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躺在地上的那些人都已經站了起來,都走到秦康和麻雀的邊上看着眼前的這一幕,聽到麻雀一聲令下,這些人都迅速的跑到了秦康的身邊,接着密密麻麻的腳,棍子,酒瓶子全向秦康的身上砸來。

秦康只聽到:“嘭。”的一聲,是酒瓶子破碎的聲音,同時腦袋上邊傳來一陣居心的疼痛,接着就是身上傳來了一陣劇烈的疼痛,至於後邊發生了什麼情況就不知道了,迷迷糊糊的就別這些人弄暈了過去。

只記得踩在自己身上的腳印不計其數,砸在自己腦袋上的酒瓶子也不下十位數。但是暈過去之後的所有一點不記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在去看依稀微弱的直覺中,就感覺到山上突然非常的冰冷,就被凍了醒來。

睜開眼睛,秦康的渾身上下非常的困,身上哪哪都疼,一陣脫虛了的感覺,尤其是兩條胳膊異常的疼痛,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樣。

醒過來之後第一時間就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環境,發現此時自己被吊在一個十字架上邊,兩隻胳膊被高高的掛起,身邊站着很多的人,其中一個人的手中還端着一個大水棚。

再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此時秦康的身上全是水,衣服全都被水給打溼了,正好現在是在秋季,wh市北來就很冷,泡溼的衣服被風一掠,冰涼的感覺傳遍全身。

看到秦康醒了,拿着水盆的那個人大喊道:“麻雀哥,這丫的醒了。”

順着這個人喊得聲音看過去,秦康這纔看見麻雀現在就坐在自己的斜對面,正坐在一個靠椅上搖來搖去,手中的雪茄上邊冒着青煙。

秦康這才明白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原來剛纔秦康暈過去之後秦康就直接被麻雀帶到了這裏,現在也不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唯一能確定的就是現在已經進入了別人地盤了,現在已經被麻雀控制了起來。

等過了一會時間,面前已經開始變得清晰了,也對房間裏的溫度有了一定的適應。

就在這個時候,麻雀就向着秦康的方向走了過來。“爽不?”

這個就是麻雀過來之後的第一句話,有點嘲笑的感覺,有種輕蔑。


“爽。”現在秦康全身上下非常的難受,咬緊了說道:“很爽,要是還有什麼把戲的話,就一起來吧,我毒狼是不是孬種,能抗的住的,要是我毒狼喊一聲我就不是人養的。只要是你你們弄不死我,我就一定會讓你們付出代價的。”秦康說的非常的霸氣,眼睛裏邊充滿了痛恨和仇恨,一氣之下竟然爆出了自己在部隊的外號。

一聽‘毒狼’兩個字,麻雀的身體明顯的抖了一下,眼睛裏的神色跟剛纔完全不一樣了,眼神中透露出來一種敬佩,一種同情。但是這種眼神一視即逝,瞬間就變得沒有了,又是一種可惡的痞子樣,擡起一腳就踢向了秦康的肚子,接着一個耳光就摔在了秦康的臉上。

“少他媽的給老子嘴犟,這裏是我麻雀的地盤,別他媽的給老子裝老大。先搞清楚自己的處境再說。”麻雀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特意壓重了語氣,就像是特意說給秦康聽的一樣。可憐秦康沒有弄明白麻雀的意思。

“呸!”秦康吐掉了嘴裏的血,“擦你馬勒戈壁,要是有什麼花樣儘管來,別給老子說這些沒用的,老子也不是嚇大的。”

就在這個時候麻雀向着秦康眨了一下眼睛,但是秦康卻沒有看見,繼續罵道:“只要是今天我能活着走出去,我一定會回來收拾你們的。”

“啪!!”

連同秦康的聲音,麻雀的一巴掌又狠狠的甩在了秦康的臉上,秦康直接又暈了過去。

“給我帶到我的房間中去!!!”等情況暈過去之後,麻雀就對着身後的小弟一擺手說道。

“知道了,麻雀哥!!”

身後的小弟聽到麻雀的吩咐之後就直接把情況擡進了麻雀的房間中。

看着被這些小弟擡出去的秦康,麻雀的眼神裏邊滲出了一絲的愧疚之意,心裏想到:毒狼,我也是迫不得已啊,還望你不要怪罪。

接着就跟着這些人進了自己的房間。

到了房間中之後,秦康靜靜的躺在地上,渾身全是血,一副非常的髒,毒狼看在眼裏,愧疚在心裏。

“你們都出去吧,這裏交給我就好了。”到了房間中之後毒狼就對着這小弟一擺手,就把小弟招呼出去了。

等小弟出去之後麻雀就走到了秦康的邊上,頓了下來,用手擦掉了秦康臉上的血跡,接着把秦康抱到了自己的牀上。

看着躺在牀上的秦康,麻雀的心裏非常的內疚。

麻雀順手點起一支菸點起來,就進入了沉思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秦康又醒了過來。

但是這一次醒來之後跟剛纔的感覺一點都不一樣,這次沒有了想上一次那樣的疼痛,感覺身下綿綿的,等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原來自己現在已經不是被吊在剛纔的那個十字架上,而是躺在一張綿綿的牀上。

但是剛睜開眼就看到了不想看到的人,只見麻雀也坐在牀邊上,秦康猛地坐了起來,大聲叫道:“我這是在那裏?”

就在這個時候,麻雀也看到秦康醒了過來,直接把秦康的嘴捂了起來,並小聲的說道:“別出聲 。” 麻雀捂住秦康的嘴,用的力氣挺大的,弄得秦康差點吸不上氣,秦康愣了一下,沒搞明白最麼回事。


接着麻雀慢慢的鬆開了手,然後把右手指往嘴邊上放了放“噓。”不要吵。弄的神神祕祕的,弄完之後麻雀從牀上站了起來到了門前就把房間的門給關上了。

接着走到秦康的邊上,扔了一條毛巾到秦康的懷中,接着從自己的衣櫃裏邊找出一件衣服扔給了秦康“把臉上的血跡都擦擦,再把身上溼了的那件衣服換了,穿我的這一件吧。”

秦康一時還沒明白這到底是什麼回事,剛纔還往自己的臉上掄耳刮子呢,現在卻對自己這般好,秦康木然了。但是剛纔對麻雀的仇恨還沒有散“你幹嘛要給我換衣服,我不是扔掉了你們的粉子嗎,你們要是還有什麼花樣的話繼續來,我接着就是了。”

麻雀卻沒有理秦康,直接走到了洗手間中。“你先換衣服吧,你的那件已經溼了不能再穿了,等換完衣服我再告訴你,我先洗澡。”語畢,麻雀就關上了浴室的門,接着不一會的時間裏邊就傳來了一陣嘩啦啦的流水聲。

秦康看着麻雀扔給自己的衣服,心裏一陣茫然,不知道麻雀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從剛纔的樣子來看,麻雀並不像是要害自己的樣子,剛纔麻雀明顯的就是想救秦康才把他帶到自己的房間中的。

秦康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衣服,溼溼的,上邊的水還沒有幹,身上襲來陣陣涼意。看着手中的衣服,是一件冬天穿的羊毛衫,很厚的那種,不穿百步穿,剛好可以解凍,何樂而不爲啊?接着秦康就脫了自己的衣服換上了麻雀的這件衣服。

但是穿在身上總有種怪怪的感覺,並不是對衣服而感到奇怪,奇怪的是爲什麼剛纔在那間黑屋子裏的時候麻雀對自己那麼的狠,但是到了這個房間中卻對自己這麼好,還給自己毛巾,還給自己衣服的,爲什麼?秦康也沒有想那麼多,愛怎麼周就怎麼周吧,反正現在是在麻雀的地盤中,媽去的手上還有槍,現在想從麻雀的這個房間中走出去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乾脆不想着怎麼出去了,就從牀上走了下來,在房間中徘徊起來。

看着麻雀房間中的擺設,傢俱桌子什麼的都比較豪華,裏邊的什麼東西都是明白的,就連掛在牆上的電視也有一個檯球桌那麼大,到現在還不知道麻雀的真名呢,也不知掉這丫的是個什麼人物。但是肯定不是一個小人物,因爲小人物的手底下是不會有那麼多小弟的,一般的小人物也拿不出搶來,看來麻雀混得還不錯啊。

秦康無奈的搖了搖頭,奶奶的又他媽遇到一個大哥大了。

就在這個時候麻雀從洗手間裏邊走了出來,身上還裹着一件浴衣,頭髮上還吊着幾滴水珠。

“你怎麼不在睡一會,身上的上不用再緩緩嗎?”麻雀剛走出於是就看到了地上的秦康,問道。

聽到麻雀的話,秦康心中千萬只草泥馬飛過,你他媽的黃鼠狼吃雞大腿,安的哪門子心思。老子身上的傷還不是你的小弟弄的,現在你又跑過來裝殷勤,這算哪門子事情嗎,秦康沒給麻雀好臉色。“滾你媽個**,老子身上這點上算個毛毛,現在我算是栽倒你的手裏了,要殺要刮隨你便吧。”秦康現在也是無所謂的樣子,心裏想到,只要你別把我活着放出去,只要是我秦康活一天,我就不會讓你麻雀安寧一天。

麻雀一聽,很愧疚的笑了笑“毒狼,真是不好意思,我苦了你了。”

本來秦康還對麻雀痛恨萬分的,但是當聽到‘毒狼’這兩個字的時候,秦康明顯的愣了一下,以前就說過,毒狼是秦康在部隊裏的外號,來到wh市之後就沒用過這個外號,在wh市知道‘毒狼’這個名號的人沒有幾個,現在爲止,就只有龍哥一個人知道秦康的身份,但是麻雀卻說出了‘毒狼’的名號,並且從麻雀的眼神以及語氣裏邊可以看出,麻雀明顯的就知道秦康的身份,這一下秦康心中略有緊張了。

“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你不用緊張,過來坐。”麻雀指了指自己右手邊的位置:“坐下來我慢慢給你說吧,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

秦康順着麻雀指的地方就坐到了牀上,但是身體卻與麻雀分開了一段距離,要是麻雀再給自己來點陰的,那可受不了。

“要是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就是祕特一連閻閩手下的秦康吧。”麻雀看秦康坐了下來,就問道。

聽到這裏秦康越加茫然了,同時就提高了警惕,猛地站了起來。“你是誰。”

說完秦康還搬起了一旁的一個凳子。

“哈哈,你不用那麼緊張。”麻雀看着秦康的樣子哈哈大笑了一聲,接着從秦康的手中取下凳子,道“其實你不用害怕的,我們不是敵人,咱們是一條道上的,同一條船上的人。”

“同一條船上的人???”一聽麻雀這麼說,秦康似乎想到了點什麼,心裏也不再像剛纔那麼緊張了。

“沒錯,我就是二連李雲龍部下的金辰熙,外號麻雀,就是和你一起來wh市執行任務的,你老大閻閩應該和你說過吧。”麻雀說道這裏,明顯的對剛纔的事情很是愧疚,撓了撓頭。“剛纔的時候,實屬我麻雀失禮,剛開始真不知道你就是我的搭檔,再說了,剛纔我也是身不由己,也是沒辦法才比自己那樣做的。還希望狼兄不要往心裏去。”

聽麻雀這麼說,秦康明顯的蒙了一下,接着直接就跳了起來:“你就是祕特的另一個成員!!”

來wh市之後秦康一直在找閩哥告訴自己的那個所謂的同伴,找了大概一個多月,但是一直沒有這個人的影子,沒想到現在卻這麼巧妙的遇在了一起,秦康心中不免有些開心,剛纔自己被麻雀打得場景全都忘掉了,高興的大聲喊了起來。

“我擦,你小聲點。”看到秦康這麼大聲的喊了出來,麻雀直接捂住了秦康的嘴,很小聲的說道:“你想死啊,知不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要是被人知道了我倆的身份,你還能活着走出去嗎?”

秦康這也才發現了自己剛纔說話的聲音確實是太大了,接着也壓低了自己的聲音,跟着很小心的問道:“你真是祕特派出和我一起執行任務的人?” “那是必須的,我還能騙你不成。我今辰熙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如假包換的祕特成員,生是祕特的人,死是祕特的灰,不會拿這件事情開玩笑的。”麻雀看起來很認真的樣子。


“那你怎麼證明你就是祕特的?”雖然麻雀的樣子很認真,但秦康還是有點不放心,畢竟這可不是鬧着玩的,要是混進來個冒牌貨,那麼什麼時候把自己賣了都不知道。

“那還不簡單嗎,你是一連的,你老大是閆閩,我是二連的,我老大是李雲龍,我們祕特。。。。”接着麻雀就把米特里邊所有的大官小將都說了一遍,接着又把祕特里的地形方位都說了一邊,就只剩了把祕特地上有幾隻螞蟻沒數之外別的全都講述了一邊。

看着麻雀這詳細的講說,說的一點沒錯,秦康這才放心下來。但是接着就鬱悶了“你他媽都是同一條道上的人,你剛纔下手還那麼狠啊,擦。”

麻雀一聽,也有點愧疚“我剛開始不是不知道你的身份嗎,剛開始我還以爲你是來找茬的,所以我纔會下狠手的。當你說出你自己的外好的時候,我纔開始懷疑起你的身份的,我才決定賭一把,沒想到還真的賭對了。要是早知道你就是毒狼,那我肯定下不去手啊。”

“好吧,算是我倒黴,踩了狗屎運了,你必須補償我。”

“沒問題,只要咱倆順利完成任務回部隊了我麻雀就請你吃一頓大餐。”

“擦,一頓大餐就能打發我啊,回去把我一個月的大餐全都包了。”

麻雀也是一個很好爽的人,沒打折扣直接答應到“沒問題,只要順利回去了什麼都好說。”

聽到麻雀答應了,秦康心裏也好受了一點,滿足了一下自己的虛榮心。

接着擺了擺手“咱不說這些了,你跟我說說你是怎麼來到這裏的,組織不是給我們安排在學校裏邊了嗎,你怎麼跑這裏來當起了老大,還收了小弟,還販賣毒品,你跟我說說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個呀,說來話長了。。。。”接着麻雀就講起了他來wh市的故事“組織是安排我到學校裏去的,但是我從小到大就不是一個熱愛學習的人,怕去了學校之後適應不了,所以就把學校的通知書撕了,直接來這裏的。至於我是怎麼當老大的這個就說來話長了。這個事情和wh市的黑暗市裏牽上了關係,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我就不跟你詳細說了。”

“哦。”秦康聽了半天也沒有聽到什麼又用的,繼續問到“這麼說你已經對wh市的市裏有所掌握了?”

“算是吧,這段時間我一直在研究這些事情,已經有很大的眉目了。但是這裏說話不方便,就不跟你細說了。”

秦康聽了也是有理,這裏是人家的地盤,說話自然不方便,要是讓別人聽到了,對誰都不好,就沒有勉強麻雀。接着秦康有點不解“那你丫的怎麼還幹起了賣貨的事情了,你還知不知道你的身份了?”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問的。”麻雀笑了笑“你就放心吧,我自有我自己的想法,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打進這些黑暗勢力的內部怎麼能摸清裏邊的道道呢。”

秦康想想 “也是哦,你說的也挺有道理的。”

“嗯呢,這邊我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我自己會有分寸的。這裏邊說話也不方便,現在也已經不早了,你還是早點回去吧。你的電話留給我,有時間我給你打電話,我還有很多事情要跟你商量呢。”

“嗯,好的,我的電話是******,你記下來吧,以後多聯繫。”

等麻雀記完電話號碼,秦康看了看時間,不知不覺中已經晚上十點鐘了,還真的是到了回去的時間了。接着秦康點點頭,站了起來,就要往外走“那我就先走了啊,今天還真夠累的。”

“等等。”秦康還沒出門就被麻雀喊住了“你以爲現在這樣能出的去嗎,我去送你。”

也是哦,這裏是金海灣,裏邊全是這裏的人,經過剛纔的事情,那些人都已經記住了秦康的樣子,現在能不能走的出去,還真的很險。

接着麻雀從一邊拿出一個帽子和圍巾遞給了秦康“帶上帽子,把臉用圍巾遮起來,等會就走我後邊,遇到人不要出聲,我送你到外邊去。”

國民撩神是惡魔:夜帝,寵入骨 那,我走了,你咋辦,你就這樣放了我?”秦康還是對麻雀有一些憂慮的。

“不用管我,我現在是金海灣的二把手了,這裏我的分量還是挺重的,我沒事。”

麻雀說完就直接打開門走了出去。秦康也真的沒有再管麻雀,帶好帽子,弄好圍巾就跟了上去。

沒想到麻雀在這裏還混的挺開的,跟在麻雀的後邊,時不時的會有人過來給麻雀打招呼。

前妻後婦

看着這些人,秦康心裏想到:沒看出來麻雀這丫的想的還挺周全的,要是自己一個人出來,能不能除出了金海灣還是個問題呢。

跟着麻雀,就安全的出了金海灣的門,回頭看了看金海灣娛樂城,沒想到這麼燈光明媚的樓房裏邊卻都是一些下三濫黑勢力。

回想一下剛纔的事情,情況心裏一陣後怕,要是剛纔把槍頂在自己腦袋上的不是麻雀,是別人的話,不知道自己的腦袋還在不在。

接着秦康也沒多想,該來的就會來,反正這些都是避免不了的。

和麻雀說了聲拜拜,秦康就堵了一輛出租車。丫的。今天太憋屈,太累了,回去好好睡個好覺。

但是坐在出租車上秦康感覺有點不對勁,好像忘了點什麼事情,但是想了好久還是沒有想起來,乾脆不想了,人生如此美好,我想那麼多幹鳥?

接着不一會的時間, 醫妃絕寵:廢柴嫡女狠囂張

秦康束了束腰,丫的,今天真是太憋屈了,身上還陣陣疼痛呢。

好在只是虛驚一場,還因禍得福認識了麻雀。

伸了一個懶腰就向着宿舍中走去。

剛推開宿舍的門,秦康就看見宿舍的三個活寶正圍在歐陽的牀邊上一臉**的盯着歐陽的電腦,秦康想都不用想都知道歐陽又再給宋瑞和和尚傳授性知識呢。

走近一看,想的一點沒錯,歐陽的電腦上兩個全身裸露的男女正交纏在一起,激情萬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