濕漉漉的簡楊,就這麼被黑星壓到了身下,兩個人都渾身赤裸,尤其是簡楊,身上全是水,滿是誘惑。

黑星喘著粗氣,將頭埋進簡楊的頸部:「真香。」

簡楊被黑星的動作嚇得一動不敢動,雙手微微用力推他的胸部,可是這個小動作,在黑星感覺卻像勾引一般,黑星的最後一絲理智就這樣被打破,瘋狂地吻了下去。

「楊楊,給我好嗎?」 黑星的聲音沙啞性感,透露著強烈的慾望,他生澀的吻落遍了簡楊的全身,簡楊被他挑撥的欲罷不能,隨後害羞的點了點頭。

既然已經同意做他的伴侶,有些事情早晚都要做,與其一直拖著,還不如現在就從了他。

想到這裡,簡楊開始配合起來,她輕輕環住了黑星的脖子,回應著他的吻,黑星有些生澀,但是生猛無比,也許是因為年輕力壯的緣故,倒是給簡楊帶來了和以往不同的快感,兩個人配合的越來越默契,水乳交融了好久,黑星才釋放出來。

不過黑星在最後釋放的那一刻,倒是很有經驗的拿了出來。

簡楊驚訝於黑星的做法,吃驚的看向他:「你怎麼知道……」

黑星喘著粗氣趴在簡楊的身上,壞壞的說了一句:「秘密。」

自從有了第一次,黑星就迷上了這件事,夜夜纏著簡,就在第三天晚上,簡楊被累的實在連動都動不了的時候,羅紋終於受不了了,抓著黑星的脖子像扔小雞一樣把他扔到了外面,隨後便回到簡楊的房間,重重的關上了門。

簡楊長舒了一口氣,還好羅紋及時出現,要不然今晚又要被那臭小子吃干抹凈了。

只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簡楊只防備著黑星,卻忘了日日聽他們纏綿的羅紋,此時的他早就急不可待了!

簡楊見到眼神里噴著慾火的羅紋,連哭的心都沒了,只能大喊一聲:「獸夫大人,饒了我吧!」

***

文斯特回來,已經是十天以後的事情了,羅紋跟著部落去捕獵,黑星則帶著她去看農作物的漲勢如何。

離得老遠,就像心靈感應一般,她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了,獃獃的望著一個方向,不一會,文斯特的身影就出現在簡楊的視線里。

「文斯特!」簡楊開心的向他跑了過去,幾乎是飛撲到了他的懷裡:「我好想你啊!」

文斯特用力的將她擁進懷裡,摩挲著簡楊的後背:「我也好想你,每分每秒都想你。」

***********************

PS:很多寶貝跟我說我今天發的章節是錯亂的,而且少了這最重要的一章,我只想說,不是我少發,是被和諧掉了……TT

所以我修改了一下,重新發了上來,因為刪除的太多,所以這一章不夠一千字了,唉,小漁太貪心,像讓你們看到肉肉,結果……好吧,以後我一定會收斂的 可是還未等簡楊享受完這個擁抱,文斯特原本溫暖的笑容便消失了。

他渾身僵硬了一下,抬起簡楊的頭:「你……」

簡楊一臉的無辜:「怎麼了?這麼嚴肅?」

文斯特深深的吸了兩口氣,眼睛和鼻孔一起因為氣憤和張大,輕輕放下了簡楊,嘴裡罵了一聲:「那個臭小子!」隨後,下半身便化作蛇形快速的向黑星遊走過去。

那速度快到簡楊的眼睛都跟不上,還未等她再次開口問是怎麼回事,就見黑星以一種拋物線的狀態飛了出去,還好黑星靈活,在半空中變作了黑豹,平穩的落到了地上。

文斯特並未有停手的意思,再次衝上前去,他現在已經是六級獸,吊打黑星根本不在話下,而此時的他又在氣頭上,根本沒有手下留情,不一會黑星就被文斯特打的遍體鱗傷,連站起來都難。

簡楊見狀立刻衝到了黑星身前,擋住了文斯特的攻擊,大聲喊道:「文斯特你幹嘛?怎麼回來就打人呢?」

文斯特上半身化成人形,指著黑星大聲說道:「這個臭小子,是不是趁著我不在的時候和你結侶了?我TM今天要殺了他!!!」

田間有很多獸人在做著農耕,本來文斯特一出現就把黑星一頓暴揍已經夠引人注目了,此時他這一番話,更是惹得大家都停了手上的工作,笑盈盈的看著他們幾個,大家的這種笑容並不是嘲笑,而是覺得這一家子好生可愛……

「文斯特!」簡楊又氣又羞的走到文斯特身邊:「有什麼事回家再說,這裡這麼多人看著呢!」

文斯特憤怒的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黑星,又看了看眼前這個讓自己怎麼也氣不起來的小雌性,無奈的搖了搖頭,向部落裡面走去。

簡楊看著文斯特的背影,本想著追過去再解釋解釋,卻聽身旁傳來了黑星虛弱的聲音:「楊楊,好痛……」

簡楊尋聲看去,這黑星全身是傷,有幾處傷口還出了很多的血,文斯特下手有些重,打的他挺慘。

簡楊沒辦法,放棄了追文斯特的念頭轉身過去看黑星,黑星看似無力的想要支撐起手臂,可是又倒了下去,眼睛竟然沒有一丁點的神采。

這可把她嚇壞了,趕緊將黑星的頭抬起來抱在懷中,一邊撫摸他的臉,一邊問道:「你有沒有事?」

「有……」黑星氣若遊絲,說出來的話都縹緲的很。

簡楊心下一緊,這文斯特下手也太狠了點,趕緊回過頭去對那邊的獸人喊道:「你們來幫我把他送……」

「等等!」簡楊的話說到一半,就被黑星打斷了,不過此刻黑星的聲音還很是洪亮,完全沒有剛剛那種氣若遊絲的感覺。

簡楊嚇了一跳,回過頭來看向懷中的黑星:「你好些了?」

黑星見簡楊看向自己,馬上又變成虛弱無力的樣子,眯著眼睛說:「楊楊,你就這麼抱著我就行,抱緊點。」 簡楊心疼的抱緊了黑星的腦袋,一邊撫摸她的臉頰一邊說:「沒事的,你這麼厲害,這點小傷不會有事的。」

「可是我好疼啊,全身都疼,而且使不上力氣,楊楊,我是不是要死了?」黑星一邊說,一邊用腦袋往簡楊懷裡使勁鑽,還時不時的蹭蹭她的胸,樣子像極了一隻撒嬌的大貓咪。

不過簡楊看他這樣子,怎麼就像是在占自己便宜呢?

隨著黑星蹭她胸部的頻率越來越頻繁,簡楊就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她仔細觀察著黑星身上的傷口,雖然多,有些還很深,但是沒有一處是致命傷,出的血量也不算太大,雖然不是中醫出身,但是簡楊還是將手搭到了他的手腕上,去感受它的脈搏,若真是虛弱的不行,脈搏也一定會很弱。

可是,這廝的脈搏非常有力,哪裡有一丁點的虛弱!

簡楊眯著眼睛,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黑星呀,你哪裡疼啊?」

黑行委屈的抬起頭來看了一眼簡楊,用手指了幾個地方:「這裡,這裡,還有這裡,不對,渾身都疼!」

簡楊眯了眯眼睛:「那我抱著你你就不疼了?」

「恩!」黑星點了點頭:「就算死,我也要死在你懷裡~」

「死?」簡楊使勁將黑星的頭扔了出去,黑星被她突如其來的力道摔了一下,一時有些懵B。

「要死,你就死遠點!」說完,簡楊生氣的站了起來,大步流星的朝部落裡面走去,邊走便擦拭著眼角剛剛因為著急留下的淚水。

好你個黑星,打著受傷的幌子占我的便宜,欺騙我的感情,虧得我心疼的差點哭出來,真是太可惡了!

簡楊一邊在心裡大罵,一邊氣呼呼的走回了部落,只留下身後黑星發出的一長串的嚎叫……

回到木屋,簡楊直接去了文斯特的房間,可是敲了半天,文斯特也未開門。

這傢伙又使起了性子,簡楊只能好脾氣的在門口安慰道:「文斯特,不要生氣了,開門好不好?」

文斯特的佔有慾比羅紋和黑星都要強,羅紋就不用說了,黑星雖然是一城之主,一直以來崇尚的也都是一夫一妻,但是遇到了簡楊以後就下定了決心接受一切,只有文斯特,雖然接受了和其他雄性一起分享簡楊,可是還是沒辦法做到不計較不在乎,所以當他發現在自己外出的這幾天簡楊和黑星結了侶,心裡就再也不能平靜了。

他的這個心思,簡楊又怎麼會不懂?所以心裡也在埋怨自己這件事情做得不對,在求文斯特原諒的態度上也異常虔誠。

「文斯特,我知道這件事情是我做錯了,對不起。」對不起?簡楊在心中嘲笑自己的這句對不起,若說對不起有用的話,要警察幹嘛……

門內還是鴉雀無聲。

「你開門好嗎?我再也不會惹你生氣了,以後不管什麼事,我都會和你商量,我真的知道錯了。」

說完這句話,簡楊在門口等了很久,可是仍舊沒有一丁點的動靜。 簡楊無奈的嘆了口氣,開口說道:「文斯特,你是真的不能原諒我了對嗎?」

簡楊搖了搖頭,心裡說不出的難受,和黑星結侶她是從來沒有想過的,所以也從來沒問過兩個伴侶的意見,直到比試那天黑星朝自己走來,她才去徵求了一下他們的意見,文斯特給出的答案,本就是堅決不同意。

可是看到迪美一次次的撲在黑星懷裡,周圍獸人對黑星滿是非議的時候,她不知道怎麼的,心裡就異常的糟糕。

可能到現在,她也不知道自己對黑星就是喜歡上了,也許在初見時看向那對金色的瞳孔時就喜歡上了,和他相處的每一次,就加深了一點感情,直到現在,看到其他雌性和他親密一點都受不了,所以接受他的話語沒經過大腦就說了出來。

簡楊再一次嘆氣,讓文斯特自己冷靜一下也好,於是轉身欲離開。

這時,門卻打開了。

簡楊覺得自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抱了起來,還未等她開口叫出文斯特的名字,就被他轉了過來深深的吻住了。

文斯特擁吻著簡楊進到房間,隨後壓到了身下,他劇烈的喘息著,急不可待的褪去了簡楊的衣服,在簡楊沒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之前,就長槍直入,瘋狂了佔有了她。

由於時間太長,這次簡楊在中途就睡著了,不是她沒感覺或者沒心沒肺,實在是文斯特折騰的她幾乎昏厥。

也許她根本不是睡著,就是昏過去了。

第二天醒來時,已經是中午了,簡楊慵懶的睜開眼睛,就見文斯特微笑的看著自己。

這廝該不會一直盯著自己吧……

「消氣了?」簡楊嘶啞著聲音問道。

前一夜由於喊得過於賣力氣,導致嗓子都啞掉了。

文斯特沉默了幾秒,點了點頭:「我不是和你生氣,我是氣我自己小氣。」

聽完文斯特的話,簡楊差點掉下眼淚來,她的文斯特,她驕傲的文斯特,為了自己,委曲求全,不僅僅是文斯特,還有羅紋、黑星,這獸世的所有雄性,哪個不是如此?

簡楊心下對自己的三個伴侶更加心疼起來:「文斯特,我發誓,一定會對你們好的,你們有多愛我,我就多愛你們。」

說完,兩個人再次緊緊相擁。

可是等到簡楊起來的時候,就發覺不對勁了。

文斯特雖然把她身體擦洗乾淨了,可是體內的東西卻沒有清洗掉。簡楊剛剛站起來,就覺得下面一熱,有種液體從裡面流了出來。

簡楊趕緊用獸皮手絹擦了一下,發現是文斯特留在自己體內的東西。

「文斯特!你,你沒拿出來?」簡楊驚慌的大叫。

文斯特曾經說過,蛇獸極易受孕,自己才剛剛產下蛇卵,現在難不成還要再生一窩?

文斯特壞笑了一下:「沒關係寶貝,蛇獸的幼崽比你想象的好養活。」

「那也不行啊!我已經生了二十六個了,再生二十多個,我豈不是五十幾個孩子的媽了?再說,我已經為你產下一窩幼崽了,下一窩,應該是羅紋或者黑星的。」

聽到這裡,文斯特委屈的扁了扁嘴:「蛇獸孕期短,又好養活,你給我生十窩蛇崽,也比生一窩豹崽容易。」

「哎呀!氣死我了!」簡楊甩了甩手,這才生完一個多月,就要生第二窩,這臭蛇把她當什麼啦! 簡楊撅起了嘴,十分生氣的看著文斯特。

其實文斯特也是心虛的,昨天做的太久也太舒服,一時沒控制住,就沒來得及拿出來,簡楊產卵有多痛苦他是看在眼裡的,怎麼捨得讓她馬上又遭受這樣的罪的,可是他總不能承認自己是沒控制住吧,那多沒面子啊!

簡楊噘著嘴,正想著該如何教訓文斯特,突然覺得小腹一漲,又是一股熱流涌了出來。

簡楊趕緊脫下內褲,大姨媽,平生第一次這麼高興見到你……

「好吧,大姨媽救了你。」簡楊心情平復了點,月事來了,說明自己不可能懷孕,懸著的一顆心也算落了地。

「那我謝謝大姨媽,雖然我不知道他是誰。」

簡楊被文斯特逗的沒忍住,一直綳著的臉終於露出了笑容,不過還是輕輕在文斯特身上錘了一下:「還不快去給我拿棉花!」

也許是因為生了幼崽的關係,簡楊這次發情,沒像以前那樣痛不欲生,除了小腹有些墜脹之外,和平常沒什麼兩樣。

簡楊的發情沒有引起什麼風波,因為維阿部落,半數以上的雌性都發情了,所以簡楊發情的氣味被很好的掩蓋住了。

只是黑星很是詫異,雖說雌性剛剛產完幼崽會有短時間的流血現象,但是簡楊前段時間血已經停了,現在隔了一個月又發情,是怎麼回事?

黑星每天不停的跟在簡楊身後,詢問著簡楊原因,羅紋和文斯特被他吵的煩死了,文斯特更是幾次出手把他打傷,可是黑星還是追問,畢竟他非常在乎自己的小雌性,生怕她出現什麼問題。

簡楊沒辦法,只能在大姨媽結束的前一天道出了原委:「黑星,我要跟你說一件事,你不要吃驚,也不要對別人說。」

黑星乖乖的點了點頭,由於要分享簡楊的秘密而激動,尾巴露了出來,在身後搖呀搖的很是可愛。

簡楊沒忍住,拿過了他的尾巴,一邊把玩一邊說:「我的身體和其他雌性不同,不懷幼崽的情況下,每個月都會發情一次。」

黑星歪了歪頭:「每個月是多久?」

哦對了,這獸世沒有月這個計時單位,簡楊想了一下,解釋道:「從現在起到明年的這個時候,我一共會發情十二次。」

「十二次?!那你的身體……」

黑星幾乎是喊出聲來,簡楊覺得自己手裡的大尾巴都炸毛了,急忙安撫道:「我的身體沒問題,我的體質就是這樣的,你別擔心。」

黑星冷靜了好長一段時間,激動的情緒才慢慢平穩下來,他伸出手,看了看上面伴侶的獸紋。

「楊楊,你從未告訴過我你的獸型,我也從未問過,一開始是因為我不在乎你是什麼種族,後來是因為看到了你的獸紋。」黑星將手舉到了簡楊的面前,簡楊順著他的目光看去,現在那條騰龍,已經活靈活現了。

「看到了你的獸紋的那一刻,我就明白,你的與眾不同,你之所以從來不說你的種族,也許是為了隱瞞這個事情吧,所以我便不問。」 「黑星……」簡楊看著面前這個時而嚴肅莊重、時而像個小孩子、時而傲嬌、時而嘴欠的傢伙,突然發現了他不為自己所知的一面,原來他為自己想的這麼周全,頓時覺得十分感動:「其實我也沒什麼可隱瞞的,我到底是不是龍族,連我自己也不知道,而且我也不能變化成獸型。」

黑星詫異的問道:「你不能變作獸型?」

簡楊點了點頭。

黑星陷入了一陣沉思,隨後緩緩開口說道:「你等我一會,我去把文斯特和羅紋叫來,我有些事想和你們說。」

說完,黑星便轉身出去了,不一會,黑星便帶著羅紋和一臉不悅的文斯特走了進來。

三個人坐在黑星對面,黑星又沉思了好久,才開口說道:「其實,每一任獸王都知道一個秘密,就是關於龍族的秘密。」

「這個秘密是獸王繼任時口口相傳的,所以除了獸王以外,再沒有別人知道,包括我的弟弟墨。」

黑星說到這裡,對面的三個人都豎起了耳朵,包括一直不耐煩的文斯特,都跟著認真的聽了起來。

「雖然沒有獸人見過龍族,大家也一度認為他們只是個傳說,但他們其實是真實存在的,只是他們生活的大陸和我們不是一個。在很久之前,他們突然出現在我們獸人的大陸,並且發起了猛烈的襲擊,似乎要將我們趕盡殺絕。」

「為了抵禦他們的進攻,獸神大人挑選了幾個種族,指引他們在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各建了一座獸城,召集大量的獸人戰士,目的就是為了抵禦龍族的襲擊,我們黑豹一族,就是被獸神大人選中的種族之一。」

「但是龍族過於強大,強大到即便我們集結了眾多勇猛的獸人戰士,也沒法抵禦他們的進攻,死傷數量雖然被降低了,但最終還是逃脫不了滅亡這一結局。」

「不過,突然有一天,幾乎是一夜之間,龍族從我們大陸消失了,是集體消失的,再也看不到一個龍族的影子。沒有人知道他們去了哪裡,為什麼離開,只知道,從那天開始,便再也沒有獸人見到過龍族。」

簡楊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這些事情穆利斯和自己說過,所以她聽到以後並未覺得多麼震驚,但是看看身邊的兩個伴侶,此時已經驚訝的嘴都合不攏了。

黑星看了看他們三個人的樣子,又繼續說道:「我們獸人以前也是沒有等級的,廝殺全都是靠著一股蠻力和狠勁,可是自從龍族消失了以後,我們獸人便開始有了等級,父獸告訴我,曾出現過的最高等級,是西部獸城玄鳥一族的獸王,達到了九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