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極說的沒錯,暫且不要告訴陸瑤!”唐三贊同道。

“可是……帝都已經來了消息,要招我們進入帝都歷練,畢竟,我們三人可是逆天大會的種子選手!”慕容旭踟躕,他想要在臨走之前將秦少羽消失的消息告訴陸瑤。

“唉,我覺得大可不必,自從你將秦少羽的話帶給陸瑤後,她心情明顯好了很多,修煉也更加刻苦,如果你以實情相告,我怕她受不了那等打擊!”秦無極權衡利弊,道出了其中的厲害關係。

“無極言之有理,我看等我們從帝都回來再說,如果那時候還沒有少羽的消息,我們就將實情告訴她吧!”唐三決議道。

“但是……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你們也看到了,宗門中一些長教也知道這些祕密,我怕到時候會傳到陸瑤耳中!”慕容旭擔心道。

“你們不用隱瞞了,我相信秦大哥還活着!”不知何時,陸瑤已經來到三人身邊,她面無表情,沒人知道她內心所想。

“陸瑤師妹,你……”慕容旭驚道,事出意外,他沒想到陸瑤竟然會出現在這裏。

“你們不用解釋了,也不用多說,既然秦大哥答應會回來接我,他一定會回來的!”陸瑤說到此處,眼角的淚水情不自禁流了下來。

“陸瑤……”三人看出了端倪,紛紛站了起來,想要安慰陸瑤。

“你們別說了,秦大哥一定會沒事的!”陸瑤緊咬牙關,眼睛使勁的眨了又眨,努力不讓自己的淚水滑落,她緊接着逃離般的走了。

“情到深處人孤獨,愛到窮時盡滄桑!唉……”看着日漸消瘦的陸瑤,三人嘆惜不已。 鋒火城與巫龍城相鄰,雖然只是龍血大陸的無數城池中的一座,但是其所佔面積,卻大到無邊,目測下,有十個巫龍城大小。

特別是其西面,那是一片無邊的沼澤地,由於環境惡劣,所以這片區域的人口極其稀少。

但是,在這片沼澤地的邊緣,這裏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絡繹不絕,與環境惡劣的沼澤地大相徑庭。

“冰糖葫蘆!”

“龍肉餡包子!”

“仙王戰甲!”

“……”

各種商販的叫賣之聲不絕於耳,放眼望去,這個位於鋒火城西邊的小鎮竟然聚攏了不下千萬人。

“這位小哥,來來來,剛從帝都批發回來的龍血聖女一個,買一送一,千萬不容錯過……”一個穿金戴銀的中年商販拉着一個年約十七八歲的少年,指着金色牢籠中關押的數十個年輕貌美的女子道。

少年蹙眉,他看着牢籠中的女子,臉色複雜。

這都是一些年齡不超二十歲的妙齡女子,她們穿着單薄,皮膚白皙,吹彈可破,臉上畫了一些淡妝,愈加動人。

只是,她們大多數眼神渙散,仔細一看,好像被人施了道術,控制了己身。

“她們……怎麼賣?”少年踟躕,最終還是向商販開始詢價。

“哈哈,小哥一看你就是行家,既然是熟客,我給你打個折,一個聖女只要一株八品靈藥,怎麼樣?”中年商販嘴角露出一絲奸笑,他眼光毒辣,看着少年穿着打扮,衣服華貴,一看就是有錢的主,當然他也不會就此放過宰殺對方的機會。

少年一怔,沒想到這中年商販漫天要價,他嘴角微翹,露出不懈,爾後就欲轉身離去。

“咦……小哥別走啊!要是小哥覺得貴,我們還可以再商量嘛!”中年商販急忙阻止,他再次拉住少年。

“我不喜歡討價還價,在我面前,就不要玩虛的,什麼帝都龍血聖女,說白了都是一些普通女子罷了。一口價,一株五品靈藥換一個,要是同意,我都要了!”少年言語決絕,他緊盯着商販道。

“這……”中年商販猶豫,他面露難色, 不過最終還是點頭答應。

“小哥,這麼多國色天香的美女,你受得了嗎?不如,再介紹個好東西給你,嘿嘿……”中年商販見少年一下子買了數十個女子,他臉上露出猥瑣的表情,說着從身上掏出一瓶透明液體。

“這是什麼?”少年疑惑道。

“這可是從神國進口來的液逍遙!”中年商販賊笑道。

“液逍遙?沒聽說過!”少年搖了搖頭道。

“哈哈……不懂吧,這種東西可遇不可求,有市無價,只要你睡前服嗜一滴,便可精槍不到……”中年商販滔滔不絕,不斷推銷起手中的液逍遙來。

“滾!”在中年商販的不斷解釋中,少年也終於意會液逍遙的功效,說白了這就是房事的興奮劑,少年直翻白眼,接着罵了一個滾字,便帶着數十個年齡女子頭也不回的走了。


“喂……那個……別走啊,那都是一些黃花閨女,我這還有一些神油……”中年商販的聲音遠遠傳來,可是少年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人羣中。

天荒府中的大門大開,一個年約二十歲的女子獨立門前,翹首盼望。

“天荒公子,你終於回來了!”女子遠眺,看着帶領數十位妙齡女子歸來的少年臉上露出驚喜的表情。

“紅姐,這是解藥,將他們帶到府中,然後將這解藥給她們服下。”少年名叫天荒,而這座宅府,正是他花重金買下,他也是天荒府真正的主人。


“是,公子!”紅姐說完領着天荒從商販手中帶回的女子走了。

“唉,已經半年了,也許我該離開這裏了!”天荒默嘆,他給自己斟了一杯靈酒,接着一口悶掉。


“公子,我可以進來嗎?”正在這時,門口傳來紅姐的敲門聲。

“紅姐,進來吧!”天荒道。

“公子,怎麼又在獨自飲酒,說好了下次飲酒叫我的。”紅姐幽怨道,不過她看向天荒的眼神,總是帶走一絲深情。

“咳……我……這麼晚了,我以爲你睡了!”天荒尷尬道。

“哼,這句話藉口你不知道說了多少次了!”紅姐撅着小嘴,故作生氣道。

“嘿嘿……對了,你這麼晚來找我,不會就是想和我喝酒吧?”天荒收起笑容,認得尋問道。

“難道……難道沒事就不可以找公子喝酒嗎?”紅姐說着給自己倒了一杯靈酒,接着一口猛吞下。

“啊!你……慢着!”天荒見紅姐一口喝了一大碗靈酒,想要阻止,但是已然不及。

“怎麼了?”紅姐疑惑,只是,她白皙的肌膚開始迅速泛紅。

“這可是八品靈酒,你……你沒事吧?”天荒看着紅姐越發紅暈的臉蛋,擔心道。

“我……我只是感覺渾身燥熱,口乾舌燥,還有……還有頭暈目眩,四肢無力……應該……應該沒事!”紅姐雙眼迷離,她看着天荒的眼神,也更加深情。

“紅姐……你……”天荒感覺不對勁,紅姐開始解開自己的衣物。

“公子,我……我喜歡你!”不知道是靈酒的藥效使然還是紅姐故意爲之,她開始靠近天荒,說着更是端坐在天荒大腿,更是摟住天荒的脖子。

“紅姐,你醉了!”天荒尷尬不已,他拉開紅姐摟抱她的纖細小手,想要阻止紅姐。

“公子……我……我沒醉,我真的喜歡你,自從半年前你救我那天開始,我……我覺得……我就是公子的人了……”紅姐說纏繞天荒脖子的小手更緊了。

“紅姐……你……我……”天荒看着懷中的紅姐,他心跳加速,這是一個擁有魔鬼身段以及完美臉蛋的女子,要不是他意志力極其堅定,估計早已把持不住。

“公子,我……我不美嗎?爲什麼你對我沒有一絲非分之想,或者,你已經心有所屬?”紅姐緊盯着天荒的雙眼,四目相對,從天荒如水的目光中,可以看到紅姐臉上的一抹紅暈,此時顯得更加迷人。

“有時候,我真希望我只是天荒,而不是……”天荒將目光移開,似有難言之隱。 “公子,我好熱!”紅姐並沒有看到天荒臉上無奈的表情,她喝了八品靈酒,以她一級靈將的境界,根本承受不了這等烈酒的餘威。

天荒看着懷中嬌豔欲滴的紅姐,他心猿意馬,紅脣烈焰,他很想輕吻一口,但是他剋制住了,他並不喜歡紅姐,如果因爲一時慾望,就此奪了對方貞操,那他和禽獸又有什麼區別?

“公子,我……”紅姐開始解衣,她臉蛋緋紅,修長的玉腿露出大片雪白,脖頸以及額頭香汗淋漓……

秦少羽口乾舌燥,紅姐雖然算不上頂級美女,但是勝在身段優勢。

凹凸有致的身材,***盈盈一握,飽滿的酥胸若隱若現,讓人胡想聯翩。

“紅姐,不要!”天荒急道,紅姐的衣服即將脫落,他急忙阻止。

“公子,你對紅顏的恩惠,即使紅顏以身相許,也不足以回報!”紅姐並沒有因此住手,而是繼續脫落自己的衣物。

紅姐光着身子,天荒一覽無遺,他心跳加速,這是他第一次看見女人的玉體,讓人慾罷不能。

“不行,一定要剋制!”天荒使勁的搖了搖頭,極力剋制,他從地上拾起紅顏脫落的衣物,將其玉體遮掩,然後一把將其抱起,並道:“紅姐,你醉了,我送你回去吧!”

“公子,你真的如此厭惡紅顏麼?嗚嗚……”紅顏淚水滑落,竟然哽咽起來。

天荒見狀,一陣頭疼,他無奈的搖了搖頭,並將紅顏輕放在自己的牀上,道:“紅姐,實不相瞞,我已有意中之人,所以我……”

“你不用說了,我……我知道了,公子……對……對不起!”紅顏神情沮喪,她將衣服重新整裝,便輕下了牀。

“該說對不起的是我,是我沒對你說出實情!”紅顏臉色恢復了不少,秦少羽總覺得有愧於對方,遂故意解釋道。

“公子,其實我早就知道你有意中人了,像你這麼優秀的人,又怎麼會沒有紅顏知己呢?公子不必解釋了。”

“紅顏之所以願意獻身,是紅顏自願的。”

“紅顏不求公子給我名分,只希望公子不要嫌棄就好,公子拒絕了紅顏,使紅顏清楚的認識到,公子的用情專一,超出了紅顏想象,這一切,都怪紅顏自作主張!”

紅顏低着頭,不敢直視天荒。

“你是個好女子,將來一定會找到一個更適合你的道侶!”天荒安慰道,他並沒有因此動怒,紅顏雖然有點私心,但那也是因爲對方喜歡他,他當然不會怪罪。

“多謝公子諒解,紅顏下次不敢了!”紅顏酒勁明顯恢復不少,但是她深情的目光仍然未曾消失。

“呵呵……好了,沒事了,早點回去休息吧!”天荒輕笑道,紅顏的能力他很清楚,要不是有紅顏的幫忙,他這半年也不可能救下上萬的妙齡少女。

“嗯,那公子也早點休息吧!”紅顏淺笑道,接着轉身離開房門,逃也是的走了。

“呵呵……真是個傻丫頭!”天荒看着紅顏的背影,搖了搖頭道。

“咳……半年不見,還會調戲良家婦女了?”一道熟悉的聲音突然從天荒腰間的空間袋傳來,將他嚇了一跳。

“吞……吞天!”天荒驚道,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哈哈……羽哥,你還記得我啊!”天荒的肩膀,突然蹦來了一隻巴掌大小的異獸,異獸樣子古怪,似狗非狗,仔細一看,竟然還

長有三隻眼睛,極其詭異。

“你丫的偷吃了我所有靈藥,吃完不說,還就此陷入沉睡當中,這一睡,竟然直接半年!”沒錯,天荒就是秦少羽的化名,而這隻長有三隻眼的異獸,也正是厚顏無恥的吞天獸。

“咳……羽哥你真不地道,都過去半年了,你還惦記着那些靈藥,還有剛纔醒來一看,你那空間袋怎麼沒一點存貨啊!”吞天獸厚顏道,這剛醒來又打起秦少羽靈藥的主意來。

“滾犢子!”秦少羽直翻白眼,不過欣慰的是吞天獸終於又醒了,在鋒火城的這半年時光裏,他爲了躲避外界的追蹤,一直以化名視人,平常除了去烽火城西面的沼澤採藥,便是沉澱下來鞏固這一身修爲。

“羽哥,你境界好像又提升了不少?”吞天獸看着秦少羽,驚道。

“你能看出我的境界來?對了,你開闢出了第三隻眼睛?”秦少羽也發現了吞天獸的異變,這廝毛髮金光閃閃,特別是那第三隻眼睛,散發出強大的氣勢,仔細看去,深不見底,似乎能吞納天地。

“嘿嘿,羽哥你眼光果然毒辣,沒錯,經過半年進化,我現在的實力,怕是已經達到了大靈師境界!”吞天自豪道。

“真的?你丫的睡一覺都能越階升級,牛逼!”秦少羽羨慕道,他一路苦煉,九死一生,現在也才達到大靈師境界,而眼前的這傢伙光睡覺就能達到他的高度,不羨慕也不行。

“哈哈,羽哥你也不錯啊!對了,我睡覺的半年,你到底經歷了什麼?還有那女子,究竟和你是什麼關係?”吞天獸興奮道,似乎對秦少羽這半年的事情極爲感興趣。

“咳……”秦少羽難得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他接着道:“事情是這樣的……”

秦少羽侃侃而談,將這半年所有的靈力大致與吞天獸略致說了一遍。

原來,自從巫宗秦少羽五祕之術大成後,葬天碑吞噬五祕神碑,爲了逃避衆人的目光,秦少羽利用葬天碑的掩飾,逃出了巫宗,而隱身在鋒火城……

“這半年,你竟然救下了萬名女子?難道烽火城的城主不管麼?”吞天獸驚道。

“唉,鋒火城不比麒麟城,這裏地域遼闊,特別是其西面,魚龍混雜,人命猶如草芥,姦淫擄掠,燒殺搶劫無惡不作,一些修者更是以凡人之軀爲食,慘無人道!”秦少羽憤慨道。

“真是該死,帝都不是有令,不準殘害凡人麼?”吞天獸疑惑道。

“哼,這裏消息閉塞,帝都根本不可能知道此中詳情!”秦少羽解釋道。

“難道就沒人從中將消息帶出去?”

“你別太高擡了帝都,別忘了鬼窟一戰的教訓,還有,龍血大陸何其寬廣,帝都也不可能真的派出強者來此整治!” 復仇總裁:女人,忍着! :“強者爲尊的世界,弱肉強食,弱者淪爲下人,凡人更是視爲螻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