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雁的語氣很淡,一點都看不出她在生氣,彷彿已經平靜了下來。

雖然小智深知不是那麼回事,但他還是被火雁的忍功給驚住了。

難道我的拱火失敗了?!

怎麼可能!

我可是人稱拱火小能手,挑撥離間界的冠軍啊!

小智不禁開始懷疑起人生,不過現在顯然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這兩人要是不打起來,他可沒辦法渾水摸魚啊。

快想想!快想想!

一定要讓這兩個傢伙打起來!

小智的大腦飛速運轉著,迅速理了一遍兩人的行為、想法和目標。

希嘉娜的目標很明確,她策劃了這一切,帶著那兩個白痴老大找到了兩隻神獸,然後讓他們誤以為寶珠能控制神獸,最後通過兩隻失控神獸的大戰,引出裂空座,完成流星之民的使命。

而火雁是絕對不會容忍這些的,因為這麼做的前提是固拉多同樣失控,赤焰松也要沒命。

除非她不知情。

……對啊!

小智忽然醒悟過來,其實火雁一切行動的前提都是為了赤焰松,哪怕她已經被趕出火岩隊,但她對赤焰松的理念是從來不曾動搖的。

她之所以莫名其妙地反水,就是想要通過水梧桐的下場來提醒赤焰松。

老實說,小智感覺這個腦洞稍微有點大,有點離奇。

可也不是完全說不通。

算了,試試看吧!

「火雁!」小智指了指希嘉娜,「你知不知這傢伙搞出那麼多事來,她真正的目的是什麼?」

不等火雁回答,小智接著說道:「她想要通過神獸大戰來引出裂空座,所以才千方百計地想要讓固拉多和蓋歐卡進行原始回歸,一旦在這裡讓她得逞,下一個就輪到火岩隊了!」

「……與我無關,我已經被趕出來了。」火雁的神情稍有些黯淡。

「是,你已經不是火岩隊了。」小智斬釘截鐵地道,「可你還是忠誠於赤焰松的吧!如果不想讓那傢伙重蹈覆轍的話,那你現在就來幫我!」

「我也不怕告訴你,御龍燦已經帶著搜查局找上火岩隊的基地了,他要是被逼急了會做出些什麼,你應該再清楚不過!」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赤焰松和水梧桐還蠻像的。

都是那種會狗急跳牆的傢伙。

火雁深知這一點,所以才想著利用水梧桐來提醒赤焰松,可她萬萬沒想到搜查局都已經偷老家了。

不,這不可能!

「你少騙我!」火雁的語氣難得急躁,「就憑搜查局的那幫子飯桶,怎麼可能找得到我們基地的位置,再說每條撤退路線都是我親自製定的,根本不可能被人發現!」

「是啊,那些傢伙的確是廢物。」

小智也不知道搜查局是怎麼辦到的,他甚至還很認同火雁的話,但這並不代表什麼。

畢竟莉拉可不會沒事騙他玩。

「至於他們怎麼找到的,你可以問問這一位。」

說著,小智指向正在旁邊看熱鬧的希嘉娜。

希嘉娜眨眨眼睛,半晌后,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還以為這次做得很隱蔽呢,你是怎麼發現的?」

「看!我說就是她吧!」

「……」

希嘉娜愣了一下,倒也沒有生氣,反而還微笑著誇了一句:「小智挺聰明的嘛。」

「少廢話。」

小智可不吃這套,他再度看向火雁,後者低著頭,也不知在想什麼。

「火雁,你是個聰明人。」小智在她的耳邊低語,「事情照這樣發展下去,你應該知道會有什麼結果吧,只要你肯幫我拖住她一會,我保證一旦恢復通訊,我立刻聯繫御龍燦,讓他那邊暫時停止行動。」

「……你能做到?」

「放心,這點面子我還是有的。」

小智毫不猶豫地做出了保證,畢竟御龍燦還欠他一個人情呢,而且以那傢伙死要面子的性格,是絕對不會賴著不還的。

「……明白了。」

火雁微微點頭,從腰間拿出了精靈球。

對面的希嘉娜絲毫不懼,只是一臉玩味地看著她。

老實說,這副場面還真有點倉鼠與巨龍單挑的味道。

不過小智才不管那麼多呢。

打起來打起來!

「對了,智君。」火雁忽然說道,「你覺得以我的實力,能撐多少時間?」

「這個嘛……」

小智摸著下巴,有點不知該如何回答了。

說少了,怕打擊士氣。

可說多了,又對不起自己的專業水平。

最後,他只能給出一個折衷的答案。

「我覺得吧,你應該、估計、也許能撐個三十秒不到吧。」

「三十秒……可我覺得我能撐一分鐘。」火雁的目光堅定無比。

小智也不知道她哪來的底氣說這話,不過也無所謂了。

反正能撐多久就多久吧,再怎麼樣也不會虧。

「那好,你加油。」

小智拍了拍她的肩膀,就好像送炮灰上戰場的軍官一樣。

火雁也不回話,抄起精靈球就扔了出去。

「噴火駝,使出噴煙!」

雖說實力差距巨大,可火雁也不是笨蛋,非常清楚自己應該幹什麼。

干擾視線,攪亂戰場,拖延時間。

這些可都是她的拿手好戲。

「暴蠑螈,把煙吹散!」

希嘉娜也不含糊,早已在附近待命的暴蠑螈猛然竄出,揮舞著巨大的翅膀,颳起一陣陣狂風來。

眼看濃煙就要散去,火雁冷靜地給出了新的指示。

「噴火駝,瞄準它的翅膀,使出岩崩!」

這招可不是為了傷到暴蠑螈,只是想要干擾它的行動。

暴蠑螈本來就飛在半空中,為了躲避攻擊,它不得不四處移動。

雖說到最後一塊岩石都沒落到它身上,可也因此大大降低了颳風的速度,現場的濃煙遲遲沒有散去。

而煙只要沒有散開,就無法快速找到火雁和噴火駝,而且對方也會變換位置。

要知道她當時可是靠著這一招躲開了整個基地的追兵,沒人比她更會逃跑了。

趁著希嘉娜被火雁糾正的功夫,小智利用波導之力,在濃煙中如入無人之境地穿梭著,準確無誤地找到了水梧桐。

這傢伙還在操作台上鼓搗著。

「水梧桐,當心!小智來找你了!」

希嘉娜不清楚小智在哪裡,但也清楚水梧桐肯定是要遇到危險了。

「呵呵,你現在提醒有個屁用。」

小智一邊說,一邊扔出了精靈球。

「巨金怪,破壞死光!」

他一出手就是殺招,打定主意要讓水梧桐人間蒸發了。

然而——

「帝牙海獅,擋住它!」

一隻肥嘟嘟的海獅突然從精靈球冒了出來,那龐大的身軀毅然擋在水梧桐的身前,生生承認了這一擊。

轟!

破壞死光毫無意外地打在了帝牙海獅的身上,後者頓時飛了出去。

可是,帝牙海獅僅僅是在地上滾了幾圈,然後胖胖的身子一個翻轉,又重新爬了起來。

看上去除了有些樣子狼狽以外,似乎沒什麼大礙。

「原來如此,是脂肪的功勞啊。」

小智立刻就明白了,這隻帝牙海獅的防禦力恐怕很高,那厚厚的脂肪不僅能抵禦嚴寒,還是很好的盾牌。

不過,那又如何?

現在可不是在對戰場上,不是一對一!

「上吧,暴鯉龍,暴蠑螈!」

小智立刻派出另外兩隻精靈去助戰,而對方同樣也扔出了兩枚精靈球。

「毒刺水母,大狼犬,攔住它們!」水梧桐冷笑道,「小鬼,我知道你厲害,但也別以為我是吃乾飯的!」

說起來,水梧桐的水平其實不差,至少碾壓一眾普通訓練家是完全足夠的。

要是參加聯盟大會,能拿到個冠軍也是十分正常。

畢竟他以前可是海軍將領,如今的水艦隊首領。

除了人格魅力以外,這要是沒點硬實力,又怎麼管得住手下?

只可惜雙方的實力本來就不是對等的。

他這次面對的可是怪物。

而且還是能在同一時間指揮三隻精靈進行戰鬥的怪物。

「(巨金怪對大狼犬用臂錘,暴鯉龍捆住毒刺水母,暴蠑螈對帝牙海獅使出捨身衝撞,讓它先滾蛋!)」

瞬間,小智利用波導之力下達了指令。

三隻精靈在腦海里收到訊息后,幾乎同一時間展開了行動。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大狼犬被巨金怪一拳打趴下,暴鯉龍用身軀牢牢地捆住了毒刺水母,而暴蠑螈則是在空中繞了一圈后,猛然俯衝而下,利用自身的重力一頭撞進了帝牙海獅的懷裡。

「艹!怎麼可能?!」

水梧桐張大了嘴巴,饒是經歷過不少大風大浪,他也沒見過這種事啊。

連指令都沒說出口呢,他引以為豪的夥伴們就完蛋了?

其實,真正失去戰鬥能力的也就是大狼犬,格鬥系的絕招臂錘本來就剋制惡系精靈,再加上巨金怪是小智最強的精靈,而大狼犬在水梧桐的精靈里只能算是墊底。

兩邊的實力差距極大。

另外的兩隻,帝牙海獅被暴蠑螈一路推到了戰場邊緣,雖然它是很好的盾牌,但是移動速度太慢,那圓滾滾的身子一看就跑不快。

至於毒刺水母,它還在和暴鯉龍糾纏在一起。

平心而論,這兩隻精靈都挺麻煩的,不是那種可以一瞬間就解決掉的傢伙。

不過,這本來就是小智刻意安排。

也就是所謂的上等馬對下等馬。

無論是帝牙海獅還是毒刺水母,此刻都來不及救援水梧桐了。

反正他也不是必須幹掉這三隻精靈。

只要幹掉水梧桐就行了。

「巨金……」

就在小智要痛下殺手的時候,忽然背後一涼,急忙掏出一枚新的精靈球。

轟!

與此同時,一道紫色的衝擊波轟向了小智所在的位置,現場頓時塵土飛揚。

「咳咳,該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