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為草可以鬆懈修鍊者的神念和感知,聞的多了,就像是凡人喝醉酒一樣,看似清醒,實則早已暈頭轉向。

隨風而起的桃花中,無為草的味道很弱,不熟悉的人很可能將之與花香混為一談,長時間吸入,將會慢慢昏沉,產生睡意。

「他發現了嗎?」

以古易昨晚對陣法的研究,此陣並不會大張旗鼓的變動陣中之人的位置。

也就是說,別看眼前被漫天的桃花瓣遮目,實則他與虞東的距離,方位,沒有絲毫的改變,只不過是被陣法遮掩,封住了兩人之間的道路。

想到這裡,古易臉上露出了笑容。

桃花片片,花香撲鼻,若是以往,遇此美景,虞東少說也要裝模做樣的欣賞一番。

「偏偏這個時候升起陣法,古易一定和背後之人有瓜葛。」玉鐧受損,他剛想發怒,拼盡全力擊殺古易,陣法便浮現,將兩人隔開,未免也太巧了。

恰逢此時,虞海波的傳聲又至:「你在哪裡?怎麼還不過來?」

虞東臉色發白,他聽出虞海波的話,已經默認他擊殺了古易,可真實情形卻是古易還活著,甚至還活得好好的。

他糾結起來,有心隱瞞,可萬一古易逃了出去,他的隱瞞肯定會引起虞海波的大怒。

想了又想,虞東眉頭一緊,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先渡過眼前的難處再說。

「六叔,我被陣法困住了。」

「在西南方位,約五里的方位。」

「謝六叔。」

虞東還是決定隱瞞古易的事情。

片刻之後。

「呼!」

一陣狂風席捲著桃花呼嘯而至,漫天的花瓣肆意的飛揚。

虞東欣喜,順著狂風打出來的道路,疾馳而去。

稍許,古易出現在原地,剛才感覺到那陣狂風,他才強行的破除了和虞東之間的陣法阻礙。

看到眼前的通道,心笑道:「虞家也有精通陣法的人在此啊,既然出不去,那就去湊湊熱鬧。」

趁著桃花還未徹底遮掩住通道,古易走了進去。

趕在桃花煞水陣徹底開啟之前,虞府的年輕一輩,來到了虞海波周圍。

漸漸的,他們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對。

特別是那些無風而起,在空中飛旋的桃花,令人惴惴不安。

「陳兄,是不是出事了。」

「大概率是,你看那些桃花,那是桃樹,像是通了靈一般。」

「你們看那些桃樹,像不像人?」

「別說了,什麼像人,都是在自己嚇唬自己。」

……

參加遊園會的,雖然都自稱是虞府的俊傑,可其中相當一部分人,都是按照家族的規劃,從小無風無浪,沒有經歷過什麼波折。

初遇此事,可謂心神不寧,恐慌之極。

倒是有些人還能鎮定自若,不過他們信任的是,虞家的四位公子還在,還有虞家那位虞海波前輩也在。

反正天塌下來,有虞家頂著,他們有什麼可怕的。

三位公子身邊,聚集了很多人,他們一邊詢問著發生了什麼事情,一邊向三位公子身前擠著。

「諸位,稍安勿躁,不過是一些小問題,有我虞家在,有我六爺爺在,有什麼可怕的。」

「大家安心,卿公子和和雲公子,風公子都在,無需擔心。」

虞卿的話得到眾人的附和,吵雜的場面逐漸的平靜,人們又開始三五結群的欣賞起美景。

「呵呵。」虞風掃視人群,不自覺的譏笑,輕聲道:「媚兒,這邊來。」

呂媚兒艷眉一挑,跟在虞風的身後。

繞了幾下,來到一片空地。

地方不大,十幾丈方圓內停靠著七八輛馬車。

看樣式,都是虞家的馬車。

馬車周圍,聚集著數十位身著虞家服飾的人。

虞風停下,恭敬的行禮:「虞風,見過六爺爺。」

「你身旁的,是呂家的丫頭?」虞海波對於虞風帶外人進來,有些不滿。

稍一想,明白虞風身邊的是誰,以呂家和虞家的關係,順帶手保護呂媚兒,也是應該的。

只是和剛才穩住形勢的虞卿相比,虞雲在虞海波心裡,落了一籌。

「見過虞前輩!」呂媚兒恭身行禮,暗想:虞家最後的防備,就是這裡了吧。

「叫什麼虞前輩,你應該也叫六爺爺才對。」虞風笑著埋怨,像極了丈夫在責備妻子。

然而他眼中的狡黠,卻逃不過呂媚兒的目光,她輕笑著掩嘴:「媚兒畢竟還未選定夫婿,於理不合,還望虞前輩見諒。」

瞬間,虞風低頭,閉上眼睛的臉色陰沉的可怕,他不顧惹虞海波生氣,也要帶呂媚兒來此安身之地,可謂賭上了前途。

可呂媚兒呢,到了此刻,還在拒絕他,和他劃清界限,難道他虞風就那麼的不堪?!

虞海波冷笑,笑虞風這個侄孫,呂家是什麼家族,呂媚兒又是什麼人,豈會輕易下注。

還想趁著危難,逼迫呂媚兒表態。

太年輕了。

在虞海波心裡,虞風又落了一籌。

「上來吧。」

虞海波的出聲下,有些尷尬、凝重的氛圍才被打破。

上馬車的時候,虞風迴轉臉色,依舊邀請了呂媚兒同乘一輛馬車。

沒過多久,虞家四位公子,除了虞澹之外,都已聚集在此。

就連虞東,也趕了過來。

他來到虞海波的馬車外:「六叔,現在怎麼辦?」

「哼,能怎麼辦?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虞海波雖然不喜虞東,可年輕的時候,他受過虞東這一脈的恩惠,所以面對虞東,還算和善。

「你的事情解決了嗎?」

「啊?!」虞東沒想到虞海波直接問古易的事情,心中一驚,忙調整道:「解決了。」

「那就好,一會兒,你就跟在我身後。」

「謝六叔。」 第2110章

面對宗政御的言語,羅森其實不太明白的。

宗政御說慕安安心裡有刺接受不了他,那麼換一個身份追求,陪伴慕安安。

可……

如若安安小姐真對某一個身份心動了,那麼七爺……該如何?

是高興,或者說還是失落?

羅森無法明白。

但也知道此時根本沒辦法繼續追問宗政御。

再問下去找死。

「七爺,接下來是去見……許重?」羅森詢問。

宗政御是易容成許重的。

許重並非是憑空出來的身份。

中華美食里的確有一個許重,在美食行業里舉足輕重,甚至慕安安吃的那些沒有海鮮,卻有海鮮味的海鮮大咖,也是許重研究出來的。

不過許重提供材料和方案,花心思、時間去弄的還是宗政御。

而就在七爺正要擺手給出指令時,目光鎖定在後視鏡後面一個身影。

宗政御臉瞬沉。

羅森一看到宗政御這個表情,立馬關注到後方情況。

「立即走。」宗政御說。

羅森看了一眼後視鏡,點頭,開車離開。

在宗政御這兩開車離開后,幾輛黑色麵包車跟在宗政御的車後方,緊跟著。

從一開始的三輛,到後面的五輛、八輛。

一直到把宗政御的車圍在中間。

距離宗政御車最近的一輛車,車門打開,黑洞洞的槍口已經對準駕駛位,因為裝了消音器,開槍時發出的聲音是很小的。

但羅森那邊身經百戰,反應很快躲過這槍,子彈只是打在車身上。

車速更是不斷加快往前。

而周圍這些車輛明顯早有防備。

今日不論如何,都不會放宗政御離開!

被圍剿在中間的七爺,臉上卻表露著一如既往的冷靜。

從車後座拿出槍,很平靜的組裝著,隨著『咔嚓』聲響落下,槍已經組裝好,宗政御附身坐到副座上。

車窗剛打開一點,宗政御便準確瞄準旁邊駕駛位正準備開槍的男人!

-嘭-!

槍聲起,那邊車子的人來不及開槍,便被一槍索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