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帆聽到蘑菇三鮮湯,頓時微笑道:「好,我們就等這個蘑菇三鮮湯呢!」

大約十多分鐘后,蘑菇三鮮湯做好了,廚師用手勺子裝入木桶之內,「小武,蘑菇三鮮湯做好了,你可以提走了!」

那個小武立即提著一大桶蘑菇三鮮湯到了一間屋裡,這裡都是做好的飯菜。江帆、黃富、納甲土屍三人跟著小武到了屋裡,屋裡面一共有三人,「小富,你把他們三人引出去,我好放巴豆粉!」江帆悄聲道。

黃富點頭道:「好的,我這就去把他們引出去。」

黃富冒出地面,敲了一下門,接著扔出一塊五兩銀子,隨即遁入地下。屋裡面的人聽到敲門聲,「誰?」

「是廚房裡有事吧,小武你去看看。」

小武打開門他東張西望,沒有發現人,突然他看到地上銀子,「銀子!」小武失聲叫道。

屋裡面兩個人聽到銀子立即沖了出來,他們看到地上的銀子,「哦,這銀子是我掉的!」

「銀子是我掉的!」三人立即爭搶起來。

江帆趁機在屋裡冒出來,他迅速拿出巴豆粉全部倒入蘑菇三鮮湯之中,然後用勺子攪拌一會,「呵呵,這三鮮巴豆湯應該足夠了你們跑茅房了!」江帆壞笑道。

隨即江帆悄悄離開廚房,那三人還在爭搶銀子扭打成一團呢!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招手道:「傻蛋,該你出馬了!等會雲霄派弟子喝了蘑菇三鮮湯之後,他們爭著上茅房的時候,你就把茅房全部放一把火燒掉了!」

「是的主人,小的這就去準備!」納甲土屍道。


隨即江帆對著黃富道:「我們去看看盛掌門那傢伙在什麼地方,還不知道他吃不吃蘑菇三鮮湯呢!」

「主人,小的知道盛老雜毛在什麼地方!」納甲土屍道。

「哦,他在哪裡?」江帆道。

「主人,盛老雜毛就在那邊的房裡呢!」納甲土屍指了指遠處的房子。

江帆望了一眼,那是一棟獨門獨院的房子,青磚碧瓦,房子建造十分精緻,看來那就是盛掌門的住房。

江帆與黃富立即悄悄靠近那棟房子,兩人距離房子大約一百多米地方停下,他們不敢前進了,怕被盛掌門察覺到了。

江帆立即打開天眼穴透視,他看到廚房裡盛婉君和另外一位年齡大約四十多歲的女人,那人長得和盛婉君十分相似,應該是盛婉君的母親。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盛掌門在書房之中,他正坐在桌前看書,廚房裡傳開女人聲音:「父親,吃飯了!」

盛婉君端著菜到了客廳之中,她把菜放在桌上,她的母親也端著兩盤才走了出來,「婉君,還有父親最喜歡吃的鳥蛋湯呢!你快去端來!」

「是的,我馬上就去!」盛婉君答應道,她立即朝著廚房走去。

此時躲在外面江帆聽到了鳥蛋湯,「小富,機會來了,我給盛老雜毛添點好東西去!」江帆悄聲道。

「帆哥,小心點,不要被盛老雜毛察覺了!」黃富叮囑道。


「嗯,我會隱藏氣息,他感覺不到的。」江帆點頭道。

嗖!江帆使出茅山千里急行術,眨眼間就到來了廚房裡,江帆立即從懷裡摸出一顆珠子,輕輕地刮下一點粉末,迅速用湯勺一下,立即遁入地下消失不見。

盛婉君進入廚房端著鳥蛋湯,朝著客廳走去,她聞了一下,「嗯,真香,母親的鳥蛋湯做的真好!」盛婉君微笑道。

盛婉君到了客廳,「父親,你喜歡吃的鳥蛋湯來了!這可是母親用野山鷹蛋做的!」盛婉君微笑道。

「哦,是野山鷹的鳥蛋啊!太好了!我最喜你母親做的鳥蛋湯!」盛掌門喜悅道。

「那你就多喝點吧!」盛婉君母親微笑道。

盛婉君把湯放在盛掌門面前,盛掌門立即拿起碗和湯勺舀了一碗,「嗯,真香呀!」盛掌門立即細細品嘗鳥蛋湯。

盛掌門很快就把手中一碗湯喝完了,接著他又舀了一碗,接著喝,「婉君,你也喝點吧,女人喝湯是最好的,飯前喝湯,苗條健康!」盛掌門笑道。

「是嗎,那我也喝一碗!」盛婉君立即拿著碗舀了一大碗湯。

遠處的江帆看到盛婉君也喝湯,不禁咋舌道:「呃,婉君也喝湯了!那太好了,我就順帶幫你瀉火了!」

「帆哥,你在盛掌門鳥蛋湯里放了什麼葯?」黃富道。

「嘿嘿,我放了色蟲珠!」江帆壞笑道。

「呃,色蟲珠啊!那盛掌門的老婆慘了!」黃富驚嘆道。

「呵呵,那個盛婉君也喝了!」江帆笑道。

「啊,那她慘了,那還不要發狂啊!」黃富驚呼道,他可知道色蟲珠的厲害,那藥性猛烈,比西班牙蒼蠅粉厲害百倍。

「嘿嘿,我可沒讓她喝,是她自己喝的,實在不行,我就幫她去火嘍!」江帆笑道。

「呵呵,帆哥,你這招真夠毒的,盛掌門恐怕要精盡人亡吧!」黃富壞笑道。

「哦,那就看他的造化了,如果他大難不死,那最少也要幾天才能起床吧。」江帆道。

突然遠處出現了火光,「哦,傻蛋放火燒茅房了!看來巴豆湯起效了!」黃富笑道。

雲霄派弟子正捂著肚子爭先恐後地沖向茅房,可是他們剛要進入茅房的時候,突然茅房起火了,「哦,茅房起火了,怎回事?我肚子疼,我要上茅房啊!」

「不行了,我實在是忍不住了!」

「哦,我已經拉在褲襠里了!」

「哦,怎麼回事,這麼多人都拉肚子?」

「肯定是蘑菇三鮮湯有問題!快去稟報掌門!」立即有人跑去稟報盛掌門。

此時的盛掌門正感覺到渾身發熱,心神蕩漾,他拉著盛婉君的母親,「小寶貝,我們去休息吧!」盛掌門色迷迷道。

盛婉君母親臉立即紅了,瞪了盛掌門一眼,「老盛,你怎麼了,大白天的當著女兒開什麼玩笑!」

盛婉君也感覺到口乾舌燥,她急忙站了起來,「怎麼回事,我怎麼想那了呢?」盛婉君暗自道,她想起了江帆和自己瘋狂的事情了。

她現在渾身難受,恨不得發泄一下才舒服,她立即出了門。此時盛掌門已經忍不住了,他一把抱起盛婉君的母親,「哎呀,老盛,你不要亂來!叫人看見影響不好!」

「沒事,中午沒人來,婉君剛才出去了,我們就好好瘋狂一下吧。」盛掌門抱著盛婉君母親王房裡走去。

「老盛,你怎麼了?你是不是發神經啊!」盛婉君母親吃驚道,盛掌門從來沒有這麼瘋狂過,他在那方面一直循規蹈矩的。

「哦,我實在是忍不住了,我好想要你!」盛掌門的鼻血都流了出來。

遠處正躲著偷看的江帆和黃富都驚呆了,「哦,帆哥,色蟲珠真霸道!盛掌門這次真是慘了!」黃富驚嘆道。

「呵呵,盛婉君出來了,我去幫她瀉火去!」江帆壞笑道。

盛婉君出門后,她直接朝著雲霄派的居住區奔跑過去,此時她滿腦袋都是男人,只要是遇到男人,誰都行,只要解渴就行。

突然江帆擋在盛婉君面前,「婉君,好久不見,你這是做什麼去呢?」江帆笑道。

盛婉君吃了一驚,「你沒死!」盛婉君震驚道。

「呵呵,我怎麼會死呢,你是不是想我了!」江帆一把摟住了盛婉君,手不老實起來。

盛婉君再也忍不住了,她爆發了,「哦,你快給我!」盛婉君喊道。

「嘿嘿,那我們去樹林里吧!」江帆抱著盛婉君進了樹林。

不知道過了多久,江帆出來了樹林,盛婉君已經昏睡過去了,「我靠,盛婉君真是太瘋狂了!要不是我替她去火,估計她要爆裂而亡呢!」江帆搖頭道。

江帆立即回到盛掌門住處,黃富還在那裡監視呢,「小富,盛掌門情況如何?」江帆道。

黃富一臉震驚,「帆哥,你的色蟲珠真是太霸道了,盛掌門的老婆被他搞昏死過去了,隨後他去後山去了!」黃富道。

「哦,盛掌門去後山做什麼?」江帆驚訝道。

「嘿嘿,當時我也納悶呢,悄悄地跟著他去後山,你猜怎麼著了?」黃富笑道。

「難道他後山養了女人?」江帆猜測道。

「哈哈,哪裡去女人啊,後山是雲霄派的養殖場,那裡豢養了十幾頭劍背豬呢!」黃富笑道。

江帆當即明白了,「你的意思是盛掌門找劍背豬瀉火去了?」江帆驚訝道。

黃富點頭道:「帆哥,你真厲害!被你猜中了!盛掌門真是太牛了,他一連干倒了六頭劍背豬才昏倒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呃,沒想到色蟲珠藥力如此霸道,盛掌門人呢?」江帆道。

「盛掌門已經被盛長老等人抬回屋裡去了,現在還沒醒過來呢!」黃富道。

「呵呵,估計盛掌門這幾天是別想起床了,估計他也報廢了!以後也可修鍊《葵花寶典》了!」江帆笑道。

「那個盛婉君怎麼樣了?」黃富道。

「呵呵,盛婉君真是太瘋狂了,又喊又叫的,簡直瘋了!對了,那些喝了巴豆三鮮湯的人怎麼樣了?」江帆笑道。

「哦,那些喝巴豆三鮮湯的人情況我不太清楚,你還是問傻蛋吧,他還在那裡監視呢!」黃富道。

江帆立即傳音給納甲土屍:「傻蛋,那些喝了巴豆三鮮湯的人怎麼樣了?」


「主人,太搞笑了,那些人爭著上茅房,突然茅房起火了,他們沒有地方上茅房,好多人都拉在褲襠里了!」納甲土屍笑道。

「哦,太好了,傻蛋,趁他們拉得渾身無力的時候,你去放火燒他們的房子!」江帆傳音道。

「好的主人,小的這就去放火!」納甲土屍立即去放火去了。

「呃,帆哥,你這招他狠毒了,此時再放一把火,那雲霄派基本上就完蛋了!」黃富冒汗道。

「嘿嘿,我們來這裡目的就是要雲霄派煙消雲散!」江帆壞笑道。

片刻之後,雲霄派四處濃煙四起,「哦,起火了!快救活!」立即有人驚呼道。

那些弟子的住房燒起來后,立即有弟子跑來稟報盛掌門,可是盛掌門已經昏睡過去了,盛長老立即趕過去指揮眾弟子救活。

可是那些雲霄派弟早就拉得渾身乏力,哪有力氣去救火呀!只有眼睜睜地望著房子燃燒。沒有多久,雲霄派變成了一片火海,那些雲霄派弟子嚇得跑到了山下。

盛長老離開之後,江帆立即在盛掌門的房子後院放了一把火,那些弟子只要把盛掌門和他老婆一起抬著跑下了山。

幾個小時候,雲霄派被燒成一片廢墟,盛長老在山下望著殘牆斷壁,不禁扼腕頓足悲傷道:「天啦!一天之間,我雲霄派化為灰燼!數千弟子拉肚子,掌門昏迷不醒,難道要天要絕我雲霄派!」

「長老,此事蹊蹺,這分明是有人暗害呀!」雲霄派孫長老道。

盛長老點頭道:「嗯,今天事發突然,首先是眾弟子鬧肚子,然後是起大火,還有盛掌門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到底是誰做的呢?」

「肯定是有人在我們吃的菜裡面放了葯,要不然這麼多弟子都拉肚子!」孫長老道。

「哼,今天廚房裡是那些廚師做菜,給我站出來!」盛長老怒喝道。

人群中站出了六名廚師,他們滿臉都是煙灰,渾身哆嗦地站在那裡,「長老,我們可沒有下藥啊!」

「哼,你們六人之中肯定有人是內奸!必須嚴格審查!」盛長老厲聲道。

那六名廚師頓時嚇得跪下地上,「長老,我們可都是對雲霄派忠心耿耿啊,我們不是內奸!」

「哼,菜都是你們做的,就算你們不是內奸,你們也嚴重失職!來人,把他們全部捆起來!」盛長老怒喝道。

「長老,我們冤枉呀!我們沒有下藥!」六人立即喊叫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