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李晴沖在最前方,拳腳擊出。根本沒有能夠阻擋的人,大片無雙神族的頂尊們全被震的內傷拋飛。一擊之下被打成彩光的更不過是家常便飯。

正在李晴衝殺的痛快時,歷練珠里傳來李西雲的聲音,並不如平時清晰真切,卻顯然是收到距離的影響。

「開戰了?」

「開始了。」武神李晴一聲暴喝,身形急速飛沖,一掌擊出,迅速放大的金光掌勁將越來越多的無雙神族有真氣修為卻沒有法術絕技修為、手執厚盾的頂尊全都被震的飛退,暫時緩解了許多落入包圍困局中的武神族戰士的壓力。

等了半晌,沒有聽到李西雲的聲音。李晴不耐煩的催促說「有什麼事?」

「本來想讓你去殺一個實在很該死的人。還是我去吧。」

「是誰?」

「你已經開戰了,殺出重圍畢竟麻煩。」

「少廢話!是不是出賣神魂聯盟情報的王八蛋?」這不是很難猜的答案,除了這個人,此時此刻還有誰值得讓李西雲說出很該死這樣的話?

「是。」

「在哪裡!我說過,這個該死的混蛋必須我收拾!」神魂聯盟落到今天的地步,跟最初的情報泄露絕對有擺脫不了的絕對干係!


沒有一開始圍攻就遭遇絕對不利,幾方面勢力內部信心怎麼可能那麼快被瓦解,怎麼可能迅速流失那麼多種族和領地,又怎麼會到今天這田地?

「那就交給你。我會率領黑龍族跟武神族的戰鬥力匯合,暫時替你指揮,儘快回來。」

「哼,我李晴殺人還需要多久?」

從歷練珠得到了李西雲給的虛空位置信息。武神李晴知會戰鬥中的武神族族眾一聲,獨自一個人回頭突圍,一路當者披靡的殺出重圍。將包圍的無雙神族戰士遠遠甩在背後,徑自遠去……

路上武神李晴想著李西雲長久調查分析整理的推測理由。暗暗杏牙緊咬,只恨不得立即趕到。把那個該死的人碎屍萬段,生吞入腹!

「他到底為什麼這麼做?」

「也許無義,也許是計劃,也許是其它。需要你帶回來一個肯定的結果,我假裝等他消息后才發動最後的進攻,相信你不會讓他跑掉。」

「廢話!」

對李晴而言,這純屬廢話。

她當然不可能讓這個該死的混蛋跑掉!

當終於飛入神魂聯盟的邊境星系,通過傳送陣幾經轉戰,又通過時空傳送術到達李西雲給予的宇宙虛空時——

李晴終於看見了這個人。

這個她第一次,但知道存在的人。

未曾見過,因為這個人本就是宇宙中最神秘的存在。

這個人,穿著一身遮擋了全身的黑色法袍,靜靜的懸浮在宇宙虛空之中。

原本該來的人是李西雲,因為——黑暗情報組織的黑暗帝從來只跟最有價值的勢力的最高領導者接觸,除此之外任何人都不會見,哪怕是李西雲當面指定的任何代理人。

看著這個傳聞中的黑暗帝,李晴原本的憤怒,這時候全都化為在身心、在靈魂中燃燒的戰鬥渴望!

這個該死的黑暗帝!

口口聲聲把自己在黑暗情報組織的內外和神魂聯盟的未來捆綁在一起,竭盡全力協助神魂聯盟的奸詐騙徒!

就是他——

就是他促成了如今宇宙的一切!

是啊,掌握了神魂聯盟很多情報的黑暗組織如果要出賣神魂聯盟,實在不是很難辦到的事情。

為了得到黑暗情報組織的協助,理所當然需要透露很多重要情報給黑暗情報組織,否則怎麼可能做出可信的結果評估?

李晴原本恨不得直接將黑暗帝撕碎,可是,穿過時空之門見到黑暗帝的時候,她反而不急了。

因為黑暗帝看見她來,竟然沒有逃走。

彩色的蝶翼在李晴背後展開,那本是武神族傳統中最般配主流法術絕技的武魂,七彩蝶翼。

李晴傲然冷笑,緩緩轉動著手腕,注視著面前始終低著頭臉,甚至沒有稍微抬起來的黑暗帝。

「我喜歡有自信的人,宇宙中聞名已久的黑暗情報組織的黑暗帝理當本事不俗,敢面對我李晴而不逃,有這種自信的人全宇宙也沒有幾個。事情到了今天這種地步,也沒有什麼不能說的話了,為什麼出賣神魂聯盟?」李晴問罷,冷笑道「該說的話先說清楚最好,一旦動手怕你片刻之間就被打死。」


黑暗帝仍然頭也不抬,沒什麼情緒的平淡開口道「很可惜,我只是個替身,沒有主上的命令,不會回答你任何問題。」

李晴笑的很開心,拳頭緩緩抬起,面帶微笑道「我最喜歡忠心耿耿又有骨氣的人,因為這種人能揍的更久。」

「你可以走了。」一把輕柔的聲音,突然從李晴背後響起——

然後,她眼前的黑暗帝緩緩抬臂,按在額頭,那是——神魂禮。(小說《我即天意》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dd」並加關注,給《我即天意》更多支持!

緊接著就那麼堂而皇之的開啟時空之門,飛了進去,好像根本不擔心李晴會出手襲擊。

李晴也的確沒有出手襲擊,因為,她的注意力全都在背後那個——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的,讓她根本沒有發現存在的人身上。

直到黑暗帝穿過時空之門離開,李晴都沒有出手。

她也沒有回頭。

她是當今宇宙頂尖高手之一,因此很清楚對於宇宙中絕大多數頂尊而言,得到了神魂族力量的戰鬥節奏變化很大,但是對於某些人而言卻未必如此。

倘若一個對手在她面前喪失先機,給予她足夠的可乘之機,那麼一擊之下即使沒有被她打成彩光狀態也距離不遠。

那種情況下她還會給對手身體恢復完整的機會嗎?

她不會。

那麼,神魂族力量在這種情況下只是讓徹底步入死亡的時間延長了而已,根本無法改變結果。

仍舊如神魂族力量普及前的時代一樣,勝負很可能在頃刻之間。

「你就是黑暗帝背後的始作俑者?哼,難道你就是白神帝?」

李晴絞盡腦汁的推測,只能得出這個合理的解釋。

或許所謂的黑暗情報組織雙帝模式根本只是黑暗帝的一面之詞,白神帝支持的是誰?黑暗帝從沒有說過。

「繼續猜。」李晴背後那把輕柔的女人聲音的回答,顯然是對她判斷的否定。

她暗暗咬牙。從來沒有受過這種羞辱,敵人的形容都還沒有看到一眼。此刻的處境猶如在被對方玩弄於股掌之間。

可是,沒有進一步的信息前。在背後的對手沒有出手前,她實在不能貿然發動。「還有什麼可能?你如果不是白神帝,除非所謂的黑暗情報組織的獨立只是謊言!堂堂黑暗情報組織難道還能一直是兩大超級文明控制的扯線木偶?」


「為什麼不能是呢?」

背後那把輕柔聲音的回答,讓李晴不由自主的心中巨震!

黑暗情報組織,難道真的是人類文明所操縱?

不可能。

黑暗情報組織的歷史很悠久,遠在戰神情報組織之上,神門時代前就活躍於宇宙,一直是反抗兩大超級文明最值得信賴的力量。

「哼,如果你真是兩大超級文明的人——那就不必胡說八道。黑暗情報組織被兩大超級文明所利用。無非是見勢不妙為求生存投靠了兩大超級文明而已,說些天方夜譚的鬼話以為能夠讓我李晴中計而分神么?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別以為有些藏頭露臉的本事佔了先機就穩操勝劵,憑你至今不敢輕易出手可知你對我心存忌憚。」

李晴這話說的自信滿滿,可是,就在這番話剛說完,眼前突然一花——

一條深紫色法袍覆蓋身體的身影驟然出現在面前。

「你——」當看清這條身影的時候,李晴真的意外了……

因為這個她猜來猜去無法確定的神秘人物,竟然會是一個根本陌生人的人!

那身法袍足夠讓宇宙中任何一個頂尖戰鬥力都認出!

宇宙中穿這種特別法袍的人從來不多。除了花園精靈族的自然王,就只有聖王殿的第一聖王。

因為那本是花園精靈族的王的法袍,因為第一聖王曾經擔任過自然王的職責,因此才得以繼續穿戴。

是的。她是聖王。

昔日花園精靈族第一聖王,今日無雙神族無雙神的夫人,指揮對神魂聯盟戰鬥的人。

即使從沒有見過聖王投入戰鬥。但李晴也不可能不知道她。

「——怎麼會是你?」

聖王左手的衣袖裡滾動出一顆珠子,順著白皙的手掌滾到李晴面前。靜靜懸浮。

這是什麼意思?

一顆靈魂珠。

李晴的臉,不由自主的抽動著。

聖王那輕柔的聲音又再度響起。「把靈魂裝進去。等塵埃落定的時候就能恢復自由。如果動手很可能會失手擊潰你的靈魂……」

「我見過最自信狂傲的人是師尊,今天才知道果然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有本事就試試把我李晴打的魂飛魄散!」李晴憤怒了!

出離的憤怒了!

未曾動手,而對手就丟出顆靈魂珠讓她自殺把靈魂裝進去!

把她李晴當成是什麼了?

如此輕視——

李晴沒有再等,也不會繼續等。

因為聖王已經不在她的背後,她已經知道聖王的底細!

隨著憤怒的話音落下的同時,李晴的身影迅快的猶如閃電——剎那間幾乎貼到聖王身上,一隻右掌灌注全力施展的正是;武神武神破天掌!

金光的掌勁結結實實的按在了聖王的腹部!

『不過如此!』一招得手的同時,李晴暗暗不屑,實在沒想到聖王如此不濟。

哪怕是自然王也必然來得及施展閃移絕技躲開這一擊,可是這聖王竟然沒能夠反應過來的白白挨打。

結結實實的中了這一掌會有什麼結果?

哪怕擁有跟自然王一樣的絕技,也必然在下一個瞬間炸成血霧,化作彩光。

這些念頭都在轉瞬之間。

聖王仍然沒有動,被這一掌打了個結實。

可是,卻沒有炸成血霧。

這情形讓李晴不由自主的暗暗一驚——

宇宙中能夠吃她全力一擊而被炸成血霧的人具體有幾個,她不知道。

但她知道能的人只有四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