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煜哥,這個女人的實力也沒有你說的那麼強啊,爲什麼你還留她在你身邊啊?”孫虎竟然在僵持的時候,轉頭和陳煜說了這樣一句話。

陳煜微微笑了笑:“我勸你不要小看她,不然你可能要吃虧。”

果然,就在陳煜剛說完話的時候,白鴿就已經動了起來。

之前白鴿就仔細的盯着孫虎的每一個動作,就在孫虎轉頭和陳煜說話的時候,她知道進攻的時機已經到了,雙手持着兩把武器,就這麼向着孫虎攻了過去。

一把短刀,一把匕首,分別向着孫虎的胸口和脖子處揮了過去。

一時間孫虎也是陷入了被動,當然這種情況都是他自找的, 如果不是他之前很自大的和陳煜說話,也絕對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孫虎見狀,也是暗叫一聲不好,急忙運起體內的真氣,聚集在雙腳之上,展開自己最快的速度,想要躲開白鴿的攻擊。

“唰”孫虎化作一道黑影,瞬間就白鴿的面前消失了,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站在白鴿的身後,單手掐在白鴿的脖子上。

在這個瞬間,白鴿終於明白了,原來這個孫虎真的是有上仙的實力,其實白鴿這次出手,就是想試試孫虎到底是不是上仙,這關乎到她的去還是留。 其實這幾天白鴿一直在想一個問題,這個問題就是,她是不是應該離開陳煜這裏了,她想的離開,並不是搬出去這麼簡單,而是永遠的離開。

她已經在陳煜這裏呆了有一段時間了,雖然這期間也完成過一次任務,得到了一筆錢,可是她的職業可是殺手,像現在這樣每天都呆在家裏,讓她很無聊。


最關鍵的時候,自從李家那次之後,白鴿就一直隱隱的覺得,陳煜招惹的人都深不可測,她有點害怕了,她害怕說不定什麼時候自己就和陳煜一起被人一鍋端了,所以她要確定一下陳煜的實力和勢力。

孫虎就是一個很好的測試的方式,之前白鴿就對孫虎是不是上仙這件事很疑惑,如果孫虎真的是上仙,那陳煜能夠輕而易舉的叫來一位上仙,而且陳煜和孫虎的關係還很好,這就說明陳煜背後的勢力一定很恐怖。

經過這一番測試,白鴿終於確定了,陳煜無論是本身的實力,還是背後的勢力,都很恐怖。

“好了好了,我認輸了。”既然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白鴿也就不在堅持,果斷的開口認輸,認輸後還不忘了出聲鄙視孫虎一句:“我可是個女人,竟然都不讓着我,一點紳士風度沒有。”

聽到白鴿的話,孫虎無奈的嘆了口氣,直接放開了白鴿。

“我說你這個女人,很奇怪啊,莫名其妙的就要和我比試,現在竟然還說我沒紳士風度。”孫虎很是鬱悶,這件事從頭到尾,孫虎都是被動,就算是最後也是因爲白鴿譏諷才讓孫虎拿出了全部的實力。

白鴿哪管你這麼多,轉身頭也不回的向着自己的房間走了過去,兩把武器已經被白鴿收了起來。

看着白鴿的背影,陳煜伸手摸了摸下巴,沉思了起來。

“喂,煜哥,這個女人有病吧。”孫虎鬱悶的開口和陳煜說道。

聽到孫虎的話,陳煜神祕的笑了笑:“我想,我已經猜到了這個女人的想法,不得不說,她很聰明。”

這下孫虎不明白了,一個行事這麼瘋的女人,陳煜竟然還誇她聰明。

“煜哥,到底怎麼回事啊?這個女人今天很奇怪啊,之前雖然也有看我不順眼的時候,但是也沒直接動手啊。”孫虎疑惑的問了陳煜一句。

陳煜將自己想到的全都告訴了孫虎,而且陳煜故意說的很大聲,也順帶着說給白鴿聽。

在聽完陳煜的分析之後,孫虎呆住了,傻傻的看着已經關上了的臥室的門,一股震撼從心中升騰而起。

轉過頭愣愣的看了看陳煜,孫虎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煜哥,你不是開玩笑吧,這個瘋女人,真的想了這麼多事情?”

“她的鬼心思可多着呢,以後有機會你就知道了。”陳煜滿臉微笑,開口和孫虎說道。

此時的白鴿正坐在牀上,陳煜之前說的話,她自然是聽到了,微微笑了笑,白鴿小聲的自言自語:“哼,還挺聰明的,我這點小心思還全都被你猜到了呢。”

因爲剛纔那一場比試,白鴿已經決定一直在陳煜的手下做事了。

陳煜正在和孫虎聊天,兜裏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拿出手機看了一眼,竟然是安玥琦打過來了,看到安玥琦的名字,陳煜瞬間就明白了,一定是周嫣然那邊有消息了。

對於這個身世有點悽慘的小姑娘,陳煜還是很在意的,不是出於男女之情,只是因爲陳煜有點心疼周嫣然的經歷。

快速接起了電話,陳煜焦急的問道:“安警官,怎麼樣,有消息了嗎?”

“城南,夜宴酒吧,我手上還有別的案子,你自己能解決吧?”安玥琦知道陳煜的實力很強,所以纔有此一問。

聽着安玥琦的話,陳煜想都不想就回答道:“我能解決,實在太感謝了安警官,有空我請你吃飯,先掛了啊。”


說完之後,陳煜就快速掛斷了電話,開口和孫虎說道:“虎子,走,跟我喝酒去。”

一聽到喝酒,孫虎眼前一亮,跟在陳煜的身後就走了出去。

經過一路的顛簸,兩個人終於來到了安玥琦告訴陳煜的那個叫做‘夜宴’的酒吧。

這件酒吧從外表看,倒是很普通,普通的牌匾,普通的門面,一點全市最大酒吧的味道都沒有。

可是當兩個人走進去之後,就被眼前的場景震撼了一把,酒吧之內的各種建築都顯得很是高端洋氣。


雖然現在是白天,可是酒吧之中還是有不少的人。

兩個人隨意找了一個座位,坐了下來,陳煜一直都在仔細的觀察着那些人,想要在人羣之中找到那個熟悉的身影。

孫虎可不管這麼多,既然來酒吧,自然要喝個痛快,叫了一大堆的酒,各式各樣,擺滿整整一桌子。

一個人喝了半天酒,孫虎終於注意到了陳煜的不正常。

“喂,煜哥,你怎麼不喝呢?”孫虎擡頭看了陳煜一眼,正看到他轉頭四處看着,好像在尋找着什麼,於是孫虎小聲的問道:“煜哥,出什麼事了?”

“幫我找一個小女孩,年紀大概二十一二歲那樣,如果看到的話,立刻告訴我。”陳煜低聲和孫虎說道。

小女孩?二十一二歲?

孫虎不明白陳煜到底是什麼意思,不過既然要找人,沒什麼不散開神識找呢。

剛要散開神識找人,陳煜就迅速出聲制止了孫虎:“不要使用靈識,在這裏還有別的修士,在找到那個女孩之前,絕對不能讓人發現咱們的身份。”

原來就在兩個人剛進來的時候,陳煜立馬就感覺到了還有別的修士存在,於是他第一時間隱藏了自己的神識。

這下孫虎算是徹底明白了,既然陳煜都說不能用神識,那就靠雙眼找吧。

兩個人瞪着眼睛找了很長時間,一直到眼睛都有點發酸。

揉了揉眼睛,孫虎已經有了想放棄的想法,試探着開口問陳煜:“煜哥,你確定你要找的那個女孩,真的在這裏麼?咱們兩個都找了這麼長時間了,都沒看到,你不會被人騙了吧?” 陳煜聞聽孫虎的話,微微搖了搖頭,畢竟這是安玥琦告訴他的消息,這是不可能有假的,除非安玥琦在耍他,但是齊凡想來想去,都覺得不太可能。

“在好好找找吧,她應該就在這裏。”

既然陳煜都這麼說了,孫虎也就不好在說什麼,只好繼續四處觀察,找尋着那個不知道在不在這裏的女孩。

正在陳煜尋找的時候,忽然孫虎扯了一下陳煜,悄聲說道:“煜哥,你看是不是那個女孩?我找來找去,也只有這個女孩和你說的有點像。”

聽到孫虎的話,陳煜立馬轉頭向着孫虎指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一個較小的身影此時正坐在兩個男人的身邊,臉上佈滿淚痕,雙手也像是被綁在了身後,看的出來,她也是吃了不少苦頭。

確認了周嫣然就在這裏,陳煜立馬和孫虎說道:“孫虎,接下來可能要經歷一場大戰……”

陳煜的話還沒說完,孫虎就一臉不屑的和陳煜說了一句:“煜哥,不就是打架嗎?我孫虎你是瞭解的,我什麼時候害怕過打架啊。”

被孫虎這麼一打岔,陳煜很是無奈,立馬罵了孫虎一句:“誰他媽要和你說這事了,我還沒說完,你別在這和我打岔,我要說的是,一定要保證那個女孩的安全,不能讓她被戰鬥的餘波傷害到,也不能讓她被對方的人傷害。”

此時此刻,孫虎才終於明白了陳煜要說什麼,重重的點了點頭,算是回答了陳煜。

說的都已經說了,該交代的也都交代完了,陳煜終於緩緩站了起來,向着周嫣然坐着的地方緩步走了過去,而孫虎則是像個跟班一樣跟在陳煜的身後。

“各位,這個女孩是我朋友,麻煩你們放開她怎麼樣?”陳煜說話的語氣很是客氣。

周嫣然正滿心都在想着該怎麼逃走,忽然聽到了一個自己很熟悉的聲音,急忙擡起了頭,當她看到陳煜的時候,早已經通紅的雙眼又一次泛起了淚花。

而在周嫣然身旁的兩個男人,此時正一臉漠然的看着陳煜,冷冷的和陳煜說道:“你誰啊!別在這和我胡扯,趕緊滾,老子沒時間搭理你。”說話的男人身上穿着一件襯衫,腿上則是一套西褲。

豪門蜜愛:狄少寵妻成癮 ,又轉過頭,端着酒杯開始喝起酒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陳煜猛然一拳直直的向着那兩個人打了過去。

雖然陳煜出手很突然,不過那兩個人還是全都躲開了,兩個人站在沙發旁邊,手上還摟着周嫣然,憤怒的轉頭看着陳煜,怒聲罵道:“我操,你他媽竟然還敢動手,老弟,這個人交給你了,動作快點,別因爲這個廢物耽誤了交易的時間。”

“我知道了,大哥。”一個穿着一身黑色西服的男人向着陳煜走了過來,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淡淡的殺氣。

在說完這句話之後,這個西裝男直接就揮拳向着陳煜打了過去,手上攜着萬鈞的力量向着陳煜的腦袋砸了過去。

看着西裝男的拳頭,陳煜沒有任何的動作,甚至還轉過頭看着另一個男人,對西裝男的拳頭不屑一顧,好像那一拳不是打向他的一樣。

“啪”一聲清脆的響聲,西裝男的拳頭直接被人接住了,這個人不是陳煜,而是孫虎。

“在我面前,竟然還想動我煜哥,我看你是活夠了。”孫虎冷冷的看着面前的西裝男。

陳煜絲毫沒有被西裝男和孫虎影響,依然看着之前說話的男人,他知道,和那個西裝男相比,這個男人的實力更加可怕。

“這裏地方太小,不夠咱們施展,不如,咱們換個地方?”襯衫男感覺出來陳煜和孫虎兩個人實力也很強,所以這纔開口提議道。

陳煜微微聳了聳肩,一臉的無所謂:“你想換地方,那咱們就換地方吧,這個地方,確實有點小。”

既然達成共識,襯衫男直接制止了他弟弟,帶着周嫣然向着門口走了過去。

“煜哥,你怎麼讓他們走了?咱們不救那個小女孩了啊?”孫虎之前一直在專心打架,也沒有注意聽陳煜的話,所以纔有此一問。

陳煜也懶得給他解釋,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跟着他們,別廢話了。”

四個人來到一處四下無人的空曠場地,襯衫男和西裝男站在一起,將周嫣然綁在了一塊大石頭上。

“我想問問,你們抓那個女孩子,是受人指使,還是單純的爲了圖財色呢?”陳煜沒有着急動手,而是先開口問了個問題。

不過那個襯衫男沒有回答陳煜,而是直接和西裝男一起,向着陳煜兩個人衝了過來。


既然這樣,陳煜也只好無奈搖了搖頭,低聲和孫虎說道:“小心一點,那個西裝男的實力很強,千萬不要輕敵。”

“放心吧,煜哥,我心裏有數。”說話的時候,孫虎已經向着西裝男衝了過去。

“哎,還和我說心裏有數,我怎麼這麼不放心呢。”看着衝出去的孫虎,陳煜無奈的嘀咕了一句。

就在陳煜剛說完話的時候,襯衫男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後:“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

話音剛落,襯衫男的拳頭就已經向着陳煜砸了過來。

看着已經近在咫尺的拳頭,陳煜猛的伸手擋下襯衫男的進攻。

“砰”一聲悶響,襯衫男的拳頭和陳煜撞在了一起。

“噔噔噔”襯衫男的身體止不住的倒退了幾步,擡頭有點發愣的看着陳煜,眼神之中露出一絲吃驚,他沒想到陳煜竟然有這份力量。

“如果覺得我是一般的那種對手,那你可能會死的很快。” 回廊一寸相思地 ‘好心’的提醒了襯衫男一句,腳下一踩地面,猛的向着襯衫男衝了過去。

襯衫男剛要回嘴,忽然聽到了一聲破風聲,頭都不太,他就知道陳煜的攻擊已經到了面前。

快速的一低頭,躲過了陳煜的這一拳,襯衫男順勢一腳照着陳煜的下盤掃了過去。

一時間,陳煜和襯衫男戰的旗鼓相當,不分上下。 交戰了幾十招之後,襯衫男終於明白,之前陳煜說的話,並不是在嚇唬自己,而是陳煜真的有這個實力。

看來想以正常方式打敗他是不可能了,還是拿出我隱藏的那份實力吧。

襯衫男念及此處, 我穿越為貓的那些年 ,將陳煜暫時逼退了。

後退了幾步,陳煜也沒有着急進攻,因爲他察覺到面前這個襯衫男好像要拿出他自己全部的實力了。

微微的笑了笑,陳煜也開始調用體內的真氣,準備應付襯衫男的下一次攻擊。

襯衫男看到陳煜的笑容,臉上也是微微露出了一絲冷笑,在心中暗自想到:“笑吧,笑吧,等你看到我真正實力的時候,希望你還能笑的出來。”

心中想着,襯衫男已經將自己體內的真氣全都調動了起來,匯聚到自己的雙手之上,以此來增加他的攻擊威力。

“唰”一陣破風聲響起,襯衫男已經出現在陳煜的身後,高高的舉起自己的雙手,向着陳煜的後腦猛的砸了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