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歸明沉默了一會,把窗戶和門全都關好了之後,先是警告洛歸雲等下不可大聲叫喊,才把邋遢老伯對自己說的話,一字不漏的跟洛歸雲說了一遍。

「操,可惡,可恨,可殺。這群混蛋,竟然拿我地球人當白老鼠,讓我們自相殘殺,以來達到他們的目的,太可惡了」,洛歸雲臉色變得猙獰的抓狂罵道。

「哼可笑,竟然會是這樣,我竟然還一直對異放沒有惡感,可笑,真是可笑至極,我他大爺的就是傻逼。」

「歸明,你說我們現在怎麼辦?我們不能坐以待斃,不能讓我們地球徹底的變成奴役之地。別人的死活我不管,但我們親人朋友,我們卻必須要管,絕不能讓異族殘害他們」,洛歸雲認真的看著洛歸明說道。

洛歸明搖了搖頭道:「暫時我也沒有好的辦法,只有先走一步算一步吧,到了要突破通天境再看吧。我們的實力這麼弱,逃又逃不掉,我們能有什麼辦法。這就是實力,實力才是一切,沒有實力,一切都是無用的。沒有足夠強大的實力,連我們的親人朋友都保護不了。」

「實力」,洛歸雲緊拽著拳頭,咬牙切齒。 老伯找到了,鬼手骷髏也終於可以開始著手幹事了。

洛歸明心中諸多的疑問,卻是揮之一去,得不到解答。不過知道老伯的實力,洛歸明到也不用再擔心他了。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裡,洛歸明一直都呆在房間內,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惹的洛進軍和張蘭心以為是出什麼事了,洛歸雲依然是和往常一樣大大咧咧的陪著兩老。

眼看就到了春節了,整個華龍府都的氣氛都變得濃郁了起來,濃濃的節日喜慶,充斥著大街小巷。鬼手骷髏把一些鎖碎的雜事都包攬了下來,到也讓洛進軍和張蘭心什麼都不用操心了。洛歸雲則是陪著他們,天天上街上逛逛,置辦點年貨。

近臨春節,整個軍武處家園也異常的熱鬧的起來,每天都有大量的車進出。

過年,正是走親訪友的最好時機。

洛家也一樣,每天都有大量的人來拜訪。只要是扯的上一點關係的,一個個都帶著禮物上門。只不過兩三天的時間,家裡的一間諸物房就堆滿了五花八門的禮物。還好有個八面玲瓏的鬼手骷髏,接待客人方面,有條有序,到也處理的妥妥噹噹。

抽了個時間,洛歸明也去拜望了下老校長張宏輝。

今年的春節,洛家過的特別的熱鬧和溫馨,多了一個會調節氣氛的鬼手骷髏,自然時刻都有著歡聲笑語,兩老對鬼手骷髏也是喜愛有加,知道鬼手骷髏是個孤兒,還想認他做乾兒子。鬼手骷髏是誠惶誠恐,喜極涕零,不過還是沒敢真的就做兩老的乾兒子。

過完年後,就是走親拜友的傳統了。

洛家雖然親戚不多,但也還有些。

一過完年,洛歸明和洛歸雲就動身前往了1號惡魔基地。壓在洛歸明肩上的擔子,比泰山還重,讓洛歸明一刻也不敢放鬆下來。他不要看到自己的命運,被他人左右,更不希望自己家人朋友的生命,落於他人手中。所以,他必須要快速的變強,只有有了足夠的實力,才能扭轉這一切。

大年初一,當整個洪都城還沉浸在過年的喜慶之中,洛歸明和洛歸雲兩人毅然的告別的父母,動身前往1號惡魔基地。

1號惡魔基地,號稱人類的絕境之地,通靈境以下進去,必死無疑。這裡,是真正強者的修練之地。達到通靈境,在洪閣的訓練營,已經完全失去了作用了。想求進的話,就只能去1號惡魔基地了。當然,1號惡魔基地很兇險,就算是通靈境,也有著很大的死亡概率。

每年死在1號惡魔基的,也不是沒有。

所以如果沒有什麼大的志氣的話,達到通靈境就在天洪閣任個職,就像夏秋那般,當個執事,管理訓練營,那樣的生活確實安逸。

當洛歸明兩人出現在武者工會,江城得知兩人要去1號惡魔基地,馬上趕了過來。

「哈哈洛歸明,洛歸雲,真是沒想到啊,這才短短的一年不見,你們都達到了通靈境。洛歸明,我是不是該改口叫你洛執事了」,江城笑容可菊的說道,把兩人引起了一間專屬的候機室,還客氣的親自給兩人倒了杯茶,示意兩人坐下,顯然已經是把洛歸明兩人當成了同級別的存在對待了。

以洛歸明兩人現在的地位,確實不比江城他一洪都城分閣閣主低了。

換句話說,如果洛歸明向總閣主提出請求來接任洪都城分閣閣主,總閣主肯定都會答應的。

花心闊少請自重 江城,做為第一批的強者,說到底,也只是天冥宗選出來管理地球的。如今地球誕生出了自己的強者,自然這些管理,就是地球誕生的強生優先。因為他們有修練的經驗,能夠更好的去管理。

「呵呵江閣主,你太客氣了」,洛歸明淡淡笑道。

江城一笑道:「咳,不要再叫江閣主了,老頭子可承受不起啊。」

「好吧江叔,我們準備去1號惡魔基地,能給我們安排下飛機嗎?」洛歸明說道。

江城說道:「我已經安排好了,飛機馬上就過來。別急,先喝點茶吧,也陪我這個老頭子多嘮叨兩句。」

洛歸明喝了口茶,心中忽然一動,淡淡一笑,看似隨意的說道:「江叔,我心中一直有一個疑惑,百思不得其解,能不能向你討教一下。」

「哦」,江城挑了下眼睛,說道:「說來聽聽聽。」

洛歸明輕抿了下嘴說道:「就是關於九年前地球最巔峰的一批強者一夜消失的事情。」

江城眼中閃過了幾抹異色,看了看洛歸明,洛歸明則是帶著幾分好奇的等著他的回答,沉默了一會,江城才搖了搖頭道:「這個我也不知道,關於這方面的事情,你以後不要多問了。」

「哼哼」,洛歸明淡淡一笑,說道:「我也只是隨便問問。」

江城到不像是說謊,那隻可能是他對這件事情也真的不了解實情。也或是可能知道一點點,但不清楚。想想也就釋然,這是天冥宗設下的一個大陰謀,而且可是要籌劃很長的時間,暫時肯定還看不出來。地球的這些管理者,不知道其中的實情,那也是正常之事。

正在這時,一架小型的飛機降在了候機室外。

「來了」,江城起身說道:「祝你們好運了,下次回來,可別忘了看看我這個老頭子。」

「一定」,洛歸明說道,在江城的親自目送下,上了飛機。

一號惡魔基地具體位於哪裡,洛歸明不知道,也查不到關於一號惡魔基的信息。足足經過了八個小時的機程,飛機才降落了下來,一號惡魔基地到了。

「到了走」,洛歸明說道,臉色微微動容,眼裡也閃過了幾分炙熱。

洛歸雲興奮的砸了砸嘴,彷彿全身的細胞都活躍了起來一般,揮了揮拳頭,活動了下全身的骨頭,骨頭抗奮的噼里啪啦陣陣作響。

「呼,在家裡呆了大半個月,人都快呆傻掉了。吸,我已經聞到了讓我血夜沸騰的氣息了」,洛歸雲撇嘴說道,從小洛歸雲骨子裡就有著熱血的衝勁,上學的那會就喜歡打架,成為武者后,更是從骨子裡喜歡武者的熱血生活。洛歸雲,就是典型的欠一天不動手,手都癢的人。

踏出機艙門,頓時一股徹骨的寒氣席捲了過來,彷彿萬千道冰針扎到了身上一般。這驟然的寒氣,也是讓洛歸明微的打了一個激靈。達到通靈境,身體可以說是刀槍不入,水火不侵了。一般的冰火,根一就對洛歸明造成不了一絲的困繞。不過這裡的溫度確實很低,怕最少有零下五十度。

眼前是一片蒼白的世界,一片冰雪天地,腳下的地,是不知道冰凍了多少年的寒冰。遠處,有冰山有雪山。就連天空,都是白的。眼前這片空曠的冰川之上,突起了一個個小的冰山,猶如一座座小城堡一般,零星的灑落在其上。又如草原上的蒙古包一般,到是成為了眼前唯一的風景。

「這是到了北極還是南極」,洛歸明打量了下四周,又看了看天空。

這時,一道披著裘皮大衣的中年男子向這邊大步走了過來。看起來四十左右,身材高大,身上又穿著厚厚的衣服,就更顯得體型有些龐大。黃色皮膚,不過鼻子卻有點高,眼睛也是綠的。一看,就知道是個混血,不過混哪裡,現在怕就難說的清楚了。

「你們好,自我介紹一下,我是1號惡魔基地的接待者卡特斯.唐,你們可以叫我唐」,中年男子微一笑伸手對洛歸明兩人說道。

「你好唐生先」,洛歸明淡一笑。

中年男子對洛歸明兩人點了點頭說道:「首先我僅代表一號惡魔基地的工作者誠摯的歡迎兩位的到來,祝兩位在一號惡魔基地能生活的愉快。兩位這邊請,我為兩位安排下住處,兩位如果有什麼需要了解的,我一定祥盡為兩人解答。」

洛歸明再次打量了眼眼前這些小冰山,看來這些小冰山,就是唐口中的住處了。把小冰山鏤空,住人,這到是有點特色。

住的地方,洛歸明到是沒有什麼要求。

對於通靈境的存在來說,有沒有住的地方,到是顯得不重要了。什麼樣的環境對於通靈境來說,也沒有什麼區別。當然,除非那些非要享受之人。

「這裡應該是北極吧」,洛歸明說道。

唐點了點頭道:「沒錯,這裡正是北極。整個一號惡魔基地的範圍很廣,覆蓋了整個北極冰川。總面積,差不多相當於你們華龍府的十分之一吧。總的來說,整個一號惡魔基地分為八個區。我們現在的地方,就是最中央的一個小生活區,往外面走個一百里,就可以進到八個區了。」

不多會,唐帶著洛歸明兩人進到了一座冰山之中,裡面卻是另有天地,鏤空出了一個很大的空間。門口的冰上,雕刻了『一號惡魔基地辦事處』的字樣。進到裡面,卻是一下子曖和了許多。裡面的溫度,比外面高很多。只見裡面擺了一些簡單的辦公桌之類的。裡面只有唐一個人,沒有其他人。

「這裡只有你一個人嗎?」洛歸明問道。

唐嘿嘿一笑道:「這裡也難得有事要處理,平常可閑的很,就我一個人。呵呵,除了你們通靈境的存在,誰會願意在這個地方呆。」 「來這裡有兩張表格,兩位填一下」,唐在辦公桌里找出了兩張表交到了兩人的手上說道:「呵呵,只是做個簡單的登記。」

洛歸明兩人很快將表填完交給了唐。

唐看了下兩份表,驚咦了一聲,不由的打量了下洛旭明兩人道:「兩位還是兩兄弟啊,呵呵,難得,真是難得。一家出兩名通天境,放眼整個地球,也是少見啊。」

洛歸雲砸了下嘴道:「我說能不能整快點。」

「呵呵」,唐訕訕一笑,看了眼洛歸雲,很多性格古怪的通靈境他也接觸過,自然沒有放在心上,點了點頭道:「好了可以了。」說著從抽屜里找出了兩張磁卡遞到了洛歸明兩人的手上道:「這兩張是房卡,房間隨你們選擇,外面的這些小冰山就是你們的住處,房門如果是關上的就說明有人住了。房門是開的,就表示無人居住。選中的住處,就用這磁卡在房門上刷一下,你們就成為了那間房的主人了。祝大家在一號區的生活愉快,前程似錦,如果有什麼問題的,歡迎隨時過來,我很樂意為二位解答。還有1號惡魔基地屬於四府聯盟管理,這裡有聯盟委員會的投訴電話,如果對我的接待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可以打這個電話投訴。還有一點我想提醒下二位,這生活區方圓十里範圍內,不允許任何的打鬥,違反者,不管什麼身份,都會受到聯盟的嚴厲懲罰。當然,出了這範圍,就沒有任何的限制了。」

「嗯,好,謝謝!」,洛歸明接過了磁卡說道。

唐咧嘴一笑道:「不用謝,這是我的責任,也很樂意為二位服務。」

「哦對了,兩位洛子公子,你們是第一次來到一號惡魔基地,有一句話,不知當說不當說」,唐又說道。

洛歸明點了點頭道:「唐先生但說無妨。」

洛歸雲有點不奈煩的砸了砸嘴:「怎麼這麼啰嗦。」

唐對洛歸明說道:「這一號惡魔基地的情況很是複雜,基地本身的危險到是其次,最主要是人心的危險。有兩個可怕的人,二位千萬不要去招惹。一位名叫蘭菲,性格冷辟,來自耶旦府天尊閣,實力超強,一言不和,就會下殺手。到目前為止,已有三名通靈境死在他的手上。另一位叫維塔斯,嗜血成性,殺氣很足。來自歐盟府的天玄閣,實力超強,到目前為止,也有三名通靈境死在他手上。」

洛歸雲砸了砸嘴。

洛歸明記下了這兩個名字,對唐一笑道:「多謝了!」

生活區的小冰山很有次序的分佈在冰川之上,每個小冰山,就像是一個小城堡一般,都隔出了足夠的空間。一眼看去,就像夜空中的一顆顆閃著光的星星,細數了一下,小冰山的數量有一百多。洛歸明兩人穿梭在小冰山之中,很多小冰山的房門都是敞開著的,不過一些靠到邊緣安靜點的小冰山卻很多都是房門緊半,顯然是有了主人了。

一路看來,到也看到不少冰山有人住了,看來這一號惡魔基地里,到是有不少通靈境在。

轉了一圈,洛歸明最後在一座小冰山停了下來,打量了下裡面,裡面的空間到是十足。布置極其的簡單,只有一張冰床,其他什麼東西都沒有,連個桌子衣櫃都沒有。簡陋的,根本就不像是居住的,就差不多是個冰洞。

其實這裡的冰山都差不多,也沒有什麼可挑的了,洛歸明也不想多選,就認了這間。

「這裡也太荒涼了吧,連個像樣的房間都沒有,浴室也沒有,最重要的是,竟然連個酒店都沒有。這以後想吃點東西,還怎麼搞啊。早知道這樣,我就帶個幾十瓶酒來了,沒酒,這日子可是不爽啊」,洛歸雲砸嘴不滿道。

洛歸明淡淡一笑道:「還不錯了,這裡環境很清靜,風景也不錯了。我們來又不是來享福的,有個落腳的地方就夠了。」

正在這時,一道身影出現了門口。

洛歸明兩人馬上有所警覺,齊向門口看去,只見一名看起來三十來歲的男子站在門口,是華龍人。此人身穿戰甲,留著長發頭,臉上的鬍鬚也有些凌亂,一看就知道很久沒有打理過了。臉上露出了幾分笑意看向了洛歸明兩人,說道:「呵呵,新來的吧,我可以進來嗎?」

出門遇同鄉,那可是人生的喜事。

出了華龍府,同為華龍府之人,自然都會有親切感,很自然的就會抱成一團。出門在外,多一個朋友總只有好處的。

洛歸明淡然一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道:「請進,不知閣下怎麼稱呼。我們兄弟初來一號惡魔基地,多多關照。」

「哈哈,都是華龍府人,出門在外,就是朋友,有事都有個照應。叫我石終慶,天洪閣的執事。你也是天洪閣的執事吧,你應該是叫洛歸明是吧。不過這位,我就不認識了」,男子說道。

洛歸明挑了下眼睛看了眼石終慶,沒想到對方竟然認識自己。

「對我就是洛歸明,這是我兄弟洛歸雲,軍武處的。石執事也是天洪閣的,算是我的前輩了」,洛歸明說道。

石終慶朗聲一笑道:「洛歸明不用這麼客氣,叫我石終慶就行了,出門在外,就不要顯得那麼拘泥了。咳前不前輩的,我也只不過是比你年長几年罷了。要比起來,我到是慚愧了。真是英雄出少年啊,長少後浪推前浪,我這個前浪,都快死在沙灘上了。洛歸明,你的事迹我可是早有耳聞,如雷貫耳啊。哈哈,能結識你這般的少年才俊,也是我的榮幸啊。」

這個石終慶給洛歸明的感覺到還算是不錯。

「過獎了,今天還要靠你多多關照,我們初來乍到,可算是個十足的菜鳥了」,洛歸明也說著客套的話。

「呵呵關照就不敢當了,你的實力我可是知道,恐怕通天境以下,也難有敵手了,我這點實力在你面前,那就顯得薄弱了。對了夏秋你認識吧,我跟夏秋可是至交好友,以前也是一起闖蕩過惡魔基地的。不過這傢伙,太安逸了,竟然安心在訓練營里當起了執事」,石終慶說道。

「你們對一號惡魔基地的情況肯定也不了解吧,我跟你們細說一下吧」,石終慶又說道。

洛歸明點了點頭道:「那就多謝了!」

「總的來說一號惡魔基地分為八個區域,編號是一到八區。八個區各有特色,對修練非常的幫助,因為八個區分別就對應天地間的八種勢。在每個區中,就能很清晰的感應到相對應的勢的存在。當然,雖然是能感應到勢的存在,可要完全去撐握勢,那卻也是非常的難。具體的,你們去了就會知道了。這裡面,也有奇特的凶獸,這些凶獸的實力強大,都是通靈境,稍有不慎,也是有喪命的可能的。除了凶獸,還有一些險地,都是充滿著危險的。不過總的來說還好,只要小心一點的話,是不會有事的。呵呵,反正我在這裡呆了三年,都是有驚無險的過來了」,石終慶說道。

「對應天地八種勢!」

洛歸明微一驚,同時也是一喜。

怪不得說一號惡魔基地是通靈境武者修行的聖地,原來竟有如此神奇的修練環境。

現在洛歸明知道,天地之間有八種勢,只要通完全撐握一種勢,那便能突破到通天境。至於什麼是勢,恐怕誰也說不清楚,這就完全要靠個人去感悟。如果如石終慶所說,這一號惡魔基地的八個區,就對應著八種勢,那絕對就是通靈境武者修練的聖地了。

在這裡修練的效果,絕對比在外面高太多太多。

「呵呵神奇吧,第一次來,我也很是驚訝。一號惡魔基地,確實可以說是武者的修行聖地,在這裡修練的效果,恐怕是外面的十倍甚至上百倍。不過雖然效果這麼好,但是想完全撐握一種勢,還是太難太難了。通天境,又豈是那麼容易達到的」,說著石終慶輕搖了搖頭,有幾許感嘆。

通天境,整個地球目前靠自身修練達到的,也就五人。

近幾年來,也沒有新增一名通天境。

「這一輩子對通天境,我是不做指望了。我只不過是喜歡這裡的生活,再呆個一兩年,我也該回去享清福了,學學夏秋,任個職乾乾。呵呵,洛歸明兄弟,你可要努力了。天洪閣到目前為止,也才出了兩名通天境。你,龍嘯天還有那個楚天河,是最有希望成為通天境的了。想必,他們也會來這裡的」,石終慶說道。

洛歸明點了點頭。

石終慶忽然起身:「好了嘮叨了這麼久,就不多打擾了,對了我就住在你隔壁,有空多串個門。現在這裡我們華龍人有六人,還有三人他們都出去修練了,有機會都叫到一起聚一下。出門在外,我們華龍人應該團結一志,絕對不能被其他三府的傢伙看扁了。以後如果有什麼事,就喊我一聲。」

「哼,又來了兩個華龍菜鳥」,正在這時,門外傳來了一聲撇腳的華語,聲音里滿是不屑味道。

洛歸明向門外瞥了過去,只見一高大的黑人的身影走了過去,沒太看清臉。

石終慶砸了下嘴,對洛歸明兩人說道:「別理他,那傢伙叫卡梅因,是歐盟府天玄閣的人,實力很強,不好惹。最喜歡就是欺負新人,你們以後要是碰到他,最好跟他拉開點距離。」

洛歸明嘴角露出了幾分淡笑。

洛歸雲砸了砸嘴,一臉的滿不在乎。

石終慶也沒多說,起身告辭了。

「我的血液開始沸騰了,我到是期待戰鬥了」,洛歸雲舔了下嘴唇,眼裡流露出了幾分狂熱說道。

「哼哼」,洛歸明淡然一笑,說道:「走吧,去外面看看。」 果然向一個方向行進了幾十里后,眼前的景色就開始變了,不再是冰天雪地,不再是蒼茫一片。出現在洛歸明兩人眼前的是一片火海,連綿的火山,一眼都望不到盡頭。熱浪滾滾襲來,溫度也漸漸的升高。洛歸明發現,地上也不再是冰川,而是被土地。漸漸的露出了土地,上面甚至還長出了一點草木。

這應該就是石終慶口中的火勢區吧。

能在北極的冰川上弄出一片火海,這還真是一道奇觀。

不多會,洛歸明兩人就來到了火海的邊緣地帶。仔細觀看,這些火都是從里噴冒出來的,彷彿這地上不是土,而是紫木一般。這火到也是奇特,明明看到地上是泥土,但是這火焰卻是不息不滅,而且強烈無比。濃烈的火焰,甚至充斥著整個空間,火海的高度,竟然有十米左右。

真正的火海,望不到盡頭。

讓人驚奇的是,這些火是從哪裡生出來的。明顯不是什麼東西燃燒發出的,更不是地火。這火焰給洛歸明的感覺,就像是空氣一樣,很自然的漂浮在空中。

火勢區,遠遠看去,就像是連綿千里的火焰山。

「走,進去看看」,洛歸明說道。

兩人毅然的邁了進去,很快身影被火海湮滅。

一進到火海之中,全身被浸浴到了濃烈有火中,強烈的火焰頓時像身上燃燒過來,炙熱的浪潮更是將兩人淹沒。溫度極劇升高,超過了千度。這樣高的溫度,就算是金子都可以溶化了。

當是這溫度,就不是通靈境之下能受承受的了的。

洛歸明也不敢大意,天地靈氣噴薄到了皮膚之上,頓時形成了一層薄薄的防護層,把火焰抵擋了開來,不讓火焰觸及到皮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