況且.對於我這個外來者.你們難道就不問問我的身份.就直接這樣子對我又跪又拜.這樣子真的好么.

看懵了的林天龍突然驚醒.對著前方朝自己跪拜的數十人大聲問道:「那個.有誰會說武魂大陸通用語言.煩請給我解釋下.這特么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若是尋常人.有這麼多的人跪拜自己.肯定是不會想到去了解原因.能想到的.便是怎麼利用這一現象去完成一些對自己有利的事情.

而林天龍不是尋常人.對於林天龍來說.自己第一次來到西域.若是說以前自己在西域結下了什麼天大的善緣.才是令得這些人對自己又跪又拜的.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因為.在林天龍的記憶之中.無論是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之前還是之後.都是沒有來到過西域.這個距離南域頗遠的地方.

甚至.在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之前的記憶之中.「林天龍」甚至連天武帝國都沒有出過.離家最遠的那一次.便是與那時的「張欣兒」去到皇城城郊之外而已.

並且.那一次與張欣兒去到城郊.還失去了兩人的生命.而也正是那個時候.林天龍和張欣兒才是從地球穿越而來.才是會有著這麼多的故事發生.

突然.有看似比較精明的黑人站了出來.用大陸通用語言回答著林天龍的問題.道:「回大人.我們大家之所以會對你如此的又跪又拜.並沒有什麼陰謀詭計.」

「而是因為.您便是那個人.是那個在萬年歲月以來.第一個能夠從大荒漠之中走出的黃膚黑瞳之人.」 「黃膚黑瞳.」林天龍聽到那人這麼一說.便是突然想起.貌似自己在穿越到武魂大陸之後.所見的人之中.除了與自己一道穿越而來的張欣兒以外.自己都沒有見到過黑瞳之人.

雖然自己見到的多數人之中.幾乎都是與自己和張欣兒一樣.乃是黃色皮膚.但他們的眼睛.或為金色.或為棕色.但卻是沒有一個人是如自己和張欣兒一樣.乃是黑瞳.

甚至.在林天龍的記憶之中.貌似在自己和張欣兒穿越而來之前.兩人的瞳孔也都是棕色.

而在自己兩人穿越之後.原本棕色的瞳孔.才是變成了黑色.

這麼巨大的一個變化.甚至都可以以這一點判定林天龍和張欣兒不是這個世界的「林天龍」和「張欣兒」.卻是沒有一人發現.

嗯.憑自己的直覺.應該是沒有人發現.

當然.也有可能是別人發現了自己和張欣兒的眼睛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不管出於什麼原因.但卻是沒有提出來.

雖然林天龍心中有著這個猜測.但他還是選擇傾向於前者.因為.棕色跟黑色的眼瞳.若是不仔細的去觀察.幾乎就是看不出來到顏色上的差異的.

況且.誰會那麼無聊.閑的蛋疼來觀察自己和張欣兒的眼瞳顏色呢.

若是真有人那麼做.那麼.他可能真是閑的蛋疼了.

林天龍猜測.在武魂大陸之上.或許就只有自己和張欣兒兩人.才是黑色的眼瞳.

這麼獨特的一件事情.自己竟是到現在才是發現.

幸虧沒有有心人在自己之前發現.若不然.光是基於大家好奇這一點.便是會給自己二人帶來不少的麻煩.

而且.誰知道在這武魂大陸之上.有沒有神馬老怪物之類的.對這類事情有著喜好.將自己二人抓去搞研究之類的.或許.還有可能會被解刨進行研究.

想到這點.林天龍便是在心中暗暗的慶幸.慶幸這些黑人是生活在自己以前從未到過的西域.而不是自己從小到大生活的南域.若不然.在自己最初穿越而來之時.便是被發現黑瞳的秘密.豈不是會在自己毫無抵抗之力的時候被別人抓去研究.

話雖如此.但自己在之前沒有被發現.現在就算是被天下人知道了黑瞳的秘密.也是無懼了.

既然已經成了既定的事實.那麼便沒有再去擔心的必要了.

但眼前這黑人說的那話是什麼意思.從大荒漠之中走出的那個黃膚黑瞳之人.說的不就正是自己么.

難道自己從大荒漠之中走出.並且自己擁有黃膚黑瞳.就能夠有什麼特別突出的地方.

或是.他們乃是與武魂大陸萬年之前傳下的那個預言一樣.也是有著前人留下了預言.說明從大荒漠之中走出的黃膚黑瞳之人便是他們的救星.

林天龍的猜測在下一刻便是被那個會說大陸通用語言的黑人驗證了.

「大人.小人乃是生意之人.與大陸其他地方都是有著來往.所以才是學會了說大陸通用預言.」在解釋了自己為何會說大陸通用預言之後.只見那個黑人說道:「我所說的那個人.便一定是大人您了.」


「在數萬年之前.西域的一位先祖便是預測到了大人您的到來.」那個黑人說道:「只不過沒有提及準確的時間而已.只是說大概幾萬年之後.便是會有著一個黃膚黑瞳之人來到西域.他的到來.將是會徹底的改變西域現狀.」

「我到西域就會改變西域的現狀.」林天龍笑道:「你們那先祖的這一預言.是不是有些太過於兒戲了.」

「大人.我們西域的那位先祖.有著無上的神通.他的預言.也絕不會有著大的偏差的.更不會不靈驗.」那黑人強者維護自己的先祖.說道:「而且.那位先祖一生之中預言了不下數百次大大小小的事件.直至他死去.都是沒有出現過任何的差錯.而這個預言.便是他在臨終前.做出的最後一則預言.」

「你說他從未失敗過.那麼.這次不是還沒有應驗嗎.」林天龍說道.

「雖然這次還沒有完全的應驗.但這之前的發展.與那位先祖所預言的幾乎沒有差池.」那黑人說道:「他在預言中也曾提到過.在您到來之後.會對我們提出疑問.甚至是以不太相信且打趣似的語氣提出問題.」

「到目前為止.大人您說出的話.便是與預言之中說的那般一樣的.」

「呃……」被人點破心思.並且還是被數萬年以前便是已經死去的人給點破自己現在的心思.林天龍一時間既覺得尷尬.又震驚.

被人知道自己根本就沒有對他說的話認真.而且還被對方給這麼直接明了的說了出來.林天龍當然會感到尷尬.

而自己現在的所作所為.竟是被數萬年以前的人物給說中了.這.才是讓林天龍感到震驚的地方.

要知道.自己與那黑人所說的西域先祖.一個是數萬年以前便就逝去的強者.一個.則是生活在當下世界的人.並且.到現在.也不過才是十六七歲的年紀而已.

要說.這二人有所交集.那是絕不可能的.中間相隔了數萬年的歲月.怎麼可能發生交集.

但僅憑這個預言.卻是讓林天龍和那位西域的先祖有了關係.

「好吧…….那預言之中還說了些什麼.」林天龍間接的承認了自己先前話語之中的輕視.同時.也是間接地告訴了眼前的黑人們.自己相信那則預言的真實性與準確性.

「大人能相信這則預言的真實性.真是可喜可賀.」那黑人高興得手舞足蹈.之後便是回答林天龍:「其實那則預言到了這裡便是基本沒什麼了.只有最後一句話.大概意思便是說您來西域.主要的目的便是九天火焰山.讓西域所有人必須遵從您的吩咐.」

「就這麼一句.」林天龍驚訝的問道:「後面就沒有了嗎.」

原本你會說到重點.或是會提及到自己如何才是能夠進入到九天火焰山.並且收服其中的火靈珠.卻是沒有想到最後就這麼一句話.

「對.沒了.」那黑人說道:「那是因為那位先祖一生之中泄露天機太多.並且最後這一則預言又至關的重要.所以.就在他說到這裡的時候.原本還有可能將這一則預言完全的說完的.卻是突然的咽了氣.仙逝了.」

「我猜測.那為老祖想說卻又沒有說完的話之中.可能便是大人您此行的真正目的.並且.在您將此行要做的事情做完之後.西域便是會徹底的改變.但至於是怎樣的改變.小的卻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林天龍點點頭.說道:「既然如此.我現在正好不知道路.不知你可否給我帶一下路.」

「我知道你們做生意的都是利益為重.我也不讓你白白的替我幹活做事情.這樣.我給你報酬.你看如何.」

林天龍原本自己提出讓這黑人帶路.他會毫不猶豫的拒絕.就算聽到自己給他報酬.也是會猶豫上一陣子.

畢竟.人家和你毫無交集.並且又是初次見面.憑什麼要給你帶路.你給報酬.看你這一身的穿著就不像是有錢人家.你能給得起多少.

但讓林天龍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黑人在聽到自己提出要給出報酬.來讓其為自己帶路之後.他竟是直接噗通一聲給自己跪了下來.

之間這黑人面朝林天龍跪下.磕頭道:「大人.這可萬萬使不得啊.」

嗯.這是咋回事兒.自己還沒有說出報酬是什麼.他就直接的拒絕了.還是說.他是嫌我這身穿著.不像是有錢人.而認為我給不起報酬.

一時間.林天龍在心中感慨萬千:這世道.真真是……只看表面.而不看內在啊.

「為何.」林天龍面露不滿之色.聲音稍微有些冷淡的問道:「難道是嫌我這身穿著.看上去不像是能給得起你報酬的人么.」

這黑人對著林天龍又跪又拜.臉上滿是害怕之色.看在其他黑人眼中.則是以為他得罪了眼前這位大人.所以.大家都是一副殺人的眼神看著他.

最最值得一說的是.這些人乃是他的家丁.現在.竟是連家丁都敢對他如此的怒視了.可見林天龍在他們的心目中.有著多麼的重要.

見得自己家丁看著自己那副眼神.彷彿下一刻就會將自己生撕了一樣.這黑人便是更加的害怕了.

冰山王爺︰叔,我吃胖了 .若是不趕快解釋清楚.自己怕是命不久矣.


於是.這黑人連忙解釋道:「大人.不是這樣的.小的可不敢有那樣的想法.」

「哦.那是為何.」林天龍說道:「若是不願意替我帶路.我找別人就是了.你又何必這樣呢.動不動就給人下跪.難道是你們西域的傳統.」

林天龍的眉頭隨即挑了挑.奇怪的看著眼前這黑人:「或者是說.這乃是你個人的愛好.」 「行了.有什麼話.站起來再說.」林天龍說道:「我不太習慣別人跪著和我說話.否者.我可能一個字都是聽不進去的.」

繼而又想到了什麼.林天龍又指著那些一直跪著的黑人.說道:「還有.叫他們也都起來吧.」

「是.小的這就照辦.」那黑人樂呵呵的站起來.心道.這位大人還真是溫和.沒有一點架子.

對著他的僕人用西域話說了幾句之後.才是又轉過頭來.對著林天龍說道:「大人.其實小的不是怕大人您付不起報報酬.而是小的不能收取您的報酬.」


「大人能選擇讓小的帶路.乃是小的幾世修來的福氣.我又怎敢收取大人的報酬呢.」那黑人說道:「而且.無論是從外界因素還是自己的心裡.我都是不會收取大人的報酬的.」

「既然你堅持不要報酬.那我就不給你就是了.」林天龍說道:「聊了這麼久.請問你貴姓.」

「小的名為草尼瑪大人您直接叫我為尼瑪就是了.」草尼瑪說道:「並且.能夠為大人您服務.小的就已經是祖墳冒青煙了.」

林天龍一聽到這個名字.頓時便是在心中大吃一驚.沒想到啊沒想到.

沒有想到在這異世界竟是有著人叫草尼瑪.尼瑪的.還真是碉堡了.

「咳咳.」咳嗽兩聲.強忍著心中的笑意.林天龍說道:「既然你知道我要前往九天火焰山.那麼.你能先給我講一下九天火焰山距離咱們這裡有多遠么.是哪個方向.」

「大人.九天火焰山距離咱們這裡.說遠也不算遠.說進也不算近.」草尼瑪伸手指向最遠處那座高聳入雲的大山.回答道:「大人.您看.那便是九天火焰山了.」

林天龍順著草尼瑪手指著的方向看去.在自己視線的最遠處.的確是有著一座高聳入雲的巍峨大山.這座大山乃是呈三角形坐落在那裡.越是往上則越小.而最頂部的地方.自然便是這座山的最小處.

就在這同時.草尼瑪也是說道:「九天火焰山.顧名思義.它是一座火山.並且還是一座活火山.」

「這九天火焰山.自遠古以來便是一直坐落在那個位置.以前也是偶爾會噴發一下.但卻都不大.」草尼瑪說道:「但就在這近千年以來.它幾乎每年都是會噴發一次至兩次.多的時候.能達到五六次.」

「每一次噴發.九天火焰山都是會奪走許多人的生命.」草尼瑪說道:「但就算如此.也依舊是有著絡繹不絕的人去到九天火焰山.等待它爆發.因為在它爆發的時候.便是會有著不少的寶物被一同噴發出來.」

最後.草尼瑪諷刺的說道:「九天火焰山被我們西域本土人視為禁地.西域之人幾乎都是不會前往那裡去與別人爭奪寶物.而在別人眼裡.九天火焰山則是寶地.」

林天龍收回目光.說道:「有那個能力自然可以去爭奪.但若是沒有那個能力而去逞強.那便是找死了.」

「我看咱們距離九天火焰山還有著數百公里的距離.也不算是太遠.咱們不如這就出發.爭取在天黑之前趕到.」林天龍說道.

「大人.我看有些困難.」草尼瑪說道:「關於您的這個預言在西域幾乎是人盡皆知.也是有著許多的人在期盼著預言里的那個人.也就是大人您的到來.但同時.也是有著小部分的人或勢力.他們是不希望您來到西域的.」

「那些人便是在乎自己的權勢.害怕您來之後.便是會迅速的俘獲西域人的人心.到最後他們的勢力便是可能會被吞併.」

「沒事兒.咱們抓緊時間趕路.不進入城鎮之中.應該不會有人注意到我的.」林天龍笑著說道:「而且.就算他們認出了我.若是非要來找我送死.我便成全他們就是了.」

林天龍雲淡風輕的一句話.停在草尼瑪的耳中.卻是霸氣外漏.彷彿無論前方有著多少的阻礙.都是無法阻擋住大人的腳步似的.

「好了.我趕時間.咱們現在就出發吧.」林天龍說道.

「大人.您請稍等.」草尼瑪抱歉的對著林天龍說了一句之後.便是轉過身看著他的那些僕人.對他們說了些什麼.

然後.林天龍便是見到草尼瑪的僕人們一起離開了此處.


「你對他們說了什麼.怎麼他們都走了.」林天龍疑惑的問道.

「大人.小的叫他們先回家去.若是這麼多人一起上路的話.速度肯定是會慢下來的.」草尼瑪說道:「而只有你我二人.想要在天黑之前趕到九天火焰山那裡.才是有可能.」

「哦.」林天龍說道:「事不宜遲.咱們這就動身.」

隨後.林天龍便是在草尼瑪的帶領下.朝著那九天火焰山直直的飛去.

草尼瑪只有這聖級巔峰的實力.但他的速度.卻是不慢.雖然比起林天龍來說還差了一大截.但在林天龍刻意放慢了一些速度的情況下.他還是能夠跟得上林天龍.

雖然知道了九天火焰山便是自己現在前往的那個方向.或許會有人問.為何知道了地點還要帶上這個黑人草尼瑪呢.

那是因為.林天龍在西域人生地不熟.而且也聽不懂西域人說的話.嘰嘰咋咋的誰能聽得懂.

並且.看草尼瑪那副穿著打扮.生意定然也是規模不小.且在西域也一定有著一定的人脈.這樣.便是能夠省掉許多的麻煩.

二人一路朝著九天火焰山飛去.路上沒有做任何的停留.不過短短半日的時間.便是來到了距離九天火焰山最近的一個城池.


看著下方的城池.草尼瑪對著林天龍請求道:「那個.大人.不如咱們先下去歇歇腳.順便的.我也好去買些食物.」

草尼瑪之所以提出這個請求.首先是因為經過這半日的飛行.他體內的靈氣也是快要消耗殆盡.整個人也都是顯得有些虛脫的樣子.

其次.乃是因為他是真的要去買食物.對於只有聖級巔峰的他來說.十天半月不吃飯是沒有問題的.但若是時間長了.便就不行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