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

趙二寶現在已經打紅了眼,哪管誰是誰,一巴掌就給扇一邊去了。

“打!”

“大河村的人不行了,打死狗日的。”

趙家兄弟一看大河村的人都被打跑了,又大叫着追了上來,大河村的人現在已經被趙二寶打的沒脾氣了,撒腿就跑,就留下十幾個倒黴鬼,跑的慢,被小河村的人按在地上揍了一頓。

就連王九如也被人打了黑拳,一隻眼睛被人打成了熊貓眼。

就在這時,轟隆隆,天空猛地一暗,緊接着電閃雷鳴,傾盆大雨迎頭潑下。

小清河裏,一隻小白蛇上下翻滾,憤怒的發出嘶嘶聲。

它雖然不能開口說話,但已與趙二寶建立了心靈感應,感受到趙二寶的憤怒,它也怒了。

嘴裏不停的噴出嘶嘶白氣,平靜的小清河立即捲起了波浪,天空中的雨越下越大,轉眼間,小清河的水位已經漲了半米多高。

轟隆!

大河村人建立的堤壩瞬間被摧毀了,河水蔓延上了河堤,如同野獸般咆哮着洶涌而來。

“發大水了,快跑,再不跑,沒命了。”

也不知是誰喊了一嗓子,河堤上的人撒腿就跑,轉眼全部消失在了雨幕之中。


趙二寶茫然轉頭,喃喃自語:

“真,真下雨了?”

“別看了,再看沒命了。”


崔福一把拽住趙二寶的胳膊,撒腿就跑。

兩人前腳剛到村委會,後腳,警車就來了。

兩個披着雨衣的警察從車上下來。

“誰叫趙二寶?”

一個警察面無表情的問道。

“我,我是。”

趙二寶站了出來,有點心虛,畢竟今晚的事鬧的不小,也不知道把大河村那幾個打成啥樣了,說不定自己得坐牢。

“跟我們走一趟吧,具體啥事,你自己心裏清楚。”

法不容情,警察立即要帶走趙二寶,崔福急了,連忙跳了出來,道:

“哎,警察同志,爲啥帶我們二寶走啊,他犯啥罪了。”

“你們今晚兩個村子打羣架,趙二寶是主犯,有人舉報他了,我們帶回去調查一下,你讓開。”

“不,不是二寶先動手的,是大河村的人先動手的。”

崔福結結巴巴的說道。

“大河村那邊已經有人去抓人了,王九如那幾個也跑不掉。”

警察面無表情道。

一聽這話,崔福也沒音了,眼看趙二寶被帶上了警車,又冒雨跑了出來,大叫:

“要不,我跟你們一起去鎮上走一趟?”

“不用了,村長,你回去吧,我不會有事的。”

趙二寶趴在玻璃上,揮了揮手,很快被帶走了。

所有人都以爲打架的事,就這樣了結了,卻沒發現小清河的水已經越長越高,把原本的河堤衝開了七八道口子,決堤已在轉眼之中。 警局。

趙二寶和王九如幾個前後腳被帶了進來。

剛一見面,大河村的幾個人,就衝趙二寶叫罵:

“狗東西,這次打傷那麼多人,不把你槍斃了,也判個十幾年,等着牢裏抓蝨子去吧。”

“你們不一樣,誰笑話誰呢。”

趙二寶一臉不屑。

“切,知道派出所長跟我們村長啥關係不,那是他女婿,你個傻貨,敢打他老丈人,等着捱打吧你。”

一個村民說道。

“呵。”

王九如冷笑了一聲,也沒說話,不過,目光甚是得意。

沒錯,他敢打架就不怕人抓,趙二寶打贏了又能咋,最後不是坐牢,就是賠錢,還當自己好有能耐呢。

沒社會關係,屁都不是。

“吵什麼吵!”

“你們幾個,跟我過來。”

“你,跟我去那邊。”

過來兩個警察,分開了兩夥人,分別帶到一邊,做調查去了。

“老實點,叫啥名字,今晚爲啥打架的?都給我交代清楚了。”

審問趙二寶的是一個年輕警察,大半夜的還要審案,脾氣特別暴躁。

“我叫趙二寶,今天打架是因爲……”

趙二寶是個老實人,不敢在警察面前耍滑頭,正在老老實實交代自己的罪行,審訊室的門被人推開了,王瑤急急忙忙的奔了進來,身後還跟着一個面色嚴肅的中年人。


“出去,這裏是什麼地方 ,是你們能夠隨便進來的嗎?”

年輕警察正要呵斥,轉頭一看那中年人的臉,臉色大變,站起身結結巴巴道:

“趙,趙局長,下這麼大的雨,您怎麼來了。”

來的是縣局的趙局長,是王瑤專門找來給趙二寶幫忙的。

麗水縣本來就不大,發生點啥事,不到一個小時,就能傳遍全城。

一聽到趙二寶出事了,王瑤就趕緊過來了。

“哦,沒事,過來看看。”

王局淡淡說道,往趙二寶臉上看了一眼。

“王叔,要沒啥事情的話,我先帶趙二寶走了,後邊的手續您幫忙給處理一下。”

王瑤也沒理那警察,直接對王局道。

王局點點頭:


“嗯,你們先去吧,剩下的事情,我來解決。”

王瑤二話不說,一把抓住趙二寶就往外走。

“走,趙二寶,別在這呆着了,你們村上的事我都聽說了,你放心,這口氣我鐵定要給你出了。”

趙二寶卻有點不好意思了,小聲說道:

“不用,不用,其實,我沒吃啥虧。”

兩個人跑到外邊,看到王九如幾個聚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商量着啥。

王瑤直接走了過去,問道:

“今晚誰跟趙二寶打架了?”

“你誰啊?牛逼轟轟的,跟誰說話呢,你跟趙二寶啥關係?看着穿的挺洋氣的,咋會認識趙二寶這個傻子呢?”

大河村一個小痞子斜着眼說道。

啪!

王瑤毫不猶豫就是一耳光。

“哎,你咋打人啊。”

“警察,警察,這有人打人。”

大河村的幾個人立即站了起來。

不過,晚上值班的警察本來就不多,僅有的幾個好像有啥事都出去了,他們喊破喉嚨都沒人管。

“陳三平,你進來,你跟這幾個人說說。”

王瑤衝門口喊道。

趙二寶擡頭一看,頓時樂了,陳三平不知啥時候也來了,穿個雨衣,站在暗處,像個慫貨,趙二寶都沒發現。

陳三平苦笑一聲,脫掉雨衣走了進來。

其實派出所這種地方,他很不願意來,覺得晦氣。

但是王小姐叫他來,他也不得不來。

“你們幾個膽子挺大啊,趙二寶是我哥們,你們不知道嗎?”

“你們是不是很喜歡打架,要不約個時間,我跟你們打。”

陳三平陰惻惻的說道。

一聽這話,大河村的幾個都不吱聲了,包括王九如都低下了頭。

他們是農民,平時撒潑耍橫還行,碰到陳三平大混子,心裏還是很打怵。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背後響起:

“啥人啊,這麼牛,在派出所都這麼囂張,知道這啥地方不?”

“劉所長,您來了。”

“小帆來了啊。”

大河村的幾個連忙站了起來,滿臉堆笑的說道。

來的是這邊的副所長劉帆,也是王九如的女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