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個善良仁厚的人」卓曄趕緊補救自己的失誤。

「哦,是這樣」太后聞言,面部肌肉果然放鬆了下來。但隨即,神色又有些黯然了。

是她不夠善良,做事太狠厲了么所以老天不待見她,雖是本國最有權勢最尊貴的女人,可是,她的亡夫從不曾愛過她,那個曾經唯一把她當朋友的女人,也已離去,只留的,只是讓她無盡的怨怒與嫉妒

如今,連她的兩個親生兒子也與她翻了臉

「太后」卓曄見太后神色越來越悵然,久久的愣神不語,不禁輕喚了一聲。

太后回過神來,沖卓曄嘆氣道:「臨歌那孩子,雖不是我親生的,卻是在我身邊看著長大的,與我親生的也沒什麼不同的,前幾年一直擔心他身上的毒,現在毒解了,又有人要害他,哀家跟他真是操不盡的心啊,他母妃在天上看著,怕也是放心不下的吧」

「太后不必擔心,我之前便說過,瑾王是個有福的人,以後他會幸福快樂,平安長命的。」卓曄知道太后那番話是試探,不過,她就等著她的試探呢

「是么你確定不會是在寬哀家的心吧」太后問這句話時,緊緊的盯著卓曄的眼睛。

「是的,太后,我以我的身份發誓,我確定」卓曄迎著太后的目光,不卑不亢,十分認真的說。

太后沉默了片刻,之後幽幽的吐了口氣:「有你這句話,哀家就放心了。」頓了一下,又沖卓曄道:「時候不早了,你回去歇著吧」

「是,太后也早些歇息,民女告退。」卓曄起身,走至門口,忽然又回過頭來,欲言又止的喚了一句:「太后」

「嗯」太后抬眼:「你還有什麼話要對哀家說么」

「太后,其實,執著一些根本不可能實現的事情,會很累,也會讓自己變得越發的偏激,有時候,放開了,才能活得更輕鬆,才能感受得到已經擁有的幸福。那日,卓曄也曾說過,您也是個有福的人」

方才的話題涉及鳳臨歌中毒的事,太后可能是出於謹慎,方才支開了伺候的人,不過,也正給了卓曄講這番大膽言論的機會,雖還不算太直截了當,但意思很明確,並不好讓其他的人聽見。

卓曄相信太后肯定聽得懂,她也不想看太后聽了這話后的反應,言罷,快步出了房門。

太后聽了卓曄這番話,臉色果然變了,先是一臉陰霾的怒氣,但她很快便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沒有發作。

待卓曄的身影不見后,太后已經冷靜了下來,隨即,神情便變得有些恍惚茫然了

放開了才能活得輕鬆么

太后愣愣的出了半晌的神,最後唇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苦笑,那件事,她還能不放下么她的兩個好兒子,已經在著手打壓和剝奪她手中的勢力了吧

她現在,只是一個困在深宮中,養老等死的老婆子了

可是,這一輩子的不甘深深的種進了她的心裡,她又要如何才能做到放下呢

卓曄出了太后的寢宮,隨著帶路的小太監樣走出沒多遠,便看見不遠處,有一個人影一閃而過,好像,還回頭看了她一眼

&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00推薦閱讀:夜寰

nbsp;此時天已經漸黑了,影影綽綽的,卓曄只看見是個模糊的紫色身影,但是,卻給她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卓曄疑惑的蹙眉,應該是個女人,可是,是誰呢她在宮裡不認識幾個人啊

一路回了庭芳齋,卓曄依舊沒想出個所以然來,便暫時把那身影拋出了腦後。

早晨起來,卓曄去梅園散步,走到園子門口時,忽然頓住了腳步,她想起為何覺得昨晚那個人影眼熟了

那個一閃身便飄出去很遠的姿勢,跟那日在這裡假裝撞到她,塞給她字條的宮女閃身的姿勢一摸一樣

卓曄心裡一驚,她怎麼會把這個人給忘了呢這個人到底是誰是誰指使她送字條給自己的其目的是什麼會是陰謀么如果太後知道了那字條的事,那麼她今日的謊言就要被拆穿了

卓曄顧不得散步了,急急的回了庭芳齋,支開幾個太監、宮女,將巧靈單獨叫進了房內。

巧靈知道卓曄是有話要對她說,也不多問,只等著卓曄開口。

「巧靈,這宮裡的人,能想辦法查么」卓曄一臉凝重的問。

巧靈聞言,吃了一驚:「姑娘要查誰」

「我不知道她是誰,應該是個年紀很輕的姑娘,穿紫衣服,武功高強。」卓曄頓了一下,又壓低了一聲說:「可以先往太後身邊查。」

那女子知道有人要害鳳臨歌,而且昨晚又出現在慈華宮附近,不管她是誰,其背後的主人又是誰,但很有可能,目前是安插在太後身邊的。

「紫色衣服」巧靈一邊思索,一邊說:「如果那人穿的衣服是宮女衣裙的樣式,又會武功她應該是內宮的近衛宮女吧,一般的宮女,可不會穿紫色的衣裙」

「哦近衛宮女么」卓曄挑眉,那範圍倒是縮小了。

巧靈又繼續道:「如果這是太後身邊的近衛宮女,那倒不用派人去查了,據我所知,太後身邊有兩個近衛宮女,一個有三十幾歲了,名叫紫離,一個與我年紀相仿,名叫紫蘇。」

「可以排除那位紫離。」卓曄聽過那人的聲音,很年輕,而且身形也像少女:「那個紫蘇么」

卓曄沉吟了片刻,抬腳尋了把剪刀,走到案幾前,裁了一條宣紙,對巧靈說:「過來,幫我寫幾個字。」

沒辦法,她的毛筆字太難看了

巧靈疑惑的走上前去,研墨,提筆沾好墨汁,問卓曄:「姑娘,您要巧靈寫什麼」

「在這字條上,寫來找我三個字。」

「只寫這三個字」巧靈問。

「對。」卓曄點頭。

巧靈依言寫好,放下筆,吹乾字條后,遞給卓曄。

卓曄卻沒有伸手接字條,而是對巧靈說:「這張紙條,你想辦法讓那個紫蘇看到,但是不要讓她發現你。」

ps:白天可以呼一天,晚上更新。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 永恆的靜寂 以下為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對於巧靈的身手,卓曄還是很有信心的,她相信鳳臨策安排在她身邊的人,武功不會太差,而且她是親眼見過巧靈動武的人。

雖然那個紫蘇也會武功,但是不用交手,只趁她不注意,悄悄的送張紙條,巧靈應該是能辦到的。

「好,巧靈會送到,姑娘請放心」巧靈也不多問,把紙條收了起來。

卓曄點頭,暗暗握拳,如果紫蘇不是那個送字條給她的人,看到她讓巧靈寫的條子,只會莫名其妙,不會來找她的。

如果真的是紫蘇,那她一定會知道現在的這字條是卓曄送的,也一定會來見她因為卓曄知道了她是誰了,她會擔心卓曄把她供給鳳臨策或鳳臨睿。

如果她沒惡意,跟卓曄解釋,當然比給鳳氏兄弟解釋來得輕鬆,如果真有什麼陰謀,那麼她會來殺人滅口

上午卓曄上禮儀課的時候,巧靈趁大家不注意,悄悄的離開了庭芳齋,過了半個多是時辰才回來。

午間休息,巧靈拿了帕子,一邊給卓曄察汗,一邊沖她暗點了一下頭。

卓曄明白,巧靈已經把事情辦妥當了,但心裡並沒有輕鬆的感覺。

用過午膳后,卓曄要回房休息,給巧靈遞了個眼色,巧靈會意的跟了進去。

「巧靈,今天晚上可能要辛苦你了,在暗中守著點。」卓曄說。對方是會武功的人,她就是一個普通的弱女子,若對方真有什麼歹意,她的處境可是很危險呢,說一點都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

雖然她有「元素手鏈」護身,但那玩意殺傷力太大,不到萬不得已,她真不想動用那東西。

「姑娘,您是說,那人那人會對你不利嗎那,還是想辦法通知王爺吧,或者讓梁大哥派些人手過來」

這幾日發生的事情,巧靈不曾細問卓曄,只是卓曄吩咐什麼她就去做什麼,如今聽卓曄如此說,巧靈頓時緊張了起來。

「也許對方沒什麼歹意的,你不用緊張,我讓你守著,只是防範罷了。」 緋色情人:總裁的枕邊歡 卓曄忙先安撫似的說:「不要告訴王爺,也不要驚動其他人。」

「可是姑娘」巧靈還是不放心。

「就這樣吧,你還不相信我嗎如有意外,我只是不想在這皇宮裡動手而已,才讓你暗中守著的。」

巧靈忽然想起卓曄的身份,想起前往北方戰地的路上遇襲時,卓曄用「法力」造成的「人間煉獄」,不由激靈靈打了個冷顫,立馬信了卓曄的話,點頭妥協:「那好吧,巧靈會在暗中守著姑娘的。」

「嗯,還有,如果對方沒有動手的意思,你不要出來,我只想和她談談。」卓曄有吩咐道。

「好。」巧靈聽話的點頭。

「這庭芳齋的其他人,晚間讓他們睡得熟一點。」卓曄又道。

「巧靈明白。」

晚間,卓曄洗過澡,拿了一本書說在案幾前慢慢翻看著,其實書里寫的什麼內容,她根本沒往腦子裡去。

一直過了三更天,整個庭芳齋靜悄悄的,依舊沒有任何風吹草動,卓曄的秀眉不由微微蹙了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00推薦閱讀:

起來,心裡暗道,難道是她猜錯了,真的不是那個紫蘇還是那人太沉得住氣

心裡正想著,忽見有微風吹過,案上的燭火也隨風輕輕搖擺了兩下

卓曄心裡一驚,順著風源吹來的方向望去,只見一個人影動作敏捷利落的從窗子翻了進來。

來人一身黑衣,臉罩面巾,只露著一雙幽亮的杏眼,站在距離卓曄不足兩米的地方,不聲不響地看著她。

緊身的夜行衣包裹著玲瓏有致的身軀,果然是個身形妙曼的女子。

「你來了。」卓曄放下手中的書,沖那人淺笑道。

那人依舊只是盯著卓曄看,不肯出聲。

「紫蘇,我們聊聊吧。」卓曄淡淡的說。

對方沉默不語,卓曄也不急。

「要坐下喝杯茶嗎」

紫蘇又沉默了半晌,終於開口了:「只昨晚一個照面,你便認出我了嗎」

卓曄聽其聲音,果然是那日在梅園撞她的宮女。

「是啊。」卓曄微笑承認。

紫蘇伸手,拉下臉上的面巾,露出一張秀氣的小臉,望著卓曄,輕嘆一聲道:「星宿神女,果然不簡單。」

今日看到出現在自己床頭的那張字條,紫蘇心裡真的吃驚不小,那日撞故意撞上卓曄,塞字條時,她試探過,這位星宿姑娘根本是個絲毫武功都不懂的女子,卻沒想到,只第二次的一個照面,她便認出了她,而且,還能在一天之內,神不知鬼不曉的放了紙條,通知她來見她

她一向對自己的武功很自信的,沒想到,她竟然一點都沒察覺那字條是何時送進她的房間的

卓曄不想和她打太極,平靜的看著紫蘇,直截了當的問:「紫蘇,你是什麼人」

「我是太后的近衛宮女啊,星宿姑娘您不是已經知道了么」

「紫蘇,我知道你聽得明白我的意思」

「嗯。」紫蘇點頭:「姑娘是懷疑我,還有其他的身份。」

「對,我是懷疑。」

「如果我說,我沒有其他的身份,也沒有人指使我那樣做,姑娘相信么」紫蘇很鎮定的說。

「哦」卓曄挑眉:「是么那說一個,讓我相信你的理由吧。」

紫蘇輕輕的嘆息了一聲,道:「我原本是武林中人,是機緣之下,被太后收入內宮做她的近衛宮女的,我的師門善用毒,所以這次的事件我知道。」

「那毒藥,是你給娟兒的」卓曄插話問。

「是的。」

「你繼續說。」卓曄只想知道,是出於什麼原因,紫蘇會背叛太后,偷偷的塞紙條給她。

「我我不想瑾王有事」紫蘇的嘴唇微顫了一下,這些年來,她很清楚,太后是不惜一切代價要置瑾王死地的,可是,就算瑾王的命該如此,她也不希望他死在自己的手裡

「哦為什麼」看著紫蘇那忽然變得複雜悠遠的目光,卓曄其實已經猜到了個大概。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以下為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對於巧靈的身手,卓曄還是很有信心的,她相信鳳臨策安排在她身邊的人,武功不會太差,而且她是親眼見過巧靈動武的人。

雖然那個紫蘇也會武功,但是不用交手,只趁她不注意,悄悄的送張紙條,巧靈應該是能辦到的。

「好,巧靈會送到,姑娘請放心」巧靈也不多問,把紙條收了起來。

卓曄點頭,暗暗握拳,如果紫蘇不是那個送字條給她的人,看到她讓巧靈寫的條子,只會莫名其妙,不會來找她的。

如果真的是紫蘇,那她一定會知道現在的這字條是卓曄送的,也一定會來見她因為卓曄知道了她是誰了,她會擔心卓曄把她供給鳳臨策或鳳臨睿。

如果她沒惡意,跟卓曄解釋,當然比給鳳氏兄弟解釋來得輕鬆,如果真有什麼陰謀,那麼她會來殺人滅口

上午卓曄上禮儀課的時候,巧靈趁大家不注意,悄悄的離開了庭芳齋,過了半個多是時辰才回來。

午間休息,巧靈拿了帕子,一邊給卓曄察汗,一邊沖她暗點了一下頭。

卓曄明白,巧靈已經把事情辦妥當了,但心裡並沒有輕鬆的感覺。

用過午膳后,卓曄要回房休息,給巧靈遞了個眼色,巧靈會意的跟了進去。

「巧靈,今天晚上可能要辛苦你了,在暗中守著點。」卓曄說。對方是會武功的人,她就是一個普通的弱女子,若對方真有什麼歹意,她的處境可是很危險呢,說一點都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

雖然她有「元素手鏈」護身,但那玩意殺傷力太大,不到萬不得已,她真不想動用那東西。

「姑娘,您是說,那人那人會對你不利嗎那,還是想辦法通知王爺吧,或者讓梁大哥派些人手過來」

這幾日發生的事情,巧靈不曾細問卓曄,只是卓曄吩咐什麼她就去做什麼,如今聽卓曄如此說,巧靈頓時緊張了起來。

「也許對方沒什麼歹意的,你不用緊張,我讓你守著,只是防範罷了。」卓曄忙先安撫似的說:「不要告訴王爺,也不要驚動其他人。」

「可是姑娘」巧靈還是不放心。

「就這樣吧,你還不相信我嗎如有意外,我只是不想在這皇宮裡動手而已,才讓你暗中守著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