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會意料到王聰竟將那禁錮韌帶給崩斷!這可是能承受15000N拉力的禁錮韌帶,爲了給他做實驗而特意更換的啊!

王聰伸手將左手腕和雙腳腕上的禁錮韌帶都輕鬆扯斷,那源源不斷的力量感讓他驚奇不已。

縱所州知[娛樂圈] ,他跳下手術檯,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右臂。說真的,他自己都不相信他竟擁有了麒麟臂!?!呃……姑且就叫它麒麟臂吧,畢竟王聰實在想不出什麼更準確的詞語來命名。

“你們究竟對我做了什麼?”王聰剛要發問,卻感覺到一陣頭暈目眩,他試圖回想自己爲什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可是腦海裏仍舊是一片空白!

王聰依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誰!

爲什麼他什麼都記不起來了?這羣混蛋白衣大褂究竟對自己做了什麼,這是王聰現在唯一想要搞清楚的事情。

“快!給他使用強力鎮定劑!”基博士緊張的嘶吼一聲。

剛準備好鎮定劑的青年助手迅速衝向王聰,而王聰敏銳的察覺到了對方的意圖,年輕的助手剛出手,王聰便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猛然反折!

隨着一聲慘叫,王聰毫不猶豫的將強力鎮定劑注入這白褂青年的脖頸,年輕的助手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就直接昏倒在地。

王聰整個人都渾渾噩噩,他意識到自己不僅僅右臂力量變得驚人,整個人的反應竟然也變得異常敏捷迅猛,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 荒古斬天訣

龍琴迅速掏出泰瑟***,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扳機,**中的高壓氮氣迅速釋放,將槍膛中的兩個電極發射出來,那麼近的距離絕對可以命中王聰!

那麼近的距離是不可能有人躲開,可王聰卻做到了,他意識到有東西飛向自己胸口的剎那,迅速側過身體,直接避開了***的電擊。

***子鏢箭命中了王聰身後想要偷襲的另一青年助手,槍膛中的電流通過絕緣銅線釋放出的高壓讓那青年助手渾身肌肉痙攣,縮成一團,重重倒地。

這也太險了!

逐漸恢復的王聰開始清晰的感覺到自己充沛的體能,他右臂的力量和反應的速度都是非常人的存在,雖然他不知道自己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但這種變化實在是讓他覺得不可思議。

“基地警報!通知所有安保,馬上封閉基地,絕對不能讓他逃出去!”基博士撕心裂肺的高喊着。

王聰心中一陣驚慌,他必須要儘快逃出這個鬼地方,不然他一定會再次被這些白大褂給捆綁在手術檯上的,到時候再被搞成麒麟丁丁,那可真沒地方哭了。

慾望都市

情急之下,王聰罵了一聲你大爺,揮起右拳就重重擊向基博士的面部!

拳風凌冽,基博士這形銷骨立的小身板哪能反應過來,眼鏡當場被拳頭崩飛,口鼻噴血重重摔出去,後腦哐噹一聲撞在身後牆面!


王聰順勢扯下基博士白大褂裹在自己身上,想都沒想便衝出了實驗室唯一的出入口。

基博士當場就昏死過去,龍琴趕緊俯身上前,掐住他的人中:“博士?你醒醒啊!博士,你可千萬不能出事!”

被王聰的右拳擊中面部,沒事兒就怪了,估計基博士臉上十幾塊骨頭已然粉碎了多半。

衝出實驗室之後,王聰被外面的景象給震住了,這特麼是什麼地方啊?走廊燈火通明,天花板上每隔十幾米就是一個無死角監控,但走廊曲折蜿蜒,到處都是分叉口,就像是迷宮一樣!

沒等王聰好好觀察一下自己所在的環境,另一個年輕的助手就帶着張教授和蘭博士趕來了,警報聲讓三人面無血色。

當三人一路疾步來到實驗室門口的時候,正好迎面撞到王聰!

張教授見狀嚇的魂飛魄散,扭頭就逃啊!蘭博士更誇張,腿一軟就癱在地上。他們都知道基因變異潛在者一旦進化成功,就會擁有異於常人的能力。

而基因變異潛在者分爲C級,B級,A級,S級,基因變異潛在者的能力也隨着這些級別劃分而遞增。

C級的基因變異潛在者一旦進化成功或許還並沒有太大的變化,可能只是擁有了比普通人更強的夜視能力,比普通人更強的聽力,或者是跳的更高了更遠了之類。

而到了B級的基因變異潛在者,就有了危險性。A級的基因變異潛在者就相當危險了!

至於S級的基因變異潛在者,就不能用危險來形容了,簡直可以說是恐怖!毫不誇張的說,S級的基因變異潛在者一旦進化成功,便可以擁有以一己之力將一座城市毀滅的能力。

SS級的基因變異潛在者沒有人碰到過,就憑S級基因變異潛在者的能力進行推算,SS級的基因變異潛在者的能力或許能危及全人類呢!

顧媚手上的蛇戒銀針可以通過基因變異潛在者的靜脈血液做出預判,蛇戒上“蛇眼”的顏色變化可以判斷出基因變異潛在者的等級。

C級呈現白色,B級呈現赤色,A級呈現紫色,而到了S級則是呈現黑色。因爲王聰讓‘蛇眼’烏黑了二十個小時還未消退,所以基博士纔給他登記了一個SS級。

絕無僅有的特例!

張教授和蘭博士自然會被王聰嚇的屁滾尿流。

可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年輕助手就顧不上那麼多了,瘋狂衝向前就想將王聰給撲到,他沒見識過S級基因變異潛在者進化成功的恐怖實力,所以也沒忌憚眼前這個SS級的基因變異潛在者。

王聰根本沒多想,手起拳落,準確無誤的砸在那撲過來的青年後腦,對方一臉拍在地上再也沒有了半點聲響。

蘭博士當時就嚇的眼前一黑就昏死過去,張教授則是跑了個無影無蹤。

王聰對他們沒有任何的興趣,他現在要做的就只有一件事情,那便是找到這個鬼地方的出口,儘快讓自己逃出去!

這裏的每一絲空氣都讓王聰透着徹骨的恐怖和寒意,他也逐漸清楚這絕非是一個簡單的地方,根本不是他能夠想明白的。 這座祕密實驗基地非常龐大而複雜,基地內的通道縱橫交錯,設計者的別具匠心堪稱是鬼斧神工,初到者會覺得這裏就是一座永遠都找不到出口的迷宮。而習慣上幾天之後,卻會驚奇的發現這裏的一切通道走廊都設計的如此合理,讓人不需要刻意記憶,便能輕鬆找到想去的任何房間。

就是一種潛意識引導的設計手法。

通道的盡頭,接踵而至的腳步聲讓王聰迅速做出判斷,直接向着腳步聲的反方向跑去。

王聰現在是恐慌萬狀,六神無主,他腦子裏就只剩下一個念頭,逃出去!如果不能逃出去,搞不好就又被那些變態的白大褂綁在手術檯上生解活剖!

王聰從未有過此刻惶恐不安的心情,這心驚肉跳的感覺讓他越跑越快,風馳電掣一般。

此刻王聰的速度已然是能夠跟法拉利相媲美了,轉眼之間他就衝到了走廊的另一頭。即便是他自己,也一時之間無法相信和接受自己的這種速度,多次轉彎都無法及時控制狠狠撞在牆面上。

幸好他的身體的承受力遠高於他這種高速下產生的撞擊力,所以纔會毫髮無損。只可惜了實驗基地通道牆面上價值不菲的元素石板,在王聰的高速衝撞下多處產生明顯的裂紋。

因爲通道設計玄妙無比,所以無論王聰往哪條路跑,都逃不出眼前無數安保人員的圍追堵截,他已經陷進了進入“迷宮”的糊塗狀態。

很快,王聰就被迎面衝上來的七、八個基地安保堵了個正着,當他想要回身另尋出路的時候,後面也涌出七、八個基地安保,把他圍了個水泄不通。

前有狼後有虎,王聰瞬間陷入了十幾個人的重重包圍之中。心中的恐懼感充滿了他渾身上下的每一個細胞!

這一刻,王聰已經別無選擇,四面八方任何王聰視線能看到的地方,全都是人頭攢動!除了玩兒命之外,他就只剩認命。

比起被那些道貌岸然的白衣大褂禁錮在手術檯上扎來扎去,王聰寧願選擇死在逃生的路上。

基地安保統一着裝,身體素質也都是精挑細選,絕非普通的保安公司的品質。個個都是一米八幾的身高,背寬厚如虎,腰粗壯如熊,隨便一個都比王聰高出半頭以上!

能在這種開得出數萬月薪的地方做安保,哪個手裏沒點能拿出門面的絕活?可以說王聰周圍這十幾個人,不是拿過省級搏擊冠軍的就是省級散打第一的,還有幾個更是部隊退伍的特種兵。

衝在最前端的兩個基地安保紛紛掏出手中的ASP戰術甩棍,帶着一股勁風兇殘的劈砸向王聰面門!

這裏的基地安保出手也真是夠狠,ASP這種太空鋼材和合金生產的武器威力巨大,強度驚人,若是真劈在腦袋上,指定開瓢,**都能濺滿牆!

王聰沒有半點打架的經驗,但他的身體卻條件反射的躲開了對方揮舞的甩棍,情急之下,他竟使出一招猴子摘桃,直接控制住此人猛拉到自己面前當做盾牌,順勢擋住了第二人力劈華山砸下的一棍!

被“摘桃”的基地安保悶叫一聲就被自己人砸倒在地,而後者手中的戰術甩棍也不知道怎麼就被王聰反奪在手!

其餘十幾個手持ASP甩棍的安保人員全部被王聰的敏捷身手給震撼了,而王聰也大爲震驚,自己這身手可以啊,李小龍轉世了吧?

“渦噠!”信心倍增的王聰意氣風發熱血沸騰,學李小龍發出一聲吼叫,左手拇指迅捷有力的蹭了下鼻子,手握ASP甩棍直接扎入人堆之中。

以一敵多的唯一好處就是完全不必擔心打到自己人!

短兵相接,一陣亂戰。只見王聰手持甩棍,雖然局面上進退維谷,實際卻是左右逢源!他右手力氣異於常人,速度又潮鳴電掣,每一次出手都狠狠的將面前對手關節擊碎!

王聰血戰八方,勢如破竹,根本無人可以抵擋,兩分鐘不到的工夫內,十幾個身手不凡的基地安保全部都被他撂倒了。


看着眼前滿地打滾的傢伙們,王聰是越戰越勇了,絲毫沒有了之前的畏懼之心。

但緊跟着又有十幾個基地安保前後夾擊而來,任憑王聰體力充沛用之不竭,也不可能沒有盡頭的應對踵趾相接蜂擁而至的圍攻啊。

王聰意識到自己必須做出應變,一邊應對這些凶神惡煞的基地安保,一邊仍然要繼續尋找逃出這鬼地方的出口。

實驗基地的入口只有王聰來的那一個地方,有進無退,機關無法反方向運行,而且那入口在沒有運行的時候,就只是一片空曠的門廳,憑雙眼根本看不出那地方地面的任何異常。

所以這地方就只有一個出口,擎天之門!即便是實驗基地內的組織成員想要通過擎天之門離開實驗基地,都要通過審查和批准,更別說王聰想要硬闖了,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在那基地安保人頭攢動的通道後方,一個身穿黑色緊身皮衣的短髮女孩,冷眼旁觀着眼前發生的一切。



她幹練清爽的BoBo短髮下,容色晶瑩如玉,臉頰猶若新月生暈,天生麗質的女孩讓人感覺溫柔可人。緊身皮衣肆無忌憚的炫耀着她完美的身材,又給人一種如若冰霜的冷豔。

一個又一個基地安保被王聰放倒在地,短髮女孩非但沒有出手相助的意思,嘴角竟是若隱若現漏出一抹令人不易察覺的微笑,就像清風微拂湖面蕩起的一道漣漪,轉瞬即逝。

當不遠處又有十幾個虎背熊腰的基地安保奔襲而至的時候,短髮女孩悄無聲息的摸了下左手食指上形狀奇特的紅色指環,突然一把金紅色的鋒利巨劍憑空出現在她的手中。

這可是傅博士畢生心血的研究成果,利用分子結構的分解和重組而使得任何一件冷兵器都可以化作一隻戴在手指的戒指,秦淮八豔之首的顧媚,手指上的蛇戒也是同樣的原理,而且比她這戒指更復雜,有更重要的作用。

這把金紅色的鋒利巨劍被叫稱作烈炎之刃,威力巨大,鋒利無比。

短髮女孩手持烈炎之刃,腳下突然發力彈地而起,烈炎矜動,劃出一道優雅的弧線,劍氣斬擊而出,十幾個基地安保瞬間就被劍氣擊飛,橫七豎八的躺了一地,抱頭痛呼!

這就是烈炎之刃的威力。

王聰並不知道自己身後發生的一切,他只是拼命的將自己面前安保擊退,尋找逃出這鬼地方的出路。

但無奈這該死的迷亂通道,混亂裏,王聰莫名其妙的繞了幾圈,卻發現自己居然來到了更高的位置!出口也不可能在天花板上啊,王聰知道自己一定錯亂了方向。

他折身回沖過來,憑藉他那風馳電掣的速度和右手那摧枯拉朽的力量,根本沒有任何人能將他阻攔下來。

然而一番廝殺之後,王聰擡頭髮現自己再次回到了原處,周圍的一切還都是一樣的。牆面上元素石板的裂縫,證明了他曾經的到來。

臥槽!這特麼簡直就是鬼打牆吧,玩死人不償命嗎?

可惜王聰現在根本顧不上吐槽,他頭上也沒有呆毛,身後還有那麼多追兵,只能繼續尋找!

三圈之後,王聰再次感覺自己越跑越高,通道微妙的坡度終於使他有了感覺。

突然前面的拐彎處冒出十幾個基地安保,王聰嘎的一聲停下腳步,尼瑪,腳後跟都冒火了,還追起來沒完沒了!

“不玩了行不行!”王聰是真覺得自己太失敗了,二十多了還是個路癡啊,這些年的飯真是白吃了!

很快,前後兩端的基地安保就擠滿了王聰前後整個通道走廊,王聰失去了最後的希望,他有些絕望了看了一眼通道旁的防爆玻璃窗。

等一下,玻璃窗!?王聰雙眼突然放出意外的光芒!他爲什麼沒有早一點想到呢?

透過通道的防爆玻璃窗,王聰可以判斷出自己現在所在的高度大概有十五米左右,也就是差不多四、五層樓那麼高。

而下面是一片非常空曠的大廳,王聰相信憑自己的速度已經在這迷宮一般的基地裏逛遍了,沒有見到過出口,也沒有碰到過這樣一塊空曠的場地。

他的直覺告訴自己,或許自己能到了那個地方就能找到出口了!

前後夾擊的幾十個基地安保可沒打算給王聰思考的時間,突然嗷的一聲發出震天驚吼,揚起手中甩棍就蜂擁而上!

這密密麻麻的人海戰術完全是要將王聰給擠死!若是連一點空間都沒有的話,再大的力氣和再快的速度都將是徒勞。

王聰別無選擇!他左手按在通道的防爆玻璃窗上,右拳後拉至臂膀的極限,就好像是要竭盡全力的拉滿后羿射日弓!

轟的一聲,王聰右拳突然如同箭矢出弦一般轟出!

32MM的雙層超級加強型防爆玻璃,竟然是硬生生的被王聰一拳轟出龜裂,窗框四邊一同被拳力拔起!隨着王聰右拳穿破這超級加強型防爆玻璃的剎那,王聰整個人也連同龜裂的玻璃和窗框一起衝出通道,直接墜落下去!

沒有人會想到王聰居然能夠做出這種選擇,基地安保既驚愕又詫異,但很快便再次回過神來,紛紛加快腳步離開,他們必須第一時間趕去下面阻止王聰!

那可是擎天之門所在地,整個實驗基地唯一的出口!平日若沒有高級權威的領導者授權,原本就隱蔽的暗門都不會打開,別說路癡王聰,就連實驗基地內的自己人都不可能隨便來到這個位置。 即便是加強型防爆玻璃,也因高空墜落而產生的巨大粉碎力,而被拍的支離破碎成無數碎渣,僅有幾塊小面積的還藕斷絲連着。

但凡還有第二種選擇的話,王聰絕對不會做這麼危險的事情,他現在真覺得渾身骨頭都散架了。

王聰忍着疼痛艱難的站起身來,身下意大利米黃大理石地板都被砸出碎裂。他第一反應就是捏了捏首先着地的右肩和腰跨,雖然疼痛,但卻絕非骨裂的那種疼,就是肌肉的那撕裂痠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