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江帆已經打開了天眼穴透視,他看到了透明的空間屏障,這種空間屏障和以前看到的空間屏障完全不同,用穿牆術無法穿越過去。

江帆走到空間屏障前,用手推了下,果然有彈力,「主人,讓小的試試看能否穿過去!」納甲土屍道。

「傻蛋,你是穿不過去的,不信你試試就知道了。」江帆笑道。

納甲土屍立即默念咒語朝著空間屏障猛地撞了過去,嘴裡還喊著:「我穿牆!」

砰的一聲響,納甲土屍被彈了回來,如同皮球似的,在地上滾了十幾圈。納甲土屍一骨碌身爬了起來,拍打身上的雪道:「我靠,這彈性比我老婆的奶還要大!」

眾人立即笑了起來,這個傻蛋什麼都喜歡用奶還做比喻!江帆笑道:「傻蛋,你還想試試嗎?」


「呃,主人,小的不敢再試了,再試就把小的彈飛了!」納甲土屍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江帆從兜里拿出了十塊晶元石,「大家閃開了,退到十米以外地方,我安置好晶元石后就用離火點燃晶元石。」江帆道。

黃富、趙冰倩、司馬紫燕等人立即退到十多米遠的地方,江帆把十塊晶元石分成兩組,每組五塊並排排列放置在空間屏障的下面。

擺放好十塊元晶石后,江帆立即退到十米以外,「大家準備好,等會我燃燒晶元石,很快就會發生爆發的。只要晶元石一爆發, 愛囚 ,我們就立即跑過去,穿越裂口。記住裂口時間只有三秒鐘!我負責帶著陳麗和趙冰倩穿越,傻蛋負責帶著黃富。紫燕、紫蝶你們負責帶著可盈。」江帆道。

眾人立即點頭,江帆立即彈射出兩枚離火球,離火球掉落在晶元石上,晶元石立即燃燒起了。緊接著晶元石爆發了,只聽到砰的一聲巨響,空間發生劇烈震蕩,空間屏障立即被撕裂開一個兩米多寬,一米六高的口子。

「裂開口子了!快跑過去!」江帆立即拉著趙冰倩和陳麗使出茅山千里急行術,如同閃電般跑了出去。

納甲土屍和黃富,還有司馬紫燕、司馬紫蝶、曹可盈等人也隨後狂奔而出。江帆、趙冰倩、陳麗是第一個穿越過裂口,緊隨他們身後的是納甲土屍和黃富,再後面的就是司馬紫燕、司馬紫蝶、曹可盈等人。

眾人穿越過裂口后瞬間,裂口就合攏了,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另外一個世界,那就是修仙界!這裡卻是另一番景象,沒有冰雪,四處是叢山峻岭,綠蔥蔥的森林,鳥語花香。

「哇,人界是冰天雪地,這裡卻是美麗的春天!」江帆吃驚道。

「哇,這裡風景真美!怎麼說這裡危險呢?」陳麗驚訝道。


突然遠處傳來聲音:「江師兄,歡迎你來的修仙界,我和師侄迎接你們來了!」

江帆扭頭看,來人是師弟翁曉偉,昨天晚上江帆和他約好,讓翁曉偉到修仙界與人界交界的屏障來迎接自己。

「哦,翁師弟,就你們幾個人來迎接我呀!掌門師兄怎麼沒來呢?」江帆不悅道。

翁曉偉悄聲道:「師兄,掌門師兄忙著呢,他可沒時間來接你!」

江帆望了一眼那些茅山的弟子,「喂,怎麼都是男人呀?也不派幾名女弟子來迎接我?」江帆笑道。

「呃,女弟子都忙著師門任務或者去森林裡試煉去了,哪有時間來迎接你呢!」翁曉偉搖頭道。

「哦,是這樣呀,我來的消息雲霄派不知道吧?」江帆一邊走著一邊問道。

「雲霄派距離我們茅山派比較遠,他們可定能不知道你來了修仙界。不過只要你上了茅山派的山,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知道的。」翁曉偉道。

「我們茅山派在什麼地方?距離這裡遠嗎?」江帆道。

「我們茅山派距離這裡挺遠的,我和師侄們都是御劍飛行來的,都花了三個多小時呢!」翁曉偉道。

「那我們如何去茅山派呢?難道走回去?」江帆驚訝道。

「呵呵,師兄,怎麼會讓你們走回去呢,掌門師兄已經準備好了妖獸飛天鶴馱你們去呢!」翁曉偉道。

江帆四處望流落一眼,沒有看到飛天鶴,「翁師弟,飛天鶴呢?」江帆驚訝道。

「稍等片刻,我召喚飛天鶴出來!」翁曉偉立即從腰間摘下笛子,立即吹湊起來。

悠揚的笛聲響起,天空立即傳來數聲鳴叫聲,三隻巨大飛天鶴朝著眾人飛過來。飛天鶴有一頭牛體積大,巨大的翅膀有五米多寬,「哇,這麼巨大的仙鶴呀!」陳麗驚呼道。

「呵呵,這可不是仙鶴,這是妖獸,被我們馴服的妖獸!」翁曉偉笑道。

「我靠,這裡鶴都這麼大,那其他妖獸是不是更大呀?」江帆吃驚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濱州公安廳禁毒總隊會議室內,煙氣繚繞,半年工作總結匯報會已經開了一個上午。


兩個警察偷偷跑出來上廁所。

一位年輕的邊走邊嘀咕:“喂,趙科長,馬副廳今天發的好大火,把喬總隊和韓副總隊一通臭批。我看今年總隊的半年獎金要泡湯。”

趙科長嘆了口氣:“我是管宣傳的,禁毒一線輪不到我去,可消息我可知道,你知道嗎?今年從三江省流出的毒品驟增,是以往的一倍以上,可偵查都快半年了,毒源還是沒有找到。”

“聽說臥底派了好幾波了?”年輕的好奇道。

“哎別提了,前幾波無功而返,最近這波聽說是禁毒總隊的精英臥底,派了快一個月了,一點動靜也沒有,誰當領導誰鬧心啊。”

二人說了會話,又溜回會場,正巧喬總隊長髮言呢:

“……目前有了重大突破,毒源基本確定,但是自從前天開始,我們的金牌臥底就失去了聯繫,我們已經派出了精英小分隊,由副總隊長韓中正同志負責,今天下午出發,抵近指揮,爭取儘量加快偵破進度!下面我把工作分工安排一下……”

年輕警察和趙科長對視了一眼,打開筆記本,拿出筆開始認真的做記錄。

……

潘國強來到了818房間門口,一個警戒的黑衣保安爲他開了門,一進屋,一股嗆人的味道差點薰了他一個跟頭。

“我草,小娟,大少這是抽了幾包啊,這味濃的。”

一個穿着三點式的包房公主見了潘國強,連忙過來鞠躬行禮,露出了白花花的一片:“潘哥,大少已經吸了三包純冰2號了,還要吸,我沒敢給他。”

潘國強一招手,小娟忙扭着肥白豐腴的身子走了過來,討好一笑。

“今天日了幾次?”

小娟一哆嗦,低頭道:“回潘哥,今天大少一上午幹了我2回,昨天干了小云四回。”

她見潘國強露出一副兇相,頓時嚇壞了,普通跪倒,求饒道:“我也不想啊,可大少非要幹,潘哥我下次注意,我注意!”說罷可憐巴巴地抱着他的大腿,雙手向中間摸去,輕輕抓住了那副隆起。

小娟剛要拉開褲子拉鍊,被潘國強一個嘴巴打倒,罵罵咧咧道:“你個爛**,我不是告訴你嘛,憋他一陣,再塔姆日比嗨藥,就特麼把人整死了,他塔姆要死了,我怎麼和他叔交代?”

說罷兇狠地揪着她的頭髮,威脅道:“今後只許每天日一次,發現多了一次,別說我把你你破玩意兒給你縫上!”

小娟嚇壞了,哆哆嗦嗦點着頭。

正害怕之際,李大少醒了,迷迷糊糊坐了起來:

“老潘啊,幾點了?”

潘國強換了副笑臉,放了小娟,笑哈哈走了過來:“大少啊,都下午二點了,晚上你不是有同學聚會,快點起來吧。”

一提同學聚會,李厚亭立刻滿臉陰沉,張開嘴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罵道:“草泥馬,龍江那個王八蛋,這回我要整死他!”

老潘給了小娟一個眼色,她嚇得慌忙推門跑了出去。

潘國強笑哈哈摟着李大少瘦瘦的肩膀坐到了牀邊,笑嘻嘻道:“那是當然,這回我們都安排好了,保證萬無一失。”

“老潘,給我一包,我抽一口。”

潘國強立刻苦了臉,彷彿吃了黃連般叫苦道:“大少,你不當家不知道柴米貴啊,你爸一倒臺,龍宮現在半死不活,春秀樓乾脆都改成練歌房了,你媽那個飯店現在也歇業了,這個,這個麻。”

李候庭奇道:“老潘你特麼吞吞吐吐地說啥意思,什麼這個那個,究竟怎麼了?”

“乾脆明說了吧,我的大少啊,現在經濟危機,錢緊張啊,各方面都得控制。再者說,你叔不是說安排好讓你去米國讀書麻,你現在抽嗨了,到了米國,哪有那麼多餘錢給你吸啊?”潘國強眼光閃爍着,唉聲嘆氣說了出來。

“什麼,錢?你說沒錢了?”李大少傻眼了,他以前對錢根本沒有概念,或者說乾脆就是沒有花錢的機會,因爲一切都不需要錢,到哪都有小弟跟着,到哪都是一片阿諛奉承之聲,經常有人送他錢,他隨手賞了小弟。

所以,一聽錢字,大少好一陣反應了好一陣才依稀想起 ,錢到底是幹什麼用的。

是啊,似乎爹死了,媽也好久沒見到了!再也沒有人給他送錢了。好久也沒有人給他打電話了!

貌似他被這個社會拋棄了。

立刻,李大少臉抽抽起來,他猛然掀開被子,光果果站了起來,狠狠揪住潘國強的衣領子,扭曲着臉竭嘶底裏大吼:

“我不管,你以前靠我爹掙了那麼多錢,我就朝你要,我要小包,要女人,我全他麻的要!”

潘國強一點一點收了笑容,低頭看了看李大少瘦如雞爪子的手,他慢慢抓住了那隻蒼白的手指,一根一根掰開了它們,眼睛卻直盯盯地看着李大少,低頭獰笑,緊緊貼着他的臉,一個字一個字道:

“大少,你說錯了,不是你要。”

潘國強眼睛猛然放出了瘋狂的兇光,換了惡狠狠的表情:“你要不來了,你要已經不好使了!現在是我給!我特麼的給!我愛給我就給你,我不愛給,我他媽沒錢了,我就不給!”

他猛然加力,一把將瘦如骷髏的李大少推到了牀上,伸手向下,揪住了他僅僅剩了一顆彈丸的一團,狠狠威脅道:

“乖乖聽我的話,開完同學會就送你去米國,要不……”

潘國強俯下了臉,看着李大少驚呆了的面孔,手下微微加力,捏得他高聲慘叫:

“要不我這顆卵蛋也給你捏爆,聽懂了嗎?”

李大少驚呆了。

“你打我,你敢威脅我?”

潘國強哈哈大笑,唾沫星子繃了李大少一臉:“我當然不敢打你,也不敢威脅你,因爲。”

他猛然放了手,做出一個縮脖子抱肩膀的表情,惡狠狠道:“因爲,我好怕怕啊。哈哈哈。”

狂笑聲中,潘國強推門揚長而去!

李厚亭呆呆地坐着,臉氣得發紫,他就這樣叉着兩條光腿,任憑那個以前在自己面前點頭哈腰的傢伙,囂張而猥瑣地威脅着他,頭腦一片空白。

直到大門響起了厚重的關門聲,李大少這才驚覺潘國強已經離去,立刻,一股極大的屈辱和失落籠罩了他,他一頭鑽出了被窩,瘋了一樣大叫起來。

他猛然開始破壞一切看得見的東西,電話,電視,杯子,水杯,通通砸個稀碎!

李大少站在滿地的垃圾碎片中,光着身子,緊緊攥着枯瘦的拳頭,仰天狂呼:

“我塔姆不甘心!我不甘心!我要拿回我的一切,我要整死他!!!”

……

許梓倩下了車,到了江心島龍江豪華別墅,沒等進門,一隻小花狗,搖頭晃腦撲了上來。

“別害怕。這是小花,我小雪妹妹的好朋友。”龍江忙攔腰抱住小花狗,躲着小花熱情的粉色舌頭,一邊向許梓倩做介紹。

“哦?哪又來個小雪妹妹?”大小花腳步一頓,狐疑地轉過頭。

陽痿和咪咪在後面向龍江擠眉弄眼,一副看熱鬧的樣子。

“大哥哥,大姐姐來了嗎?”別墅大門一開,馬小雪坐在輪椅裏,被馬大哥推着,歡笑着從大門便道走了下來,迎接客人。

“哇,好可愛的小妹妹。”馬小雪美目如畫,穿着潔白的公主裙子,扎着兩個朝天辯,立刻征服了許梓倩,憐惜地抱起了這個可愛的小傢伙。

馬大哥穿着一套洗的發白的談藍色半袖物業制服,手裏緊張地絞着衣角,看着眼前這個麗人,囁嚅道:

“這個,弟妹好,我是龍江的,額,好朋友,啊,不,是更夫,唉,也不是,怎麼說呢?”



看着馬大哥爲難的樣子,馬小雪脆生生道:“爸爸你別亂說了,你救了龍哥哥的命,龍哥哥也救我們,我們就是一家人。”

“哈哈,對對,還是小雪聰明!我們就是一家人!來小倩,進屋!”龍江接過紅色小皮箱,笑眯眯誇張機靈的小姑娘。

進了屋,龍江眼前一亮,室內地板擦的鋥亮,飾品傢俱一塵不染,物件擺放井井有條,馬大哥果然盡心盡力,是個忠誠的好管家!

陽痿和咪咪一進屋,同時向電腦搶去,一邊翻出龍江和老蘇珍藏的紅酒,一邊放鬆地瀏覽新聞。




Leave a Comment