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浪冷哼一聲:“你何須這樣費心思,不就一條手臂麼,拿去便是!”

顧大年緩緩彎腰撿起了地上的短劍,他瞧了瞧一臉高深笑意的穆傾城,再扭頭瞧着從容微笑着的沈浪,一時心中苦澀不已。

“仙子,你我相識二十餘載,我顧大年對你癡念二十餘載,有必要這樣絕情麼?”

穆傾城聞言嬌顏上瞬間染上了一層冰霜,繼而冷笑着道:“真是可笑之極,說你是書呆一點都不假。有道是有情纔會絕情,你我之間有情意麼?既沒有情意,那我如何對你都不過分,你對我穆傾城而言只不過一介路人罷了。”

“路人麼?是可笑啊,我對你念念不忘,到頭來只不過是個路人的身份。”顧大年心中的聖神瞬間坍塌,他從不奢求在一起,也不奢求能夠佔據她心房一角,他只希望今生他們還可以做朋友,還可以是朋友,沒想到竟然是路人的結果,那麼這些年的堅持算什麼?算什麼?

穆傾城瞧着顧大年呆愣良久,不由得提高了聲音道:“還愣着幹什麼,快行動啊……熟識與否不就知道了麼。”


在穆傾城的催促聲中,顧大年隻手握緊了短劍。而此時的沈浪卻衝他笑道:“這本來是很划算的交易,一條手臂換一條人命,走到哪裏都不會吃虧。顧兄還等什麼?在下已經準備好了。”沈浪一邊說着話,一邊從容地撐開了手臂。

顧大年往後退了好幾步,纔對着沈浪道:“雖然我們不熟,但是我卻欣賞沈公子的人品義氣,而我也認識朱姑娘,她是一個很不錯的姑娘,難得的是全身心爲着你。我想送她一件禮物,你能幫我轉交麼?

沈浪點頭道:“樂意效勞!”

“謝謝!”

顧大年從身後解下了一個包袱,遠遠地扔給了沈浪,然後又對着沈浪道:“你可準備好了?”

“好了。”沈浪繫好包袱重新張開了雙臂等着。

主位上的穆傾城也在手中暗暗握緊了一枚小珠子,她也再等着,等着顧大年的劍。穆傾城眼眸定定地瞧着顧大年,這一生她從來沒有一次瞧過他這麼長時間,也從沒有用過如此慎重的眼神。

顧大年擺好架勢,才扭頭瞧向穆傾城,有絲期盼的問道:“仙子能回答路人一個問題麼?”

瞧着顧大年平靜的眼眸,穆傾城不由自主的點點頭。

顧大年得到首肯,遂笑道:“謝謝,我想問的是……”話音未落,顧大年突然有力翻轉手腕,那把短劍就直直刺進了自己的腹部……

“顧兄……”沈浪疾步上前拖住了半倒的顧大年,迅速查驗傷口。

“沒用的……想活不易,想死還能不易麼?”

沈浪也不吭聲,只是源源不斷地輸着真氣。顧大年也不做掙扎由着沈浪施救。眼眸卻轉向了穆傾城,很勉強地道:“我想……我想問的是……你爲什麼不能喜歡我?”

顧大年的行爲讓穆傾城有了瞬間的呆滯,不過她依舊高高在上,容顏冷清傲慢。

“穆傾城從來都不喜歡爲愛癡狂的人,你就是一個!爲了一個不喜歡自己的人蹉跎歲月二十餘載,毫無建樹,值麼?穆傾城也不喜歡毫無擔當的人,你也是一個!顧繡的牌子算是徹底在你的手中敗落了,你還有何顏面立世?穆傾城更不喜歡強人所難的人,你也算一個!厭惡就是厭惡,難道癡纏能讓厭惡變成喜歡麼?那隻會讓我更厭惡你!”

聞言,顧大年忽然哈哈大笑了起,嘴裏的鮮血溢了出來他也不管不顧。但沈浪分明從他的眼中瞧到了深深的悲哀和無盡的蒼涼。

顧大年笑了半晌,才喘息着道:“也是……我也不願癡纏一生自毀一生,奈何……情到深處無怨尤……想當年第一次看見你的時候,你如九天仙子落凡塵,端的不可方物。而你的心和你的衣裳一樣出塵潔白。那時的你雖冷卻不失可愛,雖絕但還有人情可講……而今的你卻讓我陌生。呵呵……算了,你終究也不過是一個沒有歷經情愛的可憐人罷了,當有一天你能體會到爲情心痛的感覺時,你也就不枉此生了……我不恨你……也不怨你……你不過也是個可憐人……”

沈浪最終還是沒能救得了顧大年,諷刺的是顧大年雖悲絕自殺,而臉上竟然有着一絲笑意,是解脫了麼?

大廳中靜的可怕,空氣中充斥着濃濃的血腥味。穆傾城端坐主位沉默以待,而沈浪則緊緊地抱着顧大年沉默着,良久後,沈浪才喃喃自語道:“如果顧兄能選擇斬斷沈浪的手臂,沈浪保證你不但不會死,而沈浪也不會斷臂,可爲什麼你非要尋死……這人生就真無可戀了麼?” 「各位新生,歡迎你們的加入,接下來是入學考試的第一重測試,擂台賽。」一個中年人站在台上,對著下方說著。

「龍魂,你報名了么?」葉毅龍問著,「不報名可是不能去比賽的哦,哎!啊魂你這麼牛,不去打真是太浪費了!我……」「哎呀!啰不啰嗦啊!」龍魂沉默不語,一旁的銀雷就不樂意了。

「管你狼事!」葉毅龍罵咧。

「切,本來是不關我事的,可你煩到我了!」銀雷不甘示弱!

「那你可以不聽啊!」葉毅龍說,「聽不聽是你的自由!古人云:無絲竹之亂耳!」

「問題是你的聲音堪比雷震,耳膜破了都能聽到。」銀雷慢悠悠的聲音從南宮雪的口袋中傳來。

這個傢伙說出要呆在南宮雪口袋中時第一個反對的就是葉毅龍!

平時葉毅龍老是拍龍魂的背包,那是因為銀雷在裡面,到時再說句「哦,對不起,我不小心的」,銀雷也無可奈何。

可現在銀雷在南宮雪休閑服上衣的口袋中,他還能去拍嗎?

「我的聲音宛如雷震,你的聲音就低若蚊吟!」葉毅龍橫目瞪著南宮雪的口袋。

「那是,至少我不會吵到人,還不會壞了人家的好事!」銀雷戳中葉毅龍傷口!

「我不介意打你一頓!」葉毅龍怒狠狠!

「我也不介意教訓你一下!」銀雷勇猛還擊!

「你們再吵,我更不介意把你們都打趴下!」這時,龍魂開口了。

葉毅龍和銀雷立馬收嘴,龍魂一向都是說到做到的。

說完,龍魂又沉默了。

他在想著今天所發生的事!

那個少年怎麼會有露出那種目光?根據那個少年的膽子來說,龍魂放過他,他應該大鬆口氣,可他為什麼會露出那種陰毒的目光?現在情況是敵弱我強,可為什麼那個少年還會有那種報復的眼神?難道他還有什麼很強大的後台?

怕什麼,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行!少爺我還用怕嗎?

龍魂想通之後,也開玩笑。「你們是不是上輩子有殺父之仇啊?」龍魂說,「沒想到我能把你們弄在一起,看來少爺我真的是牛*啊!」

「靠!」葉毅龍和銀雷同時罵道。

見過自戀的,沒見過這麼自戀的!

「你是傻*還差不多!」葉毅龍和銀雷同時想著。

「好,現在,請各位新生進入會場!」中年人大手一揮。

「走吧!」龍魂招呼一聲。

「好!wego!」葉毅龍興高采烈!

大廣場的後方,有著一個龐然大物!

高達三十之米,寬二尺有奇,建築布滿一股肅殺之氣!就像一頭遠古荒獸,盤卧於方圓十里之內!

一個個少年從門口排隊處進入會場,陪同而來的親屬都被拒在問外,就連那些公子哥的隨從都被欄與場外!

「看來這第一重考核的公平性還挺高的。」龍魂讚歎。

「沒錯,帕斯學院的公平性是出了名的,也很容易加入學院,不然也不會有這麼多人躍躍欲試了!」就在此時,身後傳來了一個年輕的聲音。

「誒,莫亦非?你怎麼在這?」龍魂問,可說出這話龍魂就後悔了。

人家也要考核的啊,為什麼不在這裡?

「我也要考核啊,為什麼不會在這裡?」莫亦非似笑非笑地說著。

「哈哈哈!莫兄,你太牛了!啊魂的這個慫的樣子可不多見啊,你一句話就讓他慒了,我太佩服您了!」葉毅龍搭住了莫亦非的肩膀。

「那是,也不看看我莫小爺是誰?」莫亦非接過話頭。

面對這兩個勾肩搭背又臉皮厚到極點的傢伙,龍魂無語了。


總不能別人開開玩笑你就去把別人給暴打一頓吧?他龍魂可沒有這麼小氣。

「走吧。」龍魂說了句,就走進了會場。

建築之中,頂端高達十幾米處,一條條鋼鐵相互交錯,形成網狀,透過鐵網,能看到碧藍的天空。會場的四周,都鑲著落地窗,外面的人能夠看到裡面,這是專門為那些學生的家屬而設的,方便他們知道自己子女的最新情況。

會場中央,一個個圓形方台有序排列,這是學生比武時的武鬥台!

高達五米之處,有著一排排坐席,此時眾多學生拿著牌子找著自己的座位。

鐵網下三米處,懸著座座台席,一個個人站在上面,手中舉著一把麻醉槍,那是為了防止學生暴起傷人的情況!

「打擾下,請問四百九十號在哪?」龍魂問著一名學生。

「哦,是在那!我……靠!你……你是……龍……龍魂?」少年結巴說來。

「對啊,我是。」龍魂如在雲霧半遮眼。

「啊?真的!哈哈哈!我太好運了!龍魂大哥,我是你的粉絲啊!給我個簽名吧!」少年驚喜。

「神馬?簽……簽名?」龍魂霧裡雲繞地。

「對!簽名!龍魂大哥你那天手執劍,斬天雷,那是一個牛!滿臉霸氣眼神漠視,真是舉世無雙啊!我從小就仰慕您這樣的強者,聽了朋友的說,如今一見真人,果真非同凡響!想當時,我……」「好了好了!」龍魂喝止少年。

按他這個滔滔不絕的陣式,怕是九天九夜也說不完,真是像極了唐僧!到時再來首onlyyou,到那時龍魂就不確定自己能否還能保持鎮定了,他很可能會暴起傷人!不見唐僧啰嗦到觀世音都想把他給捏死么?

「你要簽名是吧?好的,我給你,但筆呢?」龍魂問。

「哦哦!在這!給給!」少年急忙掏出支筆和張紙給龍魂。

「刷刷刷」幾下,龍魂就寫下了霸氣非凡的「龍魂」二字,遞給少年,脫身而走。

「龍魂大哥果真是霸氣,連字也霸氣地不得了!」少年讚美,「龍魂大哥!goodbly!」


一聽少年這大喝,龍魂就知道不好了。

「啥?龍魂!」「真的啊!是您啊!」「龍魂大哥,沒想到我能遇上您啊!」果真如龍魂所想,一大票人都回過了頭,一看是龍魂,立馬激動異常!

「我要簽名」一類的話語響徹個不停!

龍魂被包圍了!

「對了!我也是龍魂的兄弟!要簽名來這邊!女的過來!」這時,葉毅龍大喊!

果不其然,真有一些人去了他那一邊,不過只是少數人也,而且都是男生,誰讓龍魂的氣場那麼大,那些男的在龍魂面前太傷自尊了!

「龍魂!我愛你!」一名比較大膽的女生吼了出來!

「龍魂!我願意和你來一場美麗的邂逅,還不要你負責!」一名資質稍好的美女說著。

龍魂直接無語了。這是少爺我的桃花運么?可是你們要也得晚上偷偷摸摸地說啊?不見少爺我旁邊那絕世美女正滿臉怒容么?

葉毅龍和莫亦非更無語,貌似他們倆人比龍魂還要帥上那麼一點的啊?為什麼只有一些恐龍妹過來?

「吵什麼吵!他是我的,你們都給老娘閉嘴!」一個女聲從人群中飄了過來!

龍魂雙眼越過人群,想看看這個女孩是誰,那麼牛?

在龍魂的想象之中,所有女生應該會大罵「憑什麼是你的」一類的話,可事與願違!現場竟奇迹般地安靜!竟然沒有一個女生說話還擊,反而是給來人讓了一條道!

龍魂看去,一名女子向他緩緩走來。

女子的美貌僅能用「魔鬼」兩字來形容,不是女子丑的像魔鬼,而是美的像魔鬼!纖纖細腰配於沒有一絲贅肉的平坦小腹,修長白嫩的兩條**,緊身的皮衣貼在那近乎完美的軀體之上,胸前的兩團飽滿雙峰似要擠爆衣裳!

短膝牛仔褲裹至女子膝蓋,露出那宛如白玉地小腿!


野性的美被女子展現地淋漓盡致!

就連一旁的南宮雪也有著片刻的失神!世上怎會有如此絕美的女子?

不過南宮雪也不怕,論容貌自己不輸與她,論身材自己和女子也不分上下,唯一不同的只是,女子充滿了野性的美,而自己卻是溫婉的美!

面對著女子,龍魂也有些口乾舌燥,美女誰不愛呢?

「龍魂,我要和你決鬥!」來到龍魂面前,女子說出了一句鐳倒全場之人的話!

龍魂還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