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路天發現四長老衝上血印的那一刻,就知道事情不對頭,二話不說破開了體內的封印沖了上去,連蟻王都嚇了一跳,路天的實力竟然突飛猛進的暴漲,竟然與自己的實力相差不大的實力。

如果不是四長老的慈悲,與二長老爭辯幾句,那麼路天也不會有機會救下孫悟空。

所有的能量散去,路天出現在了孫悟空的面前,四長老也是微微的一驚,不夠心裡多少有點安慰,至少孫悟空沒有死。

但是此刻四長老才想起自己那一股力量,可是自己一般的實力,眼前這個人類竟然接下了自己的攻擊,他不是沒有力量嗎,怎麼會這樣。

不只是四長老,連一直沒有動彈的大長老此時也睜開了眼睛,也是微微的一驚。

「猴子,你怎麼樣了。」路天急忙輸入一道玄力。

「路天,我就知道你小子會按捺不住的,別在我身上浪費力量了,你的力量有限,我沒有多大問題,只是有點發虛而已。」孫悟空接受了路天的些許玄力,也有了一點血色。

路天突然瞥見了孫悟空手中的那根尾巴,頓時傷心之情厭惡表面,「猴子,你~~」

孫悟空虛弱發白的臉上擠出一點笑容說道:「沒事,不久是一根尾巴,不要也罷。」

路天獃獃的看著孫悟空,自己知道孫悟空完全可以不用自斷尾巴,要不是為了自己不輸掉這場賭局,也不會這樣,這都是自己害了孫悟空啊,可是孫悟空非但沒有怪自己,反而安慰自己,這對路天來說,除了感動還是感動。

「蟻王老兄,麻煩你幫我把我兄弟帶下去。」路天對著血印外面的蟻王說道。

蟻王也沒有說什麼,看著孫悟空尾巴處觸目驚心的血洞,也是一陣毛骨悚然,接過孫悟空,化作一道長虹而去。

「路天,小心誅神劍陣。」孫悟空最後說道。

路天沒有說什麼,只是看著四長老,此時四長老也利用能量將二長老運下了血印,剛想說什麼,就被路天打斷了。

「什麼也別說了,先接下我一拳,接下了才有資格跟我說話。」路天整個人氣勢大增,冷冷的看著四長老,完全沒有了那副玩世不恭。

孫悟空的受傷,自斷尾巴,這一切都已經徹底的觸到了路天的逆鱗,在自己心裡,已經把孫悟空當做兄弟,同生共死這麼多年,什麼沒有經歷過,可是也沒有到自殘身體的地步,可是在這裡,孫悟空以自殘身體的代價才保住了自己,路天不容許別人傷害自己親近的人,這是路天唯一的弱點,唯一的逆鱗。

四長老雖然有所慚愧,可是路天這樣是語氣無疑是在侮辱自己的人格,四長老也沒多說什麼,冷哼一聲,自己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領。

但是下一刻四長老就明白了,路天說這話並不是大話,強橫的一拳,路天憤怒的一拳,僅僅一拳,四長老的身體還沒反應過來,就飛了出去,狂噴一口鮮血,倒立在地。

沒有絢麗的攻擊,沒有華麗的招式,普通在也不能普通,可是就是這樣一拳,四長老沒有任何還手的機會,這差距太明顯了。

「我輸了,你贏了。」四長老獃滯的眼光看著路天喃喃說道。 223強大的「勢」

任誰也沒想到,僅僅一眨眼的時間,決鬥還只是剛剛開始,四長老連路天一擊都沒有接下,就敗下陣來。

這不得不說是一個震撼,四長老好歹也是聖獸啊,聖獸在路天面前竟然如此的不堪一擊。

當初孫悟空與五長老方且還要三招,可是路天卻僅僅一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戰鬥就結束了。

這無疑給人一種視覺上的衝擊,路天不出手則已,這一出手著實驚人。

這也要怪四長老命苦,本來路天等孫悟空贏了這場之後自己就會上,可是沒想到出了這種變故,才惹起了路天的怒火。

路天是真怒了,從來沒有這麼一刻感覺到憤怒,看著孫悟空那一截尾巴,路天身體里的血液都在沸騰,恨不得大殺四方。

在這些因素的聚集之下,路天才使用了凌厲的一擊。

四長老雖然認輸了,可是路天並沒想就此放過他,一步一步的靠近著四長老,路天可不知道四長老是個什麼樣的人,不過那一幕想要殺死孫悟空,自己可是看在眼裡。

四長老心底突然被路天這種壓迫恐懼了起來,一絲絲涼氣冒起,路天毫無顧忌的消耗能量形成了禁錮,硬生生讓四長老無法動彈。

「我已經認輸了,你還想怎麼樣。」四長老雖然害怕,但是依舊怒喝,畢竟自己是一方長老,氣勢上得增加點籌碼。

「哼,你以為認輸了,就行了嗎,你不是想殺我兄弟么,那我就讓你嘗嘗死亡的滋味。」路天整個人圍繞著恐怖的氣息,雙眼就像惡魔一樣,用一種近乎吞噬的眼神看著四長老。

四長老感受到了路天身上帶著的殺伐之氣,靈魂都不由自主的顫抖著,並不是路天的實力有多強,而是路天憤怒時,那雙眼完全能讓任何人產生恐懼,一種心靈的恐懼。

路天的腳步很慢,可是就是因為這麼慢,才讓四長老感覺自己的快要崩潰了,四周被禁錮,靈魂在顫抖,自己眼前就彷彿出現了一個惡魔一般,就是這種無力,就是這種讓人模不著的恐懼。

「轟~」

劇烈的一聲聲響衝破了路天製造的氛圍,路天布下的勢被衝散了,大長老陰沉著連來到了路天的面前。

「大,大哥,我輸了。」四長老心中那種恐懼感就在大長老出現的那一瞬間就消失了,不過仍舊心有餘悸。

「下去吧,這裡的事情我來解決。」大長老平淡的話語之中聽不出任何情感。

四長老沒有說什麼話,大長老的出現已經沒有自己說話的餘地了,大長老是什麼樣的人,或許別人不知道,但是幾名長老可是知道的,完全讓人看不出深淺,喜怒哀樂從來不言語表面,或者說跟路天是一樣的,只不過路天是用玩世不恭的表情面對人生,而大長老則是用古井無波的表情面對人生,都是把內心的東西隱藏了起來。

路天看著大長老,大長老也看著路天,兩人的眼神在這一刻發生了碰撞。

兩人就平靜的站在血印擂台之上,相互對視著,或許在別人看來,兩人誰也沒有出手,但是到了聖獸級別的異族人都能看出來,兩個人這是在比鬥氣勢。

對,兩人在眼神相對的那一刻,就開始了比斗,兩人均布開了勢。

勢是一種摸不到卻真實存在的攻擊,就如同能量一樣,能讓人產生許多幻覺,在勢之中,兩個人的靈魂都是脫離的,換句話說是兩個人的靈魂在決鬥。

看上去風輕雲淡,可是隱藏的危機還只是剛剛開始,勢一旦布下就很難收回,只有不斷的壓制著對方的勢,才能立於不敗之地。

豪門獨寵,生擒落跑嬌妻 路天一動不動的站立在那裡,所有人都聚精會神的看著兩人,這已經是最後一戰了,前四場均都是路天勝利了,這是至關重要的一場比斗,路天不能輸,也輸不起,只要自己輸了,那活下的幾率幾乎為零,一旦自己贏了,那等待自己的將是一片光明。

巨大的雕像上,那可散發著光芒的魔鑽彷彿在靜靜的等待著自己的主人的到來,平靜的氣息,柔和的光芒。

路天雖然擁有三顆魔鑽,只不過此時這些魔鑽已經用不了了,雖然都擁有著龐大的力量,可是路天剛開始並不知道魔鑽的屬性,還以為魔鑽能無限度的放出能量。

其實不然,十顆魔鑽只有三次保護主人的機會,就是說無論哪顆魔鑽,只要是使用了三次,那麼其他魔鑽都不能在使用,只有等十顆魔鑽真正聚集在一起,才能解開封印。

路天的魔鑽已經使用了三次,在不知不覺之中就失去了三次報名的機會,只不過每一次都不得不用出來,不然也不可能走到這一步。

沒有了魔鑽的保護,對於路天這尋魔鑽的道路無疑是更加困難,這還只是第三層,路天以後的道路就只有靠自己和孫悟空去面對,不過路天體內還有兩道封印能量沒有使用,如果不是萬不得已,路天也不會破除封印。

面對大長老強大的勢,路天也感覺到了一種吃力,當然吃力的並不只是路天,大長老也是心驚不已,只不過古井平波的臉上依舊看不到任何錶情。

兩股龐大的勢圍繞在兩人的四周,雖然看不到,但是卻真實存在,大長老陰冷這臉,毫無感情的看著路天,雙眼冰冷,就彷彿是一具死屍,給人一種跌入玄冰中的寒冷。

路天依舊與大長老對視著,兩人已經就這樣站立了半個時辰,蟻王與孫悟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長老團隊之中只有四長老還有點實力,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勢,只不過每當看向路天心裡都升起一股寒意。

兩股勢各不相讓,每一次加大籌碼都能感覺到一種咯吱咯吱的響聲,就像快泡沫在摩擦,路天也不得不心驚大長老的實力,自己破除封印之後竟然還能與自己旗鼓相當,看來大長老的實力遠遠不止想象的那麼強大,甚至更加強大。 224決戰大長老

然而就在此時,血印擂台突然發生了變化,隨著兩股勢的加大,血印擂台也開始晃動,並不是純能量的攻擊,可是卻勝過能量的攻擊。

血印擂台自成一個空間,而且是蟻王布下的擂台,蟻王的實力有限,血印的力量也是根據布陣之人的實力來劃分的,雖然都是同一個基礎,可是實力越強的人所布下的血印擂台就越堅硬。

蟻王只是一個中級聖獸,可是路天與大長老此時的此時都要超過他,當兩股超過布陣人的勢相互碰撞的時候,就不單單隻是一個人的力量,也不是兩個人相加的力量。

兩股勢相互碰撞,雖然有些勢會被抵消,可是有些勢卻會融合疊加,甚至有又能超過兩人的控制力度。

而路天與大長老卻仍舊不斷的向著著不可控制的勢駛去,兩人各不相讓,都想贏得第一次比拼,明知道勢在不斷的壯大,很有可能超過兩人的控制範圍,可是依舊加大籌碼。

血印擂台不斷的在晃動,彷彿也承受不住這麼強橫的勢,勢的威力可不是能量能夠所比,勢是一種讓人看不到的存在,只有當實力達到一定程度才能外放,因為如果實力不夠強橫,一旦勢衝出體外,無法控制就會將整個靈魂都拉出去,這也是勢之所以危險,卻強大的原因。

血印擂台的晃動,路天與大長老彷彿沒有在意,兩人的勢已經突破到了一個高度,可以看到兩人的臉色都有些難看,很顯然這樣的比斗太耗費心血了,體內的氣血都不斷地往外涌。

大長老也沒想到路天的實力這麼強橫,自己一直都覺得路天不是個簡單的貨色,同樣的性格自然有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這也是大長老看著事情發展到現在,出現過幾次大傷亡也無動於衷的原因。

大長老不想其他長老一樣,而是有著其他每一位長老的長處,自己一開始都沒有小瞧路天,路天敢於祭出血印,大長老就盯上了路天,只是沒想到真正碰上路天,自己還是失算了,路天的實力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因為路天的實力是在不斷地增強,彷彿越打越強。

然而就在此時,血印這一方自成一體的空間似乎也承受不住這種勢的壓迫,竟然聚集出了一道雷電,轟向了兩人中間。

要知道一般很小的一片獨立空間是很難,甚至不可能形成雷電的,但是在路天與大長老的壓迫下竟然硬生生的聚集處了一道雷電。

「轟~」

這道雷電沒有烏雲密布的前兆,完全是突然形成了,彷彿憑空而來,恰好轟在兩人的中間。

事情發展到現在,路天與大長老也不可能繼續比下去了,順著這一道擂台,兩人快速的收回勢,不然在這樣下去就無法控制了。

一聲雷電,讓兩人同時都收回了勢,只不過雙眼依舊相互對視著。

「封印的能量!」大長老微微驚訝的說道。

確實,在與路天比斗的時候,大長老感覺到路天的實力是在不斷上升的,如此之大的輸出勢,可是自身能量卻在增長,這樣反常的現象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體內有著某一種封印的力量,此時被衝破了。

難怪自己以前沒有發現路天身上有能量的存在,原來他的能量是被封印住了,大長老暗道。

「哼,贏你,足以。」路天冷哼一聲,封印被打開,自己體內的那一股玄力就彷彿得到了甘霖,快速的遊走的在能量之中,讓人驚奇的是這一股玄力最終竟然引導了這道封印能量,不過路天並不知道,路天此時只是感覺全身有著用不完的力氣。

況且路天一開始就已經經受了雷電的淬鍊,身體的硬度雖然還無法跟孫悟空這厚皮相比,但是也算是沒有多大的距離了,在同等實力之中,路天算是銅牆鐵壁,只要路天的實力達到了孫悟空聖獸的級別,就算孫悟空使出全身力量都傷不到路天,就像此時的路天一樣,全身遊離著紫色的線條,就像孫悟空處於備戰狀態一樣。

「狂妄之徒,不是你的力量就算再多,也終究不是你的,根本沒用。」大長老是整個蟻族活的最長的一個,已經經歷過四五次空間破碎,完全是老古董的存在。

「試試就知道了。」路天也懶得跟大長老廢話,想要讓對方徹底的服氣嘴皮子是不行的,唯有拳頭,實力才是王道。

路天話剛說完,嗖的一聲,腳步就像飛毛腿一樣,乾坤變在路天的腳下完全脫離了束縛,擁有了如此強橫的實力,乾坤變已經今非昔比。

當然路天依舊是用著乾坤變的第二層,第三層路天根本沒有達到那樣的實力,所以也沒去領悟,不過有了第二層的乾坤變,路天的速度也和大長老相差不大。

路天一上來拳頭硬狠狠的攻擊著大長老,大長老腳步虛移,在路天的攻擊之下雖然一步步後退,可是沒有任何狼狽的情形,完全是很自然的倒退,路天強橫的攻擊根本碰不到他的身上。

路天此時才明白過來大長老剛才的那句話,確實,這不是自己的力量,一下子擁有這麼強橫的力量,路天反而不知道怎麼用才行,自己不想孫悟空能積聚能量發起攻擊,而且自己練攻擊招式都不知道,自己唯一的攻擊方式就是撩陰插眼。

可是路天如果不攻擊大長老,大長老就會發動反擊,路天不能停下來,這都怪路天因為沒有了玄力,這些日子根本沒有打開過天鑒錄。

費力不討好的攻擊,大長老確實是抓住了路天的這個弱點,根本不費力的逃過每一擊,間接的在損耗這路天的能量。

路天的能量是通過封印的力量而來,大長老只要將路天的封印力量耗光,那麼路天就不戰而敗,根本沒有取勝的機會。

大長老冷哼的閃過一個身影,路天練自己的影子都碰不到,不過路天的移動速度讓大長老震驚,畢竟蟻族是靠著速度出名的,但是路天卻能緊跟著自己的速度,不落下手。

大長老自然也發現了路天那神奇的步伐,不得不驚嘆,如此絕妙的步伐,如果自己學會了的話,那無疑是錦上添花,實力定然更上一層樓,心裡不由的打起路天的主意來。 225總是慢半拍

聖獸的實力,達到了大長老的地步,已經異常恐怖了,保守估計都已經半腳跨入巔峰聖獸的行列。

路天破開封印之後,所爆發的力量也只能與大長老相比,當然這也是路天體內玄力空虛的結果,如果路天的體內充沛著玄力,一下子這麼大的能量衝進身體裡面,那整個身體還不爆炸。

或許四名老者都沒有想到路天承受了自己留下的封印,竟然能達到聖獸的實力,而且是與巔峰聖獸相差不大的實力,換句話說,路天此時所展現出來的是一名巔峰武聖的實力。

路天那鬼帝師傅也只是個武神,路天此時的實力也就差那麼一點就追上鬼帝了,只不過路天只能擁有一場戰鬥的時間,想要達到這種實力,不知道要多久啊。

路天此時只是想攻擊到大長老,大長老如一條泥鰍一樣,身體滑溜的很,彷彿知道路天要往哪裡攻擊一樣,每一次都提早躲開。

對於路天的攻擊,大長老只是一味的躲開,戰鬥到此時還沒有出手的意味,這也正是路天擔憂的地方,要是實力,跟大長老相差不大,但是對方多的是戰鬥的經驗,已經能量的使用能恰到好處,不會浪費一絲能量。

而路天對能量的使用存在諸多弊端,畢竟是突然擁有如此強悍的實力,這一來二去,自然落了下乘。

不過路天雖然是無奈之舉,但也能在攻擊之中找到許多竅門,這也算是路天對於攻擊的一種磨練,這樣想路天當然只是安慰自己,不然費力不討好的事情,在心裡留下打擊就虧大了。

別看大長老每一次輕鬆的躲過,但是每一次躲過大長老都要消耗不多不少的能量,如果仔細觀察的話,能看到每一次大長老轉移的方位的時候,空氣中都會出現一道青色的氣流,總是先一步躲開。

僅僅是躲開而已,路天的攻擊雖然沒有擦到大長老,但是擴散的氣勁也或多或少的威脅到了大長老,相對來說,還不算一點用處都沒。

「狗日的老頭子,有種就和我一對一,你跑個球啊,你個雜碎,你再跑老子不讓你了。」路天又開始了語言攻擊,每攻擊一次都要說出一句話,想激怒大長老與自己正面決鬥。

但是大長老可不想其他長老,對於路天的話直接忽略,根本不跟路天正面交手,此時的路天完全被大長老牽著鼻子走,自己攻擊也不好,不攻擊,大長老就會壓迫著自己打,路天根本沒有選擇,如果壓迫著自己打,只會讓自己的能量消耗的更快。

路天此時才明白,並不是有了實力就會很牛逼,有了實力不會用,也是枉然,外物得到的力量終究不是自己的,自己也沒有經驗運用這些能量,與之前和四長老戰鬥的盛氣凌人完全相差的天差地遠。

從外面看,路天是佔據優勢,讓大長老只有被動防禦,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路天對於能量的駕馭完全可以忽略。

孫悟空也忽略了這一點,眼中無比的擔憂,早知道這一路上就該讓路天多磨練一下攻擊,不然也不會出現這種情況,如此強大的能量用在路天身上無疑是浪費。

「猴王,路天這是怎麼了,怎麼費力不討好,這樣下去不耗死才怪,會不會是路天故意這麼做的?」蟻王還不知道路天擁有的力量是封印的力量,還以為路天神通廣大把力量隱藏了起來,當初自己看到路天的身體可是全身金黃,那是何等的睥睨天下。

「蟻王,不瞞你說,路天的力量是一股封印在體內的力量,他本身的實力就是你剛才所看到的,有武宗之名沒武宗之實。」孫悟空無奈的說道,這一路上都是自己保護著路天,根本沒讓路天出過手,如果說陰謀詭計,一百個孫悟空都比不上,但是要說戰鬥,路天完全就是一個菜鳥,偷襲弱小的敵人還差不多。

蟻王驚呆的眼睛看著孫悟空,那僅僅是一個普通的人類,「竟然封印在他體內的能量,誰有如此大的神通,能將一個巔峰聖獸的能量封印在他的體內?」

蟻王確實震驚,封印能量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但是能量封印是有限度的,就像蟻王現在如果想要給人在體內封印一道力量,連初級聖獸的力量都封印不了,只能封印初級聖獸一般的能量。

「他師傅。」孫悟空並沒有透露許多,只是說出了三個字。

蟻王不得不震驚,能把一股這麼強大的能量封印在路天體內,路天的這個師傅是什麼樣的存在,當然如果蟻王要是知道路天體內這樣的封印不止一道,而是三道,那不知道是什麼樣的表情。

但是血印擂台上的戰局牽引著所有人的心,路天再一次嘗試的攻擊者大長老,可是依舊是無功而返,路天也發現了,自己每一次攻擊的時候,大長老身旁都會提前出現一道青色的能量痕迹,就是這道能量出現,才讓自己每一次無功而返。

並不是大長老的實力能過提前預料到路天要往哪裡攻擊,這道青色的能量出現的時間比路天攻擊的時間還要慢上半拍,可是每當自己的攻擊出現在二長老的身邊時,就感覺自己的攻擊速度減慢了,而大長老的移動卻沒有變,就像是時間在那一刻緩慢了一半。

這太詭異了,路天發現這一情況之後,也著實的一驚,環繞在大長老身旁的那到底是什麼力量,為什麼自己的攻擊總是慢了半拍。

大長老依舊是從容不迫,面對路天的攻擊根本沒有半點警惕,毫無疑問,路天的每一次攻擊都被這道青色的能量緩解了。

更詭異的是,只要自己攻擊哪邊,這道青色的能量就會出現在哪邊。

「乾坤錘?難怪路天的攻擊大長老能這樣輕鬆的躲過,就算路天的攻擊方式再爛也不可能這樣輕鬆,原來是乾坤錘,沒想到竟然被大長老祭煉了出來。」蟻王一直關注著戰局,一開始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226聲東擊西玩死你

按理說,路天的攻擊就算再爛,也至少能讓大長老顯得有些狼狽,可是大長老非但沒有狼狽,反而牽著路天的鼻子在走,這太反常了。

畢竟路天此時的實力擺在那裡,大長老沒道理面對同等實力的人能如此從容,原來都是乾坤錘在作祟,蟻王驚訝的想著,心裡著實震驚一番。

「乾坤錘?我好像在哪裡聽過?」孫悟空聽到這個名字,抓著腦袋想著,不過這一次孫悟空沒敢深想,自己可不想頭痛的往地上打滾,想不出來就沒想了。

「你聽說過?」蟻王驚訝的說道,「這可是我們蟻族最強大的法寶之人,而且據記載只用出過一次,而且那一次是在先祖在虛空之中大戰,知道的人沒幾個,你怎麼會知道?」

「我也不知道啊,感覺很熟悉,或許是跟這名字差不多的東西吧,不想了,不然又頭疼了起來。」孫悟空本來就虛弱,此時連座都不敢,屁股上那一個血窟窿這麼一坐,那還不疼死去。

蟻王想想也是,畢竟乾坤錐出現在世人面前的次數太少了,「乾坤錘堪稱神級以上的武器,可是在那一場戰役之中斷裂了,可以想象那是一場什麼樣的戰鬥啊,只是沒想到被大長老祭煉成功,不知道這是福還是禍。

「蟻王,你這是什麼意思,乾坤錐不是你們蟻族的嗎?雖然說你們的這幾個長老太古板,但也是族中的精英人物,是好事啊。「孫悟空有點想不明白蟻王的話。

確實,蟻族能祭煉出一劍強大的法寶,這完全是好處,證明族人的強大,可是看著蟻王那擔憂的眼神,孫悟空感覺有些不對勁,這些天跟路天可不是白混的。

蟻王微微一笑,說道:「沒什麼,看來路天又麻煩了,又是一場硬戰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