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臉無奈的羅定微笑地坐在那裡,周圍的藝人們都有意無意地在朝他靠近,這一塊座位附近似乎成了風水寶地,引來無數覬覦。

「在電影界,總有那麼些人。擁有出色的才華和熱情,將自己的一生奉獻給這個職業。讓我想想我可以用這句話形容誰……羅定,你打算結婚了嗎?」

現場哄堂大笑,羅定也不生氣,主持人嘻嘻哈哈地又說:「這就是我說的那種情況,將一生都奉獻給了電影,所以他沒時間結婚了。」

羅定低頭撐住額頭,轉眼發現段修博已經被請到了后場,只能失笑。

主持人卻一下嚴肅了起來:「電影必須負起這個責任,她眷顧同樣熱愛她的人!她的王冠上只有一顆珍貴的寶石,我們也必須將它頒發給最合適的那一個人。」

「猜到我要說什麼了嗎?」

「是的,特殊成就獎。感謝將一生奉獻給電影的人,我們尊敬的羅定先生,請上來吧。」

掌聲雷動。

羅定倒是毫不意外,得獎的那位影帝的作品明顯不如他優秀,金獅獎出現黑幕、尤其是這樣低智商黑幕的可能性太小了。他一早就覺得自己要不然破格再蟬聯一次影帝,要不就到了可以混到成就獎的地位,剛才為新人頒獎的時候,他已經做好了這一準備。

手摸到口袋裡,他長嘆一聲站起了身。

紅毯覆蓋的階梯不長,但每一步他都走的緩慢穩健。

主持人問他:「想要說什麼?」

「當然是感謝。」羅定倒是一點不帶官腔,「要感謝很多人。」

「有最重要的那個嗎?」

「當然,」羅定微笑著,同樣聽到了台下嘩然的聲音,段修博從後台走了出來,雙手握著一柄頂端被刻成獅子佩戴王冠形狀的獎盃。

在後場他什麼都沒聽到,一上台對上羅定特意回頭遞過來的目光,腳步一頓。

羅定的眼神一下子變得特別溫柔:「看,他來了。」

主持人還在不明所以,羅定已經快步走向了跟他還有一段距離的段修博,對方滿臉茫然的樣子令人忍俊不禁。伸手,抓住段修博的手腕,羅定大步牽著對方走回台中央。

「我答應了他一些事情,今天,我打算兌現了。」

場下的眾人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媒體們卻警覺地嗅到了不一般的味道,一時間幾乎所有的攝影機都向他們對準了鏡頭。

羅定盯著段修博,接過了對方還拿在手裡的獎盃,從褲兜里掏出一個綠色絨布的戒指盒,交換般塞到了段修博手裡。

然後他把獎盃遞給了站在身後的主持人,一手又摸出個小小的螺絲刀,抓著段修博的手腕不容抗拒地替他摘下手環。

段修博一下子明白了過來,迅速後退,對上羅定認真的眼神,卻又下意識頓住了腳步。

為段修博戴上戒指的那一刻,全場的鎂光燈映照地會場有如白晝。

羅定微仰頭,四目相對,眼神交融。

片刻的凝視。

他轉頭,一臉輕鬆的表情看向身後目瞪口呆的主持人:「你說錯了,我雖然把一生都奉獻給了電影沒錯。可結婚的對象,我早就找到了。」


「……那真是」主持人盯著他,思考了片刻,也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應該說些什麼,只能艱難地憋出兩個字,「……很棒。」

消息傳回國內,如同二氧化碳丟入熱水。

十多年的官配CP居然出櫃了,這一事件讓眾人瞠目結舌之餘,居然隱約的……有種預料之中的感覺。

cp粉們原本以為自己會特別特別的激動。

然而在真正得知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卻好似又看了一場有預謀的秀恩愛。

飯圈大大們沉默許久,官方的大手阻斷了她們腦補的路。

好高興好悲傷好激動好high好受不了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以前的她們腦補過假如出現這種情形她們究竟會是個什麼心態。

然而此時此刻,讓人意外的是。

絕大多數的人腦袋裡出現的第一念頭……

居然是……

呵呵,習慣了。

作者有話要說:完結了,撒花。蘇生白他們的結局我另外開一本,不放在這了。免得很多大大看到最後又心塞。

後天或者大後天寫吧。


這篇文寫到現在,哎呀……不得不說真的是我從開始寫東西以來最熱鬧的一出。經歷了*的跌宕波折,感受了人性的婉轉善惡,大大們一路支持我走下來,圓子打從心裡想說一聲謝謝。

謝謝你們的包容和讚許,支撐我有力量將這樣長的一篇文寫到最後一個句號。

鞠個躬先(一百度)

羅小定和段大貓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童話到這裡結局了。

大大們也會有自己的童話的,生活的辛苦和美好相比起來不值一提。圓子大人祝你們也能找到像羅小定和段大貓這樣可愛【蠢萌?】另一半,不用多麼五光十色, 多情總裁

最後來一個么么噠!

不良王妃:讓爺賤笑了 ,目前因為有關部門的關係,暫時不能開了。要開至少也要過幾個月了,到時候會有站短提醒大家的。

羅小定和段大貓的照片下午我會放在微博上,大大們可以去圍觀。名字是123言情緣何故【或者123言情圓圓圓】

一篇獻給所有人的烏托邦。

再一次,感謝大家。

貓小殿扔了一個火箭炮

海苔扔了一個火箭炮

妃紙扔了一個火箭炮

ElysaSXY扔了一個火箭炮

朝華離顏扔了一個火箭炮

efanana扔了一個地雷

八尕尾巴扔了一個手榴彈

小茜扔了一個地雷

梨渦酒窩配扔了一個地雷

一步扔了一個地雷

三億扔了一個地雷

慢慢佻扔了一個地雷

慢慢佻扔了一個地雷

慢慢佻扔了一個地雷

yjlsj007扔了一個地雷

煙影紅顏扔了一個地雷

煙影紅顏扔了一個手榴彈

寒衣扔了一個地雷

幽藍扔了一個地雷

larcisis扔了一個地雷

炎焱焱扔了一個地雷

晚風涼夜扔了一個地雷

請叫我謝大俠扔了一個手榴彈

破曉扔了一個地雷

demeter扔了一個地雷

料峭扔了一個手榴彈

時扔了一個地雷

在KTV唱歌唱哭的姑娘扔了一個地雷

貝瑟芬妮扔了一個地雷

O記扔了一個地雷

容舟扔了一個地雷

瀧炎扔了一個地雷

endow扔了一個地雷

魚兒扔了一個地雷

果媽扔了一個手榴彈

囧囧的豆子扔了一個地雷

雪蓮花是紅色扔了一個地雷

遠方未遠扔了一個手榴彈

chelsea扔了一個地雷

碎羽扔了一個地雷

貪狼坐命扔了一個地雷

日暮遲歸扔了一個手榴彈

冼冼824扔了一個地雷

nyork扔了一個地雷

15389367扔了一個地雷

小香扔了一個地雷

謝謝大大們的地雷和手榴彈,謝謝貓小殿大人、海苔大人、妃紙大人、ElysaSXY大人和朝華離顏大人丟給圓子的火箭炮!

謝謝所有留言和支持正版訂閱了圓子的大人們!!!

最後偷偷地放上專欄鏈接,大大們可以收藏一下,等到開新文的時候,就能從這裡找到圓子了~ 正午的陽光斜射進屋子裡,驅散了几絲冷意。


雲回坐在鏡子前,愣愣的看著鏡中的自己,青澀的臉龐,瘦弱的身子,唯獨那雙眼睛倒還明亮。

她抬手放在眼前看了看,比她二十二歲那年的手小了一圈。

這是重生了?

她從來不信鬼神之說,可是真真切切的,那日大刀落下,脖頸間一疼,她整個人便沒了意識,再次醒來,就變成了這番模樣。

「姑娘,你起來好歹穿上衣服,這身子才好,要是再受了涼生了病可咋好?」楊嬤嬤一臉心疼,連忙撿了件破舊的披風給她搭上:「這春寒陡峭,你剛剛受了寒,好不容易撿了一條小命,還是回到床上好好休息。」

她將雲回扶起來,粗實的手臂輕輕攬在雲回腰側,臉上帶著濃濃的關心。

一夜豪情:復仇首席的玩偶寶貝 ,感受著她身子的溫熱,有些微微的恍然,心裡生出了慶幸和喜悅,這個真的是楊嬤嬤,她娘親給她留下的奶嬤,上一世,她跟著自己嫁到展家,任勞任怨的陪伴自己,後來因她一次高燒,楊嬤嬤連夜去了城外的凌雲寺為她求神,可是卻遭遇了土匪,生死不明,她央求了外公幫她尋找,可是卻找到了一具身上中了數刀的屍體。

想到往昔的種種,雲回眼眶一熱,身子不由自主的撲向楊嬤嬤,雙手環繞住她粗實的腰身,將頭貼在她的胸口蹭了蹭:「奶嬤,你還在,真好!」

楊嬤嬤身子一怔,看著懷中的小姑娘,她一手帶大的,自從夫人死後,她便失去了活力,對誰都不上心,不在意,很少有這麼情緒外露的時候,聽著她軟蠕軟語的聲音,她心裡一暖,摟住了她,拍了拍她的背:「你也別在意你那沒良心的爹了,他的心是偏的,三姑娘將你推進湖裡,差點讓你沒命了,他就只讓她關禁閉一天。」

她的心裡是複雜的,當年雲崇明還是一個窮秀才,她家小姐不嫌棄他,毅然頂著侯府的反對和他成親,甚至將自己的嫁妝拿出來,支助他考試,待這個男人功成名就之後,小姐卻難產死了,留下唯一一個女兒,卻被他這麼糟蹋。

她伸手摸了摸那泛黃的小臉,眼裡閃過擔憂:「你以後離那幾位庶女遠點,她們都不是好東西!」

楊嬤嬤啐了一口,然後將雲回扶上了床,給她攢了攢被子:「我去看看碧茶這小蹄子怎麼還沒回?讓她拿個炭爐回來,怎麼去了這麼長時間?」

屋子陰冷的,即使捂上了被子,姑娘的手還是冰冷的,她心裡擔心,連忙轉身朝門口走去。

不多時,楊嬤嬤和碧茶一起回來,碧茶手裡端了個托盤,上面有一個瓦罐,她的眼眶微微的有些泛紅,眼裡含著歉意:「小姐……」

雲回怎麼會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她是這個丞相府表面上的嫡小姐,實際上比個下人還不如,府中是二姨娘掌家,她過去不喜這個二姨娘,見面也是冷冷的,秉著少說話少惹事。

可是重生一回,上輩子的教訓讓她知道,不爭不搶,最後也是落不得好的! 「拿過來吧,」雲回輕輕一笑,招了招手。

碧茶『哎』了一聲,連忙將托盤放在桌上,揭開蓋子,給雲回舀了一碗。

雲回接過,看著碗里的紅糖水,還冒著熱氣,已經是不容易了,想必楊嬤嬤和碧茶沒少給人說好話。

她歉意的看了這兩個人,然後舀了一口喂到嘴裡,熱熱的甜水順著喉嚨滑下,一下溫熱了她整個身子,意外的美味。

「很好喝,」雲回朝著兩人一笑,擦了擦嘴角,心裡是感動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