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晟霆淡漠的看着她,“美華說,你是溫家的一名女傭。”

“什麼?我……”

“徐錦姒!”杜美華站在她的身後,暗中抓緊她的手,壓低聲音在她耳邊道:“徐錦姒,難道你希望晟霆爲了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傷麼?你不覺得,他忘記你是一件好事?徐錦姒,放手吧,他真的已經完完全全的忘記你了。”

是啊,杜美華說的沒錯,他已經完全忘記她了,不然,他怎麼會相信杜美華的話。

可是,她怎麼甘心!

溫晟霆是她的丈夫,她肚子裏有他跟她的孩子,爲什麼要放手的必須是她,爲什麼!

“不過,從今天起,你不需要再來溫家做女傭。”溫晟霆突然開口。

“……”徐錦姒抑制不住內心的顫抖,“爲……爲什麼?”

“你太平凡了,我不喜歡。”他冷冷的說出每一個字,臉上更是有厭惡的神情。

“徐錦姒,聽到了嗎?晟霆把你辭退了,你最好快點去溫家收拾收拾,趕緊離開。”杜美華聽了溫晟霆的話,簡直心花怒放,這纔是她一直喜歡的溫晟霆。溫晟霆啊,一個多麼高高在上的人,怎麼可能會喜歡像徐錦姒這種一點味道都沒有的女人。

徐錦姒突然感覺心口插了無數把的利劍,這些利劍一根根的往她的心窩裏插,血從傷口裏溢出來……

“溫晟霆。”淚水無聲無聲息的落着,她看着他,看着眼前這個她深愛的男人,“你……真的……要我離開……溫家麼?”說完這句話,她已泣不成聲。

“嗯。”他別開目光,“我最討厭哭哭啼啼的女人,美華,把她帶走。”

杜美華立刻照做,把徐錦姒帶到門外,無情的將房門關上。

“砰!”


重重地關門聲隔絕了她和溫晟霆之間的一切。

她已經沒勇氣再衝進去,質問溫晟霆爲什麼要這麼做了,也沒有勇氣,賴着不走,留在他身邊了。

她…… “砰!”

“錦姒!”

“錦姒!”

苗瑩瑩和祁郢皓立刻衝過來,祁郢皓快一步將暈倒的她抱在懷裏,朝着她的病房跑去,苗瑩瑩見此,立刻去叫醫生來。

傍晚,醫院偏僻的一角。

“現在晟霆已經完全忘記徐錦姒了,這對於我來說是一個最好的機會,表哥,你要幫我。”杜美華面色凝重,看着眼前的祁郢皓,一字一句道。

“你要我怎麼幫你?”

“看好徐錦姒,不要讓她再靠近晟霆。”

祁郢皓嘆了一口氣,“這一點,就算你不說,我也會這麼做的。我也不想讓錦姒再次受到傷害了。溫晟霆失憶,對於我來說,並不是一件壞事,相反,他幫了我。”

“呵!”杜美華勾脣一笑,“表哥,我就知道,我們倆纔是一條船上的人,我得利益就是你得利益,你得利益,我的好處自然也不少。”

祁郢皓淡淡一笑,轉身離開。

一葉知秋,何況現在滿樹的樹葉紛紛落地。

“錦姒,把窗戶關上吧,今天外面有點冷,你別再着涼了。”苗瑩瑩出去給徐錦姒買了寫好吃的,一進門就看見她站在窗邊發呆,心疼她的同時開口說道。

她那天暈倒,醫生說了,是因爲傷心過度,不過幸好肚子裏的孩子沒事。只是,從那天之後,她就再也沒說過一句話了。

而在她住院期間,溫晟霆已經出院回溫家去了,陪同他一起回去的,有杜美華。這些消息她都沒敢告訴她,害怕她再傷心。

說也奇怪,溫晟霆失憶之後,沒有忘記其他人,唯獨忘記了跟徐錦姒有關的事。

“吱呀。”

房門被打開,苗瑩瑩看了一眼,見來人是祁郢皓,立刻放下手中的東西走到他面前,“今天,錦姒還是沒說一句話。”

祁郢皓看了站在窗邊的徐錦姒一眼,同苗瑩瑩點了點頭,“我來勸勸她。”

“嗯。”

祁郢皓來到徐錦姒的身邊站穩,順着她的目光看向外面,而後收回目光,看着她的側臉,“已經五天了,自從你醒來以後,一句話都沒有說過,你覺得你這麼做,有什麼意義?”

徐錦姒的睫毛輕輕顫抖。

“你就算不爲自己想,也該爲肚子裏的孩子想一想。”

徐錦姒看了他一眼。

“有什麼想說的,說吧。”


她眸底噙着淚,看着他搖了搖頭。

“你一直讓自己沉浸在悲傷裏,會直接影響到孩子,錦姒,我知道,現在,對於你來說,最重要的是孩子,對麼?”

她無聲的哭着,手輕輕地放在隆起的肚子上。

難過了這麼久,她甚至有想過打掉孩子,可是,她捨不得。孩子是無辜的啊,她也是生命,她沒有扼殺這個小生命的權利。

“錦姒,與其每天獨自傷心難過,何不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你知道麼?溫晟霆和杜美華馬上要訂婚了。”

“什麼?”這麼久了,她一個字都沒說過,此時因爲情緒激動圖吐露出口的話,帶着重重地沙啞聲。

“你看,溫晟霆早就已經把你放下了,你呢?要一直這樣折磨自己麼?”

原來,他跟杜美華訂婚了。呵,他放下的還真是徹底啊。

“所有人都說溫晟霆和杜美華纔是最般配的一對,一個是商業奇才,一個是富家公主,錦姒,你還認識到現實是什麼麼?”

“我認識到了!”她怒吼,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要這麼激動,心像撕,裂一般的疼,口中的話混合着哽咽聲,也不那麼清楚了,“我認識到了……我,徐錦姒,放手,徹底放手。”

心感受到了她口中每一個字的重量,痛苦到麻木之後,她暗暗發誓:我徐錦姒此生再也不會愛上任何一個男人,從此以後,我要爲了自己,爲了寶寶而活。

她很快出院,不顧苗瑩瑩和祁郢皓的阻攔,去了濱州。

在濱州,她一邊在花姐的花店工作,一邊報考了沈清所在的大學,學的是花藝設計。五年後,她以頂級花藝設計師的身份,帶着五歲的女兒回到陽城。

機場人潮涌動,人羣之中,有一處靚麗的風景。一名身材高挑,穿着白色長裙的女人腳踩着香奈爾新一季米白色仙女系高跟鞋,一頭波浪似的捲髮披在肩上,戴着墨鏡的她讓人看不到眼睛,但是她的櫻,桃脣上塗着女王色,使她整個人看起來特別有氣場。

她的出現,立刻抓住所有人的眼球,甚至有人拿出手機拍照,興許是把她認成了哪個當紅的女明星吧。

如果她身邊只有她自己一個人,那麼那些蠢蠢欲動,想要上前搭訕的男人會變得更加勇敢,只是,讓這些男人望而卻步的是,她的手上,牽着一名小女孩兒,大約五歲。

“媽咪,沈清叔叔今天會來接我們麼?”小女孩兒仰着臉,一雙大眼睛清澈見底。

“當然,我們馬上就能看到他。”

“錦姒姐!小仙女,這兒!我在這兒!”徐錦姒話音剛落,就聽到不遠處有人在喊她和女兒的名字,循聲望去,果然是沈清。

“沈清叔叔!”小仙女立刻撒開徐錦姒的手,蝴蝶兒似的跑到沈清的面前,鑽進他的懷裏,“沈清叔叔,你說過要帶我去遊樂場玩的,還算數麼?”

“小仙女,我怎麼跟你說的,嗯?見了我要叫哥哥,不能叫叔叔,叫叔叔會把我給叫老的!”沈清看着眼前的小可愛,心花怒放的,可是仍然不忘記糾正她的錯誤。

“唔,不對!”小仙女搖搖頭,一本正經道:“你叫媽咪叫姐姐,我叫你當然要叫叔叔了,叫哥哥是錯誤的!”

徐錦姒笑着摸了摸小仙女的頭。

“不行!我不想讓你叫我叔叔,我不想這麼早當叔叔!”沈清抗議道,“小仙女,你要是不肯叫我哥哥的話,我就不帶你去遊樂場玩了!”

“啊?沈清叔叔好壞呀!答應了人家卻做不到,哼,以後我不跟沈清叔叔玩了。”說完,小仙女立刻躲到徐錦姒的身後,一臉氣鼓鼓的樣子。 “呀!這孩子!”沈清沒轍了,無奈只好向徐錦姒求救,“錦姒姐,你快幫幫我!”

徐錦姒無奈的搖了搖頭。

此時,機場的放映幕簾上突然放出一則消息:溫氏集團的總裁溫晟霆在今年會跟杜美華舉行盛大的婚禮,這要讓陽城市多少少女心碎。

“錦姒姐,這……”沈清看完消息之後立刻看向徐錦姒,他是怕她心裏難受,可是,他並未察覺到她臉上有任何的不快。

五年了,她改變了太多,如果說從前的她是一個單純,爲愛能夠付出一切的少女的話,那麼現在,她已經蛻變,並且足夠成熟和自信。

“怎麼?”徐錦姒摘下墨鏡,眸光中閃耀着不在乎,“你覺得我還會在意?”

“錦姒姐,我……”沈清內心掙扎了一會兒,纔開口道:“我只是有一點擔心。”


“不用擔心,我不會在意的。”說完這句話,她將小仙女抱在懷裏,看着沈清道:“明天不是有一個很重要的會議需要我參加麼?走吧,我們要提前做準備。”

“好。”沈清立刻道。

徐錦姒抱着小仙女走出機場很遠,可是小仙女的目光還放在那一則廣告上,她看着廣告上那個英俊的男人,總覺得自己長得有點像他。

雖然媽咪從來沒有跟她說過她的爸爸是誰,可是她一直都有一種感覺,她的爸爸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

車上,沈清道,“錦姒姐,其實我挺抱歉的,你一回來,就讓你投身於工作中,是應該讓你好好地休息一下再去沈氏集團報道。”

正在看文件的徐錦姒擡頭看了沈清一眼,笑了笑,“你能在我還沒回來就給我安排好工作崗位,應該感到抱歉的人是我,畢竟,你爸爸還沒有見過我就答應讓我做沈氏集團的首席設計師,真的是高看了。”

“錦姒姐你別這麼謙虛,你在濱城取得的那些成績沒有人比我更清楚,我爸向來是信任我的,我欣賞和看重的人,他自然也不會看輕。”


“嗯。”她由衷道:“謝謝你。”

等紅綠燈,溫晟霆放下手中的筆記本,活動了活動脖子,無意間瞥向窗外,瞳孔微睜,心跳驟然加快。可是,他都來不及把車窗搖下去看的更清楚,對面的車就開走了。


是她麼?

那個女傭……

那個這五年前時常出現在他夢裏的女人。

“特助。”

“總裁,您說。”

“立刻查一查剛纔那輛車的主人。”

特助微微頷首,“是。”他確實看到了那輛車的後座坐着的那個女人,跟徐錦姒有幾分像,可是氣質完全不一樣。特助倒是希望總裁跟他一樣,看錯了,畢竟,總裁跟美華姐馬上要大婚了。

沈清帶着徐錦姒和小仙女來到給她們準備的住處——陽城市高檔小區。在她回來之前,他就已經把房子裏該有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只等着徐錦姒帶着小仙女入住。

一進門,看到隨處可見的娃娃和玩偶,小仙女已經飛奔過去一一跟它們打招呼去了。

徐錦姒環顧四周,最後看向沈清,“買房子的錢數告訴我,我打你卡上。”

“我纔不要呢!”沈清像在自己家似的走到冰箱前拿了兩瓶飲料,一瓶自己打開喝,一瓶遞給徐錦姒。

她接過來,語氣堅定,“必須要,你不要,這房子我就不住了。”

“錦姒姐,一套房子而已,又要不了多少錢,你幹嘛跟我計較呢?”他走到沙發上坐下,盤着腿,逍遙自在得很。

“我把你當弟弟,又怎麼能欠着你,況且,你已經幫了我很多了。”徐錦姒在他面前的一張獨立沙發上落座,“沈清,欠着你我會很不高興。”

“好吧好吧,這件事回頭再說。”他混過去之後,立刻道:“平時你工作忙,得給小仙女找個靠譜點的保姆,這件事我已經在幫你留意了,等到有合適的,就跟你說。”

“好。”

沈清見時間不早了,他也該走了,只是,忽然想起來一件事,覺得有必要告訴她,“錦姒姐,明天會議的合作商你還不知道是誰吧?”

“對啊!你沒跟我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