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一旁的老者沉思一陣后忽然說道:「小姑娘,你說的莫非是隔絕空間的結界?」

老者畢竟是老者,閱歷就是不一樣。聽到他這麼說,靈夢兒立即就卻定這老者一定知道些什麼?

靈夢兒立即靠上前去,說道:「對對,就是這個,這裡原本有沒有結界的?」「沒有。」老者不假思索的直接回答道。

「老朽在這裡生活了數十年,對這裡的玄氣白霧還算有幾分了解,這裡從來就沒有過結界。」老者篤定的說道。

「怎麼可能?那我為什麼進不去,為什麼?」靈夢兒情緒開始不穩定,老者卻是無話可說,他也實在不明白這是為什麼?雖然沒有聽說誰進去過,可是這在以往絕對是可以通過的,現在為什麼不行就不知道了。

「姑娘,你且冷靜一下,你說一下事情始末,我們一同想辦法。」袁雪桐急忙安慰道。

「袁雪桐,你當我們是無物么?」洪安插嘴道,他在一番考慮之後還是決定插嘴。這個少女雖然看起來應該很厲害,但充其量也應該就練氣後期,自己一方練氣後期有八個,百草堂也不過五個,就算他們聯盟,也絕不是自己一方的對手。

「你插什麼嘴?」靈夢兒怒道,恨恨的看著洪安。

洪安既然將之當做敵人,那麼也就不會那麼客氣了,直接拔刀指著靈夢兒,說道:「小丫頭,你最好走開,別管閑事,否則別怪我青龍傭兵團濫殺無辜。」

靈夢兒急著趕回去幫陸青冥,才不會和洪安廢話,立即就拔出了長青劍,練氣後期的修為展露無遺。雖然眾人之前就猜想過了,可是真正確認時還是不免倒吸一口冷氣,十五歲左右的練氣後期啊。

他們瞬間就將靈夢兒定義為外界來的了,外界來的就是厲害,小小年紀就已經有這等修為。本想當年的陸青羽已經是絕頂的天才了,可是沒想到這個更妖孽。

「七月斬」洪安對付靈夢兒可不敢懈怠,直接就使出了自己唯一的玄法刀技。然而這樣的玄法對於靈夢兒來說實在低級。

靈夢兒淡淡看了洪安一眼,頓時就失望的嘆了嘆氣,說道:「他練氣初期就可以對付我,你卻是如此不堪。」

被一股小丫頭藐視,洪安頓時大怒,更是加大了七月斬的力道,朝著靈夢兒劈去。靈夢兒甚至沒有使出紫氣東來,只是輕描淡寫的一揮劍,一招煙羅斬就使了出來。

在一眾人的驚駭中,洪安僅僅一招就敗了,敗得很徹底,敗得很乾脆,才一出手,就倒地了。

眾人望向靈夢兒的目光頓時變化了,如此用一招就擊敗了同階武者,竟然不僅在修鍊天賦上趕超陸青羽,連武道戰力也不遜色與陸青羽。

「姐姐,你快幫我想個辦法啊。」靈夢兒沒有再管其他人,直接就去尋袁雪桐了。

其他百草堂的人沒有動手,因為己方不如對方,「青龍」沒有出手,因為對方有個厲害到可以瞬間擊敗練氣後期的高手。

「青龍」權衡一下,立即帶了受傷的洪安走了。 「姐姐,幫忙想一下辦法好不好啊?怎麼才能破開結界進入其中?」靈夢兒向袁雪桐求助道。

袁雪桐對此只能報以苦笑,自己連結界是什麼都不太了解,又如何談得上破?只得將求助的目光投向那名知道結界這一名詞的郭長老。

郭長老皺著眉頭,也沒太大頭緒,自己當年在外界闖蕩時也不過是江湖中最底層的存在,能聽說結界就已經是很難得的了。不過,雖然如此,但百草堂的祖上卻不是什麼凡人,留下了很多古籍,其中就有關於結界的事,郭長老看到過,只是當時沒在意,現在要再想起還真難。

「小姑娘不要著急,待我想想。」郭長老說道。

靈夢兒可不能那麼冷靜,就算她有時間可以慢慢等郭長老想,陸青冥也沒時間等。

一不做二不休,靈夢兒拔劍出鞘,狠狠地朝玄氣白霧砍去。本來這種煙霧狀態的東西應該是直接就能穿過的才對,可是此刻靈夢兒的全力一擊竟然像砍在鋼鐵上一樣,反震得她手臂發麻,退了好幾步。

郭長老等人看得冷汗直流,雖然以前聽說過結界多麼厲害,可是實際看到還是如此震撼。小姑娘是堪比練氣巔峰的人,可是卻還是絲毫不能撼動結界絲毫,可見結界威能之大。

靈夢兒咬了咬牙,嘴角流著血絲——剛才一擊竟然讓她受了內傷,看向一片迷濛的玄氣白霧,眼淚都差點留下來了。大**雖然不是很好,可是至少也是這幾日來同生共死過的人啊,按以前從師兄們口中聽說的,這應該就是江湖情義。

靈夢兒從很久以前就很嚮往江湖中的快意恩仇、劍俠豪情,渴望著有一天能夠進入江湖成為一個女俠,此次離家正是第一步。由於這種思想,靈夢兒才會對陸青冥如此耿耿於懷,這可是自己踏入江湖的第一個江湖朋友,是朋友那就應該為朋友兩肋插刀才是。

本著兩肋插刀的想法,靈夢兒不顧一切的再次攻擊結界。

袁雪桐急忙上前阻攔,「妹妹,你你不要在這樣了,先冷靜一下,看看這結界是否有什麼弱點?」女人就是不一樣,才不到幾刻鐘的時間居然就這姐姐妹妹的叫上了。

「弱點?」靈夢兒和郭長老同時雙眼一亮。靈夢兒說道:「他在裡面的時候好像就是靠著找弱點來破迷陣的,那麼這與陣法大同小異的結界應該也能如此破解。」

「嗯?你說什麼?那個他?」袁雪桐疑惑的問道。

「哦,沒什麼,我在想破除結界的方法。」靈夢兒幾乎對什麼人都不設防,很是坦誠的說道,「他就是和我在玄氣中失散的同伴,為了救我出來,他自己卻沒能逃出來。」說到這一點,靈夢兒心中很是感動。

「哦,你同伴真好。」袁雪桐由衷讚歎,「對了,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我叫袁雪桐。」

「袁姐姐,我叫靈夢兒。」

「對了。」郭長老忽然興奮的大叫一聲,頓時將靈夢兒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靈夢兒急忙抓住郭長老問道:「快說,是什麼辦法啊?」

郭長老被靈夢兒抓得難受,畢竟老了嘛。靈夢兒見郭長老遲遲不說話,再看他滿臉通紅,這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了,立即放開郭長老道歉道:「對不起啊,老爺爺,我不是故意的。」

這般姿態讓郭長老很是讚歎,不恃寵而驕,能尊敬長輩,知錯能改,乃是真正的正人啊。

「沒關係。」郭長老點頭表示原諒,然後才一邊回憶一邊說道,「我曾經從百草堂藏書閣中看到一本關於陣法的書,裡面就有提到結界,結界其實與陣法有些共同之處,同樣有一個主要的『眼睛』,擔負著支持結界的職能,稱為界點。只要找到界點並破壞之,就能破開結界。」

靈夢兒正要立即執行時,郭長老卻制止了她,繼續說道:「莫要著急,聽我說完,界點的堅固極其可怕,通常都比結界本身要堅固百倍。而且,一次不成,它會把你攻擊的力量翻倍再全部返還到你身上,要小心謹慎。」


靈夢兒頓時不敢小視,嚴肅了起來,一次不成自己可就要受重傷了,一旦受了重傷,要破除結界就更難了,不能亂試。

想到大冰山一直很冷靜的模樣,靈夢兒也立即冷靜了下來,此刻她似乎能感覺到陸青冥的那種情緒,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極端的冷靜。

可是這種感覺也讓她心頭一顫,因為,她不喜歡這種感覺,很冷,很孤獨,感覺世上只有自己一個人一般。她竟在意外之中體會到了陸青冥的心境。

袁雪桐不知道靈夢兒為什麼忽然變得這麼冷靜,而且這種冷靜讓自己有種熟悉的感覺,似乎在哪裡感受到過,心中竟不由自主的浮現出那個淡然的落寞的身影。

「袁姐姐,你能不能讓你的人幫我個忙。」靈夢兒對袁雪桐說道。

袁雪桐這才回過神來,問道:「什麼忙?」

「幫我攻擊玄氣白霧,我要以此觀察。」靈夢兒提出自己的請求,袁雪桐卻是立即答應了,而且還準備自己上陣。

靈夢兒準備就緒,袁雪桐變得嚴肅,運氣真氣,真氣一動,靈夢兒就知道她是什麼修為了,竟然是練氣中期,僅僅自己低一些,這也是一個修鍊天才啊。這樣的天賦在這種地方卻是難得的天才。

「九宮引」,此乃是百草堂秘傳,共九招,不僅用來行醫救人有極大功效,而且戰力方面也是很不錯的。


袁雪桐立即使出九宮引第一招,作為試探,青色的蘊含生命之氣的真氣轟在結界上。結果卻如同靈夢兒的遭遇一樣,無果,還被反震了一下。

靈夢兒立即發現了一處相較不同的地方,但是,冷靜狀態下能想到的問題就多了。她此刻如陸青冥當初的做法一樣,一次的情況並不能證明什麼,暫時不要動手,在多觀察幾次再說。

連續四五次的攻擊,結界的能量波動,靈夢兒還是不能確定界點所在,因為,每次攻擊都有一個地方波動不同而且位置還不一樣,無法判斷。

靈夢兒這可煩惱了,這怎麼辦呢?

袁雪桐見靈夢兒如此,雖然不想再想當年那個人的事,還是不得不借用他的話說道:「靈妹妹,曾經有個人說過,任何的不尋常都是尋常,不尋常中往往蘊含著真相。」

這句話對此時的靈夢兒卻是有用,不尋常就是尋常,如此分佈出現異常能量動靜,其中總會有一個規律吧。

靈夢兒再度看向玄氣白霧,繼續試驗觀察。 「碰」「碰」

一次又一次的攻擊被反彈,靈夢兒和郭長老等人卻仍在努力看著結界上的異常與平常之處,十幾次看不出其變化規律,那麼百次,幾百次總可以吧。靈夢兒算是和這結界耗上了,將陸青冥的事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嗯?」郭長老到底人老閱歷深,在第一百次攻擊的時候,他首先發現了問題,隨著他的聲音傳出,眾人包括靈夢兒都朝他看了過來。

「長老,是否發現了其中規律?」袁雪桐首先問道。

郭長老沉吟一陣,才緩緩說道:「這其中規律實在複雜,老朽也只是發現了些皮毛而已。」

在眾人的目光下,郭長老微笑著來到玄氣白霧邊,指著一處說道:「你們看這裡。不知你們是否發現了,幾乎每三十三次攻擊此處都會出現一次異常。其它地方是否一樣我不知道,因為我從有了猜測之後就一直注意著這邊,到現在一共出現了三次,而且正是以三十三為周期的。」

發現了此事,眾人自然想到了繼續驗證其它地方又是否有此特點。於是,又一輪的攻擊開始了,自從郭長老發現一絲規律后,靈夢兒的冷靜意境已經消散無形。不過,靈夢兒倒反而鬆了一口氣,這種感覺很是難受,雖然這樣可以使思維清晰,可是代價卻是整個人幾乎脫離了世界。

忽然,袁雪桐興奮的大叫一聲:「快看,這裡。」

眾人循聲望去,卻見袁雪桐所指乃是一尊木樁,而且是那種已經死了無數年的枯黃的樹樁。除了古老之外沒有絲毫的特點。

然而,剛剛袁雪桐所說,凡是不尋常之處皆是尋常,那麼反過來亦然,凡尋常之處皆是不尋常。

這木樁經久不衰不算什麼特殊,但是,在玄氣白霧附近存在無數年可就太特殊了。或許平時它在那裡沒人去在意它,可是經袁雪桐一說卻是引來了數十人的觀看。

這其中,有些老一輩的江湖經驗豐富的人自然立即猜到了這木樁的不尋常之處,年輕一輩的也有百草堂主袁雪桐和外來的靈夢兒。

「這裡,也出現了規律,而且是很特殊的規律,其它的那些異常波動頻率皆是三十三次,而此處,卻是九次,幾乎每九次都會出現一次。」袁雪桐款款而談,竟是透露出一個信息,她獨自一人就觀察了數個地方,當真令人佩服。

「應該是了吧。」有人說道。然而郭長老卻是搖搖頭說道:「不行,還是在試驗幾次吧。」

反對郭長老的卻是靈夢兒,她揮了揮手中的長青劍,走上前來,說道:「沒時間了,我不能再這麼耗下去了,他可等不了那麼久。」

「這……」郭長老本來還想阻止,可是想想還是算了,畢竟這本就是人家的事,而且也正如靈夢兒所說,裡面的人情況緊急,等不了那麼久了。

袁雪桐也沒有說話,只有靜靜的看著靈夢兒作為。

靈夢兒釋放全部真氣,霎時間,一股精純的紫氣出現在了靈夢兒周身,很是夢幻。靈夢兒身處紫氣之間,就像是小仙子一般,讓人頓生愛憐之意。

靈夢兒直接發動紫氣東來,瞬間使得自身戰力更上一層樓。一劍揮出,比之前對付洪安是強了一倍不止,可見靈夢兒的戰力絕對不止是普通的練氣巔峰可以對付得了的。這等戰力讓人敬佩羨慕,可這也是正常,誰讓她是萬器宗大小姐呢?手段多著呢。

「咻」

長青劍以雷霆萬鈞之勢刺向木樁,然而令眾人想不到的是,就在靈夢兒即將刺中木樁時,木樁卻暮然消失不見,而長青劍還在向前,竟直接衝進了玄氣白霧中,什麼結界似乎都是無物。

靈夢兒驚愕的看著手中的劍,喃喃疑惑道:「怎麼回事?結界害怕了?」結界自然不會是害怕,但確實消失。


靈夢兒和袁雪桐打了聲招呼就直接往玄氣白霧深處走去。外面眾人看著靈夢兒跑去,皆是驚訝無比。之前雖然知道她真的可以在玄氣白霧中生活,但真正看到她活蹦亂跳的在玄氣白霧中行走時還是免不了驚嘆,那讓不容天下生命的玄氣白霧竟然就這麼讓人沖了進去了。

靈夢兒可不會在想之前剛來此處是一樣四處亂跑了,看了看環境,毅然踏了出去,而且沒有迷路。這多虧了之前被陸青冥送出來時的瞬間記憶啊,哪處是副陣眼,靈夢兒竟然記得一清二楚,這才能在玄氣白霧中一路尋回。


迷糊,朦朧,一片混沌,這就是此刻陸青冥的頭腦狀態,他已經感覺不到身體的存在了,這就像之前青冥殘魂十萬年中的感覺一樣,混混沌沌,外界的什麼都不知道,卻也彷彿知道。

「嘶」分魂回歸身體,還帶回了玄晶。分魂直奔識海,融入到本魂中,然而進入本魂時,分魂卻是猛地一顫,產生了一絲排斥。它意識到,這本魂已經不是之前的本魂,本魂比之前凝實,強大了,可是,卻也變得不同了。

兩個靈魂終於完全融合了,徹底融合,再也不存在矛盾綜合體的陸青冥了,有的只是完整的新生的陸青冥,也是新生的陸青羽。分魂終究還是被本魂收回了,而且也徹底融合了。

「青冥,終究還是到這一步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我倒是沒所謂。」青冥的聲音。

「不要命了就去,聽本姑娘的准沒錯。」之前玄氣白霧中的黑衣女子聲音,「……,十萬年後如果沒來,就算你死了,我也要折磨死你的靈魂。」

「將陸青羽,逐出家門。」

「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們後悔的。」稚嫩而冷酷的聲音。

「啊,對不起,我沒想到,沒想到……」

「你混蛋,你去赴死,她怎麼辦?」憤怒而極富威嚴的男聲。

「君若不回,妾當相隨。」溫柔的女聲。

「青羽,桐兒……拜……托……你了。」

「去死吧。」尚澤的聲音,還有一個不知是誰的聲音混雜在一起。


青冥的殘存記憶,陸青羽的前半生記憶,就這樣混雜在一起,在陸青冥頭腦中不斷重演,最後,似乎碰的一聲,青冥的記憶彷彿砸碎了一般,只留下了陸青羽的記憶。

「娘終於也要去了……」溫柔的慈祥的聲音。

「蕭正,你個王八蛋,我要和你決戰?」

「你年齡不夠,四年後,等你年齡夠了再說。」威嚴的上位者的聲音。

「我……我叫……袁雪桐。」

記憶會演結束,陸青冥依舊混混沌沌,此時卻暮然有一道白光沖入腦海,一段口訣就這樣直接刻印到了記憶中,竟是元神**——混沌訣。

然後,陸青冥就真正的完全沒了意識了。 靈夢兒尋到陸青冥時他早已經昏死過去,身邊除了一片狼藉外就沒有其他異常了,玄晶衛也消散不見。

靈夢兒不知道那個黑衣女子究竟上哪裡去了,但她知道陸青冥暫時沒生命危險了,只是,就算沒有生命危險,他身上的傷勢也已經嚴重到了極點。

「怎麼會傷成這樣卻沒死呢?」真是天真的女孩,若是陸青冥聽到這句話也絕對會立即暈過去的。這簡直就是詛咒人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