子撞到大漢身上。大漢急旋飛出,竟暈死過去。


“凝氣境?”葉風不可思議地看着自己的身體,心中驚喜難以言明,“我終於成爲一個靈脩者?”

那些強盜愕然地看着葉風,另外兩個大漢同時撲了過來。葉風這次心中篤定,瞄準一個空隙,從一個強盜手下急竄而去,同時一拳打在他的下巴。本來沒什麼力氣的胳膊,卻爆發出強大的力量,生生將兩百來斤的大漢擊離地面。而後轉身和另外一個強盜對上一掌,那人粗壯的手臂卡達一聲,竟斷了手骨。

所有人都都目瞪口呆着看着葉風,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竟隨手就將兩個大漢撂倒,這未免太不可思議了。但莫麗卻看出門路了,不禁驚愕地道:“你是靈脩者?”

靈脩者不看年齡,不着身軀,完全是看靈氣量的大小。所以以葉風幼小的身軀,竟能壓制住一個彪形大漢,衆人立馬想到,這小孩子,竟是一個靈脩者!

莫麗雖驚不亂,料想這只是一個小孩子,再強也有限。便不和他近身,手中鞭子猛一抽出,呼呼地向葉風打去。


葉風左右閃躲,想着不能近身可怎麼打啊?可以從遠處攻擊嗎?心念一動,便覺體內靈氣似乎可噴薄而出。

葉風猛然一掌推出,丹田之內的靈氣自掌心爆發而出,形成一陣勁風,向莫麗席捲而去。莫麗只覺烈風呼嘯,身上衣物竟被刮破裂開,只剩個紅色肚兜和短褲勉強遮羞,胸前大腿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

衆人一見強盜春光乍現,皆吹起口哨。莫麗見狀,羞憤難當,駕馬獨自逃離而去。葉風靈氣出體,整個人頓時軟了下去,像是被掏空一般,但他的心裏卻滿是歡喜。

周圍響起熱烈的掌聲,向這個用於向強盜挑戰的少年表示謝意。小琳更是崇拜地跑到葉風面前,在他的臉上親吻了一下。

……

“太厲害了,老爺爺!”葉風興奮地對天數老人喊道,“原來我真的可以修習靈脩,你教我的功法實在太厲害了!”

天數老人苦笑一聲,他所教給葉風的吸收靈氣的功法,自然非張大師那般鄉野莽夫所能相提並論。但是即便如此,天數老人也是預計葉風得十天才能進入凝氣境,豈知機緣巧合之下,這時間竟然縮短了一半。這也說明葉風絕非廢物,反而是個不可多見的天才。

“太驚人了!這般資質,放到聚龍大陸之上,也是上上之資。若是呆在這偏僻地域,倒是浪費了。”老人心中暗想,倒是起了收徒之心。但想起自己現在還自身難保,又有些猶豫起來。

“老爺爺,你收我做弟子吧?”葉風殷切地懇求道。

天數老人一愣,葉風有此心意倒是符合他所想。但是以他的身份,又多有不便。沉吟片刻,老人道:“以你的年紀,入門倒是有些晚了。若想在同輩中一展風頭,恐怕還要吃很多苦。”

葉風認真道:“我不怕,要是怕吃苦,那就不算男人。”

天數老人哈哈一笑,道:“小傢伙倒有些意思。好,我便給你三年的時間。能學到什麼東西,就看了自己了。”

葉風聞言大喜,踏踏實實地向老人磕了三個響頭。 “師父,我進入凝氣境第三階了!”葉風興奮地對老人說道。天數老人聞言差點把剛喝進口的水噴出來,這才一個月,這小子進步是有多快啊?

無奈地看了葉風一眼,老人最後只能道:“好小子!”

葉風笑嘻嘻地道,“師父,現在你能教我靈術了吧?”天數老人說過,等到葉風升到三階的時候,纔開始教他實用的靈術。

靈術有攻擊,也有防禦,甚至還有特殊功效,比如飛天遁地。總的來說,大概可以分爲九品三等。九品最差,一品最強。其中每品又可分爲上中下等。以大山武館之流,大概也就懂得一兩個八品靈術,其餘多是九品。至於那些一品靈術,即便是在大陸超一流勢力,也是極其罕見的。

“好吧,既然你這麼努力。我也不會讓你失望。”老人淡笑道。

葉風一喜,問道:“您要教我什麼品階的靈術?是不是九品上等的?”張大師教了弟子一個九品中等靈術,讓他們輕易便能破開大石,這一直讓葉風頗爲眼饞。現在天數老人親身教授,葉風頗爲期待。


Wωω✿ тt kǎn✿ ¢○

天數老人聞言苦笑不得,沒好氣地道:“瞧你這點出息。告訴你,我還真不知道什麼是九品靈術。我教你的是七品中等靈術,飄零鬼步。”

葉風聞言不禁嚥了咽口水,七品中等靈術,即便是張大師所教授給大弟子鄭山的,也不過是八品左右的靈術。天數老人一出手便是七品,直接就把葉風鎮住了。

天數老人瞄了葉風一眼,道:“這已經是我記得的最低級靈術,再往高了你也學不了。”

“天啊,最低級的還是七品?還往高了去,豈不是……”葉風眼中冒着星星,對老人的敬仰之情頓時如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

跟着老人便踏着詭異的步法,讓葉風仔細觀摩。葉風只覺那身法如鬼魅一般飄忽不定,甚至連氣息都極其隱晦。仿似就在前面,但一觸手,卻又是個虛幻。

突然,老人直直地向葉風衝了過來。葉風嚇了一跳,下意識伸手架住老人。但他還沒反應過來,老人在他的後面按住他的肩膀。

“七品中等靈術,飄零鬼步。這是利用靈氣與身體的觸覺差,加上不尋常的步法,營造出詭異的身法。練到極致,同級對手在一米之外,難以觸摸到你。”老人淡笑着解釋道。有了這靈術,在同級,甚至高一級的對決中,幾乎是處於不敗的地位。

葉風露出欣喜的表情,旋即又道:“師父爲什麼不教我強大的攻擊靈術,只是躲躲藏藏的話根本就打不贏對手吧?”

天數老人怒道:“還沒走路就想飛啦?你先給我學會怎樣保住你的性命再說吧!”葉風咋了咋舌頭,跑到旁邊,按照老人所說步伐還有靈氣運轉方式開始練習。

雖然有機會接觸到更高級別的靈術對葉風來說是件好事,但是這修煉的難度也是成倍翻漲。張大師交給學生的那些九品靈術,葉風光是那段時間的觀摩,大概也能學得七七八八。但是這七品靈術的步法之繁複,靈氣運轉之苛刻,遠非九品靈術所能相提並論。

整整練了七天,葉風還是沒有多大進展。雖然步法有些奇特,卻難以達到飄忽詭異的程度。但這反而激起他的鬥志,越是難練,便說明這招數越是好用。

葉風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就是一個人在空地上,按照奇怪的順序踏着步法。即便是雙腳痠軟無力,他還是堅持着。那兩年的廢物生活,讓他的心志變得極其堅毅。


“嘿嘿,不遠了!我要讓那幫傢伙知道,到底誰纔是廢物!”

這天,葉風吃罷晚飯便到郊外修煉。踩着那奇異的步法,葉風越走越遠,不知不覺都離開了梅湖鎮。

就在葉風再一次因爲失誤而跌倒時,一個嘲笑的聲音適時響起,“喂,小廢物!手舞足蹈地幹什麼?難道你弱到連走都走不穩了嗎?”

葉風頭也不回,聽着聲音便知道是張大師的女兒張素。果然,那道倩麗的身影邁着小碎步緩緩走來,嘴上帶着一絲輕視。

“嘿,你倒是好膽子!竟然敢一聲不吭,一個多月都不來武館,你是想脫離武館嗎?”張素冷冷地道。

說實話,葉風還真不想去了。在哪裏學不到東西不說,還要被那些人冷言冷語地嘲笑。但天數老人說過,不可對任何人說出他與葉風的關係。葉風自知其中茲事體大,也不打算和張素對着幹。

“哪有啊?我只是病了一個多月,沒有辦法去武館。”葉風淡笑道,雖然張素是凝氣境四階,但一葉風現在的身手,可不必怕她。

張素看着葉風倒是一愣,彷彿在葉風臉上看到了一份自信,這在以前是沒有過的。但旋即又是板着臉道:“那你現在沒事,是否還要回武館啊?”

葉風想了一下,道:“回啊!”心中想着回去玩玩也好,現在的心態截然不同,再也不怕別人的歧視了。

“既然你回武館,那便是我武館的人。那日對館主之女的侮辱,現在應該受點懲罰吧?”張素嘿嘿一笑,原來心中還記恨着那天葉風對她出言不遜。

說罷,張素手中漾起一團淡淡的紅光,凌厲的一掌向葉風打去。葉風想不到張素說翻臉就翻臉,心中也是一驚。但旋即便淡定起來,之前那似乎難以捉摸的紅光,現在看在眼裏,卻能清晰地捕捉到它的軌跡。

“哎呀!”葉風心中暗笑,假裝害怕的樣子,抱頭一蹲,恰好避開張素一掌。張素一愣,以爲葉風運氣好,接連拍出數掌。葉風怪叫一聲,東奔西逃,樣子頗爲狼狽。但張素卻訝異地發現,葉風竟然每一次都恰到好處地閃過她的攻擊。

“哼,躲避功夫發倒是不錯。”張素冷笑一聲,雙手合十,紅光如同煙火般從指間爆射而出,向葉風整個人籠罩過去。

“這女人忒歹毒了!”葉風暗罵一聲,要是再裝模作樣想必是躲不過了,乾脆右腳往前一踏,邁出極爲奇異的一步。

張素本來以爲葉風肯定難以躲開,豈知他一步踏出,身形一晃,突然向自己衝了過來。“什麼?”張素猝不及防,驚叫一聲。葉風若是飄零鬼步有所成,這一步將是以飄渺的身法,迴旋到張素身後。但是葉風這招也是初練,頗爲生澀。身子前衝的同時,速度太快來不及迴旋,直直地撞向張素懷中。

“碰!”葉風閃避不開,與張素撞了個滿懷。但令葉風意想不到的是,他俯身前衝的時候,一張小臉好死不死撞在了張素高聳的雙峯上。只覺一陣柔軟,之後便往後倒去。

葉風揉着臉,盯着剛纔接觸到的某個部位。張素幾步踉蹌,胸口有些悶痛,雙手緊緊捂住,然後愣愣地看着葉風。兩人默默地對視了五秒鐘。最後葉風緩過神來,拔腿就後邊跑去。

幾乎在同一時間,後面傳來張素憤怒地咆哮,“葉風!我和你沒完!” 葉風不小心和張素來了個親密接觸,他知道以張素的爲人,肯定又是一頓胖揍,所以飛快地逃之夭夭。

葉風一步蹬地,飛快地跑進武館。大院之中還有數十個學生在修煉,揮灑着辛勤的汗水。衆人乍一見葉風竄進來,倒也沒有說什麼。只是有些納悶失蹤多日的廢物怎會突然出現。

鄭山開口便呵斥道:“葉風,你在這裏幹嘛?這些日子來跑到哪去了?”

葉風無所謂地聳聳肩,道:“我病了,來不了。”鄭山顯然對這個答案不是很滿意,但其實葉風來不來他並不在意。反正只要葉風有來,便有欺負他的機會,當下冷笑道:“先去柴房把柴給砍了,其餘的事有時間再說。”

葉風撇撇嘴,往屋後走去。坦白說,張大師當初留下自己無非是想剝削自己的勞動力,但好歹這些年他在授徒之時倒也沒對他藏私。若果這般沒個交代便離去也是不好,還是找個理由讓張大師把自己攆走算了。葉風心裏暗暗道。

看着柴房堆積如山的柴火,葉風淡淡地笑了。若是以前,恐怕得三天才能砍完。但是現在,憑他凝氣境三階的實力,在不動用靈氣的情況下,徒手劈柴還是小事一樁。

“啪,啪!”看着那些柴火飛快地劈開疊整齊,葉風露出滿意的微笑。半個時辰不到,接近一屋子的柴都被劈的乾乾淨淨。

葉風又回到大院,鄭山還在教導師弟師妹們修煉,他便找了個角落坐下來觀看。

“融心掌!”一個叫劉錫的男子大喝一聲,一掌印在大石之上。那大石頓時一陣搖晃,旋即有所裂開。鄭山皺着眉頭道:“劉師弟,融心掌使的是巧勁,將靈氣集中在掌心打出。像你這般太過粗暴了。”

葉風在旁邊一看,忍不住嘿一聲笑了出來。這融心掌是九品上等靈術,在一個月前張大師傳授此招時,葉風便把這招熟記於心。雖然當時沒有靈氣可以驅動此招,但現在而言,完全可以原原本本地使出來。

但劉錫是這批人中資質最好的一個,他練了一個月才這樣的效果,實在令葉風忍俊不禁。當然,他並不是有意嘲笑,只是想到自己這個被稱爲廢物的人,竟然比武館最好資質的人還更快學會此招,心中一時欣喜罷了。

但是葉風這一笑,便惹來許多人的不快。憑你一個廢物,有什麼資格在這裏做出任何意見?

劉錫冷冷地喝道:“葉風你笑什麼?”葉風捂住嘴,笑着搖搖頭。但這般模樣在劉錫看來,卻像是無聲的嘲笑,一時心中有些抑鬱,衝上去便要動手。

“住手!”鄭山竟然喝了一聲,止住了劉錫的勢頭。劉錫有些不解地看着鄭山,鄭山笑道:“劉師弟,和一個廢物計較什麼?若是逼走了他,誰去幹雜活?”

衆人聞言哈哈大笑,劉錫更是冷笑道:“對,和廢物胡攪蠻纏,倒低了身份呢!”

葉風也是有些惱火,自己不過笑了一下便招來如此嘲諷。若是以往,他也就忍了,但是現在,誰是廢物還是兩說之事。“一個月才把融心掌練到這種地步,倒不知誰纔是廢物。”

葉風一語出口,衆人不禁愕然,這個廢物什麼時候敢頂嘴了?劉錫暴跳如雷,怒道:“鄭師兄,這次你不能攔我了吧?”鄭山皺着眉,什麼話也沒說,像是默認了劉錫的話。

劉錫見狀,當下猛然衝向葉風,靈氣自身體內涌出,是凝氣境四階的實力,和張素一樣,但他出手卻更爲兇猛。

葉風自然不會害怕,雖然天數老人只教授葉風一招飄零鬼步,而且葉風還未修煉成熟,但用來對付劉錫倒也夠了。

“喝!”劉錫一掌推出,凌厲的氣勁對着葉風橫掃而去。在場的人不禁有些佩服,劉錫不愧是這一屆中天資最好的一個,雖然只是徒手而爲,並沒有發動靈術,但這般聲勢已經夠嚇人了。普通人捱上這一掌,估計得躺十天半個月起不來。

葉風右腳一踏,身子一晃,陡然消失在劉錫面前。劉錫有些出乎意料,但轉念一想,以葉風這個廢物,是不能躲開這一掌的,剛纔多半是僥倖。接着連續三掌封住葉風前方。

鄭山點點頭,暗道:“這樣便無從躲避了。”豈知眼睛又是一晃,葉風身影突然消失,再次出現時,竟然穿過了那如高牆般的掌風,直接蹦到劉錫面前。

這一次所有人都覺得不對勁。許多人自問若是自己是葉風,剛纔那招是不可能完全躲開,至多也是和劉錫對上一掌。

劉錫背上有些發涼,葉風的身影似乎有些詭異,自己好像是見到了鬼魅一般,似乎隨時都可能在任何地方出現一樣。這麼一想,急忙靈氣將積聚手中,按照軌跡運轉,頓時一股寒氣涌出。

“九品中等靈術,冰魄掌!”葉風眉毛一挑,這一招他也見識過。一掌之下,足以使一桶水瞬間結冰。

寒氣直撲而來,葉風心中毫不畏懼。悄然運轉體內靈氣,頓時衣衫獵獵作響,聲勢完全不輸給劉錫。

“什麼?”包括鄭山在內,在場所有人不禁目瞪口呆,葉風竟然擁有靈氣?那個一直被視作廢物的傢伙竟然能熟練運用靈氣?更驚人的是,那股氣勢,竟然已經達到了凝氣境三階!

在葉風同期的學生中,除了劉錫已經達到四階,另外一人三階之外,其他人還在衝擊三階。這葉風,難道真的隱瞞得那麼深?

但是,葉風給他們的震撼還沒有結束。葉風精純的靈氣集中在掌心,淡淡的破壞氣息瀰漫開來,那姿勢竟然和劉錫剛纔的一致,甚至還要更加熟練。

“融心掌?”鄭山愕然道。

劉錫心中暗驚,旋即對冷笑道:“別以爲學個樣子就可以逞威風!”雖然這麼說,但卻加緊了手中的靈氣,陰寒之氣更甚。

“轟!”兩掌對印,冰冷的氣息和破壞的威力相互牴觸,一下子便僵持住了。兩人四周都颳起呼呼大風。

“這真的是那個廢物嗎?”

“葉風竟然和劉錫打成平手?”

“不,你們看清楚……葉風他佔據上風了!”衆人一陣驚呼。卻見那冰氣在葉風強勢地推動下,竟然出現鬆動跡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