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問一句,老者的疑問語氣就越發的重,最終這老者的眉頭皺了起來。

「這葉辰是何人?竟有此力量殺一位抱丹境強者?」老者緩聲言語道。

「根據調查,這葉辰是一個S市的孤兒,從小在孤兒院長大,而今他大學畢業後到了香江,偶然間進入陳式武館,這才有了他能夠打死四位宗師的實力以及一位抱丹境的強者。」那何秘書輕聲道。

哦?

「孤兒嗎?」老者輕語一聲。

「那……首長,你看是不是要關注他?」

「嗯!卻是要好好關注,如此一強者,已然到了可以無視國家規則的地步,不能放任不管,若有機會,去接觸一下,看他是否有意為我國工作。」老者點點頭,對何秘書說道。

「好的,我這就去安排!」

言罷,何秘書便是趕緊離開了這裏,他需要安排下去,對於這般強者,卻是不能有任何的大意。

「希望一切順利吧!」

輕語一聲,老者便又低下頭去,開市批閱起了文件來。

……

北京城內的一處軍方大院內,三男一女正一臉嚴肅的看着對方。

「元儀你執意要去?」一男子臉上嚴肅的看着那名女子,問道。

「是的,那個傢伙竟然有如此實力,不去一趟我不甘心!」被叫為元儀的女子,一臉的堅定,她點着頭說道。

「如果你被打死了怎麼辦?你不止只有你,還有你父母爺爺,他們若是知道你死了,他們會怎麼辦?」另一男子對她這般言道。

顯然這兩男子,均是不贊成這叫元儀的女子,去挑戰一個人。

「你們不會懂的,到了我這個境界,若是沒有生死搏殺,沒有死亡的感覺,根本不會有進步的可能。」那叫元儀的女子,站了起來,眼神凝神道。

「所以你非去不可?」

「是!」

……

沉默半晌,兩男子終是只得滿臉無奈的點頭,「好吧,我們也去,這樣也能有個照應。」

聞言,元儀並不答話,顯然是默認了他們的話。

。 開車進門,是一條寬大的筆直通道,兩側有翠綠的草坪,低矮的灌木,各種奇花異樹。

園林很考究,看上去讓人賞心悅目。

盡頭是小廣場,中心處是一個噴水池,

花小寶幾人的車輛就暫時停在了這裏。

下了車,觀望了一下四周的環境,覺得這間別墅真的很氣派,特別是這個花園很大,聞着久違的草木氣息,讓人心曠神怡。

別墅的主屋是一棟四層的現代式建築,正門的位置很高,應該算是在二樓,得通過兩側的寬大弧形階梯上去。

底層應該是車庫和儲藏室,以及一些別的用途。

沿着弧形階梯走到頂端,是一個寬大的平台,然後抬眼就看見了高大的正門。

棕紅色的木質雙開大門,上面刻着各種圖形暗花,高端大氣。

章太太拿出一張精緻的卡片,在門縫處輕輕一比劃。

「咔!」一聲輕響,大門緩緩打開。

邁步而入,花小寶立即被眼前的豪華裝修給驚住了。

這原主人,一定非常講究,肯定請人專門設計過。

極盡奢華的大廳,繁複又透著現代感的燈飾,各種各樣的傢具陳設,每一處都透著巧妙的構思,奢華而不臃腫。

百里桃花忍不住走了進去,這裏看看,那裏摸摸,時不時發出一聲驚呼,滿心的歡喜模樣,像一朵綻放的妖艷桃花。

花小寶不由得放棄了觀看這屋子的奢華,而將目光投注到自己這位漂亮的助理身上。

她披散著波浪的長發,耳珠上的耳飾輕輕搖晃。

她今天穿着一身酒紅色的貼身長裙,將其胸前的飽滿,身後的圓潤,以及身材的修長完全勾勒出來。

轉動間,裙擺飛舞,高跟鞋在地板上發出嘚嘚嘚的脆響,配上那輕吟的歡笑聲,迷人的笑容,讓人為之痴迷。

花小寶心跳不由得加速,這是他見到桃花最開心,最美的一次。

特別是那一雙迷人的桃花眸子,媚惑而不妖,勾魂而不淫。

望之,一眼心動,既而心慌,既而心迷。

花小寶不由自主緩慢來到她身邊,說道:「喜歡這裏嗎?」

百里桃花回頭露出一個醉人的笑容,歡喜地點頭,說道:「嗯,喜歡!老闆,咱們買下這裏好不好?」

說着,她主動勾上花小寶的脖子,滿臉期待地看着他,身上散發出來的芬芳香氣,更是直入花小寶心田。

花小寶伸出手指,輕輕在她漂亮的瓊鼻上刮蹭一下,憐愛說道:「好,只要我的桃花喜歡,那就買下來。」

「太好了,謝謝老闆。」

百里桃花也不顧在一邊尷尬站立的章太太,主動在花小寶嘴唇上輕輕吻了一下。

惹得花小寶心癢難耐。

這還沒完,百里桃花又湊到他耳邊,說出一句讓他心潮澎湃的話來。

「老闆,桃花已經準備好了,你要在這裏吃掉我嗎?」

嘶~花小寶瞬間熱血沸騰,那該死的親戚終於走了。

同時,內心感嘆:「桃花你太迷人了!讓我怎能不欺負你?」

百里桃花紅唇輕咬,吐氣如蘭,在花小寶耳邊,顫抖說道:「老闆,我已經等不及了,現在就想在這房子裏,讓你欺負我。」

花小寶內心猶如萬馬奔騰,真害怕自己一衝動,把持不住,就把桃花就地正法了。

他趕緊逃離這嬌艷的魅惑,對章太太道:「章太太,這房子多少錢?我買了!」

章太太一聽,喜出望外,自己對這房子一句話都還沒有誇呢,沒想到事情就成了。

她說道:「這別墅是一位老闆剛裝修好的,本來準備近期搬進來,但由於出了點事,所以,急着出手。」

花小寶直接打斷她說道:「不要賣關子,直接說底價,多少錢?現金成交。」

章太太立即道:「原價一個億,現價六千萬,但要現款。」

花小寶立即拍板,豪氣說道:「成交,什麼時候可以辦完手續?」

這位帥氣的小哥哥真是太痛快了!章太太心花怒放,說道:「三天,三天時間就夠了!」

花小寶哪裏等得了三天,他他一刻都不想等。

「最快要多久?」

章太太道:「一天,再快也不可能了,因為有一些程序是必須要走的,不能免。」

花小寶沒辦法,只好說道:「那好吧,就這麼定了。」

「沒問題。」章太太求之不得。

接着,大家也沒有心情看房子了,想看,以後天天都可以,所以,立即回去辦手續。

來到門口,章太太說道:「花先生,其實另一家的房子也不比這裏差的,還是鼎鼎大名楚家的房子。」

聽家這話,花小寶不由得心中一驚,不會是自己五老婆六老婆的房子吧?

花小寶道:「你說的楚家,是不是最近新聞上那個楚家?」

「對呀,就是那個楚家,有一對雙胞胎女孩,都上了朱顏榜那個楚家。」

果然,正是自己五老婆六老婆的家,沒想到她們都窘迫成這個樣子了,需要變賣自己的房產了。

花小寶決定過去看一下,說道:「那咱們也去看一下那家的房子吧。」

章太太一聽,心道:「糟糕,這不是要變卦吧?」

她道:「那這裏的房子呢?還要嗎?」

百里桃花也同樣看了過來,有着同樣的疑問?

花小寶知道她們誤會了,說道:「要啊!怎麼不要?要是那一家的房子可以,咱們買了投資嘛!」

百里桃花一想,對呀!老闆不是想要賺錢,這買房賣房就可以呀!

她也立即說道:「對,咱們應該去看看。」

章太太再次心花怒放,這可是大生意啊!

「好呢,馬上就帶你們過去,那房子離這裏不遠,都在碧海灣里呢,不過,也有可能賣出去了,因為信息已經掛出來不少時間了,不是我們的獨家。」

「沒關係,過去看了再說。」

三人再次出發,向著楚家而去。

此時,楚家門口。

楚雄華與楚蠻兒姐妹,正在將一些東西搬上一輛老舊的麵包車。

關好車門,兄妹三人全都轉頭看着這個住了許多年的房子,心裏就打翻了五味瓶,各種滋味湧上心頭。

隔着門,裏面一名四十多歲的婦人,對幾人說道:「東西拿完了你們就趕緊走,記住,這裏已經不是你們家了,以後也不要來了。」

楚蠻兒抹了一把眼角的淚水,轉身說道:「咱們走吧,這裏再也不屬於我們的家了。」

「姐,我還想看看,我捨不得,嗚……」說着,楚奴兒捂嘴,流下了心酸的淚水。

曾經自己的家,如今這樣被人嫌棄地趕走,滿腹的委屈與不甘,都化作了滾燙的淚水。

楚蠻兒伸手將她樓進懷裏,說道:「奴兒,咱們以後會有更好的家,一個我們自己打拚出來的家,一定會比這裏更好。」

「嗚……嗚……」楚奴兒哭得更厲害了。

楚蠻兒也被影響,這些話只她能安慰自己罷了,她甚至都不知道,明天該怎麼辦?

想着,也委屈地流下了淚水。

這是一個家族敗落的真實寫照! 「一床棉被就能擋火?柳璟媳婦是急傻了吧。」

「你們還愣著幹嘛,趕緊救火啊。」

外面救火火熱朝天,屋裏裏面濃煙滾滾,放眼望去都是火海,王竇兒闖進裏面以後便迷失了方向。

「小寶……」

王竇兒大叫了一聲便劇烈地咳嗽了起來。

裏面的煙太濃了,就算她已經弄濕了手帕捂在口鼻之間已經抵擋不住。

而且濃煙熏得她有些睜不開眼睛,她只能勉強摸索著前行。

她的叫喊得不到回應,她的心越變越懸,心裏的擔心就像降臨的夜幕般,無邊際地把她的心緊緊地包裹住。

「娘親……」

王竇兒突然聽到了一句微弱的低叫聲,就在她的附近。

她的心裏一喜,也顧不得這把聲音聽起來並不像小寶的聲音直直地沖了過去。

終於,她在角落裏找到了已經昏死過去的孩子。

不是小寶,他是劉雲和孫狗子的兒子狗蛋。

王竇兒只愣神了幾秒便抱着那孩子往外沖。

中途,燒斷的橫樑狠狠地砸朝她倆人砸來,幸好她躲得快,不然那根橫樑就算已經燒斷了,但打在身上估計還是會疼得暈死過去。

不能再拖延時間了,她還進來找小寶。

她一鼓作氣地抱着狗蛋一鼓作氣沖了出去。

大家在外面一邊救火,一邊焦急地等待。

好不容易看到一團棉被從火場里沖了出來,柳叄急忙走過去接應。

他接過王竇兒懷裏的孩子時,明顯愣了一下。

「這……」不是小寶。

「你讓水娣幫忙看看這孩子,我先去救小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