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一次的例會也正常進行着。

唐品馨坐在會議桌中間,正傾聽着各高層的工作彙報,她的手機突然閃爍了起來。

她淡淡的瞄了一眼屏幕,是顧時宇打來的。

眉頭微皺了一下,伸手掛斷了電話,想着開完會再回復他。

而這時,坐在她旁邊的傅承若的手機震動了一下,進來一條信息,只有短短的一句話“日本北海道地震,總裁失聯”,足以嚇得他的手機掉落地上,臉色瞬間煞白。

衆人都向他投去訝異而疑惑的目光,很好奇這位沉穩冷酷的保鏢看到的是什麼信息,居然嚇成這樣。

包括唐品馨,也詫異的看了看傅承若,然後把目光移向地上的手機。

傅承若神情呆滯的看着唐品馨,眸底裏閃着從未出現過的驚慌。

“承若,怎麼了?”唐品馨一邊詫異問道,一邊彎腰伸手去撿傅承若的手機。

傅承若回神,看到唐品馨撿手機,下意識不想讓她看到上邊那句話,迅速彎腰,更快一步撿起了手機,放回口袋裏,眼睛莫名泛紅。

“承若,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唐品馨又問了一遍,認識傅承若這麼久了,她還是第一次見他如此驚慌。

“沒……沒事。”傅承若的眸光閃爍着,聲音有些哽咽。

“會議繼……”唐品馨的話還沒說完,她的手機再度閃爍,這回是毛小羽打來的電話。

本來她是不想接過,但,傅承若的反應讓她莫名不安,所以,她對衆高層說了一聲“不好意思”,便拿着電話走出門口接聽。

“喂,小羽。”

“品馨,不好了,不好了,日本北海道地震,安勁說聯繫不上總裁…….”

“轟!”

毛小羽的話如同一個悶雷打在了唐品馨的頭頂,轟得她腦子一片空白,毛小羽後邊說了什麼話,她都聽不見了。

“啪”的一聲,她手裏的手機掉落地上。

“二少奶奶,別擔心,一定會找到總裁的。”傅承若走到了唐品馨身後,低聲安慰着她。

唐品馨的呼吸一窒,身體控制不住的在發抖,淚水瞬間模糊了視線,但,她卻倔強的不讓眼淚落下,彎腰撿起了手機,撥打容陌川的號碼,卻聽到了冷冰冰的機械化的迴應:您撥打的號碼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後再撥……


“不會的,陌川不會有事的!”唐品馨突然崩潰大叫,跑回了辦公室,傅承若緊緊跟着她。

會議室裏的人,聽到她的叫聲,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不知道是誰說了一聲:“日本七級地震,災情嚴重。”

“日本地震了?”

衆人紛紛露出了震驚,用電腦的用電腦,用手機的用手機,都搜查起日本的地震的消息。

何力連忙起身,跑出會議室,跑向唐品馨的辦公室。

方曼與唐司詩看了新聞後,對視了一眼,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笑意。

“哎呀,好慘呀。”方曼故作出一副悲痛的樣子,又說:“聽說容陌川也在日本出差,不知道怎麼樣了?”

衆人一聽,再度震驚,才明白剛纔傅承若與唐品馨失常的反應是爲何事。

“看唐品馨剛剛的反應,應該沒什麼好事。”唐司詩撇了撇嘴,說道。

“怎麼說她也是你姐姐,我們去安慰一下她吧。”

“嗯,走吧。”

方曼與唐司詩起身走出了會議室。

辦公室裏,唐品馨淚眼模糊的瀏覽着從日本傳回來的地震災情,看着那些悲壯慘烈的畫面,她感覺到呼吸都痛,整顆心才揪得緊緊的。

“承若,聯繫上陌川了嗎?”她顫抖着聲音問道。

“沒有。”傅承若搖頭,眼眶紅紅的。

“不行,我要去日本,我要去找他……”唐品馨再也坐不住了,起身衝向門口,猛然撞上了剛剛來到了方曼。

“啊!”方曼被撞得連連後退,撞上了後邊的唐司詩。


“噢,好痛呀!”唐司詩生氣怒吼。

唐品馨也被強大的反彈力撞得後退了幾步,傅承若手急眼快的扶住了她。

“二少奶奶,你沒事吧?”

唐品馨腳步還沒站穩,便推開了他,再次跑向門口,卻被方曼與唐司詩攔住了。

“滾開!”她紅着眼睛怒吼。

“哈哈哈,唐品馨,你說得沒錯,人在做天在看,看來老天也對你們的所作所爲看不過眼了,哈哈哈……”方曼得意的諷刺着。

唐品馨的心刺痛不已,她沒有心情跟方曼糾纏,一把推開了她,衝出了門口。

傅承若與何力緊緊跟着。 “哈哈哈,震得好,震得真好,大快人心,哈哈哈……”方曼瘋狂的笑着,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唐品馨,沒有了容陌川,我看你還能橫行到什麼時候?”唐司詩扯着詭異的笑容,陰陰笑着。

“二少奶奶,你冷靜些,老爺來電話了,讓我們回容園。”傅承若拉住了盲目亂跑的唐品馨,把她拉回車上。


“不會的,陌川不會有事的,他不會拋下我的……”唐品馨一直喃喃着這句話,臉色蒼白如紙,淚水一串串的滑下,她的手在抖,身體在抖,彷彿連心臟也在抖,如同置身冰窖裏一樣,被一股冰冷重重包圍着。

“唐總,你先不要慌,容總這麼聰明,一定可以避過這場劫難的。”何力安慰着唐品馨。

“對,二少一定能避過這場劫難的。”傅承若接話,似在安慰唐品馨,又似在安慰自己。

唐品馨擡手緊緊的捂着胸口,默默的在祈禱着容陌川平安。

…….

容園大廳,人心惶惶,一個個都因容陌川的失聯而憂心忡忡,但,有的是真的擔心容陌川的安危,而有的則裝出一副擔憂的樣子,他們是肖風肖雪,表面上很擔憂,心底裏卻幸災樂禍,恨不得容陌川真的死在地震中了。

容陌天煩躁的扯開了領帶與襯衫上邊的扣子,來回在客廳裏走了幾圈,突然停在了安勁面前,生氣的逼問:“安勁,陌川去日本到底爲何事?”

“什麼爲何事?難道陌川去日本不是出差嗎?”容裕霆聽出了端倪,詫異追問。

“不是工作上的事情,他說有些私事去日本幾天。”容陌天回答父親的疑問。

“私事?什麼私事?”宮燕歌哭紅了眼睛。

安勁低着頭,沒有吭聲,他真的很後悔沒有跟着容陌川一起去。

“到了這個時候,你還不說嗎?”容陌天怒吼。

“說吧,安勁。”容裕霆聲音悲涼的開口,自從聯繫不上容陌川后,他似乎瞬間蒼老了許多,整個腰身都變得佝僂了。

安勁咬了咬牙,說道:“我們查到二少奶奶走失了好多年的哥哥的消息,二少爺這次去日本就是因爲這事。”

“什麼?又是唐品馨這個災星,她嫁進了我們容家後,就一直麻煩不斷,災難不難,我就說遲早有一天會連累陌川的,你們看,現在印證了吧!”宮燕歌悲憤的說着。

“品馨也不知道日本會地震的……”

“你還幫着她,如果不是她,陌川會去日本嗎?會遇上地震嗎?會失聯嗎?容裕霆,我跟你說,要是陌川真的有點三長兩短,我跟你沒完,嗚嗚……我也不活了……嗚嗚……”宮燕歌憤怒的打斷了容裕霆的話,說着說着,就嗚嗚的大哭了起來。

肖風與肖雪暗暗對視了一眼,眼神裏流露出幸災樂禍。

“老爺,二少奶奶回來了。”管家走到容裕霆身邊通報。


“她還敢回來?”宮燕歌聞言,赤紅着眼睛怒吼。

唐品馨踏進門口,剛好聽到了宮燕歌的怒吼,客廳裏,容家所有人都齊聚在一起,電視裏播放着日本地震的新聞。

“爸,有陌川的消息嗎?”她第一時間衝到容裕霆面前詢問。

話音才落,眼前黑影一晃,“啪”的一巴掌狠狠的落在她臉上,容裕霆想阻止都來不及了。

唐品馨整個人被強勁的巴掌打得身體都轉了半圈,臉上火辣辣的疼痛着,嘴裏涌出了一絲鹹鹹的腥味。

“唐品馨,你這個掃帚星,都怪你,都怪你,嗚嗚……”宮燕歌激動的怒吼着,甩了唐品馨巴掌的手,劇烈的在顫抖着,掌心紅通通的,也火辣辣的疼痛着,這一巴掌她幾乎用盡了全力甩過去的。

“燕歌,你先冷靜點,別太激動了。”容裕霆上前扶住了宮燕歌。

“別碰我,你這個罪魁禍首,都是你把這個災星引進來的,嗚嗚……容裕霆,我恨你……嗚嗚……”宮燕歌激動大叫,推開了容裕霆。

“媽,別這樣,陌川不會有事的,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容陌天也上前摟住母親安慰。

“陌天,媽的心好痛,好痛呀,你跟陌川都是媽的心頭肉……”宮燕歌伏在兒子的懷裏,捂着胸口痛哭。

唐品馨低垂着頭,默默流淚,她到現在還不知道宮燕歌爲什麼打她?直到宮燕歌再度怒吼着撲向她,她才知道容陌川去日本不是出差,而是幫她尋找哥哥。

“你找哥哥爲什麼不親自去?爲什麼要讓我的陌川去?爲什麼失聯的不是你?嗚嗚……”宮燕歌揪着唐品馨的領口憤怒質問着。

唐品馨愣愣的睜大淚眼,顫着聲音問道:“你說陌川去日本是爲了幫我找哥哥?”

“你別給我裝了,一下子你媽出事,一下子你爸出事,現在又輪到你哥了,唐品馨,你是不是要害死陌川才安心?”

“媽,別這樣,你放開品馨的衣服。”容陌天摟住母親往後拖。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去日本是爲了幫我找哥哥……”唐品馨愧疚不已的喃喃着,如果知道的話,她一定會親自去的。

淚水滾滾而出,順着蒼白的臉滑下,跟她嘴角的血混在了一起,在下巴處留下了一條血痕。

“對不起,對不起!”她雙腿一軟,跪倒在容裕霆面前,愧疚痛哭。

容裕霆默默的轉開臉,眼睛紅紅的,他的心情很亂,心臟已經揪到了嗓子眼了。

“對不起有什麼用?對不起能讓陌川回來嗎?”宮燕歌又罵道。

唐品馨默默的承受着,心裏甚至涌起了等容陌川回來,她就離開他,不想再給他帶來麻煩與災難了。

“老爺,直升機已經準備好了,我們派了五十名保鏢去日本尋找二少爺。”沐坤跑進來彙報。

“爸,我想跟着一起去日本找陌川。”唐品馨突然起身,堅定說道。

“你別去添亂了,沒人有空照顧你。”宮燕歌嫌惡的瞪着唐品馨。

“我不需要別人照顧,我一定要把陌川找回來,如果找不到他,我也不回來的。”

“老爺,我也要去。”

“老爺,我也去。”

安勁與傅承若也堅定的上前表態。

“去吧去吧,都去吧。”容裕霆無力的揮了揮手。 “爸,我也去。”容陌天也出聲表態。

“陌天,你不能去。”肖雪一驚,下意識的反對。

“你他媽的,閉嘴,這裏沒你說話的份!”容陌天對着肖雪怒吼。

“肖雪沒說錯,陌天,你不能去,我一個兒子已經在日本失聯了,我不想另一個兒子也陷入危險裏。”宮燕歌死死的拉着容陌天的手。

“媽,我會小心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