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淚詛咒,自然是你前世遭到背叛,所設立下的。

由此,開啟了馬家兩千年來的悲劇。

自兩千年前馬靈兒死亡之際,馬家的女人就受到詛咒的影響,世代以追殺將臣為己任。

為此,馬家的女人為了不流淚,失去畢生法力,拒絕於任何男人談戀愛,打算一輩子孤獨重要。

因為馬家的女人若是與男人談戀愛,受到影響,因此而傷心流淚的話。」

那麼,他們畢生所修鍊的道法,都會在一瞬間化為烏有。

自然,也沒可能再對付的了將臣。

所以,這種詛咒是極為惡毒的,既傷人,又傷己。

「怎麼可能,聽到這,馬小玲頓時有些失魂落魄,嘴中不斷的呢喃著道:「我居然是馬家先祖馬靈兒的轉世。」

想到這,馬小玲內心頓時有些鬱悶,前世的債,今世還,我這算不算的上是坑了自己。」

沒想到,這困擾馬家許多年的詛咒,居然是她自己設立的,這是她完全沒想到的事情。

這一刻的她,內心中有些愧疚,也有些不甘心,這區區無淚詛咒居然坑了她馬家這麼多年,也間接的把她自己給坑害了。」

「這個馬靈兒,當初是怎麼想的,居然設下這等惡毒的詛咒,馬小玲內心不由的吐槽著道。

雖然她的前世就是馬靈兒轉世,但她還是不能理解這等行為。

僅僅是因為一個男人的背叛,就因此禍害了馬家兩千年,這實在是有些得不償失。

換做是她,她是絕對不會做這等愚蠢的事情的。

欠債還錢,誰做的,就去找誰算賬去,這種簡單的道理難道還要她去教嗎?」這不是顯而易見的嗎。

。 等蘇葉說完,李佳央的整張臉已經紅透了,想到剛剛蘇葉跟她說的那幾個姿勢,李佳央腦海中莫名的就勾出了那些畫面,然後臉就控制不住的紅了。

「葉子,你說的這些,都,都有效果嗎。」李佳央紅著臉的問道。

「你可以試試,雖然不能百分百保證懷上,但是提高受孕幾率是真的,你也想要早點懷上吧,那就在那個時候與許大叔試試我剛才跟你說的姿勢,嘿嘿~」蘇葉說着不懷好意的笑了起來。

雖然蘇葉穿來了這原主的身上就當了媽,可是她骨子裏確實實在在的是個老處女一枚啊。

對於這些所謂的姿勢,還是蘇葉在現代的時候閑來無事在論壇里瞎逛,看到已婚人士的經驗貼才知道的。

而且蘇葉平時喜歡看小說之餘,就是喜歡網上看各種段子,所以對於這些所謂的姿勢,她雖然沒經歷過卻是深深的刻印在了腦海里。

而且那經驗貼說了,那些姿勢都是可以有助於受孕的,很多跟帖的已婚人士都紛紛跟帖說有效,還有說根據帖子裏說的姿勢回家試了,第二個月發現果然懷孕了,所以蘇葉才敢這麼的跟李佳陽建議。

在現代,蘇葉就是名副其實的偽司機,理論知識一拉就可以拉出一把大,可你說讓她給你拿出實際經驗的話,那麼soryy,她只是一枚****的老處女,一穿越就莫名當媽的老處女。

想到自己平時從未試過蘇葉說的那些姿勢,李佳央心中不由的想,難道是因為姿勢不對,所以才導致了她那麼多年都沒有懷上?

看來她很有必要按照蘇葉說的去坐坐,畢竟蘇葉可是有了孩子的人,她的經驗還是可以聽取的,李佳央心中暗自的想到。

「嗯,那我今後試試看,畢竟你是生過孩子的人了,這一方面的經驗還是可以試試的。」李佳央紅著臉的說道。

蘇葉一聽,這就尷尬了,可她又不能說實話,只好有些尷尬的笑着道:「是的,這個你必須得試一試,畢竟我是過來人嘛,這經驗也是過來人的經驗。」

啊呸,一個老處女說自己是過來人,怎麼感覺那麼的怪異啊。

只是沒辦法,在這時代,誰叫她是一個孩子的娘了,這可不就是過來人么。

這讓靈魂身為一個老處女的她來說,簡直悲催得不能再悲催了,這車開得真的是讓她差點都翻了。

「嗯,你說的對。」李佳央臉上還浮現著紅暈的說道。

「那個啥,咱們出去吧,在這裏說了這麼久的悄悄話,等會男人起疑了就不好了,畢竟這種事還是我們女人之間自己討論就好了,只是那姿勢辦事的時候記得告訴許大叔哈,切記,配合很重要。」蘇葉說着心中又升起了逗弄李佳央的心思,不由的又提到。

果然,李佳央聽到蘇葉說的後半句話,臉騰的一下就又紅了。

然而特別是李佳央還一副乖寶寶受教了的模樣認真的說道。「知道了,我記住了,一定會的。」

這樣子看得蘇葉真的是有點忍俊不禁,哎,她突然覺得自己這麼逗一個單純的古人簡直太壞了,有木有?。 剩下兩個人面面相覷。

離魂棺不知道損壞了多少。

就算暫時沒有壞,裏面已經全是十號實驗者的血肉了,想要清理也需要不短的時間,估計實驗是沒辦法進行了。

約拿·瓊斯語氣冰冷地勸阻道:「安德烈教授,實驗已經失敗了,你儘快從曼哈頓趕回來吧!」

安德烈教授冷冷地看他一眼,然後關掉了攝像頭。

遠在加州的約拿·瓊斯看到漆黑一片的屏幕,微微一愣,旋即大怒。

安德烈居然把他給掛了!

「如果離魂棺有什麼損失,我要你……」

約拿·瓊斯眼中掠過了一陣狠意。

山達基教幾十年前就存在了,但那時候他們只是一個科幻小說家建立的教會,並沒有什麼名氣。

山達基教能夠有今天的成就,全都是依靠着他一點一滴地建立起來的。

在這期間,他手中的人命完全不在少數。

特別是一些腦熱捐出全部身家最後反悔的教徒,沒有一個能夠從山達基教手中拿回他們的財產。

現在山達基教雖然和全盛時期已經衰落了不少,但想要懲治一個毫無根基的科學家還是輕輕鬆鬆的事情。

不過還在曼哈頓實驗室的安德烈教授,此刻根本沒有顧忌約拿·瓊斯的心思。

他的目標只有一個——成功!

「繼續實驗!」

安德烈教授冰冷地說道。

離魂棺只是不過一個增加試驗成功率的道具,卻不是實驗的必需品。

所以安德烈依舊沒有放棄,只要成功一個,那麼他的超級血清就可以宣佈研發成功了!

「你們兩個一起吧!」安德烈教授又說道。

研究員推過來兩個病床,讓馬庫斯和另外一個實驗者躺到床上。

馬庫斯躺倒了冰冷的病床上,他知道如果實驗失敗,那麼這張病床將會和他一起被推入準備好的停屍間內。

研究員們把他們兩人的手腳都綁定了起來。

安德烈教授走到了他的身邊,馬庫斯從下往上打量著安德烈教授的面龐。

昨天晚上,安德烈教授還是那副和藹的神色。

但今天在實驗室之中,他就像是一個冷酷的惡魔,一個接着一個地把實驗者送入死亡之中。

馬庫斯不明白,一個人為什麼能夠擁有如此截然不同的兩幅面孔!

「注射吧!」

伴隨着安德烈教授的一聲令下,已經準備好的超級血清推入到兩個實驗體體內。

馬庫斯感覺靜脈傳來一陣冰冰涼涼的感覺。

這種感覺對於馬庫斯來說並不陌生。

他從小身體就不怎麼好,所以經常去醫院,輸液的經驗很豐富。

不過和那些輸入之後很久才會發作的藥液不同,安德烈教授研發的超級血清極為霸道。

雖然只是剛剛進入馬庫斯的體內,但很快就像是一道岩漿注入體內,靜脈不斷地傳來炙熱的灼燒感。

「啊——」

邊上傳來了另外一個實驗者的慘叫聲。

他們和其他實驗者不同,沒有了離魂棺的幫助,就像是沒有了麻醉劑一樣,所以每一步都需要他們用意志力硬抗下來。

馬庫斯緊緊地咬住牙關,他沒有叫。

這是他的習慣。

從小到大,他經常被欺負。

以前還有克魯斯保護他,但後來大一些大家沒辦法一直待在一起。

每一次被欺負,他都會努力地爬起來,從來不會求饒。

並不是他不怕疼,而是他知道,這些欺負他的最喜歡的就是聽他求饒的聲音。

他越是表現出來疼痛,他們就越開心!

既然疼痛是無法避免的,那麼為什麼要讓對方開心呢?

同樣的。

他被主教大人關禁閉,每一次出來都會表現的極為開心,因為他知道這反而可以避免下一次被關禁閉。

想要避免痛苦,你必須要先與痛苦為伴,然後征服它!

痛苦一波接着一波,很快就超過了體驗痛覺之中的十級痛覺,同時還在持續加碼,彷彿痛覺是沒有上限的!

在無邊的痛苦之下,其他的五感已經逐漸消退了。

「馬庫斯,馬庫斯……」

他隱隱能聽到安德烈教授在叫自己的名字。

但剩下的單詞他完全聽不清楚,就連自己的名字也是猜出來的。

視覺也模模糊糊的,眼前只能迷糊地看到實驗室的情況,有幾個人臉出現在他的眼前。

我……我好像是在實驗之中?

馬庫斯扭頭向一邊看過去,正好看見另外一個實驗者被推走了。

又失敗了嗎……

我還能活多久?

馬庫斯扭回頭,他仔細地辨認眼前的人,安德烈教授、海莉、還有……克魯斯?

「克魯斯……」

「他這是在說什麼?」安德烈教授奇怪地看向邊上的海莉。

「好像是他在小鎮的朋友,後來離開小鎮了。」海莉想了想,回答道。

「完了,他已經開始出現幻覺了,他的意志力恐怕抗不過去了!」安德烈教授狠狠地砸向病床,語氣頹然地說道。

「教授,還有希望,馬庫斯的意志力一直都很強大,他能夠繼續堅持下去的!」海莉低聲勸阻道。

而在他們邊上,是一個研究員。

他正一臉複雜地看着病床上的馬庫斯。

偶爾飄過眼神看向安德烈教授,眼神之中滿是冰冷,殺意幾乎要化作實質把安德烈教授給殺死在這裏。

沒錯,他就是用換臉頭套偽裝成研究員的伊森·克魯斯!

原本他是打算藉著今天的實驗收集數據的,但他完全沒想到,這個實驗居然是如此的血腥恐怖!

十二個實驗者,一個被殺,另外十個全部都已經死了。

唯獨剩下一個馬庫斯還在死死地硬扛着,但完全不知道還能夠抗上多久。

在伊森·克魯斯的注射下,馬庫斯的皮膚開始變化了,一個接着一個水泡出現。

只不過是短短的幾秒鐘,馬庫斯整個人就浮腫了一圈。

水泡很快就漲到了極限,然後炸開,血水流了全身,露出裏面血紅色的血肉。

伊森·克魯斯內心絕望,馬庫斯估計是抗不過去了,就像一號實驗者一樣,渾身上下肌膚完全『融化』而死。

「哎!」

安德烈教授看到這一幕,內心最後一根弦也短了,整個人就好像老了二十歲一樣!

就在所有人都絕望的時刻,馬庫斯身上突然傳出了一陣陣『噼里啪啦』的聲音。

「噼里啪啦!」

這是骨頭的聲音!

短短一分鐘,馬庫斯的身高就漲了一截,並且還在繼續長高。

。頻陽城外,一處樹林內。

陳平背負着雙手,愁眉苦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